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886章 奸细案——公开

时间:2017-12-28作者:七帅

    即使人已经被带下去了,在场的百姓仍旧议论纷纷,讨论着刚才乌德说的话,即使嗓子已经有些哑了人也嘶哑着声音谈论;不仅如此,围在外面听从窗户传出来的声音的人也听到了他的话,于是乌德这番言论迅速在整个广州城传播开来。

    大家纷纷表示对乌德的愤恨,许多人大声议论着,要用各种酷刑杀掉乌德。

    但也有极少数人,虽然也很生气,但表面上还保持着镇定,冷静地分析这件事。

    “此事朝廷定然在公审前就已经审问清楚了,乌德一定之前就说过这番话,不论是陛下还是广州的诸位大人也都定然知道。那为什么,陛下仍旧要下旨公审此案?陛下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今日亲自来看审案的白文宇疑惑不解和身边自家的长辈说道。

    其实在广州的大户人家看来,公审其实就是将结果告诉百姓罢了,不论罪名还是处置公审前就已经定下了,允熥的把戏可以骗一骗小老百姓,骗不了这些有从政经验的人。

    但正因为此,他们对于为何要举行公审很不明白。之前的采生折割案也就罢了,事关广州城内外无数百姓,公审可以安百姓的心;可这次的巫蛊大案似乎没有这个必要。

    更何况,自古以来巫蛊这样的案子就是十分隐秘的,详情谁也不知道,即使这次不涉及宫闱之事,也没有公开的必要。

    “是不是陛下得知真相后十分恼怒满者伯夷国,想要出兵攻打,因此将此案公开以绝进谏?”叫做白景双的长辈说道。

    白文宇摇头:“不像。若是陛下想要讨伐满者伯夷以报此仇,可以借的理由太多了,言官就算进谏,也大可以充耳不闻,何必公开此事?”

    “想要名正言顺的牵连乌德家人,叫满者伯夷国送来?”

    “那也没必要公开。私下里和满者伯夷的使者说此事,那人一定会跪倒在地请求陛下的原谅,并且回国后马上将此事告知他们的国君将乌德的家人送到大明。”

    白景双提出了几个建议,都被否决,他正要说什么,忽然灵光一闪,道:“莫非是和那句‘自会有其它天方教的勇士来来屠尽你们汉人’有关?”

    “何意?”

    “陛下之后,要与一个天方教大国打仗,因为这个国家太过强大要集全国之力对付,所以要摒除一切反对之声?”白景双道。

    “这。”白文宇道:“现在有这样强大的番国?”

    “不知,但可以找熟知海外情形的人问一问。谷家就有人常年去南洋做买卖,甚至还有人去过印度,十分熟悉海外的情形。”白景双说。

    “这倒是在理,可是我总觉得,陛下不会仅仅只有这么点儿心思,肯定还有其他事情。”白文宇道。

    ……

    ……

    一炷香是五分钟,李得成的本意就是五分钟后开庭宣布巫蛊之案的结果;但因为治疗乌德所受的伤的缘故,足足拖延了一刻钟,李得成才从后堂走出来,重新坐到位置上,下令将人犯带上来宣布结果。

    “……,人犯乌德,意图谋害陛下,属十恶不赦之罪,诛灭三族,本人凌迟处死;人犯高景德,涉及巫蛊之案的证据不足,但参与采生折割案,凌迟处死;长子高静斋,问斩;……,高家其余诸人,流放安南。”

    “依照《大明律》,死罪由陛下最后定夺,本官待案子问完后就将此事奏报陛下,请陛下处置。若是无人被赦免,定于五日后二月初一行刑。”

    在场的警察和百姓都跪下来欢呼“大人英明”,包括许多高家的人犯都喜极而泣的跪下来赞颂他。

    “将人犯带下去。”李得成又吩咐一声,警察开始带人犯。

    围观的群众正要撤走,忽然注意到乌德并未被带下去,并且还有几个人犯站在其中。众人仔细一看,这几个人犯都是之前并未见过的。

    百姓正要议论,就听李得成对着乌德冷笑道:“你虽然自称不晓得你说的会来屠尽汉人的天方教人都是何人,但我们大明的官府却有些线索。钱明林,诵读讼状!”

    在休息的时候悄然来到原告席的钱明林闻言马上站起来说道:“是,大人。”然后拿起一份状纸,大声诵读起来:“广州府警察总署受命捉拿采生折割案与巫蛊大案的人犯,……,却发现撒马尔罕国派到大明许多奸细,窃取大明的机密之事,……,又经过审讯,乌德意图谋害陛下之事,乃是撒马尔罕国串通满者伯夷国一起行事。”

    他这话一出口,在场的百姓不觉得有什么,混在百姓当中的几个士绅与后堂正在听审的各番国使者以及对番国之事有所了解的大明大臣都悚然动容,许多人脸上都露出惊讶之色,比刚才听闻满者伯夷掺和进这件事情惊讶得多!

    撒马尔罕可不是小国,正相反,它是当今唯一能与大明并称的强大国家,领土东到葱岭、西到安纳托利亚、北过锡尔河、南到大食海,百姓数千万,军队上百万,绝对不是一个只能在南洋这狭小的地方称王称霸的满者伯夷可以比拟的。

    大明既然公开撒马尔罕掺和进谋害皇帝陛下的事情,那么就别无选择,只能派人去对帖木儿降罪,若是他不认罪,只能刀兵相见了。而帖木儿又认罪的可能么?没有,所以两国开战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番国使者纷纷开始评估此事的影响。暹罗使者拉玛力想着:‘撒马尔罕国虽然也有海,但是离着大明太远了,还在印度的西面,大明走海路进兵的可能极小,只可能从西北进兵,过那几个蒙古人的国家讨伐。’

    ‘听说撒马尔罕国的都城,叫做什么,就叫做撒马尔罕城的地方就在那边,帖木儿也绝不会退缩,看来仗会在那边打起来了。甚至帖木儿都可能先下手为强,出兵那几个蒙古人的国家。’

    ‘这倒和暹罗没什么干系,在西北打仗,明国的皇帝也不会征召我们南洋的番**队,但想想当时最强的两个国家交战就激动,到时候一定要请求去那边看一看。’

    大明正在旁听的官员则忧心忡忡。因为允熥在两广一带待得时候不短,京城六部都派了尚书或者侍郎到广州辅佐允熥处理政事,各衙门的五六七品的中层官员也来了一些,所以此时旁听的官员不少,许多人对番国之事也有所了解。

    在他们看来,撒马尔罕为当世强国,大明出兵征讨根本保证不了必胜,因此征讨它实在是相当不妥当的事情。不仅是文官这么想,武将也有许多人这么想。

    但既然已经将此事公布于世,就万万不可视而不见。谋害皇帝乃十恶不赦之罪,若是毫无惩戒大明朝廷上下都要蒙羞;可现在要阻止此事不公开也不可能了。

    ‘只能劝谏陛下不要意气用事,派些兵将到西北转一圈,让回来奏报已经打败了撒马尔罕国之兵,其国的国君也愿意认罪,将此事了结。’许多人想着。

    钱明林没有在意周围的议论声,继续朗读讼状,经过小半个时辰的诵读,最后说道:“……所以此事就是撒马尔罕国与满者伯夷国联手所为。”

    百姓听完讼状,抬头看向审案官,却见到此时坐在审案官位置上的人已经不是李得成了,换成一个他们从未见过的身穿二品官服的中年男子。

    此人正是刑部尚书茹瑺。茹瑺十一月底来到广州辅佐允熥处置各项事情,随后又在广州过年。

    允熥要命人审理巫蛊与撒马尔罕奸细二案的时候马上就想到了他,命人将他传来,让他审理这两个案子;但茹瑺十分小心,觉得巫蛊案即使是外人作案与宫人无关,毕竟事涉皇帝,不愿意沾,极力推脱。他甚至连撒马尔罕国奸细案都不想审问,只是允熥硬推过来不好拒绝。

    允熥大约也知晓他的心思,心里虽然不太高兴,但最终还是同意了他的推绝,将巫蛊案交给广东按察使李得成来审理。

    此时茹瑺高坐在座位上,先是咳嗽一声说道:“本官刑部尚书茹瑺,依照陛下旨意审理此案。”

    “人犯苏冬里、辛格、……,汝等可认罪?”

    与巫蛊案不同,允熥没有让苏冬里、辛格等人配合‘演戏’,所以他们此时都是本色出演。

    只见辛格低头思量。他自觉已经被明国人查获,就算坚持不认罪狡辩,或者跪地认罪请求宽大处理也难逃一死;况且明国乃是异教徒的国家,更不能向异教徒低头,所以他虽然不太理解大明审问他们还要让百姓观看是何意,还是大声喊道:“不错,我等就是帖木儿大汗派到你们明国、刺探你们明国情形的人。”

    “但谋害你们的皇帝却不是帖木儿大汗的意思。大汗远在西方,岂有时间谋划此事?大汗不能蒙受这样的冤枉。”宗明天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