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1169章 经济与科学

时间:2018-06-12作者:七帅

    “出版《救荒本草》,大约会花多少钱?”允熥问道。

    朱橚见出版有门,忙说道:“若是采用雕版印刷,起初雕刻书版、雇佣书匠与工匠大约要花几千贯钱。之后虽然不需雇佣雕版的工匠,但需要有许多工匠不停的印刷,一套得有几贯钱。”

    “这么贵!”允熥都有些惊讶。《救荒本草》一共也没多少字,也就是两三本《论语》的字数,雕版就这样贵?之后的变动成本也有些高了。这个年代钱可是很值钱的。按照粮食均价,朱橚一年的俸禄也就是两千贯钱。

    但他随即反应过来,《救荒本草》中虽然写的文字不多,但每一种植物都配了图,想要准确绘图可不太容易。尤其这是救命的植物,细节一丝一毫都不能错,非得手艺精湛的大师来才行。

    “官家,正是因为贵,我才不得不找官家帮助。”朱橚苦笑道:“若只有一开始的雕版钱,我攒一攒总能攒出来,但之后每印一套都要花这些钱,可就印不起了。”

    “五叔你到底想印多少套?”允熥不得不问道。

    “我希望全国所有的百姓都能有一本,但我也知道这不可能,可至少每个村子都有一本。”朱橚说道。

    允熥不知道说什么好。免费送给每个村子一本,就连国家都得细水长流。

    “五叔,侄儿以为,还是量力而行的好。五叔你将《救荒本草》的原本给侄儿,侄儿带到京城让经厂用铜活字印刷一万册,送给五叔。至于之后,待此书被众人重视后再说吧。”允熥想了想,最后决定。

    “多谢官家了。”朱橚很高兴的说道。

    “咱们乃是一家人,说什么谢不谢的。只是也就是五叔你了,若是一般人得到这么多药方,知道了这么多可以度荒的野生草木,定然会敝帚自珍不向外传的,更不必提自己印刷免费发放了。”允熥感慨道。

    “我又不是靠着行医为生之人,不会把这些视作命根子一般的;何况我是大明的亲王,做事当然要为大明考虑,这样的书籍散布出去对大明有好处,我当然不会敝帚自珍。”朱橚笑道。

    ‘看来这搞科研,真得是有钱人出身才行。’允熥却发出了这样的感慨。近代还没有现代那样严密的教育体系的时候,大科学家确实基本都是有钱人或贵族出身;少数几个,则是以数学起家,后来研究的科学。

    解决了《救荒本草》的出版问题,朱橚心情大好,更加奉承允熥说话,允熥也暂且将旁的事情放下,与他闲聊起来。

    “现在开封城内的书坊不少,得有数十家大小书坊,兼卖书印书的更是不少。毕竟是河南省的省城,每三年一次的乡试在此举行。每当举行乡试的时候,科举的时文受到追捧,凡是家里有些富余钱的秀才都会买下前几次考试时中举的文章;平日里也有人托他们来印刷,此外四书五经一直不愁卖,所以这么多书坊也都能维持下去。”朱橚觉得谈国计民生的东西有些危险,正好刚才说的是《救荒本草》出版,就顺便聊起了书坊与科举考试。

    “除了科举的时文,一些人对科举题目的见解也有人印。每次会试的时候城中的大小官员都会聊一聊题目是好还是坏,是易答还是不易答,评论某篇录取的文章哪里略微有些小瑕疵之类的。”

    “因为官员大多都是科举出身,所以他们对题目、文章的见解未中式的秀才也都很重视,从衙门里面抄出来出版。”

    “有一等文人最爱作诗,每次做出的诗足够印刷一页纸后就找到书坊雕版印刷,送给好友一起鉴赏,雕版自然就留在了书坊。其中虽然大多数诗都不太好,可偶尔也有不错的,就会有文人慕名而来购买,书坊还能赚一些钱。当年高启的诗一度很受追捧,就有不少书坊印刷贩卖。”

    “这,原作者不管么?这可是他的诗,书坊未经他的许可售卖诗集,不太好吧。”允熥说道。

    “作者为何要管?”朱橚有些懵:“自己的诗作受到大家追捧,有书坊愿意印刷、有人愿意买,这是好事,为何要管?”

    “嗯?”允熥一怔,不知想到了什么,说道:“大多数医生之所以得了他人所不知的偏方而不愿意告知别人,也是因为这样没好处吧。”

    “大约是如此。若是偏方只有他一人知晓,病人看这种病只能来找他,他就能多赚些钱;将偏方告诉了别人,病人就未必一定找他,赚的可不就少了。”朱橚不知道他怎么忽然想起说这个八竿子打不着的话题,也不揣测,只是就事论事。

    允熥又想了一会儿,轻轻叹了口气,又与朱橚说起了科举。这回朱橚什么多余的话也不敢说了,只是就事论事说历次的乡试试题,允熥有的知道有的不知道,这次都问了问。

    正说着,妙锦笑道:“五叔,五婶,时候也不早了,已经是戌时了,是不是该歇息了?”为了称呼起来方便,也因为熙瑶并不在,允熥让妙锦称呼朱橚与王妃冯氏为五叔五婶,称呼朱有炖和巩氏为弟弟弟妹或小叔子。

    “时候确实已经不早了,该歇息了。官家,让有炖送官家去歇息。”朱橚忙说道。

    “不必了,这几步路还送什么,侄儿自己回去就好。”允熥说道。昀芷也忙说:“不必让六哥送,我们自己回去。”

    但朱橚还是执意让朱有炖送允熥一程,一直送到院落门口。

    回到住所后,妙锦将昀芷安顿好了,就要上床休息;可她眼睛一撇,就见允熥坐在椅子上,右手拿着笔似乎在写着什么。过了一会儿允熥放下笔站起来,妙锦忙过去服侍他脱衣,瞥了桌子上一眼,就见到一张纸上写着“经济”、“科学”两个她不知道什么意思的词;又瞧见另外一张纸上写着“发展”二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