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767章 大案——冲着谁来

时间:2017-10-17作者:七帅

    “早已派人去抓了。但是他已经跑了。我们后来清点人数,发现他还带着一个儿子、一个得力的手下跑了。剩余抓到的一百四十多号人包括他的家眷也都加上了手铐脚镣、上口衔,已经押回广州警察总署的监狱,开始审问。不过我觉得这些人应该问不出什么来。”钱明林道。

    宋青书点点头,又要说些什么,忽然从屋内走出一个身穿警察衣服的人来,对钱明林说道:“钱大人,又发现了一个埋藏尸首的尸坑。”

    钱明林仅仅听到这几个字,就干呕起来。若不是他早上吃的东西早就已经全部吐出去了,他就不是干呕了。

    缓了一会儿他才说道:“你加紧挖,将所有的尸首都挖出来,让仵作验尸。”

    这人行了一礼正要退下,忽然宋青书说道:“你且慢,我也跟你一起进去看看。”

    “宋侍卫!”钱明林大声说道:“你还是不要进去看为好。”

    宋青书知道他是好意:外面已经这样了,里面定然会更加恐怖,一般人看了晚上都睡不着觉。但他还是说道:“钱通判,陛下叫我来问这个案子,我就得去屋里看一看,知道什么情形。”

    “你还打算和陛下描述这些情形不成?”钱明林惊讶的说道。

    “这自然不能。但还是进去看一看的好。”宋青书道。

    钱明林劝说了他几句,宋青书仍旧一定要进去;他也不敢阻拦,只能满心不情愿地跟随他一起走了进去。

    宋青书一进去,就见到墙边有个砖砌的炉灶,上面架着铁锅,旁边放着好像是切药材用的铡刀,还有大大小小的盆罐箩筐罗列在两侧,地面上满是没有加工的药材。初看起来,似是一家药铺内用来熬药的地方。

    然而从铁锅里却飘来一股奇怪的气味,即使这口锅已经冷了多时仍旧如此。好像谁家炖排骨的味道,但掺杂着许多的香料让味道十分怪异。宋青书一走进这个院子里就觉得胸闷欲呕。

    “侍卫大人,这里是……”冯德林解释的话还没有说完,宋青书就打断道:“我知道这里是做什么的:这里一定就是他们残忍杀害这些人的地方。”

    他一边说着,一边看了看小罐子里放着的东西。“这些是止血的草药,这些是石灰,都是用得到的东西。”

    他又伸手掀开铁锅的锅盖,里面是半锅白色的肉汤,还飘着些带骨的肉。

    “这里面应该原本煮着一个小孩。”宋青书说道。

    听了宋青书的话,钱明林又干呕起来。不仅是他,有几个警察再也忍受不住,扔下手里的东西逃了出去。

    宋青书又仔细看了看一旁罐子里的东西,又道:“看来他们除了折割造畜、采集生魂外,还使用人肉来合药。”

    “合药?”再次干呕完毕的钱明林闻言说道。他听说过民间传言人血能治痨病,但没听说过吃人肉能治病。

    “我也只是听说。人肉人骨,五脏六腑,都可以用来合药,各有用处。这样的“药”多是春药、堕胎药和“架大刑”的药。”宋青书说道。

    钱明林对此半信半疑。孔子说敬鬼神而远之,儒家整体的教导也是不相信鬼神,所以深受儒家教导的钱明林满腹狐疑的听着他的话。

    宋青书其实也并不完全相信这些东西有用处。他听门派里的长辈说起这些的时候,都听他们说过:‘使用人肉人骨炼药,有伤天和,必不能寿终。并且这些药未必能起到用处,江湖上真正懂得使用人肉合药的不到一成,剩下的都是欺骗钱财之人;即使真的懂得用人肉合药的人合出来的药,对吃药的人身子也伤害极大,不能持久。’

    宋青书继续向里走去,钱明林也只能跟上。很快,他们两个就走到了正在开挖的坑洞旁。

    宋青书仅仅看了一眼就又愣住了;不仅是他,一旁所有刚刚跟着走进来看到此景的人都愣住了,仿佛电影中定格的画面一般。

    洞坑内可以清楚看到的尸首就有四具,是用码柴禾的码法码起来的,码得很整齐,头足彼此交错倒置十分紧凑,从边际可见下面还有一层,或者不止一层。这些尸体从身量上看应当是两具女子的和两具小孩的尸首,四具尸首都残缺不全,和他在外面看到的那具男孩的尸首相似。

    这些人中唯一表现好一点的人是冯德林,可他心里也暗暗纳罕:‘自古已来采生折割就是见不得光的,行事者多是流窜,极少在一地连续采生的。这么摆开摊子大干,一定有什么其他缘故。’

    宋青书再也忍耐不住,转身吐了起来,将早上吃的东西全部吐了出来。好半晌他才缓了过来,也不继续看了,踉踉跄跄的从院子里走出来,对钱明林说道:“继续探查,看看还有没有其它埋藏尸首的坑洞,务必不能落下一具尸首。我现在就回去禀报陛下。”

    他说完就骑上马,纵马奔驰起来。

    ……

    ……

    “……,陛下,臣还仔细观看了他们衣服的料子和所用的葫芦等,与昨日抓住和打死的两个拐子的一样。”宋青书站在允熥面前说道。

    “这是巫蛊大案啊!陛下还在广州,竟然有人敢做下这等巫蛊大案!”侍立在一旁的王喜听他说完了,忍不住说道。

    众人均是神情一凛。陛下还在广州,竟然有人做下这等巫蛊大案,这句话很值得深思啊。

    “朕知道了。”允熥却没有给他们胡思乱想的机会,镇定地一一吩咐道:“马上下令给广東都指挥使,让他派出卫所士兵完全包围那一片地方,禁止任何人离开,违者马上抓捕,若是不能生擒就地格杀;传令给水师,派出船守住江面。从明日起搜查镇海门外所有的房屋和船只,不得漏了一间一个。”

    “传令给钱明林,所有已经抓住的人犯务必不能死,死了任何一人朕都绝对不会轻轻放过。”

    “设立专门负责此案的‘专案组’,以钱明林负责,务必要查清他们为何要在广州城外采生折割,采来的生魂和割去的人身上的部件都用来做什么了。此案所要调动任何衙门任何人、物,可以马上调动不经允许,若有胆敢阻拦的,一律罢官。”

    “冯德林发现采生折割案发生之地,功劳甚大,让钱明林给他安排一个正八品或从八品的官职,呈报给朕朕下达圣旨赞赏。若是有人再次为破案立下功劳,朕绝不吝惜赏赐。”

    “……”

    “是,陛下。”跪在他面前的宋青书和宋亮等他吩咐完毕后答道。

    “宋青书,你还没吃饭吧,你也辛苦了,朕得奖赏于你。朕让随行的大厨给你做一桌上好的饭菜。”允熥又道。

    宋青书答应一声,看他没有其它的吩咐,和宋亮二人一起退下。

    等他们退下了,侍立在一旁的王喜马上说道:“陛下,这巫蛊大案,是……”

    “朕尚在广州城,就有人敢做下如此大案,可见这有一半以上的可能是冲着朕来的。”允熥脸色不大好看,但十分平静地说道。

    他前世就知道世界各地很有一些法术之类的东西。虽然绝大多数都是骗人的玩意,但其中有一部分难辨真假。他前世小时候就听父母说起过‘大仙’,还听过‘鬼打墙’之类的事情,还没有看到过让人信服的解释。

    不管这些是真是假,都证明民间有很多人信这些东西。既然有人信,那么有人用这来谋害人的性命,或者其他什么的就十分正常了。

    他平日里都待在京城,即使来到广州出行也都是前后数百人护卫,行宫内院也都是由从京城跟过来的人看护他人不得进去,如果有人想要谋害他刺杀是很难实现的,采用巫蛊之术还相对靠谱一点。

    王喜刚刚也想到了这一层,闻言马上惊慌地说道:“陛下,既然如此,陛下还是赶忙离开广州城吧。”

    “慌什么!”允熥说道:“虽然有五成把握是冲着朕来的,但也有五成的可能是冲着其它事情来的,只是朕恰逢其会而已。”

    “更何况朕待在行宫之中最为安全,若是匆忙离开广州城,护卫必然难以做的十分稳妥,若是真的有人要谋害朕,反而是给了他们行刺的可乘之机。”

    “所以朕就待在广州城,等到此案完全查清之后再说。”

    允熥第一句话只是随口安慰,既是安慰自己,也是安慰王喜;他就在广州城的时候城外发生这样的事情,即使没有证据也几乎可以确定就是冲着他来的。

    不过后两句话倒是真心。此时一动不如一静,他就待在这里等着案子查清以后再说。

    王喜听了他的话,想了想也觉得有道理,说道:“那从今日起,陛下就不要出行宫了,等到案子破了以后再做打算。”

    “嗯?”允熥愣了一下,说道:“好,若无必要,朕就不出行宫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