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911章 必须不能守寡(补昨日欠更)

时间:2018-01-10作者:七帅

    “朕之前让你提醒什么事情?”允熥蓦然听他这么一说,想了一会儿竟然没有想起来,出言问道。

    “是有关中山长公主殿下的……”

    他话还没有说完,允熥就想起此事,恍然大悟道:“此事确得马上处置。不仅是此事,抱琴之父战死那件事也要尽快和报琴说。”

    ‘不仅是这两件内宫之事,还有几件朝堂之事需要处置。’

    想到这里,允熥放下笔,吩咐夏辅官暴昭等人几句话,起身返回坤宁宫。

    坤宁宫内熙瑶正在处置宫务呢,忽然听到守在大殿门口的小宦官跪下大喊:“见过陛下”。她一面吩咐面前的女官暂且退下,一面略有些惊讶的迎了出来。

    ‘陛下这个时候应该是刚刚下朝,回来做什么?’她想着,并且在见到允熥后将问题问了出来。

    “熙瑶,”允熥带着她来到内书房,说道:“夫君有件事要和你商议。”

    “你可还记得去年年初夫君为昀兰挑选的那个夫婿,名叫叶西平的?”

    “记得。臣妾当时也见了,一表人才,和妾的表弟杨峰的气质也像。他,怎么了?”熙瑶问道。

    “朕去岁征伐安南让他随军征战,今年年初他战死了。”允熥说道。

    “啊!”熙瑶听到这话惊讶的叫出了声:“怎会如此?”她知晓允熥在挑选叶西平为驸马人选后,因为他的世袭前程太低,所以把他派到安南打仗,积累些功劳面儿上也好看些。他就这么死了?

    “在生擒了胡氏父子后,大军四散去招降安南的城池,却不想有一座城拒绝投降,守城的大将还下令万箭齐发攻击明军,叶西平一时没有躲过,中箭身亡。”

    “后来夫君下令屠了那座城。不过这与朕现下要说的话无关。朕是想找你商量商量,此事要如何对昀兰说?”

    “虽然昀兰和叶西平没什么感情,甚至都没见过几面,但毕竟已经交换过庚帖,小姑娘的未婚夫婿忽然殁了,任谁也不会好受。”

    “夫君更加担心的是,她本来就喜欢杨峰,若是以此为借口不再嫁人,要守这望门寡,如何?”

    “所以夫君想让你帮着和昀兰说此事,让她好受些,不要有守望门寡的想法。你们毕竟都是女子,相处的也好,说话方便些。”

    “啊,夫君不想昀兰守望门寡的心思妾明白;但是,洪武元年皇爷爷曾下旨:‘民间寡妇三十以前夫亡守制,五十以后不改节者,旌表门闾,除免本家差役。’皇家为天下表率,违背当年皇爷爷的旨意也与夫君的名声有碍。”

    “依臣妾看来,若是昀兰自己不愿守望门寡,夫君不必逼她守;可她若是自己愿意,让她守也不是什么坏事。”熙瑶说道。

    熙瑶完全是就事论事。这几年她和三个小姑子相处的还不错,但她终究是允熥的正妻,大明的皇后,考虑的事情要多一些。

    她知道天下的才俊数不胜数,再挑选一个出来为昀兰的驸马很容易,但朱元璋当年亲手定下了鼓励守节的法令,他的几个丧夫的女儿也都没有改嫁,允熥贸然将昀兰改嫁——是的,古代望门寡再嫁人也算改嫁——恐怕会引起文官的非议,也会有伤朱元璋这道法令的本意。

    “祖父当年定下的这条法令,朕是非改不可!”允熥坚定的说道。

    他随即在屋内一边踱着步子,一边说话。“朕当然也知道当年祖父的用意,所谓纲常伦理,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所以鼓励寡妇不改嫁和宣扬孝顺一样,都是为了宣扬纲常,强调天下臣民忠于皇上。若是天下人都遵从纲常伦理,那大明江山自然万世不易。”

    “但是,宣扬这些真的能够保证大明江山万世不易么?”

    “上古先秦就不必说了,时候太过古老;单说秦之后。两汉有四百年的江山,可汉时寡妇改嫁十分平常,汉武帝之姐平阳公主就先嫁于曹寿,后改嫁于卫青,大汉也没因此乱了纲常;虽宋司马光评汉武有亡秦之过,可这也与公主再嫁毫无干系。”

    “其后诸朝,凡江山长久之国,均是如此,并无限制寡妇改嫁之事。唐太宗还曾下诏:“男年二十,女年十五以上,及妻丧达制之后,孀居丧服已除,必须申以婚媾,令其合好”;理学虽起于宋代,但宋代寡妇改嫁亦是常事:范仲淹之母再嫁朱氏,范“不以为讳”,且对继父“养育之恩,常思报之”,请求朝廷赐他官职,死后“每岁别为飨祭”。这还是朱熹所作《五朝名臣言行录?参政范文正公仲淹》记载。”

    在列举了一番江山长久的朝代寡妇再嫁的事情后,允熥说道:“可见寡妇是否再嫁与江山是否长久无关。”

    “在朕看来,要想江山永固只需做到一件事,那就是百姓有饭吃。普通百姓求得是什么,不就是有饭吃有衣穿?只要百姓都能吃饱喝足,有几个人会提着脑袋造反?当年皇爷爷若是能有口安生饭吃,岂会起义?”

    “理学宗师总说饿死事小失节事大,存天理灭人欲,可普通百姓岂会为了守节而饿死?纲常伦理说得再多,对不识字的百姓也毫无用处,他们不会因为纲常伦理就在挨饿的时候在家饿死,更不会在收成不好的时候为了交税把打下来的粮食全都交给官府。”

    “更何况,朱熹身为理学宗师,却做下了扒灰之事,就连理学大家自己都如此品德有缺,他们说的这些朕岂能相信?”

    “朕一定要废除皇爷爷定下的这条法令,取消寡妇守节二十年后的旌表门闾和除免本家差役的奖赏。”

    “不仅如此,朕还要下旨,从今年起,有王爷病逝妃嫔不必殉葬;朕将来驾崩后,也不需妃嫔殉葬。”允熥在朱元璋过世后对皇帝的女人到底要不要殉葬,出于独占欲曾有过犹豫,但最后还是决定取消殉葬。‘就连明英宗朱祁镇这个古代皇帝都能做到,朕就做不到?’

    允熥有些跑题的一口气说了许多,说的口都渴了,拿起茶杯喝了口茶,侧头见到熙瑶有些发愣的坐在座位上盯着他,失笑道:“熙瑶,你这么看着夫君做什么?”

    “陛下,臣妾替天下的女子感谢陛下的厚恩。”熙瑶忽然站起来,恭恭敬敬的跪下说道。她有一个族姑,二十多年前丈夫去世后被族人逼着守节不许再嫁,一直熬到五十岁给她兄弟们挣得了节妇的牌匾后不久就死了。这件事给了熙瑶很深的印象,是她童年的阴影之一。所以她此时如此正式的对允熥谢恩。

    允熥不知晓熙瑶还有这样的童年阴影,伸手将她扶起来笑道:“皇后,朕就接受了你代天下的女子对朕的谢恩。”

    熙瑶也笑了,与他说笑几句,说道:“既然夫君让臣妾去劝说二妹妹,臣妾就去。”

    “记得若是她有以此为借口不婚之意,一定要打消了。”允熥嘱咐道。

    不出允熥所料,昀兰得知叶西平阵亡后迅速意识到:这是她不婚的绝佳借口。她喜欢杨峰,但杨峰又已经有了妻子而无法娶她,所以她本就不愿意出嫁,这下正好可以守节为由不婚。她并没有想的太长远要一辈子守节,但现在不愿意嫁给其他人。

    熙瑶听得她吐露了自己的意思,马上劝说道:“你不过是成婚前那人殁了,又不是嫁过去后他过世,怎能将自己当做寡妇?何必为此守节?”

    “皇爷爷多年前曾经下旨,鼓励民间寡妇守节,皇家身为天下人的表率,岂能带头违背皇爷爷的旨意?”昀兰马上说道。

    熙瑶早就知道她会拿出这个当做挡箭牌,马上接到:“你兄长已经决定要废除这条法令,不再鼓励寡妇守节,此事也就不必为天下人做表率了。”

    昀兰没料到允熥会这样做,一时语塞,但稍后又找出自己的道理来反驳。

    熙瑶心知用大道理来劝说昀兰没用,说道:“二妹妹,你就是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昀蕴和昀芷考虑。她们两个不会像你这样成婚前就喜欢上一个男子,若是她们守寡后想要再婚,但你却守节,她们二人如何能够出嫁?”

    “更何况,二妹妹,你现在年纪还小,不知道守节的苦楚。这半年来嫂子见不到你兄长,每日都十分难熬;嫂子有个姑姑守节,有时晚上实在忍耐不住,不得不拿刀戳自己的胳膊才能睡下。这节如何守得?”其实还有更好的例子可以举出来:几个朱元璋的女儿守寡后虽然并未再嫁,但偷人的事情却不少。但这样的话和一个未婚的小姑娘不好说,只能憋在肚子里。

    昀兰被她说的吓住了,又想到两个妹妹,最后终于被她说动:“那妹妹就听从皇兄和嫂子的吩咐。”

    ……

    ……

    与此同时,在金吾前卫将士的家人所住的里坊中的一户大宅院中,一个年不过二十三四岁的女子躺在床上,面色枯黄,勉强对面前之人笑道:“相公,妾身的病是好不了了,相公也不必再去寻医了。”

    “相公现在这么受皇上的重用,又是皇后娘娘的表兄,等妾身过世后一定能娶到比妾身更好的女子。妾身只愿相公多照看克城,莫要让他受了欺负。”

    “妮儿,你的病一定能好,相公马上去宫里求娘娘派太医来给你看病,一定会将你的病治好。”

    他一边说着,一边站起来,嘱咐下人照看自己的妻子,转身离开了这间屋子。

    满面病容的女子呼唤不得只能罢了,让自己的贴身侍女舒儿将耳朵放在她的嘴边,轻声嘱咐道:“等我死了,若是少爷娶进门的夫人对克城不好,你就告诉老爷,将克城送到老太爷身边。”

    “是,夫人。”舒儿眼睛含着眼泪答应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