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1162章 蒙古谋划——吩咐

时间:2018-06-08作者:七帅

    允熥刚一走进侧厅,就听两个声音异口同声的说道:“罪臣蒙古瓦剌部脱欢/蒙古阿苏特部阿鲁台,见过大明皇帝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允熥听到他们二人的声音丝毫没有反应,待坐到自己的座位上后,又盯着他们二人看了一会儿,才用清冷的声音说道:“你们二人自称是罪臣,有何罪过?”

    脱欢虽然牛逼,但毕竟年纪还小,听到允熥的问话心里嘀咕:‘昨天晚上你的人已经将我们翻过来调过去的审问了十几遍了,你还能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这一嘀咕,嘴上就慢了些,没能及时回答;不过阿鲁台可是生在元末,见多了装腔作势,听到允熥的问话马上又磕了个头,说道:“罪臣与脱欢擅自带兵进入大明土地,在大明天兵发觉后却又不束手投降,直至被天兵包围后才投降,犯此两项大罪。”

    “既然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会犯下这两项大罪,为何还敢犯下这等罪过?”陪同允熥接见他们的傅安厉声说道。

    “陛下,臣当时与脱欢追击鬼力赤所部,被鬼迷了心窍,所以入了大明的土地,还请陛下绕了臣的死罪,还请陛下绕了臣的死罪。”阿鲁台连连叩头说道。他虽然表面上很镇定,但其实对于能不能活命也没有把握。虽然他研究允熥这些年对蒙古草原上的政策,认为是以安抚为主,但自己可是跑进了明国的土地上还被抓了个正着,如果允熥决定立威,将他砍了也正常。

    为了活命,他只能尽可能表现的更加谦卑,同时每句话都带上脱欢,以便让允熥顾忌瓦剌部不处死他们。没有放了脱欢却杀了他的道理。

    见阿鲁台这么谦卑,脱欢也反应过来,不停叩头并且用并不流利的汉化说着与他同样的求饶的话。

    允熥扫视了他们一眼,过了一会儿,才说道:“你们二人擅入大明之土,本该处死,但朕念你们二人态度恭顺,丝毫没有推脱罪责之举,就免了你们的死罪。”

    “多谢陛下隆恩!多谢陛下隆恩!”阿鲁台连声说道。脱欢愣了一下也忙磕头。

    “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允熥继续说道:“朕也要对你们进行惩处。”

    “阿鲁台,朕听闻你们阿苏特部祖上乃是来自西方?是以长相与一般的蒙古人有多不同?”允熥问道。这事不难查。因为阿苏特部虽然算作蒙古人后也与其它蒙古部族通婚,但内部结婚的仍然不少,一直到现在长相也特殊,虽然大家都不知道他们具体来自哪里,但肯定是西方。

    “是,陛下,阿苏特部祖上来自波斯,就是撒马尔罕城的西南一处地方。”阿鲁台回答。

    允熥不用他解释也知道波斯是哪,闻言笑了笑,又道:“朕还听闻,你阿苏特部因原本来自外番,是以受到诸部族的排斥?”

    “是,陛下。”阿鲁台又答应。

    允熥问过这两个问题后却又不再与阿鲁台说话,而是吩咐人将鬼力赤带进来。

    不一会儿鬼力赤被人搀扶着走了进来。阿鲁台悄悄侧头看了他一眼,顿时就是一愣。这样一个高大健壮的汉子几天不见,竟然就能看出瘦了许多,精神也萎靡不振。不仅是他,就连脱欢也很诧异。

    按理说,他们二人现在还是戴罪之身,这样侧头看别人可是君前失仪,可允熥和傅安却都没有在意。

    待鬼力赤被扶到皇上面前跪下来,允熥说道:“和宁王鬼力赤。”

    “臣在。”鬼力赤虽然精神十分萎靡,但仍然强撑着答应。

    “事情的真相朕已经查出清楚了,乃是你的长子额色库指使迄力格尔所为。”

    “什么?是他?”饶是鬼力赤已经有所准备,但还是大吃一惊。他能够再次见到允熥就说明大明不认为是他指使的行刺,但他还是没想到会是自己长子指使的。

    可听到这句话后鬼力赤的脑筋急速转动,顿时已经想明白了额色库指使迄力格尔行刺允熥的缘故,脸色顿时变得更加灰败,同时喃喃自语:“莫非我活着,对乞儿吉思部已经是一个祸害了么?”

    不过像鬼力赤这等枭雄当然是不会长久沉浸在这种心情中的,他很快回过神来,对着允熥连连叩头:“陛下,臣管教家中不严,竟然指使发生了如此事情,臣有罪,请陛下治罪。”

    “但在陛下治臣的罪前,还请陛下允许臣戴罪立功,将臣的儿子额色库从乞儿吉思部抓回来,交给陛下处置!”

    允熥嘴角含着笑意,说道:“这不关和宁王的事情,朕不会治你的罪过。不过,”允熥在这里顿了顿:“你的长子额色库指使迄力格尔行刺朕,朕要你将额色库,与他的妻妾、儿女,若是有孙子孙女一并送到朕这里,朕要依照《大明律》处置。”

    鬼力赤的身子颤了颤,马上叩头答应:“臣返回部族后就将陛下说道的这些人都给陛下送来。”

    阿鲁台听到这话忍不住低下头去。‘让鬼力赤亲手将自己后代中的一脉斩尽杀绝,大明的这位皇帝可真够狠的。’

    ‘而且,若是只交出额色库一人乞儿吉思部的人也都能理解,可一下子将这一脉的人都交出来,即使支持鬼力赤的人也会不满,那些原本就支持额色库的人更会疏离鬼力赤。鬼力赤的实力进一步削弱,只能继续给大明当狗。一石二鸟。’

    ‘不过这对我阿苏特部倒不是坏事。我与额色库也没有白勾结一场。现在最要紧的,是将所有与额色库往来的证据都销毁。幸好我与额色库联络从来没有落在纸笔上,只要将我安置在乞儿吉思部中负责居中联络的人除掉,也将额色库安置在我阿苏特部负责联络的人除掉,此事就死无对证了。即使额色库与他的亲信临死前告发也没有证据,大明不会相信。’

    原来阿鲁台对脱欢说的行刺是他指使之事也是半真半假。他确实有心有心对允熥假行刺,但他潜伏到乞儿吉思部的人地位都不太高,做不了这样的事情。

    他正为难,忽然额色库派人来与他商量此事,阿鲁台当然愿意,就将事情安排下来。

    ‘现在就只看陛下会对我有什么惩处了。’他最后想到。

    他这边想着,鬼力赤那边的事情允熥已经交代完毕。鬼力赤又磕了几个头站起来。

    却不想允熥也站了起来,朗声说道:“和宁王,阿鲁台,脱欢。”

    “(罪)臣在。”他们三人答应。

    “你们对于现在蒙古草原这般乱法,有什么想法没有?”

    “臣唯陛下圣裁,陛下让臣做什么臣就做什么。”阿鲁台马上说道。脱欢与鬼力赤正有些茫然,听到阿鲁台的话也反应过来,同样说道。

    允熥赞许的看了阿鲁台一眼:‘很有觉悟嘛!既然如此,朕就减轻你们阿苏特部的惩处。’

    他随即说道:“见到蒙古草原现下如此混乱,各部之间互相仇杀,朕很痛心啊!”

    虽然已经有所预料,但阿鲁台还是忍不住看了允熥一眼:你身为大明的皇帝,当年还曾经被蒙古部族袭击,后来亲自带兵追杀他们一直到斡难河畔,将这个部族的男丁全部处死,还筑了个京观,两年以后坤帖木儿才炸着胆子拆毁,你说这话不觉得太不要脸了么?

    允熥当然感受不到下面三个人的心情,继续说道:“当然,朕也不瞒你们,大明与蒙古人打了几十年的仗,要说朕为他们太过北上也有些虚假,但朕确实不愿意他们这样混乱。”

    “这般混乱,即使朕接受了鬼力赤称臣,每年还开互市,却仍然无法禁绝蒙古人南下骚扰边关的百姓。为了大明的百姓,朕也得对此进行整顿了。”

    “朕打算,不,不是朕打算,而是朕打算支持和宁王严格划分蒙古各部族的牧场,将牧场固定下来,互相之间不得侵犯,你们以为如何?”

    “臣多谢陛下隆恩。”鬼力赤马上叩头道。这对他绝对是件好事。

    “臣赞同陛下的想法。”阿鲁台也很快表示支持。他做这么多事情,不就是为了自己的阿苏特部安稳么?若是允熥的想法实现,他们部族就能稳定下来了。

    “陛下,臣,也赞同陛下想法。”脱欢最后说道。他其实不太乐意。现在他们瓦剌部这么强大,正是东进的好机会。

    不过他也不傻,知道若是自己敢不答应,估计就没法活着离开兰州了;何况如果大明皇帝铁了心推行,他们瓦剌部也不敢对抗。

    “脱欢,你是没有见到,我去了伊吾,见到那一座座焚尸炉都堆满了色目人的尸首,整整二百个啊,昼夜不停的运转仍然有许多尸首只能在外面放着等候焚烧。我还听当地卫所的将士说,这些骨灰撒在农田里,来年的庄稼一定长的特别好。”在跟随尚炳西征前,马哈木这样对脱欢说道。宗明天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