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1061章 决战——阻拦

时间:2018-04-17作者:七帅

    ,精彩小说免费!

    “快跑!快跑!”萨尔哈一边大声呼喊着,一边带领属下的士兵不停的奔跑。

    在目睹了佛教僧侣那惊人的一幕后,他的军队已经完全垮掉了,此时就算能找到绕过那座营地前往全宁卫的道路,去攻打全宁卫也不可能获得胜利了,所以他此时的目的只有一个:将这支军队带回去,带回大营,带回1大汗的面前。

    他现在所统领的士兵都是撒马尔罕国最精锐的士兵,虽然现在士气衰落,但只要能够带回去,重整士气后一只战斗力强大的军队就将重新出现,所以他一定要将手下的这支军队带回去。

    但想要逃回去也不容易。济熺带领的大明将士士气极其高昂,虽然刚才在防守营寨时已经消耗了许多体力,但他们此时好像不知疲倦一般追在西虏后面,紧紧咬着他们的尾巴,不时杀死落队的西虏士兵。

    萨尔哈能够清晰的听到后面追击的明军发出的让他感觉很屈辱的兴奋的呼喊声,也清楚的知道济熺手里只有数百人,但他丝毫没有停下来消灭这数百人的想法。士兵士气如此低落,根本不可能执行这样的命令,反而会使得军队彻底被打散,所以他只能一边在心里咬牙切齿的痛恨明军,一边带领士兵逃跑。

    虽然济熺率领的明军士气高昂,但毕竟人数太少,又都是步兵,即使一直追击也没能杀了多少人。很快,萨尔哈就看到了他去往全宁卫时经过的那座并没有攻打的营寨。

    萨尔哈稍微松了口气,就想要大喊“士兵们,咱们马上就要离开这座营寨了,回到咱们的营地!”鼓舞士兵的士气,可就在此时,刚刚一直小心翼翼防备着西虏攻城、并未有丝毫出击之意的卫所却忽然打开了半扇营寨大门。

    ……

    ……

    秦森放下手里的千里眼,有些犹豫。

    他刚刚见到有西虏之兵正从西北向这里跑来,看起来十分狼狈;后面还有大约上千的明军追击,可见这支兵必然是打了败仗,不得不撤退。

    他很有拦下这支西虏的想法。能够有明军追击西虏的败兵,可见至少西北方向的战事已经结束,甚至整个中军大营的战争都已经以大明获胜告终,他如果出击断了西虏后路,此战就可大获全胜。

    但也很危险。挡住这么多西虏之兵败逃的道路,西虏一定会急红了眼的想要冲破,到时候全军损失必然很大,他自己也会有性命之忧。他不由得回想起自己在京城的时候,与父亲和二哥提起自己想来西北打仗时父亲与二哥的反应,想到母亲落泪时的表情,想到自己费尽唇舌才让他们答应,话就不由得咽了下去。

    而且,秦森侧头看了一眼常继宗。常继宗是常家这一带目前为止最有出息的一个,要说死在这里,常家非得跟他们家拼命不可。就算他二哥是锦衣卫指挥使也未必承受得住。况且也没有必要平白无故得罪常家。

    他正在犹豫,站在他身旁的常继宗忽然说道:“秦指挥使,我看这数万西虏之兵是要逃跑,后面还有大明的将士追击,可见我军已经挫败西虏袭营,陛下也应已无碍。此时应当下令出营拦住西虏退路。”

    “常指挥,后面追击的大明将士只不过千人,而正在逃窜的西虏得有两万以上,千人岂敢追击这么多人?战事未必已经明朗。”秦森说道。

    “后面必定还有将士没有追来!”常继宗斩钉截铁的说道:“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此时正是灭西虏的好时机,岂有退缩之理?”

    “可是,”秦森还是有些犹豫。

    “没什么可是。”常继宗转过头看向秦森。“秦指挥使,朝廷不会亏待任何为其效劳的将士,战死者朝廷必有优抚,让他的妻儿老小衣食无忧。”说到这里,他想起秦森所部是来自永明的卫所,改口道:“若是有人战死,又无成年的兄弟,我请陛下将他们调至中原的卫所,绝不使其受冻馁之患。”

    “你也不必担心我的安危。”常继宗虽然打仗的本事有限,但这么多年在朝廷上、在卫所中历练以及家人的言传身教,很快看出了秦森另外一点担心。“我常家绝不是小气之人,岂会因为兵家常事就缠上你们家。”

    听到常继宗这番话,秦森虽然仍旧有些担心,可也没有推脱的余地,转过头来大声吩咐道:“将士们!西虏已经被打败,陛下已经转危为安,西虏的败兵正要从营下逃跑,其余卫所的同袍正在追击,将士们随我截断西虏的退路,全歼敌军!”他一边喊着,一边从营寨上跳了下来,穿上铠甲拿起刀枪。

    将士们听闻西虏已经被打败,顿时也士气高昂的要出营与西虏搏杀。把守营门的将士打开半扇门,赵兴与常安带领所部首先冲了出去,与西虏战在一处。

    萨尔哈见到明军从营寨中杀了出来,心里一沉,但马上反应过来,大声呼喊:“士兵们,打败了面前的明军就能回去,回到营地中。杀!”并且一马当先拿出钢刀与明军搏杀在一起。

    跟随萨尔哈逃跑的士兵虽然士气低落,但此时活命的欲望战胜了低落的士气,所有士兵为了活着回去,也拼尽全力与永明左卫的将士搏杀起来。

    战事从一开始就进入了白热化。一方面是要杀出一条生路,另外一方是要堵住敌军归路立下巨大的功劳,都死战不退。明军人少,本来很吃亏,但营寨旁的道路不算宽,所以还顶得住。

    济熺率领的追兵也追了上来,与跑在最后的西虏打起来。没想到一路上都任由他们宰割的西虏此时也开始反抗,上千人转过身,大叫着杀过来。济熺与尚烈的侍卫见状生怕他们两个有失,护送着他们向后退去。

    其余追击的将士很快被西虏打退。本来他们这一路跑来力气就所剩无几,全凭着一口气在支撑,但此时急于逃生的西虏士气显然比他们要高,将他们成功击退。

    济熺在侍卫的护卫下眼看着自己带领的追兵被西虏击退,心下大怒,对侍卫说道:“你们不必护卫孤,赶快去助朱索海和李明芳击退敌兵。”

    “殿下,我等不能执行殿下的这道命令。”他的侍卫首领说道:“殿下的安危最重,我们岂能舍了殿下去与敌军交战!”

    “这是命令!必须执行!”

    “即使殿下过后要砍了臣的脑袋,臣也绝不奉命!”他的侍卫首领斩钉截铁的说道。

    济熺无奈,只能被侍卫拖离,看着面前的战场。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忽然听到从面前的西虏阵营中传来一阵巨大的欢呼声,马上担忧的说道:“莫非西虏已经冲开了永明左卫将士的阻拦?”

    ……

    ……

    秦森与常继宗确实快要拦不住西虏了。即使道路狭窄,此时又是深夜光线昏暗只能凭着不时闪过的闪电照明,但他们的人比萨尔哈手下的士兵要少得多,再加上原本在营寨下防备他们的西虏之兵,兵力劣势更加明显,往往一个将士要对付两个西虏士兵,将士伤亡很大。

    常安用以伤换命的手段,拼着受了一刀将面前的西虏砍死,又在属下的帮助下砍死另两个敌人,恰好此时一道闪电闪过,他看见了赵兴所在,急忙带领属下跑去,将一个正要从背后偷袭赵兴的西虏砍死,凑过去大声喊道:“赵兴,弟兄们撑不住了,快退吧!”

    “可是指挥使还没有下达撤兵的命令。”赵兴迟疑着说道。

    “还等什么指挥使的命令!等他下令咱们早就变成一具尸首了!”常安又道。他从一开始秦森下令拦截就心生不妙,认为未必能拦下;但一来这是指挥使的命令他不敢违抗,二来也心怀侥幸,觉得西虏没准见到他们会心生绝望直接投降,所以就一同出来了。

    但没想到西虏不仅没有投降,连绕路都没有尝试,直接与他们战在一起。看着自己的属下一个又一个战死,他早就在心里将秦森的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遍,并且下定决心要撤回去了。在他看来,西虏急于逃命,肯定不会理会逃出营寨中不再阻拦他们生路的人,他就能活下去了。

    赵兴也犹豫。他也不愿意死,或者说正常情况下谁也不愿意死。他们此时又不是深陷绝地不拼命也是死,只要逃回营寨就能生,谁愿意死?

    但这可是战场抗命,有可能掉脑袋的罪过,他也不敢轻易下达。

    他正想着,西虏又冲了上来,他奋力砍死两人,但身旁的护卫为了保护他也有两个人战死。见此情形,赵兴最终下定决心撤回去。即使过后他被以战场抗命处死,他的护卫总能活命。这些护卫和他相处几年,有了深厚的感情,既然自己怎么都是死,不如让他们活命。

    赵兴于是就要说出撤回去的命令。可就在此时,忽然响起了马蹄踏地的声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