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931章 客栈发生意想不到的事情

时间:2018-01-23作者:七帅

    看过现在大明最优良的种马,定下曹行的差事,允熥一行人离开牧场,返回城里。

    等入了城绕道城南,允熥正要看繁华的商业街,就听曹行与杨峰说道:“陛下,现在天色已晚,臣等告退。”他们总不能跟着一起回宫,现在允熥要视察民情他们也不好跟在身边,所以现在就请求告退。

    “杨峰,曹行,既然天已经不早了,你们两个回家吧。曹行,记得过两日入宫来见朕,朕亲自安排你带兵之事。”允熥说道。

    曹行答应一声,与杨峰一道退下。

    允熥回过头,从马上下来,与昀芷一起走着,看繁华的街景。

    这里就是现在京城,甚至整个大明最为繁华的地方了。现在又将近酉时,正是热闹的时候,只见道路上摩肩接踵,一个个带着一张或沧桑、或风雅、或童稚、或世故脸庞的人行走着。

    不远处传来商贩颇具中华传统乐器穿透性的吆喝声,偶尔还有一声马嘶长鸣,不同的声音交织在一起,就好像一出交响乐一般使得人不禁沉浸在其中。

    允熥看到此情此景,也不禁露出高兴的神采。现在这个国家是自己的,看到治下的百姓生活富足安康,就是对他最好的褒奖。

    昀芷此时也已经从下午差点儿坠马的事情缓了过来,不时停下脚步拉着允熥走进一家店铺,买些东西。

    走着走着,他们路过一家客栈,昀芷就拉着允熥的手说道:“兄长,妹妹还没去过客栈呢,咱们进去瞧瞧吧。”

    “客栈也没什么好瞧的。”

    “妹妹也知道没什么好瞧的,但毕竟没见过,想进去看看。陪妹妹看看嘛,兄长。”昀芷撒娇道。

    允熥对于自己妹妹或女儿的撒娇没什么抵抗能力,听到她这样说也就答应道:“那就进去看看。”

    他们一行人随即走进客栈,找了一个靠边的位置坐下,允熥与昀芷和她的一个侍女,以及陈立杰、宋青书两个侍卫坐在一桌,另有四个侍卫坐在旁边的一张桌子。

    客栈的伙计那都是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的,一眼看出来他们定然是富贵人家出来的,又注意到昀芷转着溜溜的大眼睛十分好奇的看向四周,料定这是京城的大户人家的公子陪着妹妹出来逛街,待他们选定桌子坐下,马上凑过去恭敬地说道:“见过公子,小姐,几位客官。不知公子想吃什么?本店的大厨是从四川来的,善做一手川菜。几位客官都是京城的人吧,我们四川虽然比不得京城繁华,但菜品也别具一格。”

    “宋代的时候大诗人陆游在四川为官,对我们四川的菜品可是赞不绝口,还写了好几首诗来纪念呢。其中有一首《饭罢戏作》中写到:“东门买彘骨,醢酱点橙薤。蒸鸡最知名,美不数鱼鳖。”可见我们四川的菜品绝对不差。”

    “你这伙计不错,还能记下来陆放翁的诗。”允熥笑道:“看你说的这么热闹,本公子也饿了,你说说你们的大厨善做哪些菜。”

    “公子,我们店里的招牌菜有插肉面、大燠面、大小抹肉淘、煎燠肉、杂煎事件、生熟烧饭,川饭分茶等十几样,都是被陆游大诗人在诗中写过的。”伙计说道。

    “你说的这十几样招牌菜每样都来一份。”允熥听着这些菜品与自己从前听说过的都不一样,与宫里大厨做的也不一样,不禁好奇起来,每样都要尝一尝。

    伙计马上满脸带笑说道:“好勒,客官稍等。”他随即走向柜台,与掌柜的说了几句话,又端着一碗汤过来,说道:“这是本店的特色开胃汤,请几位客官尝尝。”

    宋青书拿起碗倒了半碗汤一口喝下去,过了一会儿没什么事情,允熥与昀芷这才也盛了半碗喝起来。

    允熥一边喝汤,还一边听着周围的人说话。现在殿试刚刚结束,今日上午张贴了进士们的排名,再加上这家客栈的位置不错有许多举人入住,此时周围的人十个倒有八个正在谈论殿试。

    只听有人说道:“今年的这个殿试题目,在下回头又想了想,和几位同省的人也议论过,但始终琢磨不出陛下的另外一层意思,不知几位可有见教?”

    “我们也没有想明白这道题目。不过过一会儿,今科的状元,也是我大明又一位连中三元的周述周兄要来,问他必定可以知晓题目的另外一层意思。”另一人说道。

    “崇述兄也要前来?这可太好了。今年的会试与殿试策论题目都是陛下亲自出的,与他谈论一番,就能知晓陛下的意思,以后做官可要方便许多。”说着,他们开始谈论起允熥的想法来。

    听到这里,昀芷悄悄的碰了碰允熥的手臂,低声笑道:“兄长,那边的人正谈论如何揣摩兄长的意思呢。”

    “这也避免不了。自古以来,做官的哪有不想法儿琢磨上意的,就是如同包拯这样的清官,为了惩奸除恶,不也得……”允熥说到一半,忽然没了声音。

    “不也得什么?”昀芷问了一句,没听到回答,不由得抬起头来,见允熥看向三个刚刚从门口走进来的男子,也顺着他的目光看去。

    “这三个人好生奇怪。”昀芷马上看出了问题:“其中两人文质彬彬,多半是读书人,没准其中一人就是他们刚才提到的周述。这两个人的长相也像,多半是兄弟,但这也罢了。”

    “可另外那人就很奇怪。看他的样子,走路下盘坚实,步伐稳当,两肩宽阔,定然是习武之人;又带着一股气度像是做官的人,应该是武将,为何会与两个今科进士在一起?”

    昀芷说话的功夫,他们三人已经来到刚才那张桌子,只听原本坐在桌旁的几人都站起来,其中一人热情的说道:“崇述兄与孟简兄来了,坐。”寒暄几句,又看着剩下那人对周述说道:“不知这位仁兄如何称呼?是哪一省的人?”

    那人躬身说道:“在下曹徵,见过诸位。”宗明天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