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1034章 祭奠与论功

时间:2018-03-29作者:七帅

    第二日,尚炳举行了盛大的悼念阵亡将士的仪式和庆功宴。

    这一日一早,所有在伊吾守城战中幸存的人,不论是普通百姓还是卫所将士,不管是老人还是女子,都从家中涌出来,来到举行悼念阵亡将士仪式的地方。

    其中许多人手里还端着一个,或者数个牌位,睁着红肿的眼睛等在这里。

    辰时初,尚炳登上临时搭建起来的高台,看到底下站着的身上缠着月白色纱布的受伤将士,看到一个个被女子或老人抱在怀里的牌位,禁不住湿了眼眶,过了一会儿才好些,用略带着悲戚的声音回顾了一番这些日子守御伊吾之事,多次提到这段时间阵亡的将士,声音哽咽不能成语。

    台下站着的众人也早就泣不成声,哭号一片。从由吴杰带领提前赶来的卫所自然每个总旗甚至小旗都有人阵亡,甚至有的百户全部为国尽忠而死,卫所将士之间又大多有亲,听到尚炳的话顿时想起了自己阵亡的亲人、朋友和袍泽,忍不住哭出了声;本地的卫所将士和普通百姓更是死伤狼藉,哭的不能自己,甚至有人哭晕了过去。

    就是在周围负责维持秩序的中原卫所将士听到尚炳的话语,见到周围哭成一片的人,也禁不住唏嘘起来。

    过了好一会儿,尚炳才断断续续的将事情回顾完毕,大声说道:“陕西都司、陕西行都司的将士,阵亡者一律赐予一等勋章一枚,受伤及残疾受伤及残疾者一律授予二等勋章一枚。”

    “孤再每人加赏白银十两,赏赐牛一头。”

    听到这话,在一旁旁观的济熺抬起头来:好阔绰的手笔!七万将士,其中战死的有五万人,剩下的也各个带伤,等于说一次赏赐出近七十万两白银,七万头牛!白银还罢了,他现在手里哪来这么多牛?

    尚炳当然不会停下解释他的牛从哪来,继续说道:“伊吾城的将士,俱是孤的子民,凡是家中有人战死的,除赏赐勋章、白银十两、牛一头之外,均官升一级,赏赐绸缎三丈。”

    “伊吾城的百姓,每家赏赐良田五十亩,五年不必缴纳税赋。”

    说过了抚恤,他最后说道:“但是孤知晓,再多的赏赐,也难以弥补将士们亲人、族人、朋友、袍泽离世之痛。”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西虏帖木儿带兵东征的缘故。是他下令攻城,使得将士们离世的。看到我大明的将士们一个个死在西虏的刀下,孤心如刀绞,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

    “孤在此发誓,一定要打败西虏,生擒帖木儿,为战死的大明将士报仇!”

    “报仇!”在场的人被他煽动起来,许多人红着眼睛大声喊道。甚至有来维持秩序的中原卫所将士一起大声呼喊。长期以来大明朝廷和各级官府对天方教的抹黑性宣传,加上这段时日他们的家仇,使得众人对撒马尔罕国已经恨到了骨子里。

    又煽动了一会儿众人对撒马尔罕国的仇恨,尚炳宣布正式开始祭奠亡魂。

    尚炳从高台上下来,带领侍卫穿过人群,直奔城池的北门。

    不一会儿,他走出北门,走到北门外五里一座十几丈高的小山下,与宋晟等人一起举起一块石碑,慢慢安放在地上已经安置好的底座上。石碑上刻着四个大字:万安公墓。

    之后响起了凝聚着愁思的哀乐,但没有锣鼓吹打,也没有和尚道士嗡嗡的经咒,在场的所有人仿佛被这气氛感染了一般,全部都凝神屏气,看着前方。

    忽然,天空中响起了如泣如诉的号叫声,随着这声音响起,原本正在鸣奏的哀乐也停了下来。秦王府的侍卫排成整齐的队列,以四人为一组抬着一口棺材,由两名鼓手引路走进墓地内。将士们的靴子敲打着刚刚铺上石板的路,和着缓慢的鼓声缓慢向前走着。顿时,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受到了浓烈的哀悼与悲切,气氛强烈的几乎让人窒息。

    待这些人走到一处已经挖好的坟地前,轻轻将棺材放下,放到墓穴里。

    “举铳,放!”随着这一声令下,站在公墓最边缘的数百名火铳兵同时举起手里的火铳对空击发,清脆的响声袅绕在山坡上,四周一片寂静。在寂静中,哀乐重新缓缓吹响,和着哀乐尚炳与秦藩的诸位大臣走到墓穴前,拿起铁锹开始覆土。

    “在死去的那一刻,他们的魂魄已经升入西方极乐世界。”伊吾千佛寺的主持方生大师一脸肃穆的说道:“佛祖正在极乐世界欢迎他们。我们在这里向他的身体告别,他们的魂魄在天上看着我们……”

    现场无数人感动的哭了出来。有亲人在此战中阵亡的人更是激动的涕泗横流。即使来自中原卫所旁观的将士能够意识到这是在收买人心,也被打动了心,忍不住抹抹眼角。

    甚至听不懂汉话的蒙古人、西番人和女真人也被这气氛所感染,原本一脸不在意的表情早就收敛起来,摘下头顶的帽子肃穆的看着这一切。

    随即由早就安排好的中原卫所将士抬着其余的棺木走进公墓安葬。这些人被挑选出来做这件事的时候还是满腹牢骚,许多人叫嚷着到时候一定装作脚滑让棺材掉在地上,但此时也都紧绷着脸和着声乐向前走着。

    很多人艳羡的看着正在被尚炳亲手覆土的棺材。这可是一位亲王,亲自为他们这些小兵覆土,就是做梦都不敢做这样的梦。

    “这,不合礼制啊!”随同来担任粮草官的艾素忍不住说道。

    “不合礼制又如何?”他身旁的思澄堂艳羡的说道:“要是我死的时候能有这么一出,有一位亲王殿下为我埋棺材,死而无憾。”

    连同战死的征发的民夫,一共有八万多人战死,这些人全部都要埋葬在公墓中,饶是调集了数千名将士,一次抬近公墓中上千个棺材,公祭兼安葬仪式也进行了半日多,一直到下午申时才结束。

    仪式结束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十分疲惫,不仅是身体上的疲惫,更是因为这段日子撑着他们的那股气被放了出来,感觉全身心的疲惫。同时将士百姓们心中的悲伤之情也淡了些,互相搀扶着返回内城。

    尚炳也十分疲惫。他刚才连续给三百多个棺材覆土,虽然有人分担,但自己也不停的挥舞手上的铁锹,此时两条胳膊都疼了起来。

    但他现在还不能休息。举行过了公祭,他还有另外一件事情要做。尚炳放下手里的铁锹,一边活动胳膊一边对侍卫说道:“叫所有百户以上的武将和这段时日立下巨大功劳的将士去孤的王府。”

    侍卫领命而下。尚炳又活动了一会儿胳膊,也坐上马车。

    不一会儿,他返回自己的王府,走进正厅,正在里面互相议论的将领顿时停住话头对他躬身说道:“臣见过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诸位爱卿都免礼。”尚炳说道:“你们都是守住伊吾城的大功臣,是孤要对你们行礼才对,岂能还让你们对孤行礼?”

    “坚守伊吾城,本就是臣等之责,岂能当殿下如此话语?”众人的声音并不整齐,但说出了几乎相同的话语。

    他们和刚才那些普通将士百姓不一样,都是在官场上混的人,虽然在伊吾城最危急的时刻的想法和普通人是一样的,但现在那个时候已经过去了,面对殿下当然不能居功。

    尚炳无声的笑了笑。他刚才话说的太多,现在是能少说话就少说话。所以他之后言简意赅的说道:“不论如何,你们都为守住伊吾城立下大功,孤一向是有功必赏有过必罚,岂能不赏赐你们?”随即略微提高音量道:“宋晟上前听赏。”

    宋晟上前一步,就听一个太监张开一份王令说道:“秦藩左相宋晟,此次指挥将士坚守伊吾城,功勋卓着,赏赐上用的绸缎十匹,珍珠一斜,骏马十匹。今后,只要宋相在秦藩为相一日,食一品禄。”

    又道:“殿下还赏赐给宋相手书一副,上写四字:忠勇双全。殿下还说,他没权封宋相爵位,但已经向陛下请求加封宋相世袭的侯爵。不过殿下有权加封世袭的官职,加赐宋相一个世袭指挥使。”

    “多谢殿下隆恩。”宋晟马上跪下说道。

    之后又陆陆续续赏赐其它立功的将领。其中宋琥又得到了一个世袭指挥使的官职,引得众人十分羡慕。即使宋晟不能得封侯爵,他们家也会有三个世袭的指挥使,比一个爵位也差不了多少。更何况皇上十有**会同意封爵,宋家这次可赚大了。

    待对众人都封赏完毕,尚炳最后说道:“这只不过是对诸位将士这次守住伊吾城的奖赏,待击败西虏之兵后,孤还会论功行赏。望诸将士再接再厉,立下大功。”

    “若是有人能够生擒或杀死帖木儿,孤保他一个公爵!”

    “是,殿下。”众人齐声应诺。宗明天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