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747章 出巡两广——安南人的反应

时间:2017-10-09作者:七帅

    “这个时候,朱允熥已经离开明国的京城了吧。”同一日,在自家王宫的后花园内,胡季犛忽然对儿子胡奃说道。既然当初欺骗明国的目的已经破灭,胡奃就改回了自己的姓氏。

    “父王,依照咱们派出的暗探从明国打探来的消息,朱允熥确实应该在今日离开明国的京城。”胡奃说道。

    六月底陈天平被刺杀后不久胡季犛胡奃父子就得到了消息。当时他们很是高兴,觉得成功消弭了亡国之祸,庆贺了好几天。

    但不久后明国的使者就来到了西京城,严厉斥责他们竟敢在大明国内再次弑君罔上的行径,并且庄严通告大明天兵将在之后踏平安南,将他们父子抓回京城治罪。并且使者在0提出质疑时,向他们展示了完整的证据,表明大明并未冤枉你们。

    当时胡奃气得怒不可遏,拔出腰上的剑想要砍了明国使者,但被胡季犛拦了下来。不仅如此,胡季犛仍旧对使者十分恭敬,待遇也仍旧是最高的,恭恭敬敬将他送离了安南。

    随后胡季犛开始备战,一边打探明国国内的情形,一边征召军队,一边团结国内的世家大族。

    随后他们得知明国要派出六十万大军出征安南。胡奃当时就被吓住了。安南国内不算不太听话的民族部落,一共只有六百多万人口,明国竟然就要出动六十万大军。他这才明白为何胡季犛对使者那样恭敬。

    胡季犛倒是很平静地接受了事实,不仅如此,他还下令暂缓将各地征召的新兵送往边界,而是先送到都城。

    胡季犛的解释是:‘明国征召这么多军队,定然不可能在三两个月内完成,能在十月份出兵就不错了。所以现在没有必要将人都派到边界上去;而将他们留在都城可以节约一些粮食,所以为父下令将他们留在京城。’

    之后他们继续备战,努力刺探大明的事情,终于得到朱允熥要到广東出巡的消息。

    “父王,莫非父王是想在派出人马刺杀朱允熥?若是成了,明国必然内乱,兵危不战自解。”胡奃问道。

    “糊涂!若是朱允熥被咱们的人刺杀而亡,不管明国是何人继位,都会将对我大虞报仇作为一等一的要事,不破灭了我大虞绝不甘休。那样我大虞岂有生理?”

    “当年高句丽在辽东先后对抗隋唐两代,还先后击败过隋炀帝、唐太宗等人,可是那又如何?中原的国力十倍于高句丽,最后高句丽还是被唐高宗所灭。”

    “所以即使明国想要进犯我大虞,也必须对待明国小心谨慎,目的是以打促和,以拖待变。”

    “首先绝对不能主动打进明国的地方,所有的军队都要严守命令,衅不我开。”

    “其二,对付明国的军队,一般的卫所消灭了也就消灭了,但所有千户以上的武将都要甄别,能俘虏就俘虏,若确实知道是出身讲武堂或者背景深厚的人,以及参将以上的武将,一定不能打死。”

    “另外,对待上直卫,即使我军大占优势,也不能全歼敌军,要放跑几个人,不能让明国的皇帝脸上无光。……”胡季犛絮絮叨叨的又说了许多。

    与大明相比,大虞或者安南太小了,大明常年维持六十万大军在外征战固然也很费劲,但若是仅仅维持一二十万军队同安南交战,并不会导致财政赤字,可以保持平衡。

    而安南就不成了。安南维持二十万军队常年征战,用不了二年国家就得崩溃,国内就会到处都是造反的人,前线的军队也会倒戈,他们的大虞王朝就会完蛋。

    所以胡季犛即使自己的国家即将被明国侵略,因为自己是弱者,面对明国也要小心,不敢触怒了明国,以防明国即使战事不利也因为恼羞成怒坚决不肯和谈。

    就好比历史上的抗日战争,日本人残酷对待中华战俘就不多说了,从后来他们同样残酷的对待米国战俘可以看出这帮人不仅毫无人性,还十分白痴。后来凡是敢虐待米国战俘的都被报复了。米国二战后在横滨单独成立了一个军事法庭,专门审判:参与、策划并实施太平洋战争的乙级以下级别战犯,这样的人在战后已经不多,全部被判处死刑。

    而同样被虐杀了很多人的中华没有如此报复,很重要的一个缘故就是当时的国政府仍旧处于弱者心态,觉得和扶桑以后还要相处,不愿意将扶桑得罪的太狠,所以放弃了对于扶桑低级战犯的追究。至于另外一个势力,就是另外一套逻辑了,不过这个势力从来没有过弱者心态。

    “父王,”胡奃等到自己的父亲终于把话说完后,说道:“父王说的这些道理我都明白,可咱们派出的刺客未必一定会被发现。”

    “上次行刺陈天平派出的刺客就被明国人发现了是咱们派出的。若是当时派出的人没有被明国人发现,就算最后仍旧要和明国打一仗,也不会如此被动。”胡季犛说道。

    “上次是意外……”胡奃还没说完,就被胡季犛打断道:“上次发生了意外,再次派出难道就定然不会发生意外了?这样的事情,必须保证万无一失才能执行,否则只要泄露出去,咱们陈家就是自取灭亡。”

    胡奃终于不再争辩,但是嘟囔道:“父王,难道现在只能等着明国人攻打咱们的城池,咱们进行防守了?没有其它可以做的了?”

    “有,怎么没有。”胡季犛忽然笑了起来:“派出咱们的人刺杀朱允熥自然是不成的,我绝对不会允许。但是对朱允熥不满的人很多,这些人未必敢,或者有本事干掉他,但说不准,就会在明国内导致腥风血雨。这样,朱允熥或许就没兴趣来攻打安南了。已经集结好的这些军队,或许要用在国内平定局势了。”

    “明国国内到底是什么势力如此对朱允熥不满?先前江浙附逆之人的余孽?”胡奃问道。

    “不是他们。他们现在没有多少实力,并且朱允熥还使用怀柔的手段安抚他们,他们不会再反对朱允熥了。至于到底是什么人,你就不要问了,反正这些人和我大虞素无瓜葛,怎么也不会牵连到咱们。”胡季犛说道。

    “既然父王如此说,儿子就不问了。”虽然胡奃仍旧很好奇,但也不再问了。

    之后他没什么事情要和胡季犛说了,躬身退下。

    胡季犛则站在原地,又自言自语不知道说了什么,之后才让宦官扶着他返回寝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