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743章 讲武堂和过去的面馆

时间:2017-10-05作者:七帅

    允熥有些疑惑地侧头看了郑轩一眼:既然他们大多能将这首歌完整的唱下来,他刚才到底是因为什么变了一下脸色?

    允熥又对一旁的侍卫使了个眼色,宋青书回了个手势,表示这些人确实都是讲武堂的学生,没有让‘袭爵袭职进修班’的人替代的。

    允熥更加不解,但也没有多问,把俞周文和郑轩叫过来,又要嘱咐他们一些事情。

    允熥对于讲武堂是非常重视的。虽然这座讲武堂还算不上是真正的军校,但仍旧比传统的武将培养方式要好得多。他已经从这里挖掘了无数有大将潜力的人了,上次平定叛乱为了万无一失用的都是经过实战检验的武将,这次对安南之战允熥并不着急,大量启用了这些从讲武堂毕业有大将潜力的人为游击之类的武将,锻炼他们作为参加过洪武年间各地平叛之战的中生代武将的接班人。

    既然允熥对讲武堂很重视,在出去巡行前就有许多事情要嘱咐他们两个,让他们更好的管理讲武堂。

    俞周文和郑轩一一答应。差不多到了午时,允熥将要吩咐的事情吩咐完毕,最后说道:“朕没什么要吩咐的事情了,你们两个退下吧。”

    不过刚刚说完他就马上反应过来:这里不是乾清宫而是讲武堂,其实应该是自己离开这里才对。

    不过身为皇帝,岂能改口?允熥就看着俞周文和郑轩二人恭敬地退出这间屋子,自己又在屋内待了会儿,才离开讲武堂。

    等允熥走后,郑轩马上不好意思的和俞周文道:“周文,你没忘了让这些学生都学会《爱民歌》?”

    “我可不是你!”听他说起此事,俞周文也不怎么有好气地说道:“你先是和学生们一起捣乱,后来被关了禁闭,都把交给你的这件事给忘了!你这司务长当得!愧对陛下对你的信任和栽培。我刚才就应该趁着陛下在的时候顺势将这件事也报上去!”

    “嘿嘿,周文我知道你肯定不会的。”郑轩笑着说道。

    “哎。”俞周文也知道自己吓不住他。他们从一个地方过来的,关系极好,家族还有姻亲,郑轩才不怕他这几句威胁的话,除非俞周文想让自己的老爹从四川千里迢迢赶过来行家法。

    “可是这不是在咱们老家四川的卫所,咱们两个也不可能一直在一起为官,将来你独自为官了,该怎么办?”俞周文说道。

    “哎,你还以为我真的一成不变啊!”郑轩笑道:“其实是我在照顾你的心情,让你觉得一直在照顾我,心里得到慰藉啊!”

    “我靠,郑轩你原来是这样……”

    正好在这时两名司务从副校长办公室门前路过,其中一人听到屋内的声音,将耳朵贴到门上听了一会儿,惊讶的说道:“我以前只知道郑司务长,呃,平易近人,不拘小节,没想到俞副校长也会如此。”

    “呵呵,若俞副校长真的是个非常正经的人,就郑司务长这个逗逼的性情,怎么可能忍受得了郑司务长?早就禀明陛下将他开除出讲武堂了,就算他们二人感情再好也没用。”另外一人说道。

    “虽然郑司务长确实有些,有些,奇怪,但你这样公开说还是不太好。”

    “没事,郑司务长不会在意的,他能明白什么是开玩笑,什么是恶意的挑衅。”

    “那不说郑司务长的事情了。既然俞副校长也有这样的性情,为何平日里见不到?”

    “那是因为,俞副校长只有面对郑司务长时才会如此。”

    ……

    ……

    允熥骑在马上不紧不慢的返回皇宫。虽然现在将近午时,他也没心思在外面用膳,但他的习惯就是出宫一次就看一看京城的街景,看看普通百姓的生活如何。

    不过虽然普通百姓看到他这一行人不知道他是皇帝,也知道是世家子弟,都会避让开来,因此他看到的百姓生活也有限,但总比一直窝在宫里要强。况且他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有两次他见到了世家子弟调戏良家女子的戏码,体验了英雄救美的乐趣。当然,实际救美的是他的侍卫。

    而今日,他虽然没有机会施展英雄救美的戏码,却有更加重要的收获。

    允熥从讲武堂一路过来,不知不觉就到了一家饭馆附近。他仿佛有所感一般,抬起头来看向几丈外的那座面馆的招牌,脸上顿时露出了怀念的神色。

    “十年以前,我第一次离开皇宫左近,就是来过这里。记得当时重阳节。今年正好是第十年,并且虽然不是重阳节的正日子,但也没几天了。”允熥叹道。

    他感慨完,下意识回头看向自己的侍卫,但随即恍然:自己身后的侍卫早已不是当年那一批了。自己身边最早的侍卫早在七年前就死掉了一半多,跟着自己前往北边的更是只剩了三个人,其中一个还被派往延绥镇为官。

    “李波,记下来,等朕从广東回来了,宣延绥镇副将杨峰回京。”允熥忽然说道。

    “是,陛下。”李波答应着,不过他心里颇为奇怪。当初杨峰从允熥身边出去到外地为官,缘故大家也能大概猜到,怎么现在忽然又让他回来了?

    但李波也不会想方设法打听问题的答案。作为允熥身边的侍卫,即使是现在侍卫统领,最好也不要带多少脑子,能执行允熥的命令就足够。

    允熥没有在意身后的侍卫,下了马径自走进面馆内。

    此时将近午时,面馆内的人已经渐渐多了起来。这里因为十年前的事情,每日都是爆满;此时虽然大堂内尚未爆满,不过楼上的包厢已经都被定出去了。

    允熥也没有强占一个包厢的意思,就在大堂中找了一个角落,要了十年前第一次来到这里时吃的面,静静地打量着大堂内的一切。

    眼前的一切,都与他数年前看到的没有多少变化,还是那些桌椅板凳,那些装饰,那些碗筷,这让他一坐下来就感觉十分的熟悉,好像又重回了十五岁那年一般。那一年,他才十五岁,还是粉嫩的少年一枚,……

    “哎,想不到我才二十五岁,竟然已经开始怀旧了,这不是老头子的专利么!”允熥自嘲的笑了笑。

    “孙公子?”他忽然听到这么一个声音说道。

    允熥抬头,就见到了一张已经有些陌生,但他还记得是谁的面孔。“唐东家?你现在还在亲自经营这家面馆?”

    唐伯鹤刚才决定过来打招呼的时候是十分忐忑的。他刚才在后院休息来着:毕竟年纪不小了,家里也不再指望着开面馆的钱了,所以难免有些懈怠。

    等他回到大堂扫了一眼,马上被吓住了,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随后他把自家的伙计叫过来,问了问允熥这一桌的情形,壮着胆子过来打招呼了。

    他不确定允熥是不是还愿意搭理他。当然,皇帝既然今日又来到了这里,应该是还记得他,但若是皇上只是来自己缅怀一下过去,他凑过去就不是什么正确的选择。

    但是他有不得已要见允熥的苦衷,只能硬着头皮拜见。现在看来,允熥没有排斥他。

    唐伯鹤心下一宽,说道:“小民一辈子就经营这么一个小面馆,也不会别的,只能继续经营下去。”

    “你的长子在府军右卫为世袭千户,就算你舍不得这间小面馆,也完全可以自己当甩手掌柜,交给别人经营。”

    “何况就以先帝赐给你的这面匾额,你的生意就不可能差了,完全可以将隔壁的地方买下来,建一个大得多面馆,为何还守着这么一个小小的地方?”允熥问道。

    “人老了,也没心思赚太多钱了,现在赚的这些钱已经足够花了,几个孩子的前程也不用太担心,就是不想闲着,才继续经营面馆,所以仍旧亲自经营,也没有扩大店面。”唐伯鹤也笑着说道。

    “原来如此。”允熥点点头。

    一般情况下,允熥已经说话完毕,没有再和唐伯鹤主动说话,他就应该出言请示,随后退下。但是他要说的事情尚未出口,又岂愿退下?

    唐伯鹤斟酌着想要再说些什么。但他和允熥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又不敢随意说话,几刹那额头已经又密密麻麻的布满了汗水。

    可就在时,他听允熥说道:“从刚才你过来和我主动打招呼,我就觉得不对劲;再看你刚才的情形,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要求我。”

    “说吧,有什么事情要求我,只要不过分,我一定答应。”今日允熥触动了多年前的心绪,决定扮演一次阿拉丁神灯,满足他一个愿望。

    听到这话,唐伯鹤激动不已,若不是张无忌眼明手快,他就跪在地上了。饶是如此,几个注意到这边情形的人也十分诧异的看着他。

    不过唐伯鹤却并未在意其他人的目光,一字一句地说道:“求,陛下,不要让臣的儿子去安南打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