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754章 南巡——移民

时间:2017-10-09作者:七帅

    随着萧卓的活动,大明征召随军商人之事在东南沿海之地传播开来,越来越多的商人知道了此事。

    其中多数商人都准备去安南碰碰运气。这个年头敢在海上做买卖的就没有胆子小的,无数人将自家的船集合起来,实力大的商人直接驶向安南外海,实力弱的商人则与关系不错的人临时结成一伙,赶往广州探探风向。

    也有少数商人觉得自家现在经营的买卖利润已经很高,不值得为了这能挣多少钱还说不准的买卖耽误自家的生意,没有去安南。

    不过这些现在都和允熥没什么关系,他吩咐过萧卓后就将此事暂且忘在了脑后。反正有萧卓在,至少江浙一带的商人会过去许多,两广福建一带的商人见到一大批江浙商人跑过来,也不可能不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等得知了事情的真相,他们也会前往安南外海碰碰运气。

    允熥的船队在嘉兴放下萧卓后,继续一路南下,于九月底赶到福建福州。在福州允熥又停留了一日,一是休整船只,二是朱文正的妹夫王克恭——也就是现在靖江王朱赞仪的姑丈,现在担任福州卫指挥使。好歹是亲戚,允熥得见一见。

    不过也就是见一见而已。王克恭今年也六十多将近七十了,也算不得太优秀的武将,就是自己想上战场允熥也不敢让他上。何况人家觉得自己现在在福建小日子过得挺好,也不愿意上战场。

    看过王克恭,允熥继续前行。十月中旬,船队开到珠江口,即将到达第一个目的地。

    ……

    ……

    “臣广東左布政使杨任(海务院院使兼宝安市舶司提举张彦方)见过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建业二年底被允熥派到广東的杨任和张彦方,在允熥从船上缓缓的走下来的时候跪下说道。随着他们二人跪下,身后来迎接允熥的人全部都跪了下来。

    允熥笑着走下来,对他们说道:“诸位爱卿不必多礼,都起来吧。”

    “谢陛下。”杨任和张彦方道,在又磕了一个头以后站了起来。他们身后的官员依照品级高低磕了几个头以后依次站起来。

    允熥等他们都站起来了,对杨任说道:“杨卿何必搞得这么隆重!朕今日是来到了宝安市舶司,又不是广州城,这里有宝安市舶司的官员迎接就好,杨卿何必将广东布政使司的官员都拉过来。”允熥大概数了一下在场官员的数目,觉得就算宝安市舶司将所有的未入流官员都算上,也凑不够这么多人,所以猜到是杨任将布政使司的官员都带了过来。

    “陛下,这里虽然是宝安市舶司不是广州城,也是广东省下辖之地,臣身为广東布政使,这些官员身为广東布政使司的人,自当前来迎接。”杨任道。

    不过他的马屁拍在马腿上了。允熥眉头一皱,说道:“布政使司衙门在广州,你自己前来宝安迎接也就罢了,将许多布政使司的官员都带过来十分不妥,下次不要这样做了。”他考虑到杨任这一年多毕竟劳苦功高,所以没有严厉斥责。

    杨任听到这话也知道自己马屁拍过了,但他毕竟为官多年,仍旧面不改色的说道:“是,陛下,这次是臣孟浪了。”随后马上吩咐身后属于广東布政使司的官员了几句话。不一会儿,这些人全部都离开。

    这时宝安市舶司的官员也都返回衙门了,杨任和张彦方一左一右分别在允熥身边,陪着他一边向市舶司衙门走过去,一边说着宝安市舶司的情形;数十名侍卫将他们三人围成一圈护卫着。

    等到了市舶司衙门的时候,张彦方已经将这里的情形说的差不多,在衙门内落座后允熥已经没什么可问得了。

    不过允熥还是嘉奖了张彦方几句。才不到两年的时间,宝安市舶司的关税已经超过了上沪市舶司的三分之二,还有继续赶超的趋势,也因此大明的关税加上商税、盐税等已经超过了农税,张彦方当然要受到嘉奖。

    张彦方感谢一番后,允熥随口问道:“现在宝安市舶司可有什么问题?”他觉得上沪市舶司发展了这么多年都没有什么值得告诉他的问题,所以只是随口一问。

    但他没想到,还真的有问题要呈报与他。“陛下,现在宝安市舶司确实有一个问题需要请陛下决断。”张彦方说道。

    “何事,需要朕决断?你既是宝安市舶司提举,又是海务院院使,朕将有关市舶司的事情都交给你了,你不能处置么?”允熥有些好奇到底是什么事情。允熥给张彦方的权力很大,除了扩大市舶司的警察人数外,基本上只要他能保证关税不断上涨允熥虽然凡事都要了解,但不会插手;张彦方也已经在市舶司衙门四年多了对此很清楚,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他不能自己决断?

    “陛下,这件事也不能完全算作市舶司的事情,但是因为现在与外番商人联系的衙门只有市舶司,所以由张彦方向陛下奏报。”杨任说道。

    “到底是何事?”允熥更加好奇,又问道。

    “陛下,是外番的几个商人请求入籍之事。”

    “之前臣在上沪市舶司时,并未遇到过这样的事情;但就在上个月,忽然有几名外番商人请求在大明定居,成为大明子民。”张彦方道。

    “嗯?竟然会有外番商人这样做?”允熥有些惊讶,也有一些欣慰。惊讶是因为他觉得这些商人一年到头四处跑,成为大明子民有什么意义?要知道,现在大明的政策是允许外番商人在两个市舶司长期定居的,只是不允许前往其他城池,若是仅仅将家眷接过来求个安稳在市舶司定居就行了,没必要非得成为大明子民。现在上沪市舶司那边就有一些外番商人将全家都搬到上沪打算常住。何况真正成为大明子民后虽然在大明活动方便了,但要交纳的税赋也多了,还要服徭役,不如仅仅在市舶司定居。

    欣慰同样是因为这些商人一年到头四处跑,还想成为大明子民。有外国人想要移民大明,这可是后世经济强国才有的待遇。虽然他不喜欢很多人移民到大明,但是这毕竟是发达的象征。

    ‘是不是该出台一个正式的移民法案了?’允熥想着,同时问道:“你问过他们为何要成为大明子民么?”

    “陛下,臣问过了,他们自称原来的国家战乱不定,而大明国内安稳,所以想要成为大明子民。”张彦方答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