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992章 关注点

时间:2018-03-04作者:七帅

    ,精彩小说免费!

    朝鲜的大儒来到大明,允熥不敢保证大明的大儒一定比他们强,但肯定会有比他们强的地方,交流过后肯定会邀请几位大明的大儒去朝鲜继续交流。

    而朝鲜的大儒正在教导朱褆,大明去了朝鲜的人也就能够接触到朱褆,进而影响到他,甚至成为有实无名的先生。从而使得他亲近大明。

    当然,第二个目的未必能够达到,允熥对此也有心理准备,但即使没有达到也没什么,就当是走了一步闲棋罢了,对大局也并无影响。

    秦松不知道前因后果,所以一时半会没有猜到允熥的目的,但也知晓将他叫来如此郑重吩咐的事情一定是大有安排,所以马上答应:“是,陛下。臣退下后马上告知此人。”

    “此事你定要重视。今年除了西北刺探军情外,你在京城也要多网罗几个精擅儒学之人,再想方设法为他们在京城扬名,成为大儒。”允熥又道。

    秦松站起来答应道:“臣遵旨。”

    “你站起来做什么,坐下坐下。”允熥笑道。

    待秦松重新坐下,允熥又吩咐他道:“儒学之事虽然重要,但也比不得西北军务。锦衣卫现下在西北的细作安排的如何了?”若是同撒马尔罕之战失败,大明就危险了,他只能集中精力组织‘关中保卫战’,其它的除建造工厂什么都顾不得了。所以第一要务还是同撒马尔罕之战。正好他因儒学之事叫秦松入宫,正好问问此事。

    “陛下,现下锦衣卫在撒马尔罕国共有十三个细作,埋伏在其国的各个城池,扮作小贩、工匠,还有一人入了他们的衙门当差。”

    “不过撒马尔罕国的规矩与大明截然不同,即使是入了衙门当差的人也摸不着头脑,得不到机密情报。”

    “虽然因帖木儿带兵返回撒马尔罕城但许多征召的部族头领却并未返回部族所在之处,细作认为开春帖木儿还要打仗,但无法知晓他到底要攻打何处。撒马尔罕国要出兵东征还是投靠撒马尔罕国的一个蒙古人部族不愿亦力把里螳臂当车所以使人悄悄告诉沙迷查干,锦衣卫与秦王殿下才知晓。”

    “臣办事不利,请陛下责罚。”秦松说道。

    派人去撒马尔罕国刺探情报非常不容易。一来,西域人的长相与汉人差别不小,二来撒马尔罕国虽然实行宗教自由政策,并不禁绝其它宗教的流传只是不许向天方教徒传教,但非天方教徒想要在衙门里面混很难,唯一一个在衙门当差的细作就是伪装成了天方教徒才进去的。

    可允熥对此又十分警惕。宗教这玩意要是被长期灌输,就算一开始是假的后来也可能变成真的,而大明对待天方教如何举世皆知,成为天方教徒的细作不叛变才不正常。他宁愿打探情报的效率低一点儿,也不能让他们都信了天方教。

    所以允熥说道:“大明百姓与撒马尔罕国百姓差别甚大,探听不到什么也属正常,朕不会怪罪与你。”

    “今后你也不必非要让细作打探机密之事,只需注意从民间搜集尽人皆知的事情;也不必在撒马尔罕留太多人,有五六人即可。打探机密之事,就交给亦力把里吧。”

    帖木儿治下有很多蒙古人,虽然改信天方教的人很多,但也不代表对亦力把里就一点儿同民族的情分都不顾了,总有人念在都是蒙古人向亦力把里通风报信。何况能在撒马尔罕潜伏下去的细作都是人才,起码精通花拉子模语这一现在撒马尔罕国通行的突厥语的分支,有的还懂畏兀儿语、阿尔泰语或鞑靼语,甚至会书写语法完全不同的各支突厥文字,用处很大,在撒马尔罕被浪费了可不好。

    “这,臣遵旨。”秦松对此并不满意,好像是说锦衣卫无能一般。但现实比人强,锦衣卫确实做的不好,同撒马尔罕之战又迫在眉睫即使现在安排人手过去也来不及了,只能答应。

    允熥也知他并不满意,又道:“秦松,是因朕想起派人去撒马尔罕国为细作的时候已是二年初,至今年才不过四年时间,撒马尔罕国又无论人口长相、文化习俗或语言文字均与大明不同,是以锦衣卫进展不大,并非是锦衣卫无能。”

    “臣惭愧。”秦松赶忙说道。虽然允熥说得对,但也不能承认。

    允熥又分说几句,秦松见无事再吩咐想要告退。可允熥又对他轻声吩咐道:“……,这几个地方,你可提前预备。”

    “这些地方,陛下,臣遵旨。”秦松听了这几个地名十分诧异,但总算这些年为官历练出来了,马上躬身答应。

    “这次在撒马尔罕安排细作因为时候太晚是以难以探听到什么消息,等过了年你就派人去这几个地方,就有足够的时候来安排了。”

    说过此事,允熥彻底没什么事情再吩咐,命王喜拿来些东西赏赐给他,让秦松退下了。

    之后几日,允熥一边与诸位皇家王爷喝酒聊天增进感情偶尔也商议些事情,一边在宫中陪伴妻妾儿女。其中以敏儿占用的允熥的时间最多。去年过年允熥不在京城她十分寂寞,今年干脆就黏在了允熥身旁,除非睡觉的时候,否则即使允熥会见王爷们也非要跟去,熙瑶阻止也不管用。允熥想着都是同族兄弟,让敏儿见到也无碍,所以就带着她了。

    这一日允熥去吴王府与允炆说话,半路上遇到昀芷,她瞧了一眼允熥身后,笑道:“皇兄这是去哪?怎么除了敏儿不算,还带着这么多人?”

    “去和二哥说话。”允熥也笑了:“二哥也把孩子们都带来京城过年,是以朕也带着他们去和侄子侄女一起玩。”

    “妹妹也要去。”昀芷一开始以为是允熥召王爷入宫,可听他说是出宫去吴王府,马上说道。

    “今日出宫不会在宫外闲逛,在吴王府待几个时辰就回来。”

    “那也比在宫里待着强。娘总是唠唠叨叨的,尤其是过了年妹妹十五岁了,她总说让妹妹有个公主的样子,还要与皇兄嫂子说为妹妹挑选驸马。我也不爱听,又不能反驳,只能躲出来了。”

    允熥哈哈大笑起来。“其实太妃说的也不错,你已经十五了,是该为婚事预备起来了。”

    “二姐今年都十九了,不也没成婚呢。”

    “你别跟你二姐比。她情况不同,后来又被皇兄耽误了一年,要不然前年后半年就该成婚了。”

    “那我也不这么早出嫁!”昀芷看允熥的态度好像是认真的,有些慌张,赶忙说道。

    允熥看她急了,忙说道:“放心,兄长一定不会让你太早嫁人。不过现在确实该挑起来了。要不然过二年与你年岁相差不多的青年才俊该都订婚了。你二姐要不是杨峰恰好丧偶,还真不好处置。”

    “那皇兄,你可得答应妹妹,妹妹看不上的人皇兄绝不能将妹妹强塞给他。”

    “你放心,若是你自己看不上,兄长绝不强迫。”允熥答应道。

    一边说着,此时他们二人已经走到了乾清门,忙坐上马车前往吴王府。

    马车上,允熥又道:“可是你自己如何相看人家?兄长总不能将全京城适龄的青年才俊都叫进宫,让你一个一个的挑选吧。”

    “这,”饶是昀芷已经很大胆开放了,听到这话还是脸色通红,实际上刚才她说‘妹妹看不上的人皇兄绝不能将妹妹强塞给他’这句话的时候就是低着头红着脸说的。此刻他听到允熥这话,不知该怎么回答,红着脸转过头假装看风景。

    允熥见她这么害羞,也不好再打趣,只能转为其它话题,说道:“四妹妹,你可信佛或者道?”

    “略有些信佛。”昀芷回答:“妹妹的母妃信佛,拜观世音菩萨。妹妹因此也有些信,在宫中无事的时候抄写经书,求嫂子派人去京城的大庙让主持在佛前诵读一番再带回来,压在枕头底下。妹妹觉枕头底下压着经书的时候比不压经书的时候睡得要更好些。”

    “这都是心理作用。”允熥脱口而出。

    “什么是心理作用?”昀芷不解。

    “这,就是信则灵不信则不灵的意思。”允熥也不知该如何解释,只能这样说:“因为你信观世音菩萨,所以枕头底下压着佛经会睡得更好,若是你不信,就不会有用。”

    “若是不信,佛祖自然不会保佑,所以无用不是当然的么?”昀芷说道。

    允熥又与她辩驳几句,发觉自己很难用口舌将这件事说清楚,想了想道:“你回去可以这样做:将佛经交给自己的贴身侍女,告诉她在十日内随意选择五日将佛经压在你的枕头底下,其余五日不压佛经随意压一本书。但不论压不压都不告诉你。你记下这十日内哪几日睡得好哪几日睡得不好,再让侍女告诉你哪几日压了佛经,若是不能完全对上,就足以证明皇兄说的不错了。”

    “这个作法真是新奇。妹妹还从未听说过,回去后就依照这个来做。”昀芷说道。

    他们兄妹又谈论了一会儿佛教,昀芷忽然想到什么,说道:“皇兄,为何不修复普陀山。”

    “原来爷爷之所以废弃普陀山是因为迁界禁海,可如今皇兄已经废除禁海令,废弃普陀山已无必要,为何不下令恢复?”

    “是太妃说起过吧。”允熥说道。依照自从宋代已来的传统,普陀山是南海观世音菩萨的道场,昀芷的母亲既然信奉观世音菩萨当然会对此很在意。

    昀芷也不否认,点头道:“确实是妹妹的母亲曾私下里说起过。”

    “兄长之所以不恢复普陀山,是因为要把观世音菩萨的道场放到别处去。”允熥接着说道。

    “要放到哪里?”昀芷好奇。

    “南海观世音,自然要放到南海去。不过此事还不急。”允熥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