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910章 与孩子们的重逢和一件马上要处置的事情

时间:2018-01-09作者:七帅

    说过此事,允熥赶忙问起了自己的几个孩子。

    “敏儿现在怎么样了?文垣、文圻可还好?文垠会说话了吗?宝庆和思齐现在好不好?还有文垚、文琳……他们呢?”

    “夫君,敏儿可想她的父亲了,这些日子一直吃不好睡不好的,脸都瘦了;文垣、文圻他们兄弟还好,但妾毕竟是他们的母亲,看得出他们也很思念父亲。”

    “文垠已经三岁(虚岁),不仅能说话,还已经能说句子了,每天迈着他的小短腿到处溜达,跟着他的宫女宦官每天可忙碌了;”熙瑶笑着说道:“宝庆姑姑也大了一岁,越来越像大姑娘了;思齐也很想夫君,只是她不是夫君的亲女儿,心情内敛,一般不会表现出来。”

    “文垚仍旧按部就班的上学,文琳、文坤年纪也还小,在母妃的宫里玩耍,初一十五妾瞧着都还好,平日里也没叫过太医。文堃和云嫔的一双儿女年纪还小,才试着走路,也没什么事情。”

    熙瑶对于允熥问她其余妃子生的孩子如何并无不满。她身为皇后,理论上所有嫔妃的孩子都是她的孩子,虽然她自己不喜欢这些‘庶子庶女’,但平日里也会关心一下。

    反而是允熥,虽然现在已经能够毫无愧疚的和其它女子卿卿我我,还曾经上过一个坤宁宫的宫女(当然她现在已经是才人了),但问正妻其它子女如何还是觉得不太好意思,得知孩子们都平平安安的之后马上转换了话题,说起了自己这次出巡的见闻。

    他们夫妻说了一会儿,马车已经走到了承天门。到这里,去码头迎接允熥和跟随他从南方回来的大臣就不能进去了,允熥从车厢中走出来,依照礼仪说了几句话让众人散去,又坐进马车里继续前行。

    很快,马车过了端门,过了午门,过了奉天门,过了奉天、华盖、谨身三大殿,来到乾清门前。在这里允熥等人下车,步行走进去,要在门内乘坐步撵。

    ‘先去坤宁宫看敏儿他们五个,再去妙锦的延禧宫看文堃,和她说一阵子话;之后是抱琴的承乾宫看文垚文琳,安嫔那里看文坤,最后返回坤宁宫。莎儿的两个孩子年纪还小,她自己又跟着朕去南巡,倒不必多在意;对了,今天是三月十八,也不是休沐日,敏儿文垚他们应该在上学,那就晚上把文垚也叫到坤宁宫……’

    允熥正想着,左脚刚刚迈进门槛内右脚刚抬起来,忽然感觉腋下生风,一个小人儿就撞到了他身上,用稚嫩的声音大喊道:“爹!”

    允熥一开始下意识的想要推开这团物什,可双手碰到她就感觉这是一个孩子,又听到“爹”这一声喊,马上明白这是敏儿,顺手就把她抱了起来,低头看着她的小脸说道:“敏儿,爹回来了。”

    “爹,你终于回来了,敏儿可想你了。”敏儿带着哭音说道。

    “爹知道敏儿想念爹,所以爹这不是回来了么?”允熥安慰她。

    敏儿忽然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说着:“爹,从去年九月份到今天,一共六个多月,敏儿一直很想爹。娘总说爹很快就会回来,但一直到过年爹都没有回来。往年爹在京城过年的时候都会和女儿在一起玩,可去年却一直见不到爹,女儿有时候想到爹,都会在被窝里面哭出来。……”敏儿有些语无伦次的说着。

    “爹知道了。爹向你保证,以后过年的时候一定会在京里陪着敏儿过年。”允熥安慰道。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把敏儿安慰好,交给看护她的女官,然后将目光转向了正前方。

    文垣、文垠、文圻、思齐甚至文垚,以及他有份位的妃嫔此时都在这里等着他。允熥先是和自己的妃嫔答礼几句错眼看熙怡正拉着自己和姐姐的三个孩子关切的说着什么,伸手将文垚抱起来,轻声和他说话。文垚大概是因为自从记事以来还从未与父亲这样亲近,一时间竟然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好在之后文垣他们围过来解了他的窘态。允熥也将文垚放下,蹲下身子把文垣他们兄弟抱在怀里,说道:“父亲回来了。”

    他们当然也是非常想念允熥的,文垣听到这话马上趴在允熥胸前,脸贴着他的胸膛,虽然感觉有些湿也没有挪动地方;文圻这和敏儿一样大声喊道:“爹,儿子很想你。”文垠因为年纪小对允熥的印象不深,此时倒没什么特别的感情。

    最后,允熥将刚才一直在一旁用羡慕的眼光看着他们的思齐一把抱起来,对她笑着说道:“思齐,舅舅回来了。……,去年没能给你过生日,今年舅舅使劲给你操办一次。”

    “嗯,舅舅。”思齐将脸贴在他的脸上,轻轻答应一声。

    经过这一番折腾,饶是允熥刚下船的时候才午时过一点儿,此时也已经是酉时正了。他看了看天,决定明日再去各宫中看其他孩子,在李莎儿告辞离去后吩咐王喜道:“你马上去御膳房传旨,今晚朕在坤宁宫用膳,预备八道菜一道汤,不要两广福建风味的饭菜,再做几块蛋糕送来。”

    “是,官家。”王喜答应一声,就要躬身退下;可他不成想允熥却马上将他叫住,又道:“吩咐过此时,你就出宫回家吧。朕在广州的时候曾经许你回京后放个假,从明日起到本月最后一日你都不必入宫,安心在家陪伴母亲和兄弟。”

    “官家!”王喜马上跪在地上,说道:“奴才叩谢天恩。”但他在允熥说过‘平身’又站起来后却说:“可是官家,今日陛下刚刚回京,许多东西需要收拾,奴才今晚也不敢走,等明日将物什都收拾好了再出宫。”

    “朕也不是仅有你一个下人,将事情交给他们便好。”允熥说。

    “官家,他们都不成,管不好,还是奴才来管。”王喜的语气中竟然透出了一丝不容质疑的味道。

    “那好,你明日再出宫。”允熥说过这句话,忽然失笑道:“怎么好像朕求着你休息似的。”

    “奴才不敢。”王喜马上道。

    “朕知道你是好意,不过随口一说,不必在意。”允熥笑道。

    之后他们丰丰盛盛的吃了晚饭。御膳房在得知陛下今日回京后早就开始预备了,各式各样的鸡鸭鱼肉和菜蔬已经是成菜了。听到允熥的吩咐,大厨思量片刻,说了几道菜名,一时间十位大厨都动起来,熬汤的熬汤,做蛋糕的做蛋糕,炒菜的炒菜,不一会儿除了汤全都做好了,和常年预备的开胃汤一道送上来。

    允熥一边吃着饭,一边和他们说起了自己这次南巡的见闻。

    他南巡六个多月,其中有两个月是在广州,一个多月在海上漂泊,剩下近三个月巡行各地,也见识到了许多惊奇之事,此时挑着能说的与熙瑶和孩子们说了说,熙怡也在一旁帮腔。

    这些听众不说孩子们,就熙瑶也是京城土著,从未出过京的,听到这些事情满脸都是惊讶之色,不停的发出惊叹声。

    当晚允熥当然歇息在了坤宁宫,与熙瑶一起睡觉。第二天一早,允熥还在睡梦中被叫醒,顿时就嘟囔道:“谁这么大胆,叫醒朕?”

    “夫君,该上朝了。”耳边传来熙瑶的声音。

    允熥睁开眼睛,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迷迷糊糊的说道:“上朝?”然后自己蓦然惊醒,坐起来说道:“夫君忘了,昨日已经回了京城,得上朝了。”

    然后他急忙让宫女给他穿上衣服,系上扣子,匆匆吃了两口饭,急急忙忙赶往奉天殿。熙瑶瞧着时候晚不了,抿嘴笑着看匆忙出去的允熥。

    今日是允熥回京头一次上朝,这段日子京城除了会试也没什么大事,至于之前允熥惹起众议的在海康所的演讲和随军商人的设置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大臣们都已经给允熥写过折子,允熥也已经全部毁掉当做什么都没有过,所以也没什么人奏事,很快就“无事退朝”了。

    退了朝的允熥来到乾清宫,与很久没见过的四辅官舍人寒暄几句,宣布恢复与往常他在京的时候一样处置折子,旋即坐到自己的座位上,拿起这些日子他们票拟完毕的折子就要处置起来。

    但可能因为他这些日子在外面野惯了,一时间竟然没有进入批答奏折的状态,花了好久,才压制住躁动的内心,开始认真批答起奏折。

    可就在此事,已经指使小宦官们将乾清宫布置妥当的王喜悄然走过来,提醒了允熥一件他要马上处置的事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