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897章 士兵很重要啊

时间:2018-01-02作者:七帅

    待他退下了,允熥喝了口茶,靠在椅背上休息,吩咐王喜道:“你去把梅殷、孙恪、张温,罢了,张温现在还生着病,就算不生病等仗打完了回京也是不管事的,你把梅殷和孙恪叫来,朕有话吩咐他们。”

    王喜答应一声,就下去了;不多时,梅殷和孙恪来到,对允熥行礼说道:“臣梅殷见过陛下。”

    “起来吧。”允熥笑道:“朕刚才虽然算不上累,但也觉得靠着舒服些,咱们也别讲那许多礼节了,就这么着吧,你们也坐下说话。”

    梅殷和孙恪当然不会脑抽的指责允熥,那是一根筋的言官的做法,并且指证皇帝也得自己行的正坐的直才成。他们两个都没这设定,还是不讨人嫌了。

    他们二人又推让一会,半边屁股坐在了椅子上,等候允熥吩咐。

    “孙恪,朕要在京城新设立一个卫所,算在中军都督府名下,由你掌管。”

    “是,陛下。”孙恪随即问道:“不知此卫名目如何,编制几个千户?”

    “名目,就叫做百夷卫,编制未定。”

    “陛下,既然名目叫做百夷卫,那定然是许多蛮夷编入这个卫所,不会是京城本地人,那就需要安排他们的房舍;另外校场也是要预备的,不知道多少人,这些很难安排。”

    “朕也知晓,但这个卫有多少人朕也无法确定,你就先按照五千人来吧,但营地附近要留有空地,预备扩建。”

    允熥看孙恪疑惑不解的神情,又道:“虽说此卫名为百夷卫,但编入本卫的将士大多都会是扶桑人,而到底会有多少扶桑武士愿意来为大明效力朕也不知晓,所以人数定不下来。”

    “陛下可是因为平章之战中扶桑人表现神勇,起了招募他们的心思?”孙恪马上猜到了。

    允熥点点头:“正是。这扶桑武士原来这么能打仗,让他们窝在小岛上可惜了,正好朱恒实也愿意招募其余认识的人来为大明效力,所以朕就设立这么个卫所。”

    “朱恒实?”孙恪疑惑。

    “哦,朕既然打算重用他,就不能让他顶着我来也这个名字了,所以赐姓名朱恒实。”允熥解释道。

    听到允熥赐予我来也名字,孙恪忽然想到什么,说道:“陛下,这我来也虽然是扶桑人,但也委实身份不明,况且前日竟然私自杀了胡汉苍,未必能信得过。”

    “况且允许他去扶桑国内招募武士,会不会引起扶桑国君不满?也就是几千个兵而已,为了这小事让扶桑国对大明心怀不满也不好,恐怕耽误了陛下在扶桑的谋划。”

    允熥笑笑,没有答话。其一,我来也的身份他一个人知道就好,不必告诉其他人;其二,招募扶桑武士可不是小事,往小了说能够大大减少大明将士的损伤,往大了说扶桑现在国家稳定很多武士没有用武之地穷困潦倒,为了活的好一些‘下海’当海盗也正常,他这里招募一个武士就可以少一个海盗,省却了水师不少事,对构造封建主义和谐社会和大东方共荣圈有重要意义。

    孙恪还要接着说什么,被梅殷轻轻拉了一下;孙恪也不傻,马上住了口。

    “梅殷,你要配合孙恪,将这些都预备好了。钱粮军械的调配可不能疏忽了。虽然扶桑人大多自己带刀,也要给他们准备许多。”允熥当做没看到他们的动作,又道。

    “是,陛下。”梅殷答应。

    允熥又对此事吩咐几句,话头一转道:“孙恪,既然你提到了朱恒实私杀我来也之事,朕就和你说一声,你回去了也告诉李坚,朕不会追究他的罪责,此事就隐瞒下来,声称胡汉苍是忧惧而死。”

    “是,陛下。”孙恪答应。

    允熥点点头,马上却又说起了另外一件事情,这也是他找来他们二人最重要的一件事情。

    “孙卿,梅尚书,这次征战安南,立功的将士很多,尤其是许多普通士卒也奋力为大明征战,朕感受颇多啊。”

    “带兵打仗,将领当然非常重要,但也要手下有士兵才成。虽然陈寿在中说诸葛武侯打仗并非所长,但被他多次称赞的晋宣面对武侯也没打过什么胜仗,可见晋宣还不如武侯。”

    “但武侯仍旧不能打败晋宣,除了晋宣用兵谨慎外,也是因为晋宣的兵比武侯要多许多,即使小败也无伤大局,而蜀汉兵少,小败就难以承受。”

    “所以普通小兵也很重要。朕觉得不能随便给几个钱就把他们打发了。要认真奖赏才好。”

    孙恪与梅殷对视一眼,说道:“陛下,此乃正理,但如何认真奖赏他们?”总不能个个都封世袭的爵位吧,即使仅仅加封试百户,二百多万人,国家也会破产的。

    “第一,从今年地方上选拔讲武堂学生,也就是明年入学的人开始,各省推荐的人必须有三名普通将士出身的,三名千百户出身的。”

    “第二,严格评定功劳之制,确定各阶武将的职责,不合职责的事情不再记功。朕举个例子,比如一个指挥使亲手杀了许多敌军就不能记功,因为亲手杀敌在大多数情形下不是指挥使的职责。”

    孙恪与梅殷点头,但也不觉得这两条会有太大的作用。之前朝代的皇帝也都做过类似的事情,重视提拔小兵、赏罚严格,但也只是因人成事,也就不免人亡政息,难以持久。

    但等到允熥将第三点说出来的时候,他们二人都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陛下,这,这样不妥啊陛下!”梅殷马上说道:“陛下,若是给了普通士卒这样的信物,民间恐怕会多事,也不好管束他们了。”

    “怎么不好管束?军法不在其列,无妨;至于民间多事,得到信物的人都是卫所将士,平日里也不许长出卫所,况且一份信物只起到一次用处,将士们也不会随意浪费的。”

    “可是,”梅殷还要再说,允熥却不想听了,说道:“朕意已决,无复多言,你们下去准备去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