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1042章 最终决战前的间隙——沙迷查干

时间:2018-04-02作者:七帅

    “所有辎重可都带来了?”徐晖祖问道。

    “都带来了,全部装在车里,属下在前来向二位将军奏报前已经吩咐他们将辎重卸下来,请将军示下到底是送到辎重营还是留在我部营地?”杨峰问道。

    “就留在你部的营地吧。那些辎重大多都是皇上交给上直卫的武器,别的卫所也不会用;况且辎重营离着你部的营房也不近,运送不易。”徐晖祖说道。

    “是,将军。”杨峰点头答应。

    徐晖祖又问了几句,让他下去了。

    等他退下,蓝珍问道:“徐大哥,依你看来,杨峰此人到底会不会打仗?”

    “他?就这么几眼可不好说,过去他在陛下身旁为侍卫的时候我也从未注意瞧过。”徐晖祖顿了顿说道。

    蓝珍脸现失望之色。虽然之前允熥越级提拔张辅而张辅也证明了自己的本事,但大明的将领们并未就此完全相信皇上的眼光,还是有所怀疑,而徐晖祖被公认眼光不错,所以此时蓝珍询问他。

    “我之所以看人比你们都准,就是因为从来不看几眼就下决定。我得多瞧他几日,才能断言,才敢断言。”徐晖祖又道。

    “我也知道,你因为皇上将上直卫都交给了你,害怕损失太大不好交待。这几日先让杨峰打打仗,试试他的水准。”

    “可不仅是上直卫的损失。杨峰自己也是中山长公主的驸马,而公主殿下已经是,并且听闻公主真的喜欢他。若是杨峰有个损伤,那,可不是好事。”蓝珍诚实的说道。他和徐晖祖很熟,所以话就直说了。

    “这确实得考虑。”徐晖祖道。公主殿下已经是第二次被册封驸马了,真要是战死了或者残了,陛下不可能毫无芥蒂。更何况公主殿下还喜欢,喜欢?

    想到这里,徐晖祖忽然醒过神来,问蓝珍:“中山长公主喜欢驸马?你怎么知道?”

    “啊!”蓝珍马上捂住自己的嘴巴,一脸懊悔。这件事外面并不知道,他也是在思齐说漏嘴的情况下才知道的,可不能随意外传。

    “徐大哥,我是模模糊糊听人说有这么回事,也不知真假。这话可不能随便说。刚才是我孟浪了。”

    徐晖祖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蓝珍肯定是有确切消息,说不定就是蓝思齐告诉他的。但他既然不愿意多说,也就罢了。

    徐晖祖与他说起正事:“杨峰的这五个上直卫五万多人到了伊吾城下,咱们现下总共就有四十七万多人了,不必害怕帖木儿了。”

    “但我觉得,还是要稳扎稳打,不贪功,等到机会再出兵。何况咱们后面还有数万大军正要赶来,不要着急。”

    “后面的这几万将士,”蓝珍脸上露出轻视的神色:“除了宁王殿下派出来的那几个人,其它的根本没什么战斗力,即使到了伊吾城下也不过是浪费粮食。”

    “话可不能这么说。每一个卫所甚至蛮夷之兵都有用处。”徐晖祖马上说道。

    蓝珍没有再反驳徐晖祖的话,但看他的表情仍旧很不以为然。徐晖祖也无法。

    他们二人又议论几句,蓝珍正要离开去处置前军之事,忽然徐晖祖的一名护卫走进来,大声奏报道:“大人,蓝将军,亦力把里的大汗沙迷查干带兵前来,求见大人。”

    “沙迷查干?他还敢来!”蓝珍听到这个名字,顿时就十分生气:“他带领四万骑兵,其中还有一万是秦王殿下拨给他的,就指望着他在外面牵制一下西虏之兵,但是他这几天干什么去了,伊吾城外根本不见踪影。”

    “徐大哥,沙迷查干根本靠不住,不如我们假意接纳沙迷查干,让他带兵在附近驻扎。然后软硬兼施夺了他手里的兵。”

    “这,”听了蓝珍的建议,徐晖祖沉默片刻,说道:“不行,现在沙迷查干还有用,不能就这么夺了他的兵。”

    “徐大哥!这些蒙古人都首鼠两端不可信任,即使现在他带兵前来投靠,也不过是因为我军解了伊吾城之围,之后的仗还有的打。若是我军居于劣势,恐怕他就转过头来先杀了自己手上的大明将士,再带领他们亦力把里的人攻打我军。”蓝珍站起来说道。

    “你说的我也知道。但是现下他还有用。”徐晖祖说道:“虽然让他打仗不会太出力,但毕竟暂且不会投到帖木儿一边;若是现在就夺了他的人马,一来他手下的蒙古人到了咱们手里更不会愿意出力打仗了,二来躲藏在南边的亦力把里其它部族会对我大明疑惧,之后想要降服他们更加不容易。”

    “徐大哥,怎么现在就想着打赢之后的事情了!临行前陛下特意交代,此战绝不能先胜而后战,以防大意轻敌。现下咱们还没有打败西虏,可不到想此事的时候。”蓝珍说道。

    徐晖祖愣了愣。蓝珍的话确实有道理,自己有点想多了。

    但他又一思量,觉得即使夺了这三万人马用处也不大,遂对一个护卫说道:“你去寻晋王、高平王殿下,请二位殿下过来。但若是他们与秦王殿下在一块,就不必请他们过来,而是奏报一声杨峰已经帅兵前来就成了。”

    护卫领命而下。蓝珍知道他不请秦王朱尚炳前来商议是因为他之前被围在伊吾城中二十日,心里恐怕对一直不露面的沙迷查干有怨气。不过徐晖祖这么做也有道理,他也没法反对。

    不一会儿晋王朱济嬉过来,听徐晖祖说了此事,思量一会儿后说道:“还是先见沙迷查干一面,再做定论。”

    ……

    ……

    “亦力把里的国君,我们王爷与徐将军有请。”一个侍卫走到沙迷查干面前,挺直身子说道。

    沙迷查干对于这点羞辱毫不在意,拿出两个五两一个的小银元宝递给他,轻声问道:“这位大人,请问秦王殿下的心情如何?”

    这侍卫并未马上伸手接银子,而是等他说完自己想问的问题后,从他手里将银子拿过来,说道:“谁跟你说是秦王殿下召见你了?是我们晋王殿下。”

    “晋王殿下?”沙迷查干一愣。他知道明国有一个晋王,但据说封地离这里很远,怎么会突然出现在伊吾城?

    “就是晋王殿下。快别在这里站着了,殿下和徐将军都等着呢。”这侍卫又道。他是济熺身旁的侍卫,来到伊吾听说沙迷查干的‘光荣历史’后就很瞧不起他,说话也一点不客气。

    沙迷查干顿了顿,决定和他一起去见这个晋王与徐晖祖。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既然自己又过来投靠明军,受到羞辱也早有预料,只要不杀了自己就成。

    ‘当初要是带兵在伊吾城附近现身,哪怕只出现一次也好,此时就不必如此被动了。’沙迷查干不由得感叹。不过虽然他这样感叹,但再给他一次机会,他必然还是带兵远离伊吾城。帖木儿的骑兵不弱,他若是被发现说不定会全军覆没。即使不全军覆没,这三万人几乎就是他最后的老底,要是被消灭了他也只能提前找一块坟地了。

    沙迷查干跟着这侍卫走进军营。他们来到一个很大的帐篷外,侍卫与护卫轻声说了几句,这护卫随即走进去。过了一会儿,他听传来声音:“请亦力把里汗王沙迷查干入帐。”

    沙迷查干忙快步走进去,见到一个穿着与尚炳差不多的人马上躬身说道:“亦力把里国君沙迷查干见过大明晋王殿下。”又对徐晖祖说道:“见过徐将军。”

    济熺见他态度恭敬,心里高兴,上前扶起他说道:“不必这么多礼,我也不过是亲王,与国君的等级一般,国君不必对我行礼。”

    “这岂能一样?”沙迷查干继续恭敬的说话。

    他也是不得已。他知道,自己和父亲原本伪装的亦力把里国比较强大的外皮这一次已经被彻底戳破,以后还想维持自己的地位是不可能了,地位直接降到与兀良哈三卫差不多——兀良哈三卫的首领此时都只是指挥使,被东北的几个王爷呼来喝去,丝毫不敢有违命的地方——只能姿态放的低一些,以求明国打赢此战后还留他统治古尔班通古特盆地,而不是换另外一人。

    或许是他的低姿态起了作用,济熺虽然诘问了几个问题,还是放过他,让他带兵驻扎在耿璇所部附近,并且向他提供粮草。

    “但这次亦力把里之兵要听从大军的统一调遣,若是有不尊军令之事,徐将军可是要处置管事的将领的。”济熺说道。

    “我知道。绝不敢阻碍行军法。”沙迷查干忙道。但他在心里怎么想的就不知道了。

    济熺又与他说几句话,让他退下了。

    沙迷查干刚刚下去,济熺却马上对徐晖祖说道:“徐大哥,着军队看守好沙迷查干所部,最好能够派人渗透进他的军队中。”

    “这是为何?”徐晖祖问了一句。

    济熺附在他耳边轻声说了几句话,徐晖祖明白过来,说道:“知晓了,马上安排。”宗明天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