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737章 色目后裔

时间:2017-10-05作者:七帅

    ‘这么说,当年拔都西征的时候,东十字教还没有在斡罗斯传播开来?也有可能是已经开始传播,但还没有像大多数都信奉后一样霸道,不信的人要么死要么滚。’

    “当年和你的祖上一起从西边来到东方,和你一样黄色头发的人,也都不信十字教么?”允熥问道。

    铁成对允熥的问话感觉非常奇怪。十多年前他们跟随纳哈出投降的时候他年纪还小,但他父亲受到过朱元璋的接见。据他父亲说,当时朱元璋问的都是很平常的问题,没有这些奇奇怪怪的问话。

    不过皇帝问话,他也不敢不答,低头说道:“臣所管的千户中,确有信奉以这个十字为标志的教的人,也有信奉天方教的人。不过据臣家里世代的传言,当年和臣的祖上一起来到大明地界的人都不信这个。”

    ‘看来当时十字教还没有在斡罗斯传播开来,信的人不多。不过数万色目士兵、数十个千户,竟然宣召到了一个即不信十字教、也不信天方教的,朕这算是运气好么。’允熥想着。

    允熥随后又询问了许多有关于安置在武昌左近色目人的事情,铁成一一作答。从中允熥了解到,武昌附近四五十万色目人,其中信奉天方教的占了九成,根据他平时和其它千户扯淡时得来的消息,这些人大多数祖上来自波斯或者大食,还有少数来自印度。

    另外还有极少数是从河中、西域等地自己跑过来的。当年蒙古人在河中、西域等地大肆屠杀,只剩下了一百多万本地人,这些人本来都往西面、南面跑,后来不知是谁有人来了一次中原,知道自己在中原成了二等色目,比汉人的地位高,又回去告诉了自己的朋友,胆子大的之后就开始来东方的中原做上等人。

    至于天方教种种规定,允熥觉得听一个信奉佛教的斡罗斯人叙述很有些不靠谱,听过就算,没怎么认真听;铁成应该也看出了他的想法,很快略过这一块。

    剩下的色目人基本都是十字教信徒,依据铁成的话,祖上也来自很多地方,应该有高加索人、乌克兰人、斡罗斯人、波兰人等。

    这些人都是当年被拔都和他的后人抢过来的了。毕竟乌拉尔山以西离着中原太远,就算看了马可波罗的旅行日记万里迢迢的过来,十个里面能有三个平安到达中原就不错了。更不用提马可波罗是威尼斯人或者热那亚人,反正是这个年代并不存在的意大利人,以此时的消息传播速度,一百多年的时间就算《马可波罗行记》传到了斡罗斯,普通人也不可能知道。

    剩下的就是什么教都不信的或者信奉佛教的,这样的人特别少,据铁成所言全部都在他的千户,且仅有一百多号人;其余的即使祖上不信,现在也都信了。

    另外允熥还知道了,依照朱元璋的法令嫁给色目人的汉人女子大多出身很低,基本上都是被他们买来的——这个年代和后世可不一样,汉人可没什么崇洋媚外的心里,女儿嫁给色目人是非常丢人的事情,会受到所有邻居的鄙视和族人的排斥,朱元璋又禁止他们自相嫁娶,他们只能去买,还得高价去买才能买得到。

    当然名目上肯定不是买啦,朱元璋实际上对蒙古人和色目人执行歧视性方略,一直到朱棣在位时才给他们和汉人同等待遇,允熥这些年对他们没怎么在意一直延续洪武朝的方略,他们买奴仆的问题更大,所以都是给很高的彩礼钱,名为娶实际上就是买。

    这些女子因为是被买来的,在家中地位不高,所生下的孩子也算作色目人,所以孩子也都随父亲信奉天方教或者十字教。

    同样,一般的汉人家庭也不愿意娶色目女子,即使有大户人家纳妾,可色目人虽然没有将女儿自由嫁给同族的权力,但有不送给大户人家当妾的权力,所以迎娶色目女子的人都是汉人中最穷的,这些人因为家里穷困往往向愿意资助他的色目岳父家靠近,再加上汉人对于宗教不怎么在意,往往就信奉了天方教或者十字教。虽然暂且只是浅信,但几代下去就是真正的信徒了。

    不过这一点在允熥于国内严禁佛道两家之外的宗教,并且给地方上的僧道录司不入流官员开工资,发放俸禄后好多了。

    允熥从铁成这里了解到了许多有关于色目人的事情,让他心里应该如何处置他们的方法渐渐成形。

    但允熥却对一件事越来越好奇,最后问铁成道:“铁千户,你虽为色目人,但既不是天方教徒,也不是十字教徒,为何能知道这么多与他们有关的事情?”

    “启禀陛下,正因为臣既不是天方教徒也不是十字教徒才能如此。这两教的人都想让臣入了他们的教,所以对臣的询问知无不言,所以臣才能知道这么多事情。”铁成说道。

    “原来如此。”

    之后铁成觉得皇帝没什么事情要和他说了,想要告退;但允熥却说道:“你跟随朕前往宫中,朕还有事吩咐你。”

    “啊!”铁成做梦也想不到,被皇帝叫住问话也就罢了,竟然还要让他去皇宫?

    “谢陛下恩典。”不过他马上反应过来反应,高兴地说道。不论皇帝想让他做什么,应该都对他没有坏处,他还能看一看皇宫什么样子,这样可是大好事。

    允熥又对侍卫李波说了几句话,随后迅速带着他返回皇宫。

    允熥走进乾清宫,在场的辅官和舍人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眼,然后就看到了十分惊讶的一幕:陛下身后竟然跟着一个黄发蓝眼、高鼻深目的色目人!

    现在大明并不是没有色目人为官,但数量很少,并且都是烟发或者棕发,和汉人的差距相对较小,他们还没见过这样的色目人。

    不过允熥却丝毫没有在意他们的表情,先对王喜说道:“你亲自去文宣司宣罗贯中到这里来见朕。不,罗贯中年纪大了,还是让司丞吴玉朝过来吧。”

    “另外你派一个侍卫去锦衣卫镇抚司,传秦松过来。”

    王喜领命而下。

    允熥对金善说道:“你停下手中的事情,来替朕拟几道圣旨。”

    金善马上将手中的折子放下,从允熥的桌子上拿出大约五份空白的丝绢,又提起笔等候允熥的话。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资令即日起,停洪武元年色目婚姻之令。蒙古人婚姻之令不变,钦此。”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京城从明日起,外地自旨到之日起,严禁汉人女子嫁入色目人家中,已订婚尚未成婚者,解除婚约不得嫁娶。违者不论汉人、色目,一律杖八十没入官中为奴,钦此。”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京城从明日起,外地自旨到之日起,不论汉人、蒙古、色目,严禁私自宰杀耕牛,违者一律杖八十没入官中为奴,钦此。”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重申洪武十四年先帝之令:色目需着猪皮靴,不许乘骑,若行中径,许平民打死勿论,钦此。”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色目虽非华夏族类,然同生天地之间,有能知礼义、愿为臣民者,与中华之人抚养无异。为防汉人误之,归化中华之色目,特颁黄色户籍之证,勿需受色目之限,钦此。”

    拟到这道圣旨时,允熥对铁成说道:“朕刚才已经让身边的侍卫命你所在的那艘船暂且停下,不前往廣西。”

    “从即日起,你和你的千户所有既不信奉天方教也不信奉十字教的人不再是色目人了,你们就是汉人,朕马上命人赶制黄色的户籍之证颁给你们。”

    “你们所有人和家人,也全部迁居京城,不再居住在武昌。世袭官职,朕在京卫之中安排同等的官职替代。”

    “你现在就写下你的千户所有既不信奉天方教也不信奉十字教的武将士兵名字,朕让人把他们抽调出来,并且马上命令湖广都司的武将,依照你写的名单将他们的家人全部迁居京城,在京城划拨土地房屋居住。”

    “臣谢陛下恩典!”铁成马上跪下激动的说道。京城左近可是天下最繁华的地方,比武昌那种地方要好多了;并且听说京城的卫所士兵都有俸禄,而地方上可只有藩王的护卫才有俸禄,他们之前都是没俸禄的。

    至于那些没能分到京城的人,虽然听陛下刚才口述的圣旨就知道他们肯定要倒霉了,但这和他有什么关系?他是一个佛教徒,每天听那些人和他‘嗡嗡嗡’的说主的福音或者真主伟大早就烦了!能摆脱他们实在是太好了。

    允熥随即让身边的小宦官递给他一支笔和几张纸,一个中书舍人腾出一张桌子让铁成坐在桌子上写名单。

    之后允熥又看向金善,只见金善将之前的草拟的几份奏折放到一边,又从他桌子上抽出了几份空白的圣旨,等候他接下来的话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