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923章 由此所引发的——武将与武将

时间:2018-01-19作者:七帅

    “官家。”王喜手里拿着一份奏折,垂手站在允熥身旁。

    “何事?”正在批答奏折的允熥头也没抬,轻声问道。

    王喜侧头看了一眼在几丈外的桌子上票拟奏折的四辅官,轻声在允熥耳边说了句什么。

    允熥握着笔的手蓦然停在半空,过了半晌才将笔放下,站起来拉着王喜走到一间小阁子里,让小宦官将门关上,这才沉声问道:“你把刚才和朕说的话,再说一遍。”

    “官家,”王喜并不害怕,声音很稳:“官家让奴才将这些日子大臣们上的弹劾权贵子弟的奏折依照上折子之人的籍贯、同年衙门和交好之人分为几类,奴才也就在放置官员们档案的屋子依照官家的吩咐整理着。”

    “可看到这份折子的时候,奴才发觉有些不对。”一边说着,王喜将手里的折子端起来:“这封奏折乃是都察院湖广道御史胡英所进。胡英乃是直隶太湖县人,而宣宁侯曹泰虽是直隶寿州人,但祖父那一代才从太湖县迁至寿州,太湖是其祖坟所在,洪武三年先帝加封曹良臣为宣宁侯后,曹良臣曹泰父子还特意返回太湖县祭祖,为祖上整修祖坟,与当年留在当地没有北迁的族人合宗。这个胡英与当地的曹氏一族有亲,虽并无十分把握,但此人应当是宣宁侯之喉舌。”

    “而这次胡英连续两日上折子,请求陛下重处徐景昌。”

    “如果仅仅只有这样一人,也算不得什么,说不准此人嫉恶如仇,所以请求重处徐景昌。”允熥像是盼望着自己隐隐想到的事情仅仅是臆想一般,辩驳道。

    “官家,若仅仅如此,奴才断不敢和官家说。”王喜说道:“心里存了这个心思,奴才之后再翻看上奏折的大臣的档案更加小心,经过奴才仔细甄别,又发现了数人与勋贵人家多半有关联。”

    王喜从腰上摸出七八份奏折,一一对允熥说道:“此人唐宣发,礼部精膳清吏司主事,与景川侯曹震有涉,同求陛下重处徐景昌;此人叶秋,鸿胪寺左司丞,与徽先伯桑敬有涉,亦是上奏弹劾徐景昌;此人……”

    “奴才一共发觉九位上奏弹劾其它武将或勋贵子弟的大臣与勋贵有涉,并且,”

    “并且多半还有其他上奏弹劾的文官也与勋贵有涉,只是隐藏的很深并未被发现。”王喜迟疑间,允熥已经冷笑着补充完了他这句话。

    “都长本事了,竟然借着这次的事情也都斗了起来。”允熥坐下,又冷笑着说了这句话。

    王喜赶忙走到门口吩咐小宦官端一壶茶过来,又嘱咐他们未得准许不许进来,随即端着茶壶给允熥倒了一杯茶,劝说道:“官家消消气。”

    “朕怎么消气!”允熥接过茶杯喝了一口,气愤的说道:“这次可是文官上奏弹劾勋贵,这帮人竟然借此机会要整治不同派系的武将,他们就不怕朕一气之下将所有被弹劾的人都惩治了!”

    事情已经很清楚了,大明地位最高的部分武将竟然借着这次文官弹劾徐景昌的机会群起而上,想要借此将徐景昌彻底被允熥罢黜,至少也要让他被罢官。

    一个很理所当然的事情,大明的武将也是有派系的,并且因为现在还活着的开国功臣及其子孙不少,派系也挺多,徐家、常家和李家虽然是势力最大的三个派系,但还有相当多的武将不是他们这三个派系的。

    而现在这许许多多的派系中,徐家太过于耀眼了。徐达本来就是开国第二功臣,李善长死后成了第一功臣,势力很大,现在徐晖祖在西北提调军务,徐增寿又在东北的永藩担任王相,徐景昌这次出征安南立功给父亲挣了个伯爵,就连大家都认为没什么本事的徐膺绪也在五军都督府当了都督操办日常庶务,甚至徐钦都在卫所里历练。

    同时,徐家的四个姑娘,其中三个分别嫁给了亲王为正妃,另外一个嫁给了皇上为四妃之一,这一切都使得徐家现在的势力太大了,论起手里的权力,就连常家和李家加一块都比不上。这就引起了其它派系武将的嫉妒。

    若仅仅是嫉妒还罢了,更重要的是,此事事关自己派系武将的升迁,这就很要命了。即使徐家的诸人在提拔官员的时候能做到秉公处置,但很多时候许多武将都合格,徐家人会不优先任用自己派系的武将?想想就不可能嘛。

    所以为了自己派系武将的前程,他们也必须对付徐家。正好此次徐景昌自己做错了事情给他们提供了机会,他们也就出手了。

    其实允熥也不是没有意识到徐家现在的权势已经很大了,但现在正是用人之际,徐家人又有本事,他只能暂时用着,等事情过去后再明升暗降,削了徐家的部分权势。

    更重要的是,这次可是文官集体又一次对勋贵的政治斗争,即使规模不如上次,但许多武将竟然连这都顾不得了。

    “官家,奴才说一句话您可别恼,现在朝廷上下,都知道这二年就要和撒马尔罕国打一仗,陛下万万不会在此时对武将们如何的。特别是三日前从西北传来帖木儿出征白帐汗国之事,诸位大臣与陛下估算的应该一样,是帖木儿要清除后顾之忧。明年他多半就会出兵大明,陛下更不会在此时对武将如何。”

    “再说,这次他们指使的文官与自家的联系都十分隐秘,若不是官家用什么‘大数据分析法’抽丝剥茧发现线索让锦衣卫去查,是万万发现不了的。许多人在先帝在位的时候就已经为官,但先帝也没有发觉。”王喜劝说道。

    “嗬,因为要打一场打仗,所以就放心的弹劾徐家是么?”允熥冷笑。

    这一瞬间,他很想将这些被发现的武将都处置了;但他的左手反复攥紧又松开,最终还是只能暂且放下这个心思。

    “但即使朕不能全处置了,也不会让他们好过的。”允熥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