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1151章 会见前

时间:2018-06-05作者:七帅

    之后允熥又与众人谈论了一番,大家都觉得虽然没有确凿证据,但实情多半就是如此,于是也都赞同陛下亲自去与鬼力赤一见。

    在场的所有大臣都高兴不已。蒙古大汗继向大明称臣后,又主动求见大明的皇帝,蒙古草原并不安稳,只要处置得当,大明至少能够暂时解决蒙古问题,甚至没准能够在几十年内让蒙古人不再成为问题。在他们看来,这意义非常重大,远远超过伊吾之战的胜利。

    毕竟在全国大多数官员看来,伊吾这种地方并不重要,大明之所以必须在西域同撒马尔罕国大打出手,主要是因为之前帖木儿派人想要暗害大明的皇帝;若不是有这个缘故,恐怕一部分文官会上折子提出从伊吾撤退;即使那些支持守住伊吾的人,也不会赞同派兵追击甚至攻打撒马尔罕城。

    不过允熥本人却不像他们这样高兴。他已经将彻底稳定蒙古草原的希望寄托在了格鲁派上面,而暂时大明军队的战斗力还在也不怕蒙古游击队,所以与鬼力赤会面只不过是添头,或者说是一种游山玩水时的调剂,成不成无所谓。

    随后几日,允熥依照前一日定下的行程向东前往夏琼寺所在的化隆,在宗喀巴为向导之下参拜了寺中的佛像,还拜祭了一番已经去世的曲结顿珠仁钦,最后捐了些钱。

    之后允熥本打算前往庄浪游览当地的名胜古迹,忽然从甘州传回消息:鬼力赤答应在兰州拜见大明皇帝陛下。

    听了这个消息,允熥有些惊讶:“噢,鬼力赤答应前来兰州拜见朕了?”但随即平静下来:“那就让他在兰州城等着吧,等朕在庄浪游览过后,再去兰州接见他。”

    “陛下,臣以为,此举不妥。蒙古大汗鬼力赤既然已经答应来拜见陛下,陛下也当立刻前往兰州接见才好。若是因迁延日久使得他离去,就前功尽弃了!”陈继马上说道。

    “这,”允熥犹豫片刻,最终决定不驳了陈继的面子,说道:“既然如此,朕这就去兰州接见他。”

    一行人随即就要收拾行囊前往兰州。

    宗喀巴趁此机会辞行:“陛下,贫僧离开拉萨的时间已经有些长了,还请陛下准许贫僧返回拉萨。”

    允熥却拒绝了:“宗喀巴大师,还请大师随朕一起去兰州,朕还有件事情要吩咐你。兰州之事结束后朕就让大师返回拉萨。”宗喀巴不得已,只能跟随他一起前往兰州。

    在前往兰州的路上,允熥暗自祈祷道:“虽这一次是否成功无关大碍,但朕还是期盼诸天神佛,能够保佑谈判成功。”

    ……

    ……

    “陆公公,大明皇帝陛下是否已经来到兰州城了?”一间大帐篷内,一个高大的壮汉使用生硬的汉语,语气恭敬对面前一个身穿大明正七品宦官服饰的人说道,

    “陛下今日上午已经到了兰州。”这宦官回答。

    “那不知陛下何时可以接见我啊?”壮汉又道。

    “你急什么?”这宦官睥睨的说道:“陛下刚到兰州,怎么也得休息几日,再沐浴更衣一番才能接见你,至少也得三日后,这可不是着急的事。”

    “陆公公。”壮汉急切之间汉话说不好,改用蒙古话说道:“大明的皇帝陛下日理万机,这我也知道。但我确实有急事要面见陛下。还请公公在陛下面前美言几句。”说着,壮汉从腰间拿出一块翡翠塞到他手里。“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

    “大汗,这怎么好意思呢!”宦官笑道。

    “这块翡翠正好匹配公公,公公就不要拒绝了。”壮汉说道。

    “既然如此,那我就收下了。这样,我回去说一说,争取让陛下三日后,也就是十月十八就接见大汗。”

    “多谢公公了。”壮汉又道。

    公公手里捏着翡翠,又笑着与他说了几句话,转身离开了帐篷。

    待他一离开,帐篷内一个个子高大的人马上说道:“大汗,这个宦官真是太欠收拾了,刚才如果不是巴图拉着我,我上前就一刀把他脑袋砍下来!”

    “不可冲动!”壮汉马上说道:“迄力格尔,我这也是为了咱们部族!”

    “大汗,”这时另外一人说道:“虽然刚才我拉住了迄力格尔,但觉得大汗的做法还是欠妥当。他一个小小的宦官,何必对他这么恭敬。”

    这三人,其中的壮汉就是现在蒙古大汗鬼力赤,另外两人,都是鬼力赤的亲信,同样出身乞儿吉思部,一个名叫迄力格尔,另一个名叫巴图。

    “巴图,你不明白。”鬼力赤说道:“他可不是一般的宦官,你没看他穿着七品官服。在明国,宦官想有品级很难,一个七品的宦官已经不低了,值得笼络。再说,即使他只是一个普通宦官,这样的小人物或许不能成事,或许也不能让明国皇帝取消这次会面,但要是说话的时候多添一句嘴,没准就能多拖几天,可咱们现在哪还能拖延?”

    允熥与陈继猜的不错,鬼力赤之所以愿意来到兰州拜见允熥,就是因为他实在撑不住了。

    他自从当了蒙古大汗以后,虽然表面上得到了各部承认,但大家都只是听调不听宣,有好处就往上凑,没好处就装不知道。让他即使当了大汗与之前当乞儿吉思部首领时也没多大区别。后来他不是黄金家族后裔的事情逐渐传播开来,引得各部的普通人也对他十分不满,他的日子过得更加艰难。

    当然,若仅仅是如此,虽然日子过得艰难,也不至于支撑不下去。但给予他最后一击的人出现了,这就是西面的瓦剌人。

    马哈木之前在积极预备同帖木儿的战争时,也在觊觎东面丰美的草场,只是因为害怕自己与鬼力赤的战争陷入焦灼致使帖木儿东侵是无兵抵抗,所以没有出兵。

    但两个多月前帖木儿兵败身亡了,瓦剌人彻底解脱出来,马哈木与两个弟弟分工,自己带兵跟随秦王朱尚炳去攻打撒马尔罕城,把秃孛罗带兵去夺取巴尔喀什湖附近的草场,太平则东进攻打蒙古本部。

    太平带兵来攻,他身为蒙古大汗责无旁贷,只能迎战。但此战虽然这边的部族将士比太平的兵要多的多,可都出工不出力,甚至有人暗通太平,使得他打了败仗,不得不向东逃窜。

    太平得胜后也不罢休,带兵继续东进,这就将鬼力赤逼到了绝境。他部族的草场就在太平要夺取的范围内。若是丢了草场,他拿什么养活部族的牛羊马?没有了这些怎么养活自己的部族?没有了部族,他还能剩下什么?但他又打不过太平,万般无奈之下决定向大明求救。

    正巧他带兵路过甘州城北面的草原时偶遇马步祥与索拉哈带领的几百色目盗匪。他们二人虽然没有一起逃,但之前对这种情况也有过预备,所以逃离甘州城没多久就重新聚在一起。

    马步祥发现鬼力赤带领的大队蒙古人后想要派人沟通,让他们走;可当时鬼力赤心情很差,见他们人又不多,大手一挥就将他们全歼了,马步祥与索拉哈也被杀死。

    随后他派人去甘州城要向大明求救,派出的人在甘州城的城墙上看见了对他们二人的悬赏,这才知晓他们是大明的逃犯,马上回报鬼力赤。鬼力赤此时也已经急病乱投医了,见此也不在意什么大汗体面不体面了,返回搏杀的地方将他们的尸首挖出来砍下脑袋,再次派人去甘州城以此请求面见大明皇帝陛下。之后他得到大明皇帝陛下的旨意,让他去兰州城等待接见。他略微犹豫了一下,就决定带领自己本部人马前来兰州等候拜见。

    “咱们乞儿吉思部现在已经是万分危急的时候,每迟一日,太平夺取草场的可能就多一分,为了乞儿吉思部,必须对每一个派来与咱们说话的汉人使者恭敬些。”鬼力赤最后说道。

    “哎,大汗,当初要没有杀掉坤帖木儿就好了。”巴图说道:“反正坤帖木儿被明国人攻打,帖木儿损失惨重,也没有实力干涉咱们部族,那样咱们的处境会比现在要好。”

    “若是有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一定不会争着当这个蒙古大汗。但此时就算想退也退不得了,只能硬撑下去。”鬼力赤咬牙切齿的说道:“只要明国愿意帮助我将这个大汗当下去,什么代价我都愿意付!”

    听到鬼力赤的话,巴图不由得满脸肃穆的点了点头;迄力格尔也如同他一样点点头,但表情却有些怪异。

    ……

    ……

    “官家,陆明回来,与奴才说蒙古大汗的神情十分恭敬,完全没有一国之君的风范,对陆明也十分巴结。”

    “而且为了让陛下早几日接见他,他还给了陆明一个翡翠。奴才看过了,这个翡翠可不算小,放在中原得值几百贯钱。”王恭站在一旁,对正赤着上半身,趴在床上享受按摩的允熥说道。

    “喔,这鬼力赤不仅答应来到兰州拜见朕,连对待一个小宦官都这般恭敬,看来他的情形很不妙啊。”允熥说道。

    他当初下令让鬼力赤来到兰州这个已经比较深入大明统治区的城池拜见,又让王恭派一个小宦官去见他,都是为了试探。现在从试探的结果看来,鬼力赤的情形非常不妙。

    “既然他的情形这么不妙,那朕的条件还得改一改了。王恭,你传令下去,说朕三日后十月十八接见他。”

    “是,官家。”王恭答应一声,见允熥没有别的吩咐,躬身退下。

    王恭刚刚走出屋子,迎面就见昀芷走过来,忙躬身行礼:“奴才见过淮南长公主殿下。”

    “免礼平身。”昀芷这么说的时候已经从他身旁越过去,直奔允熥所在的屋子而去。王恭站起来正要离开,忽然想起什么,转过头就要提醒昀芷。

    但他话还没出口,昀芷已经走进屋子,随即传来她的惊叫声:“皇兄,大白天的,你怎么脱了衣服躺在床上!”

    “兄长这是在享受按摩。”允熥笑道:“这一路从华隆奔波而来,皇兄的骨头都颠的疼。让他们按摩按摩。舒缓舒缓筋骨。”

    “这对身子很有好处,你要不要试试?兄长派几个精通此道的女子来给你按摩。”

    “算了,妹妹觉得自己的身子还用不着这个。”昀芷坐到床边,拿起一个冬果梨咬了一口。“皇兄,这梨还挺好吃的。”

    “兰州还是有些特产的。你吃的这个冬果梨,还有那边桌子上放着的黑瓜子与白兰瓜,都是当地的特产。兰州城附近也有一些风景优美之处,值得一看。”允熥随口说道。

    “皇兄莫非知道妹妹今日来见皇兄有什么事?不然为何会提到兰州城的风景名胜?”昀芷笑道:“咱们果然是兄妹,心有灵犀一点通。”

    “我说呢,怎么才安顿下来就过来找兄长,原来是想出门逛一逛。”允熥笑道。

    “皇兄,妹妹听说兰州也是西北重镇,早上入城的时候也见到城池不小,觉得或许有些值得逛的地方,所以来求皇兄准许。”

    “准,皇兄怎么可能不准,护卫的人安排好了就成。这些日子还是先不好出城,就在城内转一转。等过几日,朕再与你一起出城看城外的风景。”

    “多谢皇兄。”昀芷说过这句话,忽然又想到什么,说道:“皇兄,妹妹想要去兰州卫的校场骑马,请皇兄准许。”

    “你这些日子骑马还没骑够?”

    “妹妹这些日子哪里骑马了?每日都是坐车,坐车,坐车,根本没有骑马的机会。”

    “那也不行!”允熥和缓了语气说道:“等过几日,皇兄与蒙古大汗见面之事完结了,陪你出城骑马。但你万不可去卫所校场内。”

    “是,皇兄。”昀芷见他说的坚决,只能答应。但她却在心里想着:‘哼,等接见过了鬼力赤,日子也不早了,该赶向京城了,哪还有妹妹骑马的机会?妹妹一定要在城内骑到马。’宗明天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