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1005章 被夺取的乌鲁木齐(上)

时间:2018-03-12作者:七帅

    同一日,回历十一月十六,乌鲁木齐。

    此时这座尚未完工的城池内,到处都是高鼻深目、棕发碧眼的人。许多士兵正一间屋子一间屋子的检查,若是发现有人隐匿其中马上揪出来,送到城中央的广场上。

    在广场上,有身穿白色长袍的男子操着生硬的汉话挨个问话。听到这些人问话,大多数人都摇摇头,只有极少数人忙不迭的点头。

    天渐渐黑下来,去各处搜捡的士兵都返回了广场,为首的低级军官走上前对白长袍男子说了些什么,这男子点点头,又对其他人吩咐几句,转身走进广场旁边的一栋宅子里。

    这栋宅子高约两丈三尺,分为上下两层,男子走进宅子看到里面的墙壁,虽然并不华丽但也略有一些装饰,在这座修建还不久的城池中已经算是最豪华的房屋了。

    白长袍男子走到二层,见到三四个人站在楼板上,一名年过六旬的老者坐在床上,正说着什么。老者身旁有一名皮肤好似黑碳、身穿阉者衣服的人弓着身子服侍。

    “大汗!全城的契丹人、蒙古人都已经搜捡出来了,共计契丹人八百九十七人、蒙古人五百六十六人,契丹人中工匠四百五十六人。没有女人。”白长袍男子对坐在床上的老者说道。

    这老者当然就是帖木儿了。他听到这话,转过头来问道:“有几个愿意投降的?”

    “蒙古人大多愿意投降,契丹人士兵有三人愿意投降,工匠有三十五人。”

    “只有这么点人?”帖木儿很惊讶。契丹人都不怕死不成。

    “大汗,我仔细打听了,契丹人十分在意家人,这些契丹人的家人都在哈密,要是投降我国家人就会被贬为奴隶,所以不愿投降。”

    “难道家人的生命比自己的生命更加重要吗?孩子没有了可以再生,妻子没有了可以再娶。”帖木儿嘀咕一句,抬起头对白长袍男子说道:“将所有不愿意投降的契丹人士兵全部杀死,砍下脑袋挂在木杆上。”

    “工匠先不杀,让他们将这座城建好。派咱们带来的工匠看守,有干活不尽心的马上杀掉。”

    “是,大汗。”白长袍男子答应一声,领命退下。

    “大汗,这些人虽然不愿投降,但也对大汗的军队放下武器,没有抵抗,为何一定要杀了他们?”一个穿着一身撒马尔罕人传统衣服,但却黑发黑眼的人用花拉子模语大声说道,语气中饱含着悲愤之情。

    “傅安,对于你这样的使节,我一向是尊敬的,但你也不要想影响我的决定。我知道,现在要杀的人是你们契丹人,所以你不愿他们被杀。但他们既然不愿意投降我国,我只能将他们杀掉。”帖木儿说道。

    “大汗过往征讨其它国家也并非会将俘虏的人全部杀死,也有许多人被贬做奴仆,为何这次要将他们都处死?”傅安又道。

    “因为粮食不够了。”帖木儿说道:“虽然沙迷查干在听说我国的军队越过阿拉山口后马上带着自己的部族逃跑了,但将所有的牛羊马都带走了,现在我手下的军队仍然只能吃从国内带来的粮食和肉,为了节约粮食只能将他们都杀死。”说到这里,帖木儿顿了一下,接着说道:“怎么,你觉得我会冒着让自己的士兵挨饿的风险养活几个不愿投降的人?要不是想了解哈密城内的情况,我连劝降都不会劝降,直接杀死。”

    傅安听到这话,只得住口不言。他并非是无法反驳帖木儿的话,而是继续反驳也没有意义。他从洪武二十九年来到撒马尔罕城,与帖木儿接触已经八年了,虽然见面的时候并不多,但也很了解他的性格,知道自己再劝说也不能让他改变主意。

    “而且这些被俘虏的汉人中有不少身上都有小小的佛像。对于不投降的异教徒,我的态度也一直是全部杀死的。所以无论从哪一方面说,他们都要死。”帖木儿又道。

    说完这话,他又想起了什么,对身前一个棕黄色头发的人说道:“不仅是我,在整个西方,不肯改信的异教徒都会被处死,是不是,卡拉维约?”

    被叫做克拉维约的人年约四十左右,拥有一头棕黄色的头发和一双深蓝色的眼睛,身穿颜色鲜艳的紧身衣,两条胳膊套着帽式衣袖,披着一件敞胸披肩。下身是一条长筒袜、脚踩一双牛皮靴子。头上戴着的是中亚式小帽,帽子下面还有圆饼头饰。他的左臂上还挂着一件敞胸貂皮外套,一身的衣服十分华丽。此时他听到帖木儿的话,赶忙低头回答:“尊敬的大汗,只要异教徒愿意改信,还是可以活命的。”

    帖木儿哈哈大笑起来,笑完了正要说话,忽然身旁的黑人阉者说道:“大汗,满拉哈大臣带着人回来了。”

    “让他们上来。”帖木儿马上说道,并且转过身子,朝向门口。不一会儿,曾经先后两次出使明国的满拉哈带着三个黑发的人走上来,对他躬身行礼:“愿真主赐安宁于大汗。”

    “愿真主赐安宁于你,我亲爱的满拉哈。”帖木儿回礼。

    他随即就要吩咐满拉哈几句话,但忽然一眼瞥见满拉哈身旁的人,问道:“这人怎么跪下了?”

    “大汗,依照契丹人的礼节,他们见到自己国家的君主都要下跪,所以见到大汗也不由自主的跪下了。”满拉哈满脸不在意的解释道。

    “叫他起来!”帖木儿说道。他其实也很喜欢有人跪他,但依照天方教的规矩,大多数情况下只有神才能受人跪,只能叫他起来。

    满拉哈忙把这人拉起来,让他站在一旁,躬身聆听大汗的教诲。虽然这人根本听不懂帖木儿说的花拉子模语。

    “满拉哈,你事情做得很好!让大军不用强攻这初具规模的城池,以十分微弱的代价就占领了这个十分重要的关隘,我会给你记上一功。”帖木儿赞许道。

    “多谢大汗夸奖。不过这也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宗明天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