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1080章 最后的围歼战(三)

时间:2018-04-26作者:七帅

    “西虏抵抗如此坚决,是否暂缓进攻,待他们断水以后再行围攻?”允熥看着前方正在激烈抵抗的西虏,有些犹豫的说道。在局面已定的情形下,他不愿意将士再有过大的损失。

    “陛下,不可。”宋晟说道:“现下西虏除去逃跑的骑兵,被包围的将士分为三股,分别为耶斯布所部、铁勒台所部与中军。”

    “此三部尚有十多万人,且战力不弱,所携带的饮水也足以支撑一日夜。现在已是午后,若是他们坚守到了晚上趁夜袭扰我军,即使也在其周围安营扎寨,若是我军坚守寨内不出则西虏可分兵逃回坚固的大营之内,到那时更加难以歼灭西虏;若是我军出营阻拦西虏,则损失未必会比现在要少。”

    “是以臣以为,应当继续围攻西虏,直至将他们全歼。”

    “陛下,臣以为,宋将军所言乃是遵从陛下往日教导之见。”徐晖祖说道:“陛下洪武二十八年带兵出征漠北之时就是如此,不给北虏留丝毫停歇之机,从而全歼其兵。”他感觉宋晟说话的语气略有些不恭敬,忙补充道。

    允熥当然也听出来了,但并不在意,笑了笑道:“既然二位爱卿都如此说,那就让他们继续猛攻。并且,派金吾后卫进攻耶斯布所部,派府军卫进攻铁勒台所部,一定要一举攻下他们!”

    “剩下的三个上直卫,等着过一会儿围攻西虏中军。”

    “是,陛下。”

    ……

    ……

    “要让咱们上了?太好了。”黎澄听到刘明诏的话,一拍大腿,眉开眼笑的说道。

    “你怎么这么喜欢打仗呢?”刘明诏见到他的表情,无奈的说道。

    “不喜欢打仗,我老老实实依照陛下的安排去种地就成了,何必还要为官?”黎澄也笑道:“适才曹行曹大人指挥府军左右卫打仗,已经足以证明对骑兵与骑马步兵的武器战术变革乃是对的,可适才上直卫的步兵也没打多少时候西虏就伪退,难以证明步兵变革是否正确。所以我要亲手指挥手下的将士证明变革之正确。”

    黎澄可是一个研究与使用火器的狂热分子,当初在安南的时候就疯狂研究火器,但限于安南的国力做得实验不少,但真正投入使用的火器与战术很少,让他很不尽兴;来到大明,又被允熥任命为金吾后卫的指挥佥事同时兼管火器后,顿时兴致勃勃的投入研究,步兵所用的单管火铳与骑兵所用的三眼火铳都有他的贡献,新式战术的制定也提了很多建议,很希望能够亲自验证正确与否。

    刘明诏也知晓他的想法,笑道:“那好,就由你带领两个千户首先攻打西虏,看看使用火器的兵对付团团围住的西虏用处大不大。”

    “你就瞧好吧。”黎澄自信满满的说道。

    他随即站起来,准备指挥将士开战。又过了一会儿,将所有的金吾后卫将士都叫起来后,他开始指挥两个千户冲在前面围攻。

    黎澄指挥的上直卫却不像一般的卫所那般迅猛的冲上去,先扔一个手雷然后就与敌军展开肉搏。在耶斯布看来,他好像在指挥士兵进行训练一般,让鼓手敲着腰鼓,士兵们迈着不紧不慢的步伐向前走去。

    耶斯布马上注意到这支军队,注意到他们手里拿着的火铳,意识到是大敌。他适才也注意了铁勒台带兵同明军上直卫的战斗,知道这些火铳兵纪律严明,手里的火铳威力也大,战斗力极强。

    他马上将自己一直摁在手里的一支军队派出去对付他们。“米库,去打败这支明军。”他对这支军队的将领说道。

    “是,耶斯布将军。”这人眼睛里闪烁着狂热的神情,行了一礼就带领自己的部下过去迎战。

    他在金吾后卫靠近一百步的时候下令手下的士兵放箭,先后射了三轮箭矢;与此同时,耶斯布也下令所部火炮向他们开火。

    “不要闪躲!继续前行!”衣着与普通将士一样,只是铠甲要华丽得多的黎澄不停的吩咐手下的将士。虽然他们都久经训练,但毕竟是第二次上战场,此时身旁也没有长枪兵护卫,难免有些紧张。他不得不穿着这一身在战场上很醒目的铠甲不停的吆喝着。总算将士训练得力,在鼓点的指挥下向前迈进。

    待冲到距离西虏只有三十多步的时候,依照黎澄的命令,鼓点顿时一变,将士们双手平举起手里的火铳,向前发射弹丸。

    刹那间,整整两千支火铳同时开火,就好像空中响起了炸雷一般,震得人耳朵嗡嗡作响,同时两千发弹丸射向西虏,顷刻间就有千人倒在地上,被射死或者重伤。

    若是一般的军队,这一阵就能让他崩溃,可米库所部并不是一般的军队。被安排在这支军队中的都是对宗教极其狂热的、以上天堂为荣的人,虽然明军的齐射威力巨大,但刚才没有被射中的人仿佛没看到这一切似的,拿起刀枪嚎叫着向金吾后卫冲过去。

    米库虽然也是对宗教极其狂热的人,但却还有智慧,打仗的时候还肯动脑筋。适才他注意到火铳的威力虽大,但装填不易,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装填,现在只有三十多步的距离明军几乎不可能完成第二次装填,正好可以冲上去肉搏,干掉这些可恶的明军。

    “杀光东方异教徒!”他大声喊着。

    “杀!”他手下的士兵也嚎叫着冲了上来。

    黎澄马上意识到面前的西虏并未崩溃,反而向他们发动冲锋,还是凭借着两条腿发动冲锋。所以他即使看不清前方,仍当机立断,大声喊道:“敲鼓,令将士们准备肉搏!令长枪兵冲上来护卫。”

    随即鼓点响起。听到鼓点,火铳兵略微吃了一惊,但马上回过神来,从腰间拿下来一个类似于枪头的东西,插在火铳的管子里,又拧了一拧确认没有松动,然后就结成了类似于长矛阵的阵势迎接西虏。

    对于近代军事史上着名的刺刀,允熥当然不会忘记,他在上直卫普及火铳的同时,就下令研究能装在火铳上的尖、刺类武器,用于火铳兵肉搏。虽然正常情况下他不会让步兵中的火铳兵和敌人肉搏,但总要防备特殊情况。

    但无论宫中还是工部下辖的工匠都一致认为:陛下要求的刺刀制造不出来。“陛下,工匠们说,这个名为刺刀的武器造不出来。倒不是工匠们手艺不成,而是陛下您要求的刺刀太薄了,又太细了,钢铁做的这么薄这么细很软也很易断,工匠们做了几个样品,都被折断了。”负责此项工作的官员当时向允熥汇报道。

    “若是加厚加粗呢?”允熥问道。

    “若是加厚加粗,又与火铳的管子不相配,将士们用起来不好用,还不如长矛或者为将士们配备腰刀。”配合进行测试的宋瑄当时说道。

    允熥不得不放弃了刺刀的想法,但又不愿意将士们带着另外的武器,所以下令工部继续研究能装在火铳上的武器,就研究出了这种插在管子里面的类似于枪头的东西。

    此时将士们刚刚结成严密的阵型,西虏就已经冲过烟雾杀了过来,他们马上就举起手里的武器向前刺去。

    可出乎他们预料的是,刺中的西虏不多。‘明明刚才听到的喊杀声很大,至少有上千人,为何现在只冲出来二百多人?’有人疑惑。

    可这时他忽然听到黎澄的喊声:“快后退!”这人正在疑惑间,就见面前被刺中未死的敌人脸上露出笑容,然后听到一声巨响,就失去了意识。

    ……

    ……

    “妈的,竟然是人肉炸弹!”允熥十分愤怒的爆了粗口:“这帮该死的狗娘养的玩意!”

    不过此时并未有人出言劝阻允熥,因为众人都处于震惊和愤怒中。在自己身上绑着火药包发动自杀式冲锋的战术他们也是第一次见到。

    “传朕的旨意,西虏这支军队的所有将士都要生擒!不能让他们就这么死了!我要让被生擒的人活着看到,死了的人的尸首被放在猪粪中!然后砍下他们的手脚也扔进猪圈!最后再找几条狗吞了他们的尸首!”允熥无比愤怒的说道。

    超过一千名将士被炸死活着炸伤,还是上直卫的将士!这笔损失让允熥心都疼了;何况眼前的情形勾起了允熥某些不好的回忆,使得他更加愤怒,做出上述决定。

    有人觉得允熥这道旨意不太妥当,但见陛下这么愤怒,也就没有说什么,躬身行礼退下传旨去了。

    “再派出士兵围攻,一定要消灭这支西虏!”允熥又吩咐道。

    与此同时,黎澄也出离的愤怒与悲伤。这都是他这些日子的同僚,朝夕相处也有些感情,但现在却被他们这一战术弄得死了许多,要不是他站的位置靠后,估计刚才也被炸死了。他马上带领残余的将士呐喊着冲上去与西虏搏杀起来。

    此时其余的西虏也穿过烟雾来到此处,正要对没死的明军将士进行补刀,就见黎澄带着人冲了上来,只能停下补刀迎战。

    虽然这场战争中已经发生了多次肉搏战,之后也会继续发生肉搏战,但这次,是这场战争中最为残酷的一次。黎澄率领的金吾后卫将士眼看自己的同袍被西虏以这样的方式干掉,哀兵之气达到顶点,为了给同僚报仇几乎在用以命换命的方式和西虏搏杀;而西虏也都是一些宗教疯子,以上天堂为荣,对于以命换命毫无抵触甚至主动换命。顷刻间,双方交战第一轮就有三百多人倒下去。

    随即长矛兵冲了上来。他们本就离着火铳兵不远,见到爆炸后更是加快了脚步,所以此时就赶到了。他们同样愤怒,挥舞着手里的长矛残杀西虏。

    宗教疯子毕竟不占总人口的多数,米库这支军队的人自然也不多,很快陷入劣势被明军前后包围搏杀,损兵很快,等传达允熥命令的人赶过来的时候,只剩下米库一人尚未被杀死,但也浑身上下都是伤。

    传令之人见到米库虽然还活着,但胳膊与腿都已经被长矛戳穿,露出森森白骨;又看了一眼地上的其它西虏尸首,身上都有好几个大窟窿,许多人的眼睛还彻底变成了两个空洞洞的窟窿,窟窿周围沾染着黄白色的脑浆,仍然在往外冒血。鲜血与脑浆混在一起,十分恐怖。

    这人只看了几眼就感觉一阵反胃,匆匆向黎澄传达了陛下的命令就赶忙将米库带回去了。不仅是不愿意在此多待,更是因为米库这般重的伤,不马上给他医治恐怕活不了,得赶快去找军医。

    将他们全部杀掉后,黎澄的冲动发泄出去很多,但仍然十分愤怒,带领将士稍微歇息一会儿,就又冲了上去。“杀光西虏!”他大声喊着。

    耶斯布所部马上就陷入了混战。上直卫本来就是全国训练最严格、普通将士伙食最好、战斗力最强的军队,即使此时不用火器进行肉搏,也不是一般卫所能够比拟的;而且此时他们体力充沛,而西虏经过长时间的搏杀体力消耗严重,面对愤怒的金吾后卫连一下都挡不住,瞬间被杀,防线也被突破。在他们的带动下,其它卫所的士气也高昂起来,奋力搏杀。

    而对面的西虏却士气重新低落起来,甚至有人想当面投降,但瞬间被明军杀死。可即使如此他们的士气仍然继续低落,抵抗也越来越微弱。

    这也不奇怪,在明知必死的情况下也未必所有人都能拼死一击。面对德军,在明知必死的情况下还有犹太人投降,更有即将被屠杀的人自己给自己刨了个坑,然后被杀掉,并且还为数不少。这些西虏也是人,当然也会有这样的情况存在。

    但他们的投降或者崩溃并未换来明军的怜悯,所有人不论投降与否都被杀掉。很快,明军冲到了仅存的十几个西虏——耶斯布与他的侍卫面前,将他们包围起来。宗明天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