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986章 不得不应酬啊

时间:2018-02-28作者:七帅

    听了允熥最后这句话,允熞忽然明白允熥刚才说那么多话的意思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皇兄这是要削减给我们的补贴啊。’他在心里想着。

    自从开始在边疆的蛮夷之地加封藩王已来,为了能够尽快打开局面,所以每年都会无偿拨给他们一些钱粮,这些钱粮相对于大明庞大的体量不算多,但对于这些藩王来说就不少了。

    允熥一直认为,若是一块地方开拓几年后仍旧不能自己自足,那说明这个地方的统治者显然有问题;当然,现在永藩开拓才三年多,不能自己自主也正常,但要是缺了这些钱就不成了,也证明管理者不合格。

    何况,大量的钱涌入一个人口不多的地方也不是什么好事,会导致通货膨胀的。一开始开拓的时候有许多东西要在中原采购,现在需要从中原采购的东西也大为减少,可不能让钱就在永藩沉积下去。

    允熞当然不愿意减少补贴,但话已经说到了这份上,他也不便拒绝,只能说道“既然国用不足,臣弟也不是不晓事的人,单凭皇兄吩咐。”

    允熥听他这么说,心里暗喜,过了一会儿说道“你的永藩新创,兄长明年就减你一半的钱。不过你不必担心,粮食还是一粒不少的给你。”

    “是,皇兄。”允熞道。

    允熥又拉着他说了会话,赏赐他许多珍惜之物,瞧着他心情好些了,才让他退下。

    允熥自己整了整衣服,刚站起来就觉得有些头晕,黄路赶忙上前扶住,扶着他来到坤宁宫主殿。

    熙瑶正坐着与熙怡说话呢,瞧见黄路扶着允熥走进来,忙走过来代替他扶允熥坐下来,从宫女手中接过毛巾给他擦脸。

    “你怎么亲自做这个?宫女呢?”允熥没有醉倒,还能认得清人。

    “她们来擦妾不放心。”熙瑶一边擦一边说。身旁伺候的宫女赶忙退下。

    熙瑶仔仔细细给允熥擦了一遍脸与脖子,将毛巾放到桌子上,坐到允熥身旁说道“夫君,这几日你与王爷们喝酒说话,除了昨日与二哥外每日都喝得半醉。若是有事要吩咐他们,与他们轻声慢语的说就是了,何必如此。”

    “这不同。”

    允熥这些日子已经先后与宁王、晋王、周王、甘王、代王、庆王聊过此事了,虽然其中有些不是实封的藩王,但要人家出兵仅凭一页圣旨自然也能让他们不得不做,可最后事情到底做到什么程度,派出来的兵到底能不能起到作用就不好说了,还是亲**流比较好。何况有些藩王还牵着到别的事情,比如永王就牵扯到了钱财,允熥为了事情办得顺利也只能应酬。

    熙瑶也只是抱怨一句,她一直秉承不干政的宗旨,随后就贴在允熥身上,静静的依靠着。她知道允熥喜欢其他的什么也不做,就这样抱着她。熙怡也走过来轻轻靠在另外一边。

    允熥刚才抱怨的目的是为了引出后面的话题,但并不是假的,他确实有些羡慕他治下藩王的日子,对于每日忙不完的公务也很厌烦,要不是他自己总整出点儿新花样来得无聊死。所以有这样能够什么也不干待着的时间就什么也不干。

    过了一会儿,允熥才出言问道“派人去梁国公府接思齐了么?”

    “已经派人去了。为思齐预备的晚宴也已经吩咐御膳房准备了。”

    “思齐今年是,九岁了吧。”

    “是,夫君,思齐今年九岁。”

    “明年就十岁了,虽然小孩也不兴过整寿,也要比今年添些东西。”

    “嗯。”熙瑶稍感不安。允熥同思齐太亲近了。小时候也就罢了,但思齐已经九岁,这年头已经不算小了,允熥也不是他亲爹,甚至不是叔伯或兄弟,再这么亲近恐怕不好。

    但熙瑶犹豫了一下还是什么也没说。

    允熥又问了几件宫里的事情,忽然问道“熙怡,刚才用膳的时候夫君瞧着你与老四的妃子吴氏关系不错。”

    “嗯?”熙怡愣了楞,说道“夫君,吴氏一直拉着臣妾说话。因她说话风趣,又去过许多地方见多识广,妾不自觉就被她的话吸引住了。所以话说得多。”

    “你可得注意。这个吴氏不是个简单的,当初还待字闺中的时候在京城的名声就不是个弱质女流。”“是啊妹妹,你心眼少,可别被她给算计了。”允熥与熙瑶先后说道。

    “算计了倒不比太过担心。吴氏也不傻,过分的事情是不敢做的。只是你也要警醒,宫里的事情、夫君随口与你说的事情不要和别人说。”

    “嗯,夫君,姐姐,我知道了。”熙怡答应。但看她的表情似乎还是不太在意。

    “夫君,明日就是腊月二十九了,可还有藩王要回京?”

    “有。二十叔还没有到京城呢。他因为朕命他入京的旨意到他身边的时候正在打仗的要紧关头,不便撤兵,于是在腊月二十三打败了那个部族后才前来京城。不过他到京大约得年后了。”

    “此外,夫君还约了朝鲜国王、扶桑国王与阿依努人的首领入京。扶桑国推绝了,派了一位王子过来;阿依努人倒是没有推绝,但他们还算不上是一个国家,部族众多夫君一个一个接见也接见不过来。只有朝鲜国王朱芳远明日到京。”

    “那夫君还得喝酒。”熙瑶不太高兴。

    “不会。朝鲜的事情比较复杂,夫君打算放到年后再说。”允熥搂住她“总这么喝,夫君也不好受。”

    “这就好。年后最好也过几天,除夕夫君也必定要喝酒的,多歇息几日。”

    “好好好。”允熥宠溺的说了一句。

    很快一下午的时间就过去了,允熥就这么与她们两个在罗汉床上靠到天黑,一直到王喜走进来询问“陛下,皇后娘娘,惠妃娘娘,何时传膳?”

    “再过半个时辰。”允熥没什么胃口,看了看刻漏吩咐道。王喜领命退下。

    可就在他退下后,允熥忽然问熙瑶“前几日王喜忽然与我说,求我重新启用王步与王进,你觉得如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