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908章 安南事情完结

时间:2018-01-08作者:七帅

    二月二十五日,允熥将朱贤彩的纳吉等事操办完毕,让罗艺与她交换了婚书后,当日下午就出发返回京城。此时离着会试只有十三日,而他坐船返回京城即使最快也得二十余日,他再不出发等到考试完毕试卷也批阅完毕的时候都未必能赶到京城,必须得快点儿了。

    临走前,允熥对李坚吩咐道:“让8上船,将他送到京城。朕已经决定让其自尽,但绝不能让他安葬在安南,也不能火化,所以朕要将他带至京城再将他赐死,安葬于城外。”

    “胡氏一族所有人,除未曾生育过的妾室,也一律装船迁至京城。朕不会将他们全部赐死,但也不能让他们留在安南。”

    又吩咐胡俨:“你拟旨,大意是8欺君罔上、谋朝篡逆,本该诛灭九族,但朕法外施恩,赦免胡氏一族除8、胡汉苍父子外所有人之罪过,迁居大明京城左近为农户;若是愿为大明效力者,也可定为军户。”

    “凡胡氏一族之人,均与大明百姓类同,可考大明之科考,得举荐可为国子监、讲武堂学生,朕绝无歧视。”

    他还前往张温的府邸最后看望了一次张温,嘱咐道:“张先生就好好在这里养病,凡事有赞仪、李坚等人处置不需挂怀,待回了京城,朕还要好好对先生立下的功劳赏赐一番。”

    “陛下,陛下已经对臣的功劳有所赏赐,不必再行封赏;并且此战臣也未立下多大功劳,当不得陛下一再赐予。至于军中之事,有交王殿下在,臣确实可以轻省些。”张温道。

    “能统领五十万大军平安行进岂是一般将领所能做的?先生此举已是大功,无需推脱。”允熥又道。

    张温刚要再说什么,忽然咳嗽起来,一直侍立一旁的军医赶忙上来。允熥站起来最后说道:“张先生保重身子,朕这就告退了。”

    将这一切都安排妥当后,下午申时初允熥在9、朱楩等人的送别下登上船只,离开了安南。一同随行的还有第一批从安南撤退的卫所五万余人,在水师的护卫下一行数百艘足以遮天蔽日的船队从港口起航,向东面航行过去。

    看着远去的船队,9松了口气,正要说话,忽然听朱楩说道:“赞仪,既然陛下走了,我也要回自己的藩国了。虽然藩内有卓敬和何福管着不必担心什么,但我这个一藩之主一直不在也不好。”大多数藩王都坐上船一起北返,但朱楩的封地在安南的西北面,所以和9一起送别允熥。

    “十八叔爷若是想回去,侄儿也不多挽留了。”9说道。

    “那我这几日也收拾收拾准备回去了。”朱楩脸上跳动着雀跃之意说道。他已经离开自己的封地半年多了,早就想回去了。

    但随即他的脸上又露出不高兴的神采:“我手下的第一懂火器的将领竟然被官家挖走了,真是,哎。”

    “十八叔爷,看看暹罗这些国家的兵备,哪里用得到火器?况且这二年就要和帖木儿见仗,精通火器的大将被叔父带到朝廷上也是好事。”9劝道。

    “也只能这么想了。”朱楩说道。

    他们二人又说了几句话,带着其余送行之人返回城里。

    9回到自己的王府,却从书房的罗汉床底下的一个暗格取出一个箱子,打开来拿出其中一份发黄的丝绢,展开来看了看,又放回箱子重新藏到暗格里,喃喃自语道:“这个东西应该是用不到了,但还是暂且留着吧,等我过世之前毁掉。”

    ……

    ……

    船队从南定港出发后,于三月初二中午赶到珠江口,停泊在香港岛上的良港里。

    驻扎在香港岛的水师千户所马上给船队提供了两千只鸡,五百头猪和大量的蔬菜,以供大军食用。广东都司早已知道带着皇上的船队何时会经过珠江口,允熥又去信不会再去广州城,所以紧急在广州附近采买了这些鸡、猪送到香港岛。

    火头军杀了四百多头猪炖起了红烧肉,一时间香味四处飘散,引得将士们食指大动,恨不得马上端着饭碗去盛肉。

    允熥站在甲板上,一面看着正排队等着盛肉的将士们,一面听广东按察使李得成说道:“陛下,广州府内已经有二十余家士绅被处置了,其中十几家将被流放到安南。”

    “各地的客家人户数也已经计量出来,待将当地的士绅牵扯进此案后就可迁徙他们。”

    “广州城内有一士绅白氏,其中数分支竟然请求去安南。杨任极为诧异,探查得知这原是其家主白文宇所为。杨任已经准许他们迁往安南的请求。”

    “还算这人识相。”允熥冷笑一声。

    “陛下,还有一事。之前陛下命我按察使司审问为安南做内奸的韩宜可,审问得知原来他因洪武三十一年被陛下贬到海南,所以怀恨在心,投了安南。”李得成又道。

    “他当年是朕贬镝到海南的?怪不得。但即使如此也不能轻纵了他。传令下去,以十恶不赦之罪绑缚京城,处以凌迟之刑。”允熥道。

    说过这两件事,李得成没什么奏报得了,躬身退下。随即宝安市舶司提举张彦方走上前来奏报到:“启禀陛下,去岁宝安市舶司的关税已逾三百万贯,比前年又加了二成。”

    “好。张爱卿果然是适合主掌市舶司的官员,这几年爱卿不论在上沪还是宝安均做的十分不错。”允熥夸赞道。

    “陛下谬赞了,此乃陛下的政令得当,并非臣的功劳,臣不敢居功。”张彦方说道。

    “不必这般说。”允熥说:“政令是政令,爱卿的功劳也不小。不必推辞了。”允熥说道。

    张彦方没有对此再说什么,而是说道:“陛下,只是后两个月因为撒马尔罕奸细案市舶司人心略有不稳,所以这两个月税收略有下降。”

    “这也是无可奈何之事。若是明年的税收减少,朕一定不会怪罪你。”允熥道。

    “多谢陛下体恤。”张彦方马上说道。

    允熥笑了笑,忽然又想到什么,问道:“朕记得当初与撒马尔罕国奸细苏冬里一起入籍大明外番商人还有一个,此人经查证并非是奸细,也与此案无关,所以后来被放了。他现在可还在市舶司做买卖?”

    “陛下,此人被放出来后将店铺卖了,已经离开了宝安市舶司。”张彦方道。

    “可惜了。”允熥嘀咕一句。大明虽然不缺钱,但钱这种东西谁也不会嫌多,他若能带着钱在大明安家当然好。可惜不成了。

    说过此事,天已经黑了下来,允熥又与张彦方说了几句话,让他退下。

    允熥则回身返回船舱。他走到与两个妃子住着的船舱处,正好看见薛熙冉和李继迁一前一后从不同的舱室走出来,见到允熥赶忙行礼道:“臣薛熙冉(李继迁)见过陛下。”

    允熥摆摆手让他们平身,笑道:“来看自家妹妹?”

    “是,陛下。”他们二人异口同声的答应,随即下意识的看了一看对方,又赶忙低下头去。

    允熥瞧着这情形十分可乐。自己两个妃嫔的、都在水师为将的兄长恰好赶在同一时候看望自己的妹妹,想想都觉得尴尬。他笑了笑,让他们两个退下了。他们二人如蒙大赦一般,从允熥身侧走过,在岔路口一左一右走向不同的方向。

    允熥笑过后,想了想,先去了李莎儿的船舱和她说了会儿话,来到熙怡的船舱。

    熙怡此时正发呆呢,见允熥走进来,忙站起来行礼道:“夫君。”

    “坐下坐下,现在又没有外人,何必这样多礼。”允熥走过来按着她的肩膀让她坐下,吩咐下人都退出去,自己坐在她身旁。

    “见到煕冉了?都说了什么?”允熥随意的问道。

    “总不过是家长里短的事情,还有这次他在海上打仗之事;妾和兄长说了在两广安南的见闻,让兄长好生羡慕呢,说当初还不如选在陆师,打仗之余能瞧见的风景也多些。”熙怡笑道。

    “还有就是……,”最后这句话她说到一半忽然住了口不说了。

    “还有什么?”允熥一边问着,一边侧过头来看向熙怡,见到她脸红了,顿时想到,笑道:“大约是煕冉怀疑你失宠了吧?要不然为何陪着夫君半年多还未怀上?”

    “夫君你坏!”被说破的熙怡脸红着捶打允熥的肩膀。

    允熥一把将她抱在怀里,笑道:“不过这也怪不得你。之前巫蛊案夫君和你都中了巫术,后来才解开,你的身子虚弱又将养了两个月,咱们在一起的时候也没那么多。”

    “不过现在夫君和你的身子都大好了,朕努力让你在回到京城之前就怀上。”

    允熥一边笑着说话,一边将熙怡抱起来走向睡床;熙怡红着脸挣扎了几下,说道:“还没用膳呢。”

    “朕先将你吃下去,咱们再去吃饭。”允熥调笑一句,将她放到床上。不一会儿,从船舱内传来睡床晃动的声音,守在外面的小宫女脸色通红。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允熥醒来,感受着身旁传来的温暖的触感,侧过头来在熙怡的脸上吻了一下,轻轻推开她站起来,让小宫女走进来服侍他穿好衣服,走出船舱。

    他来到甲板上的时候天已经亮了。侧头向北看去,就见到有几十艘船正从码头向外开去。

    允熥正要问,听到身侧传来声音:“官家。”他侧头看去,就见到朱橞、朱棣、朱模他们三人站在一旁。

    “三位叔叔这么早就要走了?”允熥问道。

    “官家,我们也离开封地半年多了,指不定封地内积攒了多少事情,得赶快回去才行。”朱橞笑道:“若不是等着来广州带走今年朝廷给我们的粮饷,我们早就和贤烶一样,回去了。”

    “罢了,侄儿自己都着急赶回京城,你们着急赶回封地也正常。”允熥说道:“那今天的早膳侄儿就当做送你们的宴席了。”

    “哪有宴席这么寒酸的?”朱模笑道。

    “在侄儿这里宴席就这么寒酸。”

    他们开了几句玩笑,一起吃过早膳,三人就要拜别他。

    允熥刚要点头,忽然想到了什么,说道:“四叔留下,十九叔和二十一叔先走吧。侄儿有几句话和四叔说。”

    他们二人目光复杂的对视一眼,行礼退下。

    允熥马上问道:“四叔,这次前来大明,侄儿还未问过苏藩现在的情形如何呢?四叔给侄儿说一说。”

    “建业二年我和高煦先后来到苏藩,平抑物价,对付当地的豪强,整顿军备,……”

    “当时陈祖义就在苏藩的边上,桀骜不驯。高煦本想出兵灭了他,但因为他手里的船只众多,并无必胜的把握,所以我劝说高煦罢手,并亲自去劝降了他。”

    “随后高煦出兵攻打西面的哑鲁国,已经夺取了哑鲁国六七成的地方,俘虏士卒百姓数万。今年应当可以攻下这一国都,将其覆灭。”

    “只是覆灭了哑鲁国后就与须文达那和苏门答腊两国接壤。这两国实力不弱,若何对待破要用心思量。”朱棣简单介绍了一下苏藩的情形。

    “四叔能劝降陈祖义,果然很有本事。”允熥赞到。

    “不过是侥幸。”朱棣谦虚的说道。

    他们二人又闲聊几句,允熥说道:“四叔,你回去以后和高煦说,不必害怕西面的那两个番国,一定要尽快将他们覆灭。”

    “可是……”朱棣话未说完,就被允熥抢道:“听朕的话,没错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