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945章 在两卫所

时间:2018-02-02作者:七帅

    曹行一听就知道这是一个好东西:“这种火器确实很妙,在敌军冲锋的时候先发射一阵弹丸,即使打不死几个人也能使得他们的冲锋阵型混乱一些,随后又可以拿着当做铁棍使用,可谓一举两得。”

    但随即有些担心:“这样的一支三眼火铳耗费的铁恐怕不少,朝廷能长久支应的住么?”

    “这不必担心。”允熥说道。只要不向南宋那样连续几十年打规模巨大的大仗,开了市舶司又有商税补充的大明还负担得起这些钱。至于消耗铁,他正愁现在铁消耗量太少引动不起工业发展呢。

    “正好今日是休沐日,朕就亲自带你过去视察这两个卫所一番。”允熥又道。

    “是,官家。”曹行答应一声,就要跟随允熥一起出宫。可三个小皇子也跟着一起走出了乾清宫。

    待走到乾清门的时候,曹行回头一看三个皇子仍旧跟在身后,又注意到他们的衣服并非是皇室常穿的衣服,顿时大吃一惊:“陛下,这可是要带着三位皇子一起出宫?”

    “确实如此。”允熥也没有隐瞒自己的意思。

    “陛下,三位皇子虽然聪慧,但年岁尚幼,贸然带去卫所肃杀之地,臣以为不太妥当。”曹行马上说道。

    “叫官家。”允熥又道:“正是因为他们年岁还小,所以要带着出宫去卫所看一看。小孩时候的想法还未定型,趁着这个时候让他们见到威武雄壮的大明将士从而喜欢军事,总比等他们再大几岁被文官教了一脑门子重文轻武的想法后再矫正要容易得多。”

    “可是,几位皇子年岁毕竟太小了。”曹行对允熥的想法当然很赞成,他是武将嘛,当然喜欢向着武将的做法。但他们的年纪还是太小了,万一被军中肃杀的气氛吓到怎么办。

    允熥却不在意他的担心:“这有什么吓人的。朕意已决此事不必再议。”

    曹行拗不过他,只能在心里暗自盼望三个皇子胆子大一些。

    出了宫,文垣他们三人上了车,允熥与曹行带着侍卫骑马,前往府军左右卫的驻地。不过允熥特意吩咐一名侍卫几句话,这侍卫听过后躬身应诺,没有与允熥走同一条道路,骑着马去了其他地方。

    不一会儿一行人来到府军右卫的驻地,允熥远远的下了马,吩咐三个孩子先在车上待着,自己与曹行带领几个侍卫向这边走过来。

    才走了几步,就听营地内传来喊杀声,随即又有如同雷鸣般的声音响起,允熥点点头,自言自语道:“宋瑄不错,现下日头挺高,还在如此操练将士。”

    他正自己说着,就听前面传来声音:“不知这位大人前来我们府军右卫有何要事?”他抬头看去,就见到一个身穿大明将士红色战袄的人站在面前,恭敬的问道。这人不傻,允熥虽然没有穿官服,但这派头一看就是大人物,年纪又轻,多半是勋贵世家在军中有个差事的子弟,可不敢得罪。

    允熥随口答道:“奉陛下的命令,有事要吩咐府军右卫指挥使宋瑄。”他示意陈立杰向这人展示自己的侍卫腰牌。

    这人验过腰牌,有些疑惑:‘若都是侍卫,这领头的人为何如此有派头?若此人不是侍卫,那是什么身份能够带领侍卫前来对指挥使大人传话?’

    他想了想觉得也只有某位王爷才能如此了,于是态度更加恭敬,带着他走进营地内。

    允熥走进营地,就见到校场上面烟尘滚滚,喊声震天,从烟尘中显现出将士们身影,手里拿着武器排着整齐的队列,不时呼喊着口号向前走着。允熥一边跟着这人走着一边仔细打量校场上的将士,不时点头或自言自语一番。

    不一会儿一行人走到校场的高台下,领路之人正要带领他们走上去面见宋瑄,忽然允熥伸手拦下他,说道:“叫宋瑄下来见我。”

    这人面色一变,但想着他大约是位王爷这样吩咐倒也使得,答应一声通传去了。允熥就站在下面,看着正在演练的将士。

    宋瑄正在高台上观看将士操练,不时对身旁的人吩咐几句,忽然听到守门的士兵说有皇上派来的人有事要吩咐他,派头也很大让他下去见面,顿时有些好奇:皇上到底是派了什么人前来传话?不可能是侍卫,他们可不敢这样吩咐。但也绝对不可能是门子说的什么王爷。皇上虽然对藩王们很好,但对他们在中枢碰触权力还是很忌讳的,绝不可能派一个王爷过来。

    不过不管到底是何人。宋瑄也只能先下去看看。他吩咐指挥同知一声,就带着两个护卫走了下来,随后就见到了正在校场旁张望的允熥。

    宋瑄一惊:‘陛下怎么忽然来我府军右卫了?’但脚下丝毫不停,匆忙走到允熥身边跪下说道:“臣宋瑄见过陛下。”

    待行礼完毕宋瑄站在允熥身边,允熥指着校场笑道:“宋卿,你很好。朕知道在朕离京这些日子京城卫所的操练多有些懈怠,即使朕回京了也不过是稍微紧了两天,见朕忙的脚不沾地也没有提到卫所之事就又懈怠下去了。”说道这里,允熥冷笑道:“以为朕不知道呢。”

    宋瑄听了这话心里一惊:这是又要整顿上直卫的节奏啊。自从允熥继位已来,虽然上直卫的待遇提升很快,但已经整顿过两次了,这是又要整顿第三次,频率也太高了些。

    允熥可不知道宋瑄已经想到了这么多,并且他其实没有大规模整顿的意思。对帖木儿之战上直卫肯定是主力,现在大规模整顿会削弱他们的战斗力,允熥可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他只是打算稍微警告一下,同时用撤换府军左卫指挥使为曹行的做法杀鸡给猴看,让其他人收敛。

    不过这些话与宋瑄也说不着,他吩咐侍卫将三个孩子带进来,自己则对宋瑄说道:“宋卿,现下府军右卫换了多少火器了?骑兵可已经裁撤了?”

    “启禀陛下,依照陛下的意思,工部与内官监都是先尽力满足一个卫所所需的火器后再向下一个卫所供应,之前不过是稍微发几个火器让大家看看而已。本卫的两个骑兵千户也都尚存。”

    “正好。朕欲在上直卫增设骑兵,想来想去,宋卿与曹卿都是善用骑兵之人,所以要让你们二人统领这支兵。”允熥笑道。他随即说了自己对两个骑兵卫的构想。

    与曹行猜想的不同,虽然这两个卫的将士会全员装备马匹,但并不会全部都变成骑兵。一者,就像曹行所说,那么多优良马匹不好找;二者,这两个卫所的将士之前不是骑兵的占多数,从现在开始练也来不及了,从其他卫所将骑兵调过来一时之间也难以形成配合默契。虽然以后会将骑兵统一到一支部队,但现在不会这样改革。

    依照允熥的构想,府军左右卫会各有四个骑兵千户,作为真正的骑兵,依照他与曹行鼓捣的操练之法进行训练;其余的六个千户则作为骑马步兵,无论从装备到服饰都和火器步兵一样,只是会骑马,打仗时候以马匹作为机动工具,抵达作战地点后下马步战。其它九个上直卫,包括拟定为炮兵卫的虎贲左卫都会仍旧保留一个单独的骑兵千户。

    值得庆幸的是,上直卫作为皇上的直属卫所,马匹的装备比例比一般卫所要高得多,会骑马的将士也多不少,虽然大多不怎么熟练但也比从一张白纸开始练习要容易。

    曹行听了允熥的话情绪有些低落。他本以为会组建一支纯骑兵部队,但谁知是这种半骑兵部队;不过宋瑄却微微颔首。骑兵没那么好训练,没有五六年的功夫是出不来一支精锐骑兵的,而对帖木儿的战争不过是这二年,若是真的改为全骑兵那府军左右卫上不了战场了。

    但曹行低落了一会儿也重新振作起来。即使只是半骑兵也无妨,一共八个骑兵千户他会奋力训练,将他们训练成为天下最精锐的骑兵!

    之后他们又说了一阵如何对这些骑兵训练之事。这时允熥单独派出的侍卫也已经来了,手里捧着一件怪模怪样的火器走过来,允熥一把这火器拿起来,对他们说道:“曹卿,这就是朕构想出来的三眼火铳,让工部做出一个样品看看,待会儿试试能不能达到要求;宋卿,你还不知道这是什么火器吧,这是朕构想出来的装备骑兵的火器,这有三根长管,每一根都能装填火药发射弹丸,又能用作贴身近战的兵器。”说着,允熥挥舞了几下,笑道:“不比狼牙棒差吧。”

    宋瑄好奇的接过三眼火铳,掂量了一下,说道:“陛下,这确实是好东西,但对将士的要求更高了,首先要会在马上装填火药和弹丸;二来这纯铁的火器比木头的狼牙棒要重得多,将士们一时半会儿恐怕不能运用自如。”

    “也不过就是十几斤而已,朕都能运用自如,将士们难道就不行?”允熥说道:“一时半会儿确实不熟悉,但又不是要他们马上拿着这个上战场,还有操练的时候。”

    宋瑄虽然仍旧有些担心,但既然皇上如此说了,他也不能推辞,躬身答应。

    随即允熥要带着他们去试验一番这三眼火铳,一回头见到文垣他们三个已经过来了,见允熥的目光转过来赶忙行礼。

    允熥将三眼火铳交给宋瑄,走过去站在他们身旁,指着仍在操练的将士们说道:“文垣、文垚、文圻,你们看到这府军右卫的将士操练,感觉如何,可感到了威武雄壮之意?”

    “爹爹,嗯,父皇,这么多将士在校场上操练,儿臣,嗯,也不知该怎么形容,只是感觉胸内蓦然升起了热气,却又挥洒不出来。”文圻抢先说道。

    此时文圻都已经两眼放光了。他从未见过这么多人一起依照同一个号令整齐划一的做着动作,这给他的震撼是无以伦比的。

    “父皇,儿臣想到了一首古词来形容这一幕。辛弃疾的《破阵子·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之》: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文垚说道。他也颇有些激动。他毕竟大两岁,平时抱琴又经常灌输等他长大了在自己的封地如何如何的,此时看着这么多将士不由得想到自己以后指挥千军万马,一个号令将士们莫干不从的的事情。

    允熥听了他们两个的回答,又看到他们激动的表情,十分满意,笑着转过头对文垣说道:“文垣觉得如何?”

    出乎允熥预料,文垣想了想说道:“父皇,这操练确实壮丽,但儿臣却不像大哥与三弟这般激动。儿臣更喜欢读书。”

    允熥脸色一僵。若仅仅只有前一句还罢了,可还有后一句,这就不太好了。

    正愣神间,宋瑄说道:“陛下,臣恭贺陛下。”

    “皇长子与皇三子对将士们操练颇有感触,将来必为大明的藩篱;太子殿下喜好读书,将来也必是一带明君。”

    在场的几人听到这话也马上躬身说道:“臣恭贺陛下。”

    文垣被他们这异口同声的话吓了一跳,不禁向后退了一步,不小心踩到了文圻的脚,赶忙又站了回来。

    他们这么说,允熥也不好再说什么,带着众人去一处靶场试射了三眼火铳,又试了试近身战的时候顺不顺手,有何需要改进之处。

    待将这个试制的三眼火铳的优缺点都记录下来后,允熥又吩咐宋瑄几句,离开府军右卫。

    允熥又带领曹行来到府军左卫。府军左卫原来的指挥使在上直卫所有指挥使中表现的最差,正好拿来作为给猴看的鸡,被允熥当场免职,开缺回家,任命曹行为指挥使。至于其他的,就是曹行自己的事情了。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