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969章 计算

时间:2018-02-19作者:七帅

    范红进拍马屁拍到了马腿上,一边叮嘱自己一定要注意,一边马上又道:“臣一时失言,请陛下恕罪。”他是有品级的厨子,可以自称为臣。

    “罢了,这次朕就不处罚你了,但以后切不可再失言。”允熥说了这么一句,没等他谢恩,就在御膳房里转悠起来。

    御膳房虽然是给皇家做饭的地方,但并不是只有一间厨房,它是一个占地面积很大的建筑群落,不过允熥关心的只是厨房,于是只在各个厨房转悠。

    严格说来,明代并不存在一个叫做御膳房的衙门,只是大家将给皇上做饭的地方简称为御膳房,由尚膳监与尚食局(女官衙门)管辖,皇上及后宫嫔妃正常情况下的饭都是由这两个衙门负责。现在实际管着御膳房的是尚膳监的总理(无误)王光路,他听到允熥前来的消息马上小跑着过来跟在身旁伺候。

    允熥转了一圈,对王光路说道:“卫生状况还好,与朕上次来的时候差不多,你做的不错。”

    “御膳房的饭菜入陛下与诸位娘娘、皇子的口,奴才岂敢轻忽。奴才每日一早都要在厨房巡视一遍,若是有违背章程的,一次扣罚一个月的银米,两次打板子,三次就逐出皇宫不许再为贵人做饭。”

    “几位公公也都十分在意御膳房的卫生。王喜王公公,海明海公公与马成马公公也常常叮嘱奴才不可轻忽,这也有三位公公的功劳。”王光路陪笑道。

    “既然是你管着这里,那就是你的功劳,不必非要说王喜他们。”允熥很反感这种有功劳归功于领导的行为。

    “是,是,奴才知晓了,下次定当改正。”王光路答应着。不过下次若是允熥再过来,他还是会这样说。功劳岂能没有领导的份。

    允熥没琢磨他在想什么,又夸赞几句,继续随意的转悠着。他听到前面传来鸡叫声,走过去一看,就见到两只关在笼子里的鸡,此时这两只鸡正精神抖擞的站在笼子里咯咯叫着。

    “陛下,这都是上林苑送来的鸡。上林苑每五日送鸡鸭猪羊过来,奴才接受的时候都会仔细看看有无得病的牲畜,并且每日都有人检查,将鸡鸭猪羊的情形记录在案。”王光路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一份日志来。

    允熥随意扫了一眼,正要说“朕看这个做什么”,忽然发现里面使用的是印度数字,问道:“现在你们记账都是用印度数字?”

    “启禀皇上,前年三月份的时候奴才见到司礼监的几位公公用这印度数字计数,觉得比汉字写起来方便,所以将御膳房的账目也改为用永印度数字记。奴才原本只认得几个字,也不会摆弄算筹,根本没法查账目可有问题;但有了这印度数字后也可查账了。因为这十分简便,据奴才所知,宫里现在几乎都是使用印度数字记账。”王光路马上答道。

    允熥点点头。又问了几句话,转身离开御膳房。

    不过他刚刚走出院落大门,就对身旁的小宦官说道:“你去找李波,让他派人到户部,宣户部照磨所的照磨艾素入宫觐见。”

    允熥随即返回乾清宫,与内阁诸官答礼一番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开始批答奏折。

    迎面一份的题目写着《请拨粮草折》,打开一看,是封到东北的英王朱松所进,写到自己带兵平定东北的蛮夷部落,其中有一个部族自从建业二年开始至今已经三次攻打,但始终没能消灭,这次第四次攻打终于差不多能够将这个部族消灭,但因为攻打这个部族消耗很大,粮草不足,请求支应粮草。

    “连续三次都失败了,这个部族可够厉害的。”允熥笑道:“不过这次二十叔终于能够平定该部,也还不错。”

    “至于这个粮食,要得太多了吧,他的封国总共也没有多少人口,就要这么多粮食?先拨一半,剩下的一半,待开原的锦衣卫将消息传回来后再做计较。”

    将折子批答完毕,允熥又想:‘张数建业元年跟随朱松去东北为左相,到明年就五年了,是否让他回来?’

    思量片刻,自言自语道:“还是算了,马上就要与帖木儿大战,朕还要征召英藩的军队出战,要让二十叔亲自带兵,张数还得在东北多待一二年。”

    “真是苦了他了,今年张温病逝因为在英藩为相都没能回京祭奠生父。等与帖木儿的战争打完了,朕要封赏他,还要让他在京好好休息一番。”

    将此事思量完毕,允熥把这封奏折放到一边,继续批答下一份奏折。

    “格致院请求拨付钱财?”允熥仔细看了看,有些不高兴的说道:“朕不是和齐泰说过了么?怎么还是这样?”

    格致院因为老的观星台有些旧了,况且位置也不好,想要在城外的钟山兴建一座新的,允熥已经同意了,让他们给户部行文索要经费。

    可杨士奇没想到过了几日户部竟然打了回票,不给拨。杨士奇亲自去户部找户部陕西司的郎中商议了几次,就是一再推脱,杨士奇迫不得已之下给允熥再次上折子。

    “你去户部,把齐泰叫来!”允熥语气不善的对黄路说道。

    黄路答应一声,就要退下,可允熥又道:“把杨士奇、周伟和曹徵也都叫来!”

    “官家,曹徵曹大人可还在服丧。”黄路提醒道。

    “朕知道。他这段时日一直在服丧,并未上值。”允熥说道。

    黄路听到这话,没敢再说什么,一溜烟小跑着退下了。

    过了一会儿,小宦官走进来轻声说道:“官家,齐尚书与艾照磨,杨监正、周主事与曹监副都过来了。”

    “让齐泰在侧殿等着,其余四个人叫来。”允熥吩咐道。

    暴昭马上抬起头看了允熥一眼。齐泰可是尚书,其它几个人都不过是五六品,甚至还有一个八品的小官,晾着齐泰,可以说是对他十分不满意了。

    暴昭想要劝谏。二品大员的体面还是要顾及的。但思量一番还是没有没有起身相劝。此时皇上正在气头上,劝谏也多半无用。‘等下午或者明日皇上气消了再说。’他想着。

    允熥没有在意他在想什么,等四人走进来拜见过后,允熥将面前的这份奏折递给杨士奇:“过一会儿朕派一个侍卫与你一起带着朕的奏折去户部,当场就让户部播下钱粮来。若是敢稍有迟疑,朕就罢了他们的官。”

    这次他要是不果断为格致院出头,下次各个衙门就会更加放肆。所以他即使会招致言官的弹劾,会被一些文官私下里骂昏君也在所不惜,必须让他们知道自己对于格致院的重视。

    “陛下,这,臣……”反而是杨士奇显得有些迟疑。他不愿意与户部闹得这么僵。

    “你现在是格致院的掌印官!”允熥说道:“就要撑起自己的衙门!你从前在朕身边为中书舍人没经历过这些事情。你要知道,在外朝一团和气是做不了事情的,你软了,别的衙门就硬,这次你不强硬的顶回去,下次户部连格致院诸位官员的饷银都敢拖欠,难不成到时候你还是想着一团和气不出头?”

    杨士奇被允熥批头训斥了一番,忙弯腰行礼:“臣知晓了,从前是臣想的左了,还请陛下恕罪。”

    “平身吧。你头一次在外朝为官,这样的事情抹不下面子也平常,不过以后切不可如此。”允熥又道。

    杨士奇领命,又行了一礼,方才直起腰。

    允熥又问了格致院现在的进展如何。“启禀陛下,格致院现在有从钦天监划拨过来的诸位官员二十四人,臣一一甄别,罢去了其中不学无术之辈一人,还剩二十三人。”

    “另从民间招募了精通算数、天文等的共十八人,均授予官职。”

    “现下格致院主要在研究为何所有日月星辰能够每一日就绕大地一圈,编制历法,以及为何日月星辰如此排布。”

    “另遵陛下旨意,又让他们研习算数,研究如何计算一个不规则物件的‘体积’。现在已经有了初步成果。”

    “哦,有何成果?”允熥好奇的问道。

    “一名从民间招募精通算数的人说,将这个物件完全浸入一个盛满水的器皿中,将排出来的水都接住,倒进一个规则的圆桶或方盒,就能知晓这个物件的体积。”杨士奇说道。

    “若是这个物件不能浸入水中呢?或者这个物件是中空的,水会渗入其内,如何?”

    “臣等还不知晓该如何计算。”杨士奇老老实实的说道。

    “回去继续研究,如何计算体积。”允熥又安慰道:“那人能够想到浸入水中计算体积已经很不错了,这个问题本来就不是很容易解答的。你回去赏赐那人。”

    “是,陛下。”杨士奇赶忙答应。宗明天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