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1081章 没品与出乎预料

时间:2018-04-26作者:七帅

    “耶斯布,你若是愿意投降,我大明的皇帝陛下说了,愿意饶你不死并赐高官厚禄!”刘明诏让懂得花拉子模语的人对他大声喊道,随后又用各种突厥语的分支和蒙古语喊了一遍。

    刚才黎澄差点带领将士把他们也都干掉,还是刘明诏及时赶到拦下了。按照中华传统礼节,战胜后举行庆典要有献俘的环节,而根据他们派去撒马尔罕城的细作传回来的消息,耶斯布是撒马尔罕国内地位很高的将领。何况允熥也很想与天方教国家的高层聊一聊,所以所以允熥就想把他劝降。当然,在庆典结束,以及想要聊的聊完以后,允熥会怎么做就不好说了。

    刘明诏本人是很不看好这个劝降的。诚然,无论东西方文化,地位高的人与地位低的人待遇从来不一样,但是之前投降的西虏可是都被干掉了,而且西虏此次打了败仗几十年内应当不会再次东侵,投降大明就算不被杀,又有什么意思?

    但听完明军的劝降,耶斯布却大声用蒙古话喊道:“正在劝降我的人你是谁?身份如何?”

    刘明诏一愣。他从来没有想过耶斯布会问这样的问题,下意识也用蒙古话回答:“我是大明上直卫之一的指挥使刘明诏。”

    “一个御林军的指挥使,怎么配得上来劝降我?让你们的皇帝前来!”耶斯布又喊道。

    刘明诏又是一愣,不知晓该怎么回答,看到身旁的秦森就顺口问道:“秦指挥,你觉得应当如何应答?”

    “许多民族确实有这样的忌讳,普通百姓甚至不能与首领人物说话。依我看,此事还是奏报给陛下或魏国公的好。”秦森久在东北,见识过很多不同的民族,对此有所了解。

    “耶斯布会不会是在拖时间?”刘明诏又有些怀疑的问道。

    “此时耶斯布身旁只有几百个人围着耽误不了对其它西虏的攻打,也不可能有西虏来救他,他拖延时间又有何用处?”秦森反问。

    “你说的也对。”若是一般的指挥使敢跟他这么说话,他早就发火了。身为上直卫的指挥使,可是自视甚高的,一般都把自己当成二品大员。不过秦森是秦松的弟弟,他也就不敢炸刺,平静的接受了秦森的话,吩咐指挥同知在这里盯着点,注意不要让黎澄带领将士把耶斯布给杀了,就去禀报允熥和徐晖祖。

    过了一会儿徐晖祖前来,用蒙古话大声对耶斯布喊道:“耶斯布将军,你的身份还不够我大明皇帝亲自来劝降。现下我来与你说话,若是你对于投降有何要求,尽可以提。”他与允熥都觉得耶斯布的话好像是有投降之意,所以前来劝降。

    “只有徐晖祖?我想将明国的皇帝引来,看来是办不到了。不过有明军的大将也值了。”耶斯布轻声嘀咕一句,随即大声用蒙古话喊道:“既然你来了,那我就说我的投降条件。只要你把你妻子给我睡一觉,我就投降。”

    “什么?”徐晖祖以为自己的蒙古话不过关,下意识问道。

    “只要你把你妻子给我睡一觉,我就投降。”耶斯布又重复了一遍。

    “看来你毫无投降的诚意了。”徐晖祖的脸色阴沉下来,说道。

    “我如何没有诚意?我已经提出了自己的条件,只是你不能接受罢了。”耶斯布笑着说了这一句,随即朝着地面吐了口吐沫,道:“你们这些异教徒还想劝降我?做梦!我不过是特意将你叫过来戏耍一番。”

    “上,杀了他们。”徐晖祖还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侮辱,也十分生气的下令道。

    耶斯布也大喊一声“真主至大”,率领自己的侍卫冲上前与明军搏杀。他虽然还老当益壮,但毕竟人数差别太大,很快就被明军杀死。杀死他的明军恼怒于他侮辱自军的统帅,用长矛插进他的双眼和嘴里,弄得他整个脑袋都血肉模糊。

    “将他的尸首也扔进猪圈!”徐晖祖阴沉着脸说道。身旁的将士不敢说什么,答应一声就上前将耶斯布的尸体收了起来。

    徐晖祖之后又缓了一缓,才返回军营对允熥禀报此事,并且说道:“陛下,臣知晓如耶斯布这样的武将尸首如何处置应当由陛下决定,臣向陛下请罪。但当时臣实在忍耐不住。”

    “耶斯布人品也太低劣了。”允熥评论道:“若是他直言不降,随即带领侍卫上前与明军搏杀力竭而死,朕也敬他是条汉子,会按照大明普通将领的身份安葬了他。但他临死前却做出这样的事情。”

    “你做的不错,任何一个男人听闻这样的话都忍耐不住,朕岂会责罚?过后再将他的尸首从猪圈里检出来,让狗吃掉。”

    允熥并不觉得这是对自己权威的冒犯,相反,要是徐晖祖不这样做,他反而会十分害怕。一个人连这样的事情都能忍耐住,只能说明他的志向十分远大或者怂到了极致,徐晖祖显然不可能是怂到了极致,而他又已经是国公,这次又立下这么大的功劳,远大的志向是什么就不言自明了。

    正说着,忽然铺兵跑进帐篷,对允熥奏报到:“陛下,魏国公,铁勒台所部也已经被攻陷,铁勒台自杀,所部大多被杀,只有三百多人投降。其中有一人为铁勒台的副官,据他自己所说乃是撒马尔罕国贵族出身。”

    “留着他们!”允熥马上吩咐:“将他们都押送到京城,朕举行庆典时要用。”

    “但一定要记住,不需将他们养的白白胖胖的,每天半饥半饱即可。”对于这些层次较低的西虏,他都是打算庆典过后就秘密处决的,顶多只有几个人若是愿意改信道教或佛教能活下来,没必要对他们太好。

    “是,陛下。”这铺兵答应一声,又道:“陛下,西虏中军也已经被大军攻破,数千人被俘。但其中有一人梁国公不知如何处置,请陛下示下。”

    “何人?”

    “西虏大汗,帖木儿。”宗明天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