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971章 年轻人

时间:2018-02-19作者:七帅

    ,精彩无弹窗免费!

    等允熥走进来,齐泰马上跪下说道:“臣齐泰见过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说着,重重的磕了一个头。

    “爱卿起来吧。”允熥忙说道,似乎还想着伸手去扶。手伸到一半才缩了回来,示意身旁的宦官去扶。

    刚才他见到齐泰的一瞬间,忽然意识到自己已经有一年多快二年没有私下里接见过齐泰,这个自己曾经最为信任、自己身边第一个大臣,不由得就动了心思,将刚才思量的给他一个下马威的事情忘在脑后。还是手伸出去后才反应过来。

    “谢陛下恩典。”齐泰说道,随即起身站在允熥身前。

    允熥轻轻咳了几声,说道:“齐爱卿,朕也不多话,只是问你一句,为何格致院请求拨付钱财的文书未准?朕记得之前派人与你说过,格致院的钱粮一律从宽,除非数额巨大,否则你这里准了,之后在给朕的奏折中稍稍提上一句就好。”

    “况且即使你觉得数额较大,也应该上折向朕询问一番,或者让杨士奇向朕上奏折,求得朕的批答后再行准许,如何能够一口咬定不给拨钱?”

    “陛下,臣愚钝,可是说的初十日格致院请求拨款那一次?臣同意了,并未不给拨钱;或者是初六那次?可那次臣使人与杨院使说了,此事须得请求陛下准许,之后就没了下文,如何能够怪到臣头上?”虽然齐泰已经决定老实认错,但还是要分辨清楚到底错在哪里了。

    “你还在推脱!”听到齐泰这话,允熥的火气又上来了,加重语气说道:“不是初十那封奏折,也不是之前那份。这一份杨士奇向朕奏报后朕否了,让他回去重新拟定。就是最近这些日子的这一份!杨士奇自己说,十七日向户部行文,户部驳回,他又跑了几次户部,见了陕西司郎中,但这个郎中就是一再推脱,不得已于今日给朕上折子!”

    “十七日?”齐泰说道:“陛下,臣十七日与之后几日并未见到过格致院的行文,也并未听陕西司汇报过。”

    “你没有听说过?”允熥提高音量,刚要驳斥,但忽然想到:‘齐泰是朕的亲信,即使这二年已经有些跟不上形势,也不至于欺瞒朕。’

    “爱卿可敢保证所言无误?”允熥问。

    “臣绝不敢在陛下面前撒谎。”齐泰斩钉截铁的说道。

    “好。”允熥说了这个字,转过身走到门口,对身后的王喜轻声吩咐几句,王喜微微躬了下身子,转身离开侧殿。

    允熥伸手从书架上拿下一本书,又对齐泰道:“爱卿喜欢看什么书?”

    “请陛下给臣一部《史记》。”齐泰道。

    允熥从书架上抽出《史记》递给他,还想到了什么,笑道:“从前你在朕身边为东宫官的时候,就喜欢看《史记》,尤其是先秦这一段。但其实先秦这一段许多记载都是司马迁瞎写的,根本没有出处。”

    “陛下,虽然先秦这一段有些记载确实难已找到出处,但太史公的推断合情合理,未必就是错的。”齐泰也笑了。

    允熥又跟他说了几句话,忽然反应过来自己此时可还在怀疑齐泰,忙咳嗽一声,住口不言,坐下来看书。齐泰也半坐在椅子上看了起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王喜走进来,看了一眼齐泰,凑在允熥身旁小声说道:“陛下,刚才都察院已经查证,此事陕西司郎中确实并未奏报给齐尚书,是他自己因为十分厌恶格致院,所以压下不办。”

    “奴才还让侍卫去询问了杨院使,得知杨院使因为自身品级不高,不敢用这样的事情去打扰齐尚书,所以这些日子他即使偶然在路上遇到齐尚书也从未说过此事。”

    “你做的很好。”允熥小声夸他一句,合上书,走到齐泰身旁对他笑道:“果然是朕错怪齐卿了。齐卿果然不会对朕交待的事情如此怠慢。”

    齐泰慌忙站起来,对允熥行礼道:“陛下,臣知晓陛下的安排都大有深意,即使一时未能明白也绝不会故意耽搁陛下的事情。”

    “齐卿,你这马屁拍的可很顺溜。”允熥在他身旁坐下来,笑道。

    “陛下,臣并非是在拍马屁。”齐泰十分坦诚的说道。

    他真的不是在故意拍马屁。虽然这话说出来也有哄允熥高兴的意思在,但也是实话。允熥这几年搞得改革不少,已经有了初见成效的改革,其中最让齐泰赞颂的,就是以官代吏和以警察代胥役,在他看来可以说革除了流传千年的弊病,善莫大焉。

    其它改革他并非全盘赞同,比如在五军都督府内设立文宣司,但过后也明白了允熥的用意,知晓他是有明确的想法的。

    所以他认为格致院也绝对不会是允熥自己‘骄奢淫逸’或‘玩物丧志’才设立的这个衙门,大约是一个研究武器的地方,虽然他也认为军队的战斗力不在于一两件先进武器,但也算是正事,所以不会暗地里设绊子。

    齐泰将自己的想法隐隐约约与允熥说了一番,允熥马上感慨道:“还是你们这些朕的旧臣了解朕啊!”齐泰他们这些从洪武二十五六年就到他身边为官的人与他相处的时间要比其他人长得多,更何况他当太孙的时候事情也少,与身旁东宫官就朝政针砭时弊的时候也多,不自觉的就会带出自己的一些想法,所以他们对他心思的把握也比其他官员强得多。

    “要是满朝文武都能和你们一样在朕身边为官个十年八年的就好了。朕做事也不至于这样费力。”

    “陛下,现下陛下事情繁多,哪有这些时间如同当年一般与臣等议论朝政。”齐泰笑道。

    “朕也知晓,不过是随口一说。”允熥道。

    他们又说了一会儿旧事,齐泰就要起身告辞。但他忽然又想到什么,对允熥说道:“陛下,即使现在陛下事情繁多,也可多与青年才俊议论朝政,就如同从前与臣等一般。上了年纪的大臣不好转变,但年轻人更容易接受陛下想法。”

    “你说的不错,朕知晓了。”允熥随口答了一句,就要接受他的告辞。

    可就在这时,他忽然想到了什么,站在原地沉默片刻,直到齐泰提醒他才缓过来,答应一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