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983章 获得了人民群众的支持

时间:2018-02-26作者:七帅

    正看着,他忽然听到从隔壁的隔间传来声音:“秦憨王殿下原来是这么风流的人?我还不知道。”

    “你看他瞎编呢。秦憨王殿下好武艺,琴棋书画一样不会,怎么可能这样风流。秦憨王殿下手底下有一个侍卫是我的同乡,和我说过。”

    “你们凤阳府的人就是好,哪个勋贵人家里都有同乡。不过你还是小声点,这可是亲王殿下!”

    “这有什么!我这话也没有辱及殿下,全是真的,更没有贬低的意思,就是有人听到了,除非是皇家子弟,不然也不会举报的。谁有那个闲工夫。”

    “那也小心些。”

    “行,我小点声。”这人的声音小了点,又有戏台上的声音,允熥一时也听不清,一直到这一出又唱完了,他才听到隔壁有人说:“……,我听说,冬辅官解缙解大人查出来,秦憨王妃是蒙古人与西域色目人的混血,而不是像这戏里说的,是汉人与蒙古人的混血。”

    “蒙古人与色目人的混血?那也就是说现在的秦王殿下也有色目人血统了?”

    “不,秦王殿下是秦憨王殿下次妃生的,次妃是宁河王之女,所以现在的秦王殿下是正八经的汉人。”

    “这还好。要不现在皇上这么讨厌色目人,又要在西北和撒马尔罕国打仗,殿下可就不好做了。哎,对了,与西北的撒马尔罕国打仗,到底是为啥?你是凤阳人,各个府邸里都有消息,说不准还能通到宫里,给我说说?”

    “嘿嘿,”这人笑了几声,听刚才那人又奉承几句,才说道:“那我就说说。”

    “皇上讨厌色目人,这话说的也不算错,但还是不太对。皇上应当是讨厌两个教。”他随即说了一番自己从各处打听来的消息。

    在隔壁的允熥心里暗暗惊讶。这些消息对于任何一个勋贵人家的子弟来说都不稀奇,但隔壁这两个人言语粗俗,应当不是勋贵人家,大约是有点钱的中级武将。知道这些就有点不正常了。他不由得继续听了下去。

    “……,所以我说皇上讨厌这两个教。”

    “原来如此。那这次为啥要和撒马尔罕国打仗?”

    “皇上在广州的时候中了巫术,查了之后是撒马尔罕国的人干的,这你也知道,但皇上也很知道大局,不愿意为了这就派大兵去西北惩罚他们,但谁知道撒马尔罕国的人竟然蹬鼻子上脸了,要派兵攻打西北秦王的封地,将来甚至打算入主中原。这皇上岂能让他得逞?那大明还不名声扫地,皇上也会灰头土脸,所以已经决定年后就派兵去西北打他们,让他们知道厉害了。”

    “这都是真的?”这样的传闻他也听过,只是没有确切消息。

    “当然是真的!今儿上午我和郑国公府的朋友喝酒,我那朋友亲口说的,皇上叫了好几位勋贵入宫谈论此事。郑国公大人回来后与他家的大少爷说此事的时候他听到的。”

    “那看来就是真的了。这撒马尔罕国也确实太张狂了。皇上大人有大量,他们竟然就蹬鼻子上脸,早就该打他们了!”

    “我说也是。朝廷一定得派大军去西北,一次将撒马尔罕国打服才行!就是今年多征几个税我也愿意!”

    “哎呦,你什么时候这么拥护朝廷了?”

    “你这话说的,我什么时候不拥护朝廷?”

    “我说错了,罚酒一杯。”隔壁安静了一分的时间,刚才说话这人又道:“要搁我,当然愿意朝廷狠揍撒马尔罕国一顿,但多征税是不愿意的。”

    “我和你不同!我可是凤阳人,这些年我和我爹在京城做买卖,借着在各大户人家的府邸的关系一直没怎么遇到过刁难,皇上也是凤阳人,我也算是皇上的老乡,要是朝廷打仗钱不够了怎么能不为老乡掏几个钱?”

    “再者,按理说西北的仗和咱们也不相干,但这人哪有不贪心没够的?撒马尔罕国占了西北候肯定还不知足,向东来占领中原。这二年的戏曲里面不是有好多说当年蒙古人南下占领中原的时候十个里面杀了九个?我一开始也不怎么信,后来问了读过书的秀才公,秀才说这是真的,朝廷编的《元史》里面写的很清楚,况且他们蒙古人自己编的什么,记不清了,反正是前朝的史书也写了这些,我才信了这些。”

    “我还问了打过仗的朋友,说要是大军在西北被打败了,依照常理整个中原都守不住!得一直退到淮河或许才能站住脚,但也不保险。我家是蒙城人,在淮北,万一朝廷在西北打了败仗,我家可就遭殃了!撒马尔罕国的人与蒙古人都是北边的蛮夷,据说撒马尔罕国的国主叫做什么帖木儿的还娶了蒙古人一个什么公主为妻,也是一丘之貉,还不和蒙古人一样在中原屠杀百姓!就是为了老乡们,为了家里人,也得支持朝廷在西北与撒马尔罕国打仗!”

    “哎呀,我家是河难项城人,也在淮北,这么说来我也必须支持朝廷在西北打败撒马尔罕国人!好吧,要是朝廷多征的钱不多,我也愿意掏。”这人仿佛下了极大的决心一般说道。

    “还有,这撒马尔罕国的人和蒙古人还不一样,多很多花头。他们都信天方教,天方教又有很多规矩,其中有几个听起来就不对,”他说了几个与汉族习俗格格不入的规矩,接着说道:“听说他们到了哪都非要让当地的人信了他们这个教。”

    正在听他说话的几个人都十分惊讶:“还有这样的规矩?做了这些,不是成了畜生了!就是畜生也不做这样的事情!”“这天方教绝对不能信。看来朝廷必须在西北挡住这个什么撒马尔罕国才行。”“就是就是!”“我说皇上为什么会这么厌恶他们,原来他们还有这样的规矩!就该将这样的人都赶出大明!皇上一定是明察秋毫知道他们还有这样的规矩所以会厌恶他们!”

    “皇上真是明察秋毫,真是圣人!”几个人忽然齐声赞颂起允熥来。

    “呵呵。”允熥当然听到了这声赞颂,高兴地笑了几声。

    不过陈立杰此时说道:“皇上,隔壁几个人听起来都是百姓非官非宦,这样妄议朝政是否有些不妥?”

    “哎,民间百姓私下里议论几句朝堂上的事情,也没什么。这样大的事情,凡是有些见识的人谁不议论?若是连这都管,那大明成什么了?莫非要弄得大明百姓道路以目不成?”允熥说道。

    “臣愚钝。”他马上认错。

    允熥听了这番话心情大好,虽然眼瞅着戏子们又已经休息完毕上来继续演戏,但也没有看的必要了,吩咐宋青书去结账,自己则带着其余的侍卫下楼。

    他没法不高兴。虽然平日锦衣卫也会汇报一些民间的思想动态,告诉他普通百姓因为看多了戏听多了书对于和撒马尔罕国之战还是支持的,军中将士思想也没有波动,但允熥对此十分谨慎,生怕是锦衣卫和镇司编出来糊弄他的;即使不是编的,也未必能够代表主流民意。

    但这次他亲耳听到议论终于确定百姓真的支持他派兵与撒马尔罕国交战,终于可以放心下来,所以很高兴。

    ‘这几年不断编写这样的本子,终于有效果了,朕这几年在文宣司的投入总算没有白花钱。’允熥心想。他在文宣司的投入可不小。好几十号人,一年光薪俸就数万贯钱;这也罢了,更为关键的是每个本子出来后都要印刷许多份,这就费老鼻子钱了。铜活字是有磨损的,每年都得刻几百个,还有人工和纸张的开销,比薪俸还多。因为养活文宣司花钱太多,他都想过是不是缩减一下规模了。

    允熥离开戏园子,很快回到宫里,马上吩咐人将锦衣卫指挥使秦松叫来,对他说道:“朕也知道大过年的还让你忙公事过不去,但这事朕不立马吩咐下去总觉得心里不得劲。”

    “皇上吩咐,臣无有不从。”秦松言简意赅。

    “你吩咐锦衣卫的人马,也不必专门说,就是与亲戚朋友聊天的时候告诉他们明年大军要出征西北对付撒马尔罕国了,再将撒马尔罕国做的事情添油加醋说一说。”

    “是,陛下。臣回去后马上吩咐他们。”这个任务不重,即使过年的时候干也毫无困难,所以秦松马上答应。

    允熥又叮嘱他几句话,坐下来谈笑道:“这几日过年,你家肯定很忙碌吧?”

    “陛下,臣身为锦衣卫指挥使,绝不敢私下里交接大臣。现在来臣的家里的都是本卫的人,这些年一直住在一处乡里乡亲的不好推绝,或者锦衣卫的人,或者当年臣在皇上身边的时候的熟人,绝无其它人等。”他马上辩白道。

    “不要这么紧张,朕也没说你私下里结交大臣。”允熥笑道:“你朕还不相信,朕还能相信谁?”宗明天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