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1139章 拼杀与首次上阵

时间:2018-05-29作者:七帅

    <content>

    (本章五千字章节)

    “杀!”肃王府院墙附近,正响着此起彼伏的喊杀声。

    所有的守城器械都在城头被耗光了,所以当盗匪包围肃王府的时候,除了少许物什与还在加热的沸油、沸水,防守肃王府的将士与侍卫面对盗匪没有多少阻拦他们的办法,只能趴在墙头,眼睁睁看着盗匪将肃王府完全包围起来。

    这种感觉是很难熬的,对趴在墙头的将士来说几乎就是度日如年,难以忍受。不过他们并没有忍受多久。在完成对肃王府的包围后,负责指挥的马步祥马上就下令攻打肃王府。今日已是九月初一,即使没有任何消息,但猜也能猜到无数明军正在星夜兼程向甘州城赶来,他必须用最快的速度将要带走的东西都准备好,然后离开甘州城。每晚一个时辰,都可能被明军堵在城中。

    看见盗匪开始攻打,墙头的将士马上张弓搭箭将最后的箭矢发射出去。攻打的盗匪虽然看见箭矢射来,但此刻冲进王府奸淫掳掠的欲望超过了恐惧,竟然丝毫不惧的向前冲,即使不停的有人被射倒在地也绝不后退。

    很快,肃王府仅存的箭矢都被射光,但他们马上又拿出各种各样的砖、瓦、石块,一旦有人接近就向下投掷,如同暴雨般密集,打得盗匪不能抬头。有盗匪举着盾牌向前冲锋,直接冲到墙下准备用梯子爬墙,可宅子里的侍女们烧了开水,一桶一桶地送到房坡上,随着砖石浇下去,顿时把冲锋的盗匪烫伤了几个。有人不巧被浇了个兜头,开水渗进去痛楚让他满地乱滚。

    见此情形,为了尽快攻破肃王府,马步祥不得不下令弓箭手发射箭矢,压制城头的大明将士。许多将士被射死,其余的不敢在露头,但还是凭借着厚墙中的射孔不断施放火铳与箭矢。火铳虽然没有准头,但现在墙外密密麻麻的都是人,随便射击就能打死人,倒也不需要在意准头了。一时间盗匪竟然攻不进王府里。

    “娘的,都一个多时辰了,肃王府这是按照堡垒建造的吗,这么不好打!”见此情形,马步祥不由得骂道。他虽然在甘州城内潜伏了十几年,但只不过是一个吏员,没有进出肃王府的资格,也不敢随意靠近观察,何况肃王朱柍就藩也没几年,时常对王府进行修整。所以他虽然对院墙厚度、高度与王府布局都知晓,但细节还是掌握的不多,此时就吃了点儿亏。

    “不光是肃王府造的结实,还有其他缘故。”他身旁的一个盗匪首领冯云帆说道:“府中的人知道一旦被攻破就是死路一条,怎么可能不全力防守?而且肃王府虽然很大,与城池比起来也小得多,他们人少还能防得住,相反咱们人虽然多,但院墙就这么大点儿反而施展不开。所以一时半会儿打不进去。”冯云帆从前读过书,甚至还考过秀才,但得罪了老家的一个士绅不得不逃亡,就入了伙,后来一步步爬到盗匪首领的位子,所以说话与一般的盗匪不同。

    “不管为什么,必须尽快打破王府!总不能等着里面的明军都耗光了力气再说。那时候恐怕援兵就该赶到甘州城了!”马步祥大声喊道:“快,把咋们的火药都拿来,我要在院墙炸开一道缺口!”

    “马大哥,马大哥,东面有明军的援兵赶到,看旗号,就是今天早上和咱们打仗的那支明军!”忽然有人奏报道。

    “娘的,索拉哈是怎么干事的,竟然让他们冲进了城!”马步祥骂了一句,马上吩咐:“从附近的人家里拿一些东西暂时堵住东面的路,然后让弓箭手射箭!再安排两千骑马的盯着他们!快!再吩咐掌管后勤的将火药都拿过来!”

    有人马上下去安排。很快,一些人去对付陈立杰带来的援兵,另外一些人将火药拿来。

    马步祥命人将火药装起来,安排人将火药送到院墙下,又派人护送。城头的将士看见是火药当然不会让他们安然走到墙下,仅存的火铳与弓箭时刻盯着他们。马步祥又担心火药在半路上被毁,非常小心,是以他们一时竟然没法将火药送到墙下。

    “要是城头还留着大炮就好了!这个时候轰他一炮,什么墙都挡不住!”马步祥说道。

    “你这是废话!明军能不防着咱们?城头的大炮即使拉不走的也都毁了,怎么能留给咱们。”冯云帆说道。

    他们正说着,忽然战局变化,有一处城墙的守兵疏忽了一下,竟然让他们冲了进去。

    “快,所有人都过去,不能让明军堵住缺口!”见此情形,冯云帆大喜,同时吩咐道。马步祥犹豫了一下,但没说话。

    不过此时哪里还用得到他们吩咐?战场的正面就这么窄,一处有人冲进去整面墙的人都能看见,除了正和明军搏斗的,其他人都以最快的速度向缺口处冲过来。

    当然,里面的明军也都看到了,无数人也赶过来堵缺口,最早冲进院内的人很快被杀死,但源源不断赶来的盗匪护住了缺口,明军反复拼杀也没能将他们再赶出去。最终,明军放弃了封堵这个缺口的打算,向后退却。盗匪们顿时发出一阵欢呼声,随即向院内冲去。

    ‘王府已经被攻破了!马上就可以在王府内随便干什么都可以了!’无数盗匪这样想着,大声嚎叫着,挥舞着手里的刀向前冲去。

    ‘我一定要抢一个宫女,年轻的宫女,不能是上了年纪的老太太!尝尝她们与一般的女人有什么区别!’一个年轻的盗匪一边越过缺口向里冲,一边想着。

    他正想着,忽然见到就在缺口附近有一名浑身浴血的明军,正不停的挣扎着,似乎要站起来。

    ‘虽然他看起来也活不了多久了,但还是干掉他吧,脑袋砍下来也算我一个战功。不对,这里的味道怎么闻起来不太对!哎,他手里拿的是什么,他要作什么!啊,快阻止他!’这名小兵刚想到这里,身子正要向这边冲过来,就听身前传来一阵巨响,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

    ……

    “曲指挥使,你这是?”因见到院墙被冲出一个缺口,赶过来向曲风兴师问罪的徐妙锦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见一个大火球冲天而起,顿时惊讶的问道。

    “啊,”曲风也吸了口气,小声嘀咕一句:“幸好成功了。”然后转过头来对徐妙锦说道:“娘娘,虽然总共有近两千将士撤到王府,又有王府本来的侍卫,但王府这么大,这些兵力也只是勉强够用。”

    “可随着这一个多时辰的大战,我军将士也伤亡不少,剩下的力气也消耗很多,反之盗匪人多,一批累了下一批马上可以顶上,防守这么大的王府已经有些力不能及了。”

    “是以臣打算放弃前院,全军退守后院。当初肃王殿下修建王府时因为担忧蒙古人来攻,王府修建的十分结实,后院和前院中间的围墙也如同外墙一般坚硬,所以即使全军撤入后院也不渝担心墙会被打破,反而能够节约守墙的将士,坚持更久的时间。”

    “可就这么放弃前院,臣又不太甘心。正犹豫,忽然保护娘娘与殿下的皇宫侍卫张无忌张侍卫向臣进言,提出将油浇在一处,附近再准备一些火药,安排一名死士在盗匪冲进来的时候点燃油、引爆火药。这样不仅能消灭一部分盗匪,而且还能让他们心生怯意,看见缺口不敢猛冲小心翼翼。”

    “臣觉得这个计策虽然有些风险,但值得一试,就安排人尝试起来。幸好成功了。”

    “原来如此。”徐妙锦吁了口气,看着正有序撤进后院的将士,看了一眼正在带领侍卫断后的张无忌,转过头又对曲风说道:“既然已经撤入后院,我军再无后退的余地,本宫也就不在这里干扰曲指挥使的指挥了,返回后院正厅,若是后院被攻破,本宫马上自焚。”

    “援兵是否能够赶到谁也说不准,但本宫希望曲指挥使能够指挥将士们再坚守王府两个时辰,坚守到下午未时中。若是到那时援兵尚未赶来,本宫也死而无憾了。”

    “臣必不辱命!”曲风弯下身子,郑重的答应。

    ……

    ……

    “可恶!明军竟然敢安排这样的埋伏!我的火药还没给他们用上,他们反而将火药给我用上了!”马步祥十分愤怒的叫道。他在见到明军没能风堵住缺口的时候心里就有些疑虑。按说王府已经是他们最后的防线,即使还能退入后院,但能在前院坚持也会在前院坚持,不应该这么快就放弃。

    但此时战场上乱遭遭的,他说的话除了身旁的根本没人能听见,他也尚未在这支盗匪中建立起与正规军一样的旗语制度,想要传令只能是依靠铺兵。可这种时候等铺兵找到带队的首领,大家早就冲进去了。

    并且他也心怀侥幸,认为可能是明军此时已经有些发慌,所以匆忙撤退,也就没有派人去阻拦。谁想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传我命令,见到已经无法继续抵抗的明军,不要补刀将他们立刻杀死。我要用酷刑折磨他们,让他们生不如死!”马步祥咬牙说道。

    被烧死或炸死的人可有他的本部人马,都是他精挑细选出来的人,也是他返回撒马尔罕城后的班底,死一个他都很心疼。

    “继续指挥打仗吧,折磨他们的事情等攻下肃王府后再说。”冯云帆虽然觉得他的这道命令没什么可行性,但也没有劝阻,反而出声安慰。

    “我知道。”马步祥虽然非常愤怒,但还保有理智,使劲喘了几口气,又开始指挥攻打肃王府。

    这时那个缺口处的火仍在燃烧,自然不适合人通过。好在其它方向的明军又稍作抵抗后也纷纷向后院撤退,整个前院都空了。他命令几个人从其它地方翻墙进去,打开大门。盗匪们随即一窝蜂从大门冲了进去。在冲进去的时候还发生了点儿冲突,好在大家知道此时还有后院要打不是抢东西的时候,没有发展成大冲突。

    盗匪随即在指挥下开始攻打后院。攻打后院与攻打前院如出一辙,都是喽喽盗匪死命的向墙上冲,防守的明军用各种手段阻止他们,只不过由于地方狭小,马步祥排兵布阵更加不易,明军的压力减轻了一些。

    但也只是些许而已。盗匪们的眼睛里冒出嗜血的光芒,向墙头猛冲,马步祥还命人拉来许多家具垫脚,很快盗匪就与明军在城头激烈搏杀起来。虽然明军久经训练更有章法,但盗匪也都身怀武艺,一时间双方杀得难解难分。

    墙头房顶的明军顿时被牵制住了,马步祥瞅准机会,让几个人成功的将火药堆在了院门附近。之后随着轰隆一声巨响,大地震颤,浓烟和尘土漫天,砖瓦和木料向四下飞迸,有些砖瓦飞进宅第里去,发出连串的惨叫声。

    早有准备的盗匪见此发出一片惊天动地的呐喊,冯云帆挥着长刀带人首先冲进轰塌的大门。后院门前的横路上已经横七竖八躺满了尸体和伤者,有几个血淋淋的人呆坐在地上也不知是死了还是吓傻了,反正他又都补了一刀。一些人吓瘫在地,开始磕头求饶,内中还夹杂着烧水的几个女人。但此时盗匪哪里还有怜弱惜玉的意思,很快将她们都捅死。

    可更多人的却没有放下武器请求投降,而是坚持与冲进来的盗匪交战,甚至一些女人也拿起武器抵抗。这时盗匪已经杀红了眼,他们就算放下武器也会被杀死,就算是女人也未必能活命,既然都是死,为什么不坚持搏杀,再杀几个人赚一个?因此,就在院门附近,爆发了最血腥的肉搏战。

    ……

    ……

    “殿下!”跟在昀芷身旁的张无忌见到有盗匪挥舞着手里的长刀要砍昀芷,大叫一声的同时扑过来,扑到这盗匪的身上。

    盗匪见有人扑过来赶忙调转刀头,向张无忌砍来。张无忌躲闪不及,被他一刀砍在腰间,顿时血如泉涌。但张无忌却丝毫不退,纵身靠近,与他扭打在一起。他在武当的时候练过擒拿术,缠斗能力远胜常人,三下两下就将这盗匪扭住。

    他正要手一动扭断盗匪的脖子,盗匪却忽然停下的动作,已经没气了,张无忌推开盗匪,就见到昀芷正从盗匪身上抽出朴刀。

    “殿下您自己的安危要紧,不用在意我们!”张无忌喊道。

    “此时院内已经到处都是盗匪了,还怎么小心?总不过最后是战死在这里而已。既然一定会死,不如临死前多杀几人!”昀芷说道。

    “而且刚才因为我头一次上阵不适应,致使我的女护卫中有两人被盗匪杀死。虽然不过是早死晚死的区别,但我也要再杀两人,为她们报仇。”昀芷今日是头一次上战场,刚开始拼杀的时候吓得腿软,几乎被盗匪杀死,还是她的护卫拼死将她救下来,但因救她有两人被杀。她因此决定一定要多杀两个人,为她们报仇。

    “殿下不要这么说,说不定援兵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再坚持一会儿援兵就赶到了,殿下与娘娘就能活下去了!”张无忌说道。

    昀芷脸上露出苦笑,正要说话,忽然见到有人要偷袭张无忌,大喊一声“小心!”的同时挥舞起刀和这人拼杀起来。张无忌听到昀芷的喊声也意识到有人要偷袭她,忙侧身一避,又转过头开始与他搏杀,很快将这人杀死。

    昀芷为首的这一队虽然只七八人还有男有女,但都精通武艺,一时间已经杀了二十多人,战果丰硕;可并不是所有的明军都能如同她们一样厉害,在这种乱战中大多数将士不敌盗匪,被杀的步步后退,人数也越来越少,很快被堵在了几个角落与房屋里,进行最后的挣扎,昀芷等人也一样。

    马步祥当然注意到了昀芷这一队,断定她即使不是公主也身份尊贵,于是指着她下令道:“这人不许杀了,要生擒!”

    “放心吧马大哥,这个小娘子长得这么漂亮,我们也舍不得杀了她。”冯云帆笑着带人包围过去。

    “呼呼!”昀芷使劲喘了几口气,看着面前死去的女护卫和盗匪的尸首,抬起头见道密密麻麻数不过来的盗匪和零星仍在抵抗却不断被杀死的明军,看着被满脸淫笑的盗匪抓住宫女,看着正两眼放光盯着她的冯云帆,知道已经到了绝境,又心知自己若是被俘绝对生不如死,叹了口气说道:“看来今日就是我丧命之日了,还是自尽吧,省的被侮辱。娘,您的恩德,女儿下辈子再报吧。”说着,她举起了手里的刀,就要挥刀自尽。

    ==========

    感谢书友天道之路——使者的打赏。</content>

    本书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