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1166章 前所未有的重要事情

时间:2018-06-11作者:七帅

    看过第一份奏折,允熥翻开第二份看了起来。才看了几眼,他就对妙锦笑道:“妙锦,这份奏折上写的可是好事,还与你有关。”

    “与妾有关?”妙锦惊讶的叫了一声,随即想到了什么,说道:“可是妾的四兄做下了什么事情?”

    “你怎么会猜到是增寿?”允熥带着一丝惊讶问道。

    “妾的长兄还在伊吾,不太可能做下什么;三兄一向谨小慎微,也不会做下什么;景昌与钦儿虽然不大老实,但自从撞人那件事以后也小心多了,不会闹出能让朝臣专门写折子向夫君进谏的事情。景璜等人年纪还小,更不会犯下什么大错。”

    “这样算下来,有可能做下什么事情的也只有四兄了。”

    “你果然聪慧。”允熥夸赞了她一句:“你说的不错,确实是增寿在永藩做下了事情,立了功。”

    允熥挥了挥手上的奏折:“自从朝廷接受阿依努人为藩属后,虽然日本人表面上对此无异议,但私底下仍然不时派人去南岛(北海道岛)劫掠,若是被发现就说是武士们私底下去的,与朝廷和各地的官府无关。”

    “今年夏天,日本人趁着大明西征之际派出数千人北上攻打阿依努人,阿依努人没有料到日本人出动的人手如此之多,几天之内数个部族被打垮,无数人被生擒抢回了本州岛。”

    “可增寿及时带兵出现,派出水师拦在南岛与本州岛之间,断了日本人的退路,随后运送大军上岛剿灭,在消灭了许多武士后,剩下的人向大军投降,其中就有日本在本州岛北部的几个守护大名的儿子。”

    “增寿勒令日本这几个守护大名交出掠走的阿依努人,又将一般的武士全部贬为奴仆在永明城做苦役,同时向朝廷奏报此事。礼部尚书与四辅官不敢擅专,又因此事不急,所以就转给了为夫来处置。”

    “这也罢了,更为重要的是,阿依努人经此一役,发觉自己的实力与日本人差的太远,再这样下去人早晚被日本人都掠走。所以向永藩称臣。允熞与增寿商议后接受了他们称臣,但要求他们派人为兵为工为农,南北岛之后也是永藩的土地,永藩要做什么不得阻拦。阿依努人的首领一一答应。”

    “同时,增寿以永藩暂时无法安置这么多阿依努人为由,要将数千人派到朝廷去年新设立的百夷卫为兵为将,还要派出人来到国子监与讲武堂上学。本来他们不愿意远离永明城,但增寿使人散布谣言,说大明的皇帝之所以倾向于日本人,就是因为有日本人在大明军中为兵为将,积极为大明效力。阿依努人一听说这话,马上答应派出许多人来京城为兵和读书上学。”允熥笑着说道。

    徐增寿做的这件事可是开疆扩土,尤其他是在不引起开拓的疆土上的人反感的前提下开疆扩土,还为朝廷与永藩增加了数十万忠心的子民,算得上是大功。

    而且在永藩的人本来就少的情况下,徐增寿还能想着朝廷,更加不易。所以允熥才这般高兴。

    “若不是景昌前年出征安南为他捞了一个伯爵,为夫这次定要赏赐他一个世爵。”允熥又道。

    “夫君,妾也为四兄能为朝廷出力而高兴,但既然妾的四兄已经有了一个爵位,对妾的四兄稍稍夸奖几句就好,不必赏赐太过。”妙锦当然为自己的四哥立功感到高兴,但面对皇帝还是要谦虚的。

    而且她感觉自己家确实有些树大招风了,这几年朝廷打的仗就没有与他们家的人无关的,再加上徐家本来就是大明第一功臣,这样一来被推的更高,几乎都有功高震主的嫌疑。妙锦相信允熥不会铲除徐家,但未必不会敲打敲打,若是那样还不如他们自己先后退。

    “哎,虽然朕说不赏给增寿一个世爵,但毕竟是大功,一个世袭指挥使还是要给的。上次加封伯爵,也没有单独赏赐府邸,这次就在魏国公府附近寻一处地方给他当府邸。”

    “而且增寿在永藩也当了四年多的左相了,立下这个功劳,也可以回京了。”

    “妾多谢夫君。”前面那么多赏赐她都不在意,可最后这一点她十分在意。他们家权势已经到了顶点,再多添一些也感觉不出什么,她现在最在意的就是一家人团聚。大姐与二姐的丈夫现在都被封出去了,只剩下几个兄长能团聚了。所以听到徐增寿能回京,妙锦非常高兴的行礼说道。

    “妙锦,你,起来吧,咱们夫妻之间还说什么谢不谢的。”允熥本来想调笑几句,但想着昀芷也在,她还是个未婚少女,有些话不好意思说。

    昀芷此时走过来扶起妙锦,笑着说道:“嫂子快起来吧。”

    待妙锦站起来,昀芷好奇的问道:“皇兄,徐四哥的封赏已经说好了,但还有日本的处置。皇兄要如何处置日本这一国?”

    “你问这个做什么?”

    “张侍卫和我说,日本来的人大多武艺高强,但组织与纪律较差,他们不适合打这种上万人的大战,更适合留在国内对付山贼土匪,或者居住在山地丛林的造反蛮夷之民。”

    “不过他说日本武士最适合的其实是当侍卫,他想向陛下请旨从百夷卫中选拔武艺最高强的几个人成为皇宫侍卫。妾听他这般说,也就想出宫后召几个人为侍卫。”

    “可若是皇兄重处日本,再召他们为侍卫就不合适了。所以妹妹问问皇兄,若是打算重处日本,妹妹就告诉张侍卫不必费心挑人与拟写奏折了。”昀芷说道。

    “真是女生外向,这么点儿小事还挂念着自己夫婿。”允熥先笑了一句,随后说道:“兄长不会重处日本国,当然那几个证据确凿派人去南岛劫掠的守护大名朕肯定不会轻饶,会让他们大大的破一笔财,但不会要求废除这几个守护大名。”现在日本是分封体制,允熥也要维护日本的分封体制,如果要求废除这几个守护大名有可能让占据中央的足利,哦不,现在是源氏家族扩大势力,所以会放过他们。

    当然,这也因为当时阿依努人是外番,若以后还有类似的事情,他不仅不会饶过这几个守护大名,更会追究足利家族的责任。

    “不过这种风气非常不好。”允熥忽然画风一转:“若我在京城也就罢了,我既然不在京城,这样的事情还转给我来处置做什么!礼部尚书郑沂与暴昭、解缙商量个章程拟旨发给日本人就行了。这又不是没有先例。”

    “此事毕竟与番国有关,夫君你平素重视有关番国之事,朝臣不敢善自主张。”妙锦说道。

    “这可不行。其实这件事也不算什么,但我担心这样的趋势下去,罢了,现在也和你们说不明白。”允熥话说了半截不说了。妙锦与昀芷也不敢问。

    昀芷见气氛忽然有些僵硬,笑着说道:“既然皇兄要这样处置,妹妹就明白了,知道该怎么和张侍卫说了。”

    “怎么还张侍卫、张侍卫的叫?”允熥收束回心神,笑道。

    “哎呀皇兄,你真讨厌!我不叫他张侍卫,叫他什么!”昀芷跺脚道。

    “哈哈!”允熥又调笑几句,翻开第三份奏折看了起来。

    他看奏折的时候,妙锦也调笑道:“昀芷,张侍卫可是你未来的夫婿,你也叫他侍卫不好吧。”

    “哎,嫂子,你怎么也这样调戏妹妹!”昀芷脸上显现出羞恼之意。

    “好了好了,嫂子不说了。但这也是个问题,等赐婚的旨意正式下发,你遇到他,怎么称呼?”妙锦问道。

    “等赐婚了我当然不会再出宫游玩,也遇不到他。”

    “这可说不准,就算你不不缠着你兄长出宫游玩,但你过年的时候肯定会忍不住去几位在京的大长公主家里拜见,就算不安排张侍卫护卫你,也有可能在宫中碰到。他去讲武堂或者国子监读书总得年后。”

    “可以在上学之前就让他回家歇息嘛r者许他回武当老家一趟。这样就一定遇不到了。”昀芷说道。

    妙锦本意其实是问她成婚后要如何与张无忌相处,但见她回避这个问题,也只能住口不言。

    她这时注意到时候已经不早了,该用午膳了,就要转过头去询问允熥是和周王一家一起吃还是他们自己吃,可她一转头,就看到了很吃惊的一幕。

    只见允熥站起来,手里捧着第三份奏折,满脸都是笑容,这笑容是由内而外散发出来,即使一个陌生人见到都会被感染变得高兴起来。她与允熥成婚已经五年多了,但除了他们的孩子出生时,还从未见过他这样高兴过。她还断断续续听到他说“大明”、“汉人”、“未来”什么的。

    “夫君,发生什么事情了?”妙锦不由得问道。

    “是笆兄,什么事情这么高兴?”昀芷也问。

    听到她们问话,允熥回过神来,笑道:“与后宫无关,是朝堂上的一件事情。不过,是一件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更新最快:m.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