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966章 大家过年快乐

时间:2018-02-19作者:七帅

    允熥听了这番话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挑了几支刚刚造好的火铳亲手试了试,没有发现残次品,夸赞了一番吕方管理火器工坊有方,赏赐了他一番。

    吕方觉得允熥的表情算不上高兴,但显然自己管着的工坊没有问题,所以一面思量允熥为何为如此,一面跪下‘感谢陛下厚恩’。

    ‘陛下前一处视察的地方是哪?现在还不知晓,等明日在这附近的工坊转一转就知晓了。’吕方想着。

    允熥赏赐过他,又随便看了看,就要离开这里。

    但在离开前,允熥又对他吩咐道:“你在这里开设一个小学校,一定要教导所有年轻的工匠认识同样的度量衡,将来一定要造出同样尺寸的火铳部件。产量少一点没有关系,现在上直卫需要的火器基本已经都有了,现在也不需要赶产量。”

    “另外,你让工坊的工匠钻研一番,看看那些事情可以交给机械,而不是全靠手工。朕回头也要吩咐梅殷来派出工匠钻研。”

    吕方对允熥如此重视标准化不是很理解。诚然,他们当然能够明白标准化的好处,但是现在使用工匠们一个个造火铳也足够使用了,何必强要标准化?不过他当然不会违背允熥的意思,答应道:“是,陛下。臣必然照办。”

    允熥看了他一眼,没有多说什么,转身离开火器工坊。

    他又在这里视察了一会儿,这里虽然是大明现在的重工业中心,但除了钢铁厂是利用高炉的近代化工厂外,其他的都还是传统的小作坊,不过因为工匠众多,产量却也不低,能够满足现在皇室与军队的需求。

    允熥转了个遍,天已经快要黑了,坐上马车返回皇宫。

    到皇宫时天已经黑了,他却并未马上去后宫,而是吩咐文垣道:“你先回你娘哪里去,让你娘吩咐御膳房预备晚膳,爹过一会儿就过去。”文垣答应一声,在小宦官的服侍下返回坤宁宫。

    允熥自己则坐下思量起来,同时喃喃低语了一句:“必须进一步推行工业化。”

    与工业化的工厂相比,传统的手工作坊的生产效率极低,允熥并不清楚历史上西方部分采用机器生产火枪火炮后的生产效率提高了多少,但就从现在大明兴建的新式钢铁厂与原来的钢铁作坊相比,生产效率就提高了十倍以上。

    生产效率的提高,除增加了一段时间内能够提供的产品数量外,还降低了单位产品的成本,使得产品的价格降低,更多的人能够用得起某样产品,从而促进整个社会人们的生活水平。所谓生产力的发展,就是如此了。

    同时,工业化也能直接带来社会的进步。不论从哪个角度来说,工业社会都是比农业社会更加先进与文明。有些人想象中的田园牧歌式的乡间生活仅仅存在于梦里。农业社会下的自耕农体系是相当脆弱的,红白喜事、风不调雨不顺等等都可以耗光一户人家的积蓄,要是连续两年都有天灾**就只能借债度日,从而被地主控制受到剥削。

    现在大明开国不久,许多地方地广人稀人地矛盾并不突出甚至没有,人比土地更加重要,地主们让农民欠下债务后多半只是最后软硬兼施得到他的土地,仍旧让农民继续耕种,地主对农民的压迫还不重;但每个王朝到了中后期都人多地少,地主为了最大程度的榨取钱财都对农民极尽压榨,大多数地主也从来不会管雇农的死活,因为有的是人想要种地。

    当然,也有一些地方是没有地主存在的,比如某个着名的原籍陕西的习姓官员曾经说过“关中无地主”,一大片田地由一个家族的人一起耕种,南方江西也有这样的村子。但这样的地方无一不是土地亩产很低,一户人家所能耕种的土地的总产量扣除缴纳的税赋后剩下的粮食只能勉强足够一户人家嚼用,上头再有个地主剥削就真没有活路了,才会形成这种生活状况。

    而推行工业化在一定程度上就能够改变这种情况。是的,历史上的工业革命早期工厂主对工人也是极尽压榨,但这是不可避免的,如果不进行工业化,最后的结果只能是农民和国家仍旧在这一个个轮回中崛起、全盛、衰落直至灭亡。

    同时,工业化也能够使得国家更加巩固。工业化的国家,没有一个是单纯的被本国普通老百姓推翻的。工业国家的统治机器在正常情况下都能够镇压本国想要造反的人。所有亡国的国家都是因为对外战争不利最终完蛋。大明需要的,就是在生产关系从地主——雇农转变成资本家——工人(含农业工人)这一阶段摆正自己的位置,之后就不需要担心什么了。

    所以不论是为了提高生产力,还是提高老百姓的生活水平,亦或是为了巩固大明,都要进行工业化。

    允熥思量半天,将思索使用简体字写在自己最隐蔽的笔记本上,又将笔记本藏了起来,起身去往坤宁宫。

    坤宁宫内,熙瑶正在询问文垣今日允熥都去了哪里。“娘,今天爹爹带着儿子先去了景川侯曹震的府邸,然后去了国子监,然后又去了讲武堂,之后出城到了梅山,巡视了几个工坊,有一个是产钢铁的,还有产火器的,这个时候天已经快黑了,爹爹就带着儿子回来了。”文垣说道。

    “钢铁工坊?是钢铁厂吧?”熙瑶说道:“你爹带你进去看了?”现代化的钢铁厂在极大提高生产效率的同时,一旦发生事故的伤亡也大大增加,前年曾经有一次事故死了六个人,都是尸骨无存,家属在工厂闹事、在上元县和应天府告状,闹得很大,一些文官也借机提出取消钢铁厂,允熥也废了很大的力气才将事情解决。

    因为知道有这么一间事情,所以熙瑶对钢铁厂的印象很不好,此时听到允熥还带着儿子去视察,顿时担心的问了起来。

    “娘,爹没有带着儿子进冒着黑烟的地方,只在院子里略转了转,看了看已经造好的钢,钢,钢什么来着,是了,钢锭。”文垣说道:“不过爹爹自己带着侍卫入冒着黑烟的地方去了。”

    “这还好。”熙瑶捂着胸口说道。

    “一路上你爹有没有问你话?”她又问道。

    “还没呢,娘。”

    “那你详细说说今天你爹都去了哪里,和任事的官员或工匠都说了什么。”

    文垣随即说了起来。在他说起允熥要对任官制度进行改革的时候,眼神稍微动了动,不过没说什么;但之后文垣说起允熥召见工人唠家常的时候,打断他的话问道:“你爹可是带你一起去接见了工人?”

    “没有。爹说从前曾经以皇太孙或皇上的身份接见过普通百姓,但普通百姓只是诚惶诚恐的,什么话也说不出来,所以要以普通官员的身份召见,也就不能带着儿子。”

    “不过儿子后来从侍卫口中知道是爹爹问了问他们家里如何,这些工人都是家里欠了不少钱才不得已来做工的。”文垣道。

    熙瑶没说什么,只是让文垣继续说着今日出宫的情形;待文垣说完后,她才说道:“国子监和讲武堂的事情若是你爹问起了,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即可,对工坊,垣儿你想了什么?”

    “儿子没想什么。”文垣说道。

    “没想什么?你……”熙瑶刚要说话,从外面传来通传声:“陛下驾到!”她赶忙站起来,拉着文垣去宫殿门口迎接。

    “在做什么呢?敏儿她们呢?文圻呢?”允熥见到熙瑶拉着文垣过来迎接,笑着问道。

    “夫君,敏儿与思齐、贤琴在自己的寝殿玩呢,文圻也在,文垠已经睡下了。夫君既然过来了,妾把敏儿她们都叫来一起用膳。”熙瑶笑道。

    允熥点点头,抱起文垣问他道:“可已经洗过澡了?”

    “娘让下人服侍着洗过了。”文垣说道。

    “这就好。今日出了城,又在梅山那个污染严重的地方待了很久,回来可得洗澡。”允熥笑道。

    文垣不知道‘污染’是什么意思,只是在他怀里不说话。允熥伸手摸摸他的脑袋,抱着他来到膳堂坐下。

    他刚坐下,要和文垣说几句话,忽然听外面传来声音:“爹爹!”允熥回过头去,就见到一双小手推开半掩的门,跑进来抓住允熥的腿又道:“爹。”

    允熥将敏儿抱起来,笑着和她说了几句话,又答了贤琴与思齐、文圻的问好让她们坐下。

    又过了一会儿,御膳房的人将以最快速度做好的饭菜送来,侍女给他倒了碗汤,允熥接过来喝了一口,宣布开饭。宗明天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