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1007章 被夺取的乌鲁木齐(下)

时间:2018-03-13作者:七帅

    听到耶斯布的话,帖木儿沉思片刻,忽然反问道:“我亲爱的耶斯布,你认为呢?”

    “大汗,”耶斯布看来对这个问题也早有准备,此刻胸有成竹的说道:“大汗,我认为应该马上派出两万到三万骑兵包围吐鲁番城,阻止明国派兵增援;留下五千步兵防守乌鲁木齐城,其余军队于明天或者后天也陆续出兵。”

    “根据投靠大汗的色目人汇报,吐鲁番城内的明国守兵不会超过五千人,即使明国有所增援也不会超过一万人,而整个明国被加封到这里的藩王的总兵力只有三万人,哈密城内也只有两万到两万五千。”

    “大汗,我认为,可以留两万到三万步兵与两万骑兵包围吐鲁番城,其余的所有军队经过吐鲁番时毫不停留,直接攻打哈密城。”

    “因为吐鲁番城内的明国守兵不会多,留下的两三万步兵应该能够在十天之内攻陷,之后留下五千人防守,剩下的所有军队也前往哈密城。”

    “因为哈密城内的守兵只有两万到两万五千,而围攻哈密的军队步兵足有十万,还有数万骑兵和二十多万辅兵,等攻下吐鲁番城的军队赶过去的时候或许哈密已经被攻陷。”

    “若是哈密城已经被攻陷,那就与大军重新合兵一处,在哈密休整,打退明军可能的反攻,等最热的时候过去后东进蒙古草原,执行大汗下一步的计划。”

    帖木儿听了耶斯布的话,又思考了一会儿,对身旁的书记官说道:“你记下我的命令。”

    “传我的命令,命萨尔哈率领五万骑兵、十万辅兵,多带十万匹马,明日一早天刚亮就出发,南下直奔吐鲁番城。在吐鲁番城下留下一万骑兵、两万辅兵安营扎寨,其余四万骑兵、八万辅兵丝毫不停歇,直奔哈密城下。”

    “其余军队,待尚未抵达的五万士兵抵达后,留下一万步兵和两万辅兵驻守乌鲁木齐城,其余所有军队携带大多数牛羊和粮食直奔哈密城,并且在抵达哈密城的第二天就猛攻,以最快的速度将这座城打下来!”

    书记官将帖木儿的命令记下,又问了几个有关于细节的问题,下楼传令去了。

    不过还没等他下去,就听耶斯布有些不解的问道:“大汗,为什么这样用兵?”

    “哈密城是明国在东察合台汗国的整个战略基点,只要攻下哈密,即使吐鲁番城仍然没有占领,明国也绝不可能越过哈密救援吐鲁番,整个战争的主动权就完全握在我军手中。所以不要考虑任何其他事情,甚至不要考虑后路,集中所能集中的所有军队去攻打哈密!”

    听了帖木儿的话,耶斯布恍然大悟。帖木儿的方案把握住了这场战争的关键。整个亦力把里附近明国经营时间最长、人口最多、距离明国本部最近的城池就是哈密,只要打下了哈密,在他们想来明国就不可能派出重兵前往亦力把里了,这场战争就赢一半了。

    但耶斯布还是有自己的担心。“大汗,沙迷查干手里至少有五六十万部众,并且他也明白如果明国在哈密战败自己的汗国也肯定守不住,会不会出兵攻打我军留在吐鲁番城下的军队?”

    “不会的,沙迷查干就算想要攻打与防守吐鲁番的明军一起攻打我军,也必定失败。”帖木儿自信的说道:“我的威名早就在整个东察合台汗国内传播,所有的部族首领都不会愿意带兵攻打我的军队,沙迷查干年纪又轻没有多少威望,至少在我军被明军打败前他集合不了多少军队来和我军打仗的。”

    “至于沙迷查干手上最信任的部族,他肯定不会舍得拿出来与我军硬碰硬的打仗,吐鲁番城下留下的一万骑兵两万辅兵足以打退他三心二意的进攻。所以不用担心。”

    “可是,为什么乌鲁木齐城留下了这么多守兵?”耶斯布又疑惑地问道。

    “你考虑防守乌鲁木齐城的时候考虑的太少了。你大约只想到了沙迷查干有可能趁着大军与明**队交战的机会偷袭乌鲁木齐城,却没有考虑在古尔班通古特盆地北面,是敌是友还不能确定的人。”

    “古尔班通古特盆地北面是敌是友还不确定的人?”耶斯布一时间没想到帖木儿说的是谁。

    但他低头沉思了半分钟,抬起头来正要问,就听帖木儿又吩咐了他几件事,耶斯布忙抛开自己的想法,退下执行帖木儿的命令去了。

    看着耶斯布的背影,帖木儿自言自语道:“古尔班通古特北面的人,可是比沙迷查干更加值得注意,好在他们虽然没有接受我的好意,但也没有明确表示敌意。”

    ……

    ……

    此时在额尔齐斯河北面的阿尔泰山山脚下,远远看去正星星点点闪烁着许多亮光。但若是你走过来,就会发现这不是有无数萤火虫在飞舞,而是整整五万人马的营地保证最低限度光亮时点燃的灯火所发出的光明。当然,在你发现这一切之前,更大的可能是你已经被潜伏在树林和草丛中的人所杀死了。

    此时在这个五万人马驻扎的营地内最中央的帐篷里,三个年纪看上去差不多的人正在激烈的说着什么。

    “大哥,你接受了撒马尔罕国派人送来的礼物,却对帖木儿的要求推三阻四;之前曾经答应朱尚炳在撒马尔罕国之兵打过来后与他一起和帖木儿打仗,但现在却按兵不动,你到底打的什么主意?”一个大约三十多岁、身穿传统蒙古袍的男子说道。

    “我打的什么主意还不清楚么?”坐在三人正中间的男子沉声说道:“就是暂时按兵不动,等着战局明朗。”

    “大哥,你应该明白三弟的意思。”坐在他左手边的人说:“首鼠两端可就是两面不讨好,将来不论是撒马尔罕国打赢了还是明国打赢了都不会待见咱们,咱们如何还能在这里待下去?”宗明天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