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1076章 决战——挡

时间:2018-04-23作者:七帅

    ,精彩小说免费!

    “殿下说得对!下令将士们不要浪费手里的手雷,没有我的命令不准随便扔!”曹行又吩咐道。

    吩咐完了这句话,他转过头看向不远处萨尔哈部集合的位置,笑道:“我看萨尔哈怎么驱使这些辅兵!”

    “多半是用逼迫的法子。他绝不会现在就用主力冲阵的!”宋瑄笑道。

    “那就看看他怎么逼迫了!”

    ……

    ……

    “你们马上再次冲锋!”萨尔哈看着面前的士兵,大声吩咐道。

    “将军,明军的手雷太可怕了,尤其是他们藏在烟雾后面,在我们冲进烟雾里面前根本看不清他们是不是打算用手雷,等冲进去后就算看到他们打算用手雷也已经晚了。”有人说道。

    “放心,明军不会有多少手雷的。”萨尔哈不得不耐心的劝说:“明军本来就是火器部队,士兵需要携带弹丸和火药,不可能同时再带着许多手雷上战场。”

    “现在我军已经将这不到两万明军包围了,只要消灭了他们,就能沉重打击明军,甚至趁机击败明军,获得战争的胜利,所以必须继续攻击面前的敌人。而且,只要击败了明军,大汗绝不会吝惜赏赐,你们也能够得到许多奴隶。”

    他见这些辅兵还有些犹豫,又道:“另外,你们忘了死在明军手里的真主的信徒了么?如果帖木儿大汗战败撤退,明军即使不会追到撒马尔罕也至少会追到阿拉山口,所有人一旦被明军俘虏,很可能会被杀掉!即使不被杀也会一辈子当奴隶,干最苦最累的活儿一直到死,没有女人也不会有孩子!你们愿意过这样的日子吗?”

    与宋瑄和曹行预料的不同得是,萨尔哈根本不会采用逼迫的方法来让辅兵上阵。虽然帖木儿对这些人的定义是炮灰,但他很少表现出他们就是炮灰的意思来,尤其是这次东征明国,而明国是一个确定无疑的异教徒国家,他征调的辅兵都是信奉天方教的人,也一直在用天方教团结他们,让他们愿意打仗,而不是被迫打仗。萨尔哈当然也效仿帖木儿,采用种种方式劝诱他们。

    听到萨尔哈的话,这些人都被打动了。明国对于天方教徒的迫害是公开的,他们早就听说过,这次东征后也见到过,知道萨尔哈的话是对的。所以为了自己,也就只能拼命作战了。

    “真主至大!”他们重新鼓舞起士气,再次对曹行部发动冲锋。

    曹行对此十分不解,不过现在也不是思考这个的时候,他见西虏嚎叫着发动冲锋,下令将士装填好弹药,准备好手雷,长枪和马刀也放在合适的位置,随时准备与西虏搏杀。

    在萨尔哈的鼓动下,西虏以极高的士气发动进攻。当然,他们暂时对于上次在烟雾内被手雷炸死还心有余悸,不敢贸然冲进去,每次只是靠近烟雾放箭后就撤回来,之后再次发动冲锋。

    同时帖木儿也下令炮队对曹行部发动炮击。面对无可阻挡的大炮,曹行也没什么办法,只能下令躲闪;萨尔哈就趁机指挥骑兵在明军躲闪的时候发动冲锋,即使有人被自家的炮弹所打死也丝毫不顾。

    曹行不得不又下令将士不能闪躲,坚守阵地。战争又变得惨烈起来。

    ……

    ……

    “大哥,大哥你怎么了!”一名将士怀里抱着一个身穿六品官服的男子,哭道。

    “大哥不行了,你快把大哥放下,准备御敌!”被他抱在怀里的人艰难的张嘴说道。

    “可是,”他当然知道大哥说的是对的,可这是他大哥啊,他现在放手了,就再也见不到了。

    “老三,你快放下大哥,准备对付西虏。”这个时候,从他身旁忽然传来声音道。

    “二哥,我……”他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二哥打断了:“磨蹭什么!”不仅如此,他二哥还一把从他怀里将大哥抢过来,小心翼翼的放到一块还算平整的地面上,然后将老三的火铳塞进他手里,拉着他面对正要冲过来的西虏。

    这个过程中老三基本上是麻木的,一直到传来“开火”的命令,他才反应过来,将手里火铳的三发弹丸都发射出去,同时大叫道:“你们这些该死的西虏,我要杀光你们!”

    在百户战死后指挥他们的试百户见此皱了皱眉。按照战术规定不能一次将三发弹丸都发射出去,但想到刚刚被西虏的弓箭射死的他大哥刘发,也就没说什么。

    名叫刘舒的老三怀着一腔怒火重新装填弹药,并且在西虏又冲过来后再次将三发弹丸全部发射出去。

    但这一次他的做法是对的。随着西虏的大炮轰击,从他们阵势向外近百步都是大炮的轰击范围,有些大炮发射出来的炮弹也不知掺杂了什么还带着烟,使得他们即使不开火也看不清西虏骑兵的动向,只能依靠从地面传来的震动判断。

    但这次萨尔哈采用了十分卑鄙的做法。他在自家的大炮刚刚轰击完毕、烟雾尚未散去的时候让骑兵都下马牵着马向前走,一直冲到距离明军阵势不足五十步时才上马冲锋。

    一般的明军将士发射完一轮弹丸还等着发射第二轮的机会,就发现西虏已经冲到面前,顿时略有些惊慌。好在他们都久经训练大多也上过战场,惊慌只维持了一瞬就回过神来,匆匆将手里的三眼火铳中的弹丸发射出去,随即抡起了手里的火铳就夯向冲过来的西虏。

    西虏手里的长枪也刺过来。在大多数地方因为围挡的缘故骑兵冲不进去,只能用弓箭和长枪与明军搏杀,要消灭了守在围挡附近的明军再翻越过去。明军当然不能让他们如愿,死命反击。

    这还算容易。可有些地方已经被西虏的大炮轰开了缺口,即使缺口不大也不是那么容易阻拦的。明军只能一边拼命阻拦西虏的骑兵,一边找东西堵住缺口。

    数十名西虏骑兵大声呼喊着口号向一处缺口冲了过来,同时不停的向缺口处放箭。

    “快,你们十个人举起长枪当做长矛阵,拦住西虏;你们十个人赶快去找能堵住缺口的东西,剩下的人做好准备,随时与西虏搏杀。”总旗刘交大声吩咐道。

    被指派拦住西虏的人怀着一股悲壮之气上前。十个人在小旗的指挥下分成两排形成密集队形正好将缺口完全堵住,举起长枪结成阵势阻拦西虏。

    见此情形,带队冲锋的西虏下令蒙住马匹的眼睛,继续冲锋,即使牺牲掉手下的所有马匹也在所不惜。

    很快,这些马匹因为看不清前方不躲不闪的冲锋冲到了长枪阵上,在长枪刺入身体的一瞬知道被后背的骑手蒙骗了,但此时也已经无法拐弯,只能在惯性的作用下一边悲鸣着一边继续向前冲锋,使得长枪完全刺入体内,随后倒在地上。

    失去了手中长枪的明军将士马上向后退去躲在原来的第二排长枪后,将原本挂在后背的火铳拿下来对准前方开火。

    但西虏仍然不管不顾的冲上来,使得堵上缺口变得异常艰难。

    曹行看着正奋力与西虏搏杀的将士牙齿都快咬碎了,不停的看向中军大营的方向,看着正与阻拦援兵的耶斯布和铁勒台部激烈交战的蓝珍等人手下的将士不停的说道:“怎么还不能冲破西虏!怎么还不能冲破西虏!”

    “曹行!”济烨不得不说道:“这才不到半个时辰,他们已经取得了进展,再有半个时辰就能冲过来了!不要这么着急!何况你着急也无用。”

    “哎!”曹行只是叹了口气,没有说话。济烨只不过是这几天才在他们军中,没有他对府军左右卫的感情。每死一个人他都心疼的不得了,济烨怎么能理解呢。

    曹行叹过气后继续看着面前正抵抗西虏的手下将士,见到哪里比较危险就下令其他地方的将士赶过去支援,同时偶尔看一眼援兵前来的方向。

    忽然他听宋瑄说道:“曹行,徐将军又派来了一支骑兵冲阵。”

    “骑兵也不好使!”曹行随意的向后看看,同时说道。

    可就在此时,那只新冲过来的骑兵面前的西虏竟然溃退了,让整个西虏的阻敌阵线中间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缺口。曹行几乎能看出就连带领这支骑兵的将领都很疑惑,但转瞬间就回过神来,带领部下从缺口充了进来,破了西虏的阵线。

    见到自家的阵线被击破,两侧的西虏一开始还想封堵缺口,但源源不断冲过来的明军护住了这个宝贵的缺口。见此情形,西虏彻底崩溃了,向后逃去。

    “真是太好了!”见此情形,曹行高兴的大叫道。

    但他随既又有些疑惑:“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面对后赶来的这支骑兵当面的西虏会溃退?”

    不过这个问题没人能够回答,他也反应过来,又问道:“这支骑兵是哪个卫所?”

    “看旗帜,是永明左卫和朝鲜军。”

    “为什么会是他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