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898章 庆功宴(一)

时间:2018-01-03作者:七帅

    之后几天,允熥没什么其它事情要吩咐,与李莎儿和熙怡在南定城周围游玩,还坐船去了一趟升龙城。

    在升龙城,他点评了一番安南的王宫,看了看陈家胡家这一二百年积攒的藏书,末了吩咐道:“所有用安南人自创的汉字书写的书籍、所有记载安南历史、文化、习俗的书籍全部运走,一本不能在安南当地留存。”

    “不仅是王室的藏书,回去后传令给赞仪、李坚和陈洽,整个安南民间所藏的所有上述书籍都要收缴,烧掉其中大多数最后只剩一份送到京城,决不能在安南当地留存。”

    欲亡其国,先亡其史,允熥当初对记载蒙古人珍贵历史的《元朝秘史》都能痛下决心烧掉,更不必提安南人的历史和文化了。

    对胡季犁珍藏的书画、瓷器、铜器等物品,允熥也决定把其中记载着安南历史文化的全部毁掉,丝毫不顾及这些都是将来能在北京买一套四合院的东西;其余的,允熥挑了几件自己喜欢的要带走,其余全部留给朱赞仪。不过赞仪也不会让这些全部归了自己,他会将其中一部分珍品赏赐给文武官员。要不是等着允熥来过一遍手,他早就这样办了。

    允熥是玩起来了,但文武官员却仍旧忙活。马上就要开庆功宴了,允熥这次要求的庆功宴规模又是史无前例的大,操持此事的人每天忙得都没有休息的时候。

    至于不操持此事的人,也都琢磨着自己能不能那一日入庆功宴喝到陛下的庆功酒,许多人反复掂量自己立下的功劳,与旁人谈论此事;少数真的有门路的人则仍在钻营,想要那一日混上一张‘门票’。

    也有极少数人,好吧,实话说翻遍整个安南征讨军也只有这么一个人,本身有门路,自己立下的功劳也勉强够参加庆功宴,却对庆功宴没什么兴趣,但也不敢不去,只能满脸笑容地接了告牌,不得不预备那一日的行装。

    二月十三,允熥从升龙城返回,休息了一晚上,第二日一早起来,批答了几份从京城转来的奏折,看着时间也近了,带领侍卫来到宴饮之地附近专门让他休息的屋子,派人把操办之人李坚叫来,问道:“可都已经预备妥当了?”

    “启禀陛下,三千多人的宴席已经全部准备妥当,赏赐也都预备好了,陛下提前拟写的圣旨臣也一份一份数了数遍没有遗漏。”李坚答道。

    “朕说要预备的那件物品的样品呢?”允熥又问。

    “也都已经准备妥当。但是,”李坚说道:“陛下,此事还是应当慎重啊。”

    “朕意已决,无复多言。”允熥再次说道。

    李坚也不敢再劝说,见皇上再没有什么吩咐,躬身退下。

    允熥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自言自语道:“朕本以为只有文臣们会反对,没想到就连武将也反对。但越是如此,朕越要施行。”

    ……

    ……

    而此时的宴饮之地,虽然离着开始还有小半个时辰的时间,但已经满满当当,到处都是人了。

    如此重大的庆功宴,大家都生怕自己来晚了,许多人吃过早饭将军营里的事情交代一下就赶了过来;更何况来早了还可以与其它的武将交谈,扩展人脉,所以大家都没有老老实实坐在座位上,而是手里端着度数很低的酒四处与够得上的人攀谈。

    “曹百户。”通事舍人贺文常找到一人,笑着攀谈道。

    “贺舍人。”曹徵勉强举起酒杯对他示意。

    “曹百户今日怎么没和同一个卫的几位大人一起过来?”贺文常没话找话道。

    “我昨夜算一个数,不觉就睡晚了,早上醒的也迟了些,他们走得早,又不敢叫醒我,只能先走了。”曹徵无所谓的说道。

    虽然这个理由很奇葩,不过贺文常倒早有准备。曹徵一向有旁人没有的奇谈怪论,心思也从来不在带兵打仗上,要不然以他的家世不可能现在仅仅是一个百户。

    所以他笑道:“曹百户还有这么奇妙的爱好。正巧,我在南定城的时候从一家人手里抄出一份天文图,还有一些天文地理的书籍,不如就送给曹百户。”

    他本以为曹徵十分喜欢天文地理,应该会高兴的接受才是;可出乎他预料的是,曹徵马上说道:“不必了,无功不受禄,咱们的交情也浅,不好接受你的东西。”

    “何况依照先帝的律令,有关天文的书籍图谱都要交给钦天监,私人不许收藏,贺舍人还是交给朝廷的好,还能得些赏赐。”

    贺文常正愣神不知接下来该说什么,忽然听到从身旁传来声音:“曹徵,我找了你半天了,还以为你睡迷了还没来,原来在这儿眯着呢。”贺文常侧过头去,就见到了已经被提拔为指挥同知的徐景昌。

    曹徵对他的态度与对贺文常完全不同:“景昌,我也对与众人四处攀谈没有兴趣,何必上前凑热闹?这个地方挺好。”

    “那你也不能坐在这儿。待会儿和我坐一起去。我那张桌子再加个人也没事。或者你去和本卫来的人坐一起。”徐景昌说。

    “好吧。等过一会儿。”曹徵道。

    徐景昌转过头看了一眼,见到贺文常已经走了,又转过头对曹徵说道:“刚才那人要送你天文地理书籍,你为什么不要?”

    “礼下于人,必有所求。我曹徵虽然算不得聪明,也知道他一定有事要求我,或者求我父亲;最少也是想和我拉关系,以后等有事的时候让我抹不开面子拒绝。我既然对于仕途没什么心思,不如这样的事情一开始就不掺和。”曹徵道。

    徐景昌知道,曹徵对于当文官武将都没有丝毫兴趣,要不是父亲强逼着,他才不会来到军队中当百户。不过他还是说道:“即使你不愿意和他有关系,也是婉拒了才好,他毕竟是陛下身边的通事舍人,也不是没可能在皇上面前给你家下眼药。”

    “我可没这本事,说说的就被他绕进去,最后不得不接受,以前我也不是没干过这样的事情。所以对我来说还是直截了当的好。至于得罪人,也顾不得了。”曹徵道。

    “什么直接了当?”又有一人插进话来。他们二人忙侧头看过去,就见到是西平侯沐晟。他虽然带兵镇守太原,今日也来参加庆功宴了。

    “没什么,刚才有个人要贿赂我,被我直接了当的拒绝了。”曹徵在寒暄过后轻描淡写的说道。

    沐晟也不追问,和他们说道:“这次陛下的赏赐很丰厚,赐予爵位的就有两个,其中一个就是景昌你,的父亲。你可给你父亲争脸了,等回去了可一定要羞羞他;另外,陛下今年还要赏赐一个前所未有的东西。”

    “什么东西?”徐景昌马上好奇的问道。

    “我也不知,此事是孙恪操办的,梅殷和李坚也知道,但就是不告诉我。”沐晟道。

    “啊?这么神秘?”曹徵也好奇起来:“是……”

    可他这句话还没有说完,只听响起号子声,随即许多侍者端着下酒菜和酒走上来分发。

    “咱们赶快坐回去。宴饮马上要开始了。”沐晟赶忙说道,拉着徐景昌和曹徵去了自己的宴席;曹徵本不欲和他们坐一块,但退却不得只能跟去了。

    待东西都已经齐备,人也都坐好了,李坚再次走到允熥所在的那间屋门口,说道:“陛下,臣请陛下召见立功的将士。”

    允熥答应一声,让王喜整了整衣服不至于有褶皱,昂首阔步走了出去。

    他刚一出现在宴饮之地,就听到‘哗啦啦’一片声响,在场所有人都跪下,三呼万岁。

    允熥自然让他们平身,随即说道:“诸位爱卿,今日是庆贺咱们大明平定安南、封赏有功之臣的日子。”

    “说起来,安南虽然是小国,但人口不少,气候也炎热,地形也很复杂,朕一开始是万万没想到大军能这么快平定安南。”

    “但诸位将士给了朕一个惊喜,从十月份开始算,满打满算不过四个月就攻破两都、生擒胡季犁父子,平定安南,朕心甚慰啊。”

    “攻打安南的意义,朕三个月前在海康所曾与一些将士提起过,今天就不多说了;既然诸位将士如此奋力为我大明效力,朕也绝不会亏待了诸位将士。”

    “但在正式开始封赏诸位将士前,朕希望在场的爱卿们想一想那些为了大明血染疆场的将士。为他们默哀一炷香。”说完,允熥自己微微低头开始默哀。

    在场众人面面相觑:他们从来没有见过默哀这种形式。不过既然陛下说了,他们也就依照陛下的样子做起来。

    一炷香后,允熥抬起头,说道:“除了为他们哀悼,朕还决定,所有为大明阵亡的将士额外赏赐其子十贯钱,并且,赐予他们这样一件物品。”

    说着,允熥从王喜手中接过一个类似于徽章的东西,给他们看。宗明天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