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1038章 铁门关之战——中者必异

时间:2018-03-31作者:七帅

    ,!

    “再扔,炸死这帮狗娘养的!”王程站在简陋的箭楼内,伸手将一枚手雷从窗口扔出去,一边大声喊道。

    铁门关城内的明军确实没有多少箭矢,他们来到铁门关城的时候还处于和平状态,弓兵每人只带了六十支箭,这些日子又用了不少,虽然在蒙古人跑路前又强要了一些,但这些蒙古人因为此时战争的前景不明,也没给多少,使得他们不敢浪费箭矢。

    但出发时秦守山出于谨慎考虑,命令每位将士带了几枚手雷,这段时日也用不到,此时用来防守,就被王程先是采用诱敌之计引诱敌军上到城头,再让将士们装作慌张逃下去,最后由早已躲藏在箭楼中的将士密集扔出手雷。

    城头的西虏顿时被炸的鬼哭狼嚎。这个年代东方的火器发展比西方还要领先一点,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武器,虽然单个手雷的威力不大,但架不着扔得多,几乎弹指之间大多数人就被炸死了,后面正在云梯上攀爬准备冲进城里去抢劫的西虏之兵顿时被吓住,忙不迭的向下退去,慌乱间好几架云梯被弄翻,摔死了十多个自己人。

    王程见西虏开始退却,马上就要从箭楼中冲出去追击,被秦守山一把抓住。“冲上城头的西虏不过三四百人,而西虏总共有兵万余,败兵也不会冲破阵势,你下城是要去送死吗!”

    “是我昏头了。”王程一拍脑袋:“眼见西虏被炸的鬼哭狼嚎就想去追,一时忘了他们人多,出城可打不过他们。”

    “不过他们被这么一炸,不敢轻视我们大明将士了吧。”

    “别想这有的没的了,赶快清理城头上的尸首。城池本来就小,现下天气又热,被传了瘟疫就不好了。”

    “是。”

    之后秦守山站在城头,双手举起千里眼借助阳光看着西虏的营地。他见刚才带兵攻城的武将入了中军营寨后不久就又走了出来,看起来也没有被剥夺军权,反而安排起手下的士兵安营起来,感慨道:“此战不好打啊。”

    ……

    ……

    “请将军惩罚我。”库乐低头站在啵尔木面前说道。

    “坐下吧,我不会惩罚你的。这也不怪你。”伯尔木说道:“虽然出发前听说明军手里有这个叫做手雷的东西,但谁也没见过,也不知道威力如何,这次就当做交给战争这个老师的学费了。”

    “多谢将军。”库乐行礼说道。这件事可大可小,现在伯尔木不追究他的责任,对他很宽容了。

    待他坐下,伯尔木又吩咐身旁的侍从:“你赶快去哈密城下,告诉大汗明军手里的这个叫做手雷的东西的威力。”

    随后转过头对手下的武官说道:“今天虽然攻城失败了,但也探明了明军士气不低,要坚守城池。铁门关城地理位置险要,攻城十分不易,咱们不能再打着两三天内攻陷城池的想法,要做好长期攻城的准备。你们也要去掉焦躁的情绪,稳扎稳打。”

    “咱们也不需要着急。铁门关城虽然扼守东察合台汗国的南北交通咽喉,将来南下青海甚至乌斯藏,从侧翼威胁明国牵制明军事关重大,但现在对战争却没什么影响,咱们大可以慢慢打。”

    库乐等人恍然大悟,纷纷答应。伯尔木说的不错,他们本来就不必着急攻陷铁门关城。

    “现在你们都退下带领士兵安营扎寨吧,明日一早,咱们开始正式攻城!”

    从第二日六月初二开始,伯尔木指挥军队采用最正规的攻城方式发动进攻。

    驻守城池的明军顿时难受起来。虽然城池的正面不宽,但他们的人太少了,还要防备西虏派少数人上山绕进城里偷袭,能防守的将士更少,才坚守了四日就快要支撑不住了。

    “千户,今日才是六月初五,已经阵亡了近三百个弟兄,其他的也个个带伤,手雷已经用了六成,箭矢更是用了七成还多,按照这个样子,顶多只能再坚守城池三日。”又是那间屋子,秦守山与手下的十名百户聚在一起,其中一人说道。

    现场的气氛有些阴沉。他们虽然从一开始就不觉得能够守住城池,但有这么大的地理位置上的优势,竟然顶多只能坚守城池七日,许多人都不甘心。

    “一开始不是就说了死守铁门关城么?现在只不过是死的时候早了些,又有什么打紧。”半晌,王程站出来说道。

    “罢了,能坚守几天是几天,听天由命吧。反正这几天我已经亲手杀了三个西虏,也算是赚了。”另外一个百户说道。

    “说的是!我也亲手杀了五个西虏,这次咱们全军,算上一开始炸死的那些人一共已经杀了一千一百多个西虏,都已经值了。”

    这话一出,现场的气氛松快了一些,大家也互相开起了玩笑。不过秦守山知道,这不过是他们在绝望之下的应激反应而已。还很可能导致他们接下来这几天破罐子破摔,使得本可坚守的时日更长的城池更早的被攻破。

    他有些焦急。虽然他现在也认为除非西征军短时间内击败帖木儿亲自率领的主力,否则最后城池是守不住的,但坚持的时间越长,将来他们家的封赏就可能越高,他还是想多坚持几日。

    他正想着,忽然听王程说道:“等到了城破的那一日,我一定自己跑到乱坟岗去自杀。这些西虏听说都虔诚的信奉天方教,每天要做五次祈祷,甚至早上开始攻城前也要祈祷一次。而天方教就是个狗屁宗教,谁知道有什么邪门歪道,会拿我的尸体怎么泄愤。我自己跑到乱坟岗自杀,就省的他们折辱我的尸体了。他们总不会有兴趣到乱坟岗刨坟吧。”

    “这可说不准,谁知道这些西边来的畜生能做出什么来。我说你不如死前在周围摆放一圈猪肉。天方教的人不吃猪肉,还认为猪肉特别肮脏,见到你身旁都是猪肉估计就算一开始想折辱你的尸体也一脸嫌恶的掉头就走。”有人还开起了这样的玩笑。

    “这样也不错,但是现在城内牛羊马不少,一头猪也没有啊,我想要猪肉也得不到。”王程竟然还认真的思考起来。

    众人哈哈大笑起来,其中一人正打算再说什么,忽然听秦守山大叫一声,说道:“我有办法多守几日了。”

    “什么!秦千户,你想到什么办法了?”众人急忙问道。

    “呵呵,天机不可泄露。”秦守山还卖起了官司。

    又过两日六月初七一早,西虏又开始按部就班的攻城,但明军的防守却稀疏许多。库乐见状又想带兵猛攻,但马上想到了自己之前被手雷炸的七荤八素那一次,害怕明军又安排了什么诡计,所以并不理睬,只是依照章程打仗。

    但即使依照章程打仗也比平时快了许多,很快就有人攻上城头,与明军战在一处。

    库乐虽然谨慎,但见到明军抵抗的很激烈,不可能有什么埋伏,也带领所部将士冲上城头与大明将士搏杀起来。

    随后秦守山带领援兵赶来救援,要将攻上城头的西虏压回去,但西虏这次也拼了老命,要打下铁门关城,即使不停的有人被杀也丝毫不退,后面的援兵也不断冲上城头。

    秦守山见状,忽然从腰间拿出一支箭,张弓将箭搭在上面,用蒙古话大声喊道:“我有佛祖保佑,射出此箭,中者必异!”随即一箭射出正中一人。他身旁数名将士也张弓搭箭,射中几人,同时用蒙古语高声喊道:“我们有佛祖保佑,射出此箭,中者必异!”

    被派来攻打铁门关城的撒马尔罕国士兵除了两千人是帖木儿手下的主力外,其它的都是从巴尔喀什湖附近征召的牧民,其中有很多混血,也都懂蒙古话。他们一开始听到这声呼喊还不以为意,但却诧异的见到被这二十多支箭射中的人伤口迅速溃烂,大为惊恐。

    他们都是虔诚的天方教徒,可见到此景也不由得嘀咕起来。对他们来说,虽然佛教的神都是伪神,但伪神只代表是邪恶的,不代表没有法力。

    一想到正在搏杀的这些人都被邪恶的神所保佑,而真神却并未显露出保佑他们的态度,他们一时间士气大跌,被明军杀得连连后退。

    正好此时忽然下起了雨,虽然不大但弓箭难以使用,库乐不得不下令退兵。

    秦守山见西虏退兵,松了口气;又因为下雨,返回自己的住所去洗澡。王程对刚才那番情形非常好奇,可秦守山能够现在就回去,自己不成。只能留在城头处置剩下的事情。

    雨下的越发大了。在大雨中活动总是不那么方便,王程花了很长时间才将城头的尸首都处置了,能回收的箭矢啥的也都回收了,这才留下几个哨兵,让其它的将士在箭楼内避雨但时刻注意外面的情形,自己匆忙下城要去找秦守山问个明白。

    他在半路上遇到了秦守山,刚想出言,就听秦守山说道:“快,将你的部下集合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