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1048章 最终决战——想不到破敌之策啊

时间:2018-04-05作者:七帅

    ,精彩小说免费!

    “尊敬的陛下,这封信写到这里,我已经激动的不能自己了,迫切的希望见到明国皇帝出现在对面的明军军营中,指挥明军与帖木儿指挥的撒马尔罕国军队打仗。即使最后发生了对王国不利的结果:帖木儿战败。”

    “就连帖木儿自己在得知这件事情后,虽然担心明军会因为自己的皇帝的前来而士气大涨,但也说道:‘我希望朱允熥能够尽快来到哈密,指挥明军与由我指挥的大军交战。我唯一遗憾的,就是这位皇帝不是明国的开国皇帝朱元璋。’”

    “愿主保佑你,我的陛下。”

    ……

    大明历七月十三,回历一月三十日,西历7月30日。

    允熥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来到伊吾盆地的军营后首先听说的是这件事。

    “你们说,西虏近日有了一支十分奇异的军队?”允熥坐在主位上,沉声询问道。

    “是,陛下。”徐晖祖此时坐在他右手第二个位置,恭声说道:“陛下,这些日子每晚都有派出在外的哨兵不明不白的死了,并且死状十分奇异,不像是被人所杀或被箭射死,反倒是像被猛兽咬死。”

    “臣十分诧异,遂命将士白日与西虏之兵搏斗之时生俘几人,审问得知西虏的援兵带来了一支由猛兽组成的军队,共有数百个养兽之人,养了一千多只野兽。”

    “这野兽个头甚大,四腿站立时可达三尺,重量将近二百斤,长得有些像是狮子,但又比狮子小。”

    “据说此野兽鼻子最为灵敏,又擅搏斗,那些哨兵应当就是被这野兽所咬死。”

    “这野兽到底是何物?”允熥问道。同时他在心里想着:‘长得像狮子,但二百斤的体重可比狮子小多了,成年的公狮子可达五百斤以上,母狮子也能有三百斤,总不可能带来的都是幼崽。西方还有什么像狮子的动物?没听说过,莫非是后世已经灭亡的?’

    “陛下,被生俘的西虏之兵也不知晓。有人说是一种特殊的狮子,也有人说是一种特殊的熊,还有人说是一种狗。”徐晖祖说道。

    “说是狗也太无稽之谈了。”坐在左手第一个位置的济熺笑道:“官家,若说世上有一两只这么大的狗也未必不可能,但怎会有一千多只这样大的狗?”

    允熥没想到这是什么动物,暂且放下此事,问道:“徐卿,这种野兽对大军十分不利么?”

    “陛下。”徐晖祖答道:“臣听闻此事后,夜晚加派了哨兵,又加固了营寨,这几日听闻哨兵被夜袭的事情也少了许多,应是西虏在把握不大的情形下不愿派出这种野兽袭击哨兵,对于夜晚把守确实有所阻碍,但影响倒还不大。”

    徐晖祖这话说的是半真半假。要说这种野兽半夜袭击哨兵,造成的实际损失确实不大,但对夜晚要被派为哨兵的人影响很大。

    由于到目前为止,所有被野兽袭击的人都死了,弄得哨兵们人心惶惶,除了站在箭楼上的略微安心外,其它人都很担心。这些哨兵能够接受被敌军袭营干掉,但被野兽咬死还是难以接受,许多人在被派为哨兵时都露出明显的抗拒之情,虽然现在还没有公开抗命的事情,但事情再这样进行下去,就保不准了。

    为此徐晖祖已经有了撤兵返回伊吾城下的打算。彻底与帖木儿拖下去。幸好敌军减少了活动。

    允熥不知他说的半真半假,闻言说道:“既然如此,夜晚加紧防备便是,倒也无碍。现下战局如何了?”

    “陛下,现下战局正在僵持。帖木儿守的不漏破绽,每日只是派出兵来与臣派出的兵搏杀,互有损伤。臣也不敢贪功冒进,只能与他就这般对峙。”

    “就没有想出什么好的破敌之策?”允熥问道。

    “陛下,臣等谋略不成,并未想出。请陛下责罚。”徐晖祖回答。

    “这有什么好责罚的。”允熥笑道:“僵持也比冒进被打败要强。况且朕刚才听得,论起现下交战损失的将士人数,我军还略占优势。着急的该是帖木儿才对。若是想不出什么好计策,就这么僵持着也好。”

    允熥当然不愿这么多精锐将士在和西虏的消耗战中都耗死,但确实帖木儿应该更加着急。若是这里的大多数大明将士都在西北被打死了,虽然不是好事,但允熥还能维持统治;可帖木儿手下的精锐都死了,国内可就是烽烟遍地,偌大的汗国转瞬之间就会崩溃。

    “唯一可虑的是,若是之后几日帖木儿发觉这样打仗对他不利,他高挂免战牌如之奈何?”允熥担心到。若是帖木儿不陪着这么玩了,他也不敢下令强攻,战争就变成了纯消耗后勤。他不知道西虏有多少粮食,万一大明耗不过他怎么办?

    “陛下勿忧,帖木儿绝不可能不应战,就是派出的人再少,也不会不应战的。”徐晖祖说道。

    “为何?”

    ……

    ……

    “大汗,不能再这样打下去了。”帖木儿的营帐中,耶斯布站在下面,高声说道:“虽然这些日子每天伤亡的士兵不多,但也有两三千人,一个月就是七八万,耗不了几个月全军就耗光了。虽然这些日子死的大多是辅兵与受降的人,但他们都死了,仅剩下大汗的精锐主力也打不败明军。”

    “那你说,现下能不应战么?”帖木儿坐在床上,抬起头扫了他一眼。

    耶斯布顿时哑然。他当然知道现在不能不应战。帖木儿过去的名声太高了,已经将他高高架了起来,虽然将领与士兵们都知道之前每次打仗他们的大汗都会使用阴谋诡计,但正面被人挑衅从来也不会退缩,现在如果退缩了,就会打击将士们的士气。这样的结果是绝对不能承受的。

    “只能减少每日应战的士兵人数和次数。”耶斯布最后说道。

    “现下也只能这样了。另外,从俘虏的契丹人中搜罗医生,听说明国在每个卫所都派了军医,边陲之地虽然军医不多,但每个卫所起码会有两三个人。东方的医学虽然神神道道的,但总是医学,不管理论对不对肯定可以治病,找出来给咱们的士兵治伤。”帖木儿补充道。

    他们二人又商谈几句,耶斯布躬身退下。

    等他走了,帖木儿烦闷的站起来在营帐中转圈。他心里比耶斯布还要着急,想要想出击败明军的办法。即使减少迎战的次数和士兵的人数,每天上千个人伤亡也是免不了的,一个月就是三万,十个月就是三十万。不,不必消耗的士兵总数达到这么多,在这之前士兵们就会感觉到不妙,从而军心浮动。虽然对面的明军也会有这样的事情,但他总不能将希望寄托在明军先崩溃上。

    “到底该怎么做?”帖木儿心里想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