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1011章 更加焦急

时间:2018-03-17作者:七帅

    但在半路上他却被拦下了。“皇兄,妹妹听说,皇兄这几日就要出发前往西北了?”昀芷问道。

    “是。”允熥已经猜到她的目的了。

    “那,皇兄,是否会带着妹妹一起去西北?”昀芷面露焦急之色,但仍旧平声静气的问道。

    自从正月里她向允熥提出要跟着一起去西北后,允熥一直既没有答应也没有否定,只是说要再想想;当时因为时间还很充裕,所以昀芷也没着急,偶尔遇到允熥了问一问。

    可自从入了四月份后,她开始着急起来。眼看着一个又一个卫所坐上船前往江北,无数军事物资沿着江淮之间的运河入黄河前往陕西,允熥出发的日子也越来越近,但一直没给她准话。

    昀芷因此就想找一个好时机来见允熥,当面哀求。可这一个月来允熥也非常忙,白天完全没有空闲,晚上的放松时间她也不敢随意去打扰,也就一直没能成行。一直到今日她听说允熥即将出发,明白不能再拖了,特意掐在允熥从坤宁宫返回乾清宫的必经之地等允熥当面询问。

    “皇兄,妹妹若是跟你一起去了西北,一定不会添麻烦的,皇兄若是要去伊吾,又担心伊吾兵凶战危不安全,可以将妹妹留在甘州十四叔的王府。”

    “若是就连甘州也不安全,就将妹妹放在开封,与五叔作伴。”

    “皇兄,让妹妹一起去吧。”昀芷又装出十分可怜的样子来。

    允熥站在原地,认真思索起来。

    其实带上昀芷也不是很为难的事情,只要不带着她去前线就好。但他总觉得带着女子似乎不太庄重。毕竟自己这次去西北还是主要与打仗有关,帖木儿又是十分强大的对手。

    所以允熥最后决定不带昀芷,但却并未马上表露出来,而是说道:“让皇兄再想想,明日午时告诉你。”

    昀芷脸上一闪而过失望之情,但马上恢复原状,笑道:“那妹妹等着皇兄的话。”

    允熥忽然心中有些愧疚,不愿再在这里看着她的脸,忙说道:“现下已经是五月了,在大日头底下站着挺热的,四妹赶快回去吧。”

    “是,妹妹这就回去。”昀芷答应一声,行礼退下。允熥也继续前往乾清宫。

    可他才走没几步路,就见到王喜手里拿着一份表面上写着通红大字的文书,焦急的跑着,见到他后马上用最快的速度跑过来,双手举起文书说道:“官家,秦王殿下急报!”

    “什么事?”允熥一边问着,一边从他手里接过文书,撕开密封看了起来,只看了几眼,脸色瞬间变得苍白,过了一会儿才恢复正常。

    “帖木儿竟然提前出兵了!”允熥难以置信的嘟囔了一句,回过神来,马上对王喜说道:“立刻叫张辅入宫!马上传令给所有西征大军经过的驿站,让他们在西征大军经过时告诉他们,必须以最快的速度赶往西北,日均行进路程最少的卫所,指挥使罢官为民、永不叙用!”

    王喜虽然知道文书上写的是什么,但还是因允熥严厉的处罚愣了愣,随后菜反应过来领命退下。

    允熥用最快的速度返回乾清宫,随意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将在场的三名四辅官叫来问道:“你们可已知晓从西北前来的文书?”

    三人均摇头。他们刚才是看到了王喜听到乾清门上的宦官奏报有六百里加急的文书,也看到了王喜拿着文书返回乾清宫后一脸焦急的询问小宦官皇上是否来了,明白发生了大事,但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大事。

    “帖木儿比预计的提前起兵,十二日之前已经攻破了阿拉山口,至多再有一个月就能赶到伊吾城下,而到时大明能赶过去的将士绝不会多于十五万,而且多是骑兵或轻步兵,炮兵等断然不能赶到,可骑兵与撒马尔罕国之骑兵野战也难保得胜,只得守城。可是守城……,虽然尚炳这四年多以来一直在修建伊吾城,但毕竟与中原的大城没法相提并论。若是被帖木儿带兵攻陷,那!”允熥本来只是想对他们大略介绍一下现在的情形,但没想到说着说着就说多了。

    过了一会儿允熥才反应过来,咳嗽一声说道:“你们可明白了伊吾局势之危急?”

    “已然坏到这般地步?”暴昭皱眉道:“陛下,当初为何不让将士们早早的去伊吾预备?”

    “一来,虽然伊吾土地肥沃,但毕竟人少,想要担负起数十万大军的粮草还不可能,若是从中原向伊吾运消耗也不少,所以等到开春后才下令各地的卫所兵出发。”

    “二来,也是朕与几位将军大意了。”允熥说到这里,略有些后悔。这些年大明对外打仗太顺风顺水了,自从王保保去世后还从未打过败仗,也从未丢失过一座城池,所有敌人即使听说大明要来打它,要么提前逃跑要么只等在原地防守,从来不敢主动进攻,所以虽然大家知晓撒马尔罕国与以往的敌人都不同,但在心里的轻忽是怎么也抑制不住的。

    “此事看来是几位将军对敌人轻忽的缘故。”解缙赶忙说道。

    允熥却不接这话茬,而是说起了正题:“既然西北局势如此变化,朕明日,也就是五月十二日就出发启程前往西北。”

    “京中的事情,就交给几位先生了。事情的处置安排与之前朕巡行两广时一般,小事你们蓝批,由皇后用印即可;大事送到行在。若是有什么十分重要但拖延不得的事情,就由皇后主持召开廷议,召集六部尚书侍郎、都察院、大理寺、通政司掌印官,与五军都督府都督、锦衣卫指挥使、五军都督府断事官参加,共同商议。”

    “朕不在京的这些日子,几位先生就不必每日来乾清宫理事了,去谨身殿即可。从谨身殿到乾清宫可得数百步路,省的先生们多走路。”

    “是,陛下。”三人忙答应。

    允熥又对解缙说道:“解卿,你编书的事情也放一放,先来处置朝廷大事。”

    “臣遵旨。”解缙忙道。

    允熥又吩咐几句,让他们回去继续票拟奏折。

    他随即又将舍人们叫来。“陈继、杨翥、胡俨、周述……,你们几人跟随朕一起出巡。”

    陈继等人马上躬身领命,其余人等则十分羡慕:能跟随皇上一起出巡,绝对是很受重用的表现。

    也有人偷偷看向杨峰。刚才允熥所点的这几人没有包括他,皇上这是什么意思?不打算带着他去西北么?还是有别的缘故?这人思量起来。

    允熥吩咐道:“这次虽然是出巡西北,但一路上要经过北方的许多地方,你们要注意观察沿路各地的民情如何。去的时候来不及了,等从西北返回时朕可要考较你们。”

    “是,陛下。”他们马上答应。

    允熥又对刚才没有点到名字的人道:“你们虽然留在京城,但也并不轻松。原来只是让先生们票拟的折子变成了蓝批,事情可不好处置,定然会有更多的事情交给你们。可不要出纰漏。”

    “是,陛下。”这些人听到这话心情好了许多,也躬身答应。

    允熥点点头,说道:“诸位爱卿都退下吧,杨峰,你留下。”

    大家都偷偷看了杨峰一眼,随即行礼退下。

    “杨峰,你可愿去西北打仗?不是跟在朕身边为舍人,而是领兵出征?”允熥也不废话,直接说道。

    “臣愿意。”杨峰也没有任何扭捏,直接回答。

    “好。杨峰,朕加你参将衔,明日一早与府军前、左、右三卫一起出发,统领上直卫除府军左右卫、虎贲左卫之外的其余五个卫所!”虽然此事允熥早就已经想好,但事到临头还是略有些犹豫,顿了顿才说道。毕竟,即使统领上直卫这样的绝对主力战死的可能很低很低,但也仍然存在可能。

    杨峰却没想那么多,听到这话只是非常高兴的答应:“谢陛下恩典。”

    他也丝毫不觉得为难。之前他可是在边关当过副将、统领过数万大军的人,虽然常设的边关副将未必及的上这样规模大军的参将,但差得也不远。

    “只是,罢了。”允熥忽然又有些莫名的说了这句话,让他退下了。

    吩咐过此事,虽然桌子上还摆着几份奏折,但他也无心看了,站起来走了几步,出了乾清宫。

    暴昭等人也不以为意。皇上刚刚知晓这样大的事情,出发的时候也提前了几天,肯定有事情要吩咐。

    不一会儿,允熥又返回坤宁宫,熙瑶面带诧异之色迎出来。“夫君,怎么现在又回来了?可是身子不舒服?叫了太医没有?”她忽然想到了一种情形,赶忙问道。

    “不是。”允熥说道:“西北发生了变故,本来预备十五日出发的,但现下不能等到十五日了,必须迅速出发。夫君已经定下了明日一早。”

    其实他出发不出发实际上用处不大,但他担忧又发生了更加棘手的变故,前线的将领不敢擅自处置需报告给自己。那时自己离着前线越近越好。

    何况他也确实有些担心尚炳。尚炳从小养在京城,互相之间非常熟悉,关系也好,即使自己提前出发没什么用,他也禁不住要提前几天。

    “既然如此,臣妾马上命下人收拾。”熙瑶也不问发生了什么变故,马上说道。

    “也不必收拾太多,出门在外也不能和在家里一样讲究,够用即可。”允熥吩咐。

    他随即又道:“夫君还有一件事吩咐你。王喜,你也过来。”他提高声音道。

    王喜有些疑惑地走过来,就听允熥说:“正月的时候朕记得你说起过重新启用王进、王步。朕准了,加王进为司礼监少监,加王步为御用监少监,在朕与你不在京城的这些日子协助皇后打理宫务。”

    又对熙瑶说:“王步和王进就交给你了,若是他们又有违法乱纪之事,不必等到夫君从西北回来,你处置了即可。”

    当初的贪腐案过去了这几年,他早已看得淡了,结合自己这几年当皇帝的经验,觉得当初对他们三人太过严苛了,至少应该给一次机会。并且他偶尔也会回想当初当皇太孙被他们服侍时的快乐的时光,不觉就心软了,最后决定重新启用他们,再给一次机会。但若是他们在犯错,就直接处死,绝不宽宥。

    王喜心中好一阵激动。王步还罢了,帖木儿他和王进都是最早派到允熥身旁专门服侍的宦官,关系很好,在他翻船后一直想救他,现在终于成功了。

    “谢官家恩典。”王喜高兴的跪下说道。

    熙瑶倒是无所谓。不论留谁打理皇城对她来说都区别不大,反正不可能是她坤宁宫的太监,区别不大。

    允熥笑着说道:“又不是赏赐你,你跪什么。”允熥知道王喜和王进的关系好,在王进被贬镝后也时常接济他。这对他其实是好事,一个顾念旧情的人总比冷漠到极点的人更值得信任。所以他一直装作不知道。

    说过此事,熙瑶将宫务撂下专门打点允熥的行囊,允熥转过头对王喜吩咐一件事,随后去了后院,将年纪尚小的文垠抱起来,又吩咐下人去将敏儿、文垣等人叫回来。离京之前他什么事也不想处置了,只想与亲人待在一起。

    就这样,他与孩子们在一起待了一下午,又一起吃过了晚膳,就要离开坤宁宫。

    “夫君晚上不歇息在坤宁宫么?”熙怡有些惊讶。

    “夫君还有事,就不歇息在这里了。”允熥说了一句,又安慰了敏儿几句,起身离开坤宁宫。

    “你马上去延禧宫,对妙锦说朕今晚歇息在她那里。”

    “官家,您不是宣召宸妃娘娘跟随您一起出巡么?怎么今晚还歇息在延禧宫?”王喜问道。

    “朕还有几句话要和她说,只能过去。”让妙锦跟随一起出巡是他下午刚刚决定的,很多事情还来不及吩咐。

    王喜不知道允熥要说什么,也就不敢再阻拦,亲自小跑着先去了延禧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