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884章 巫蛊问案(一)

时间:2017-12-28作者:七帅

    二十五日一早,和举行采生折割案公审的时候一样,天还没亮,周围的几条街就已经水泄不通了。并且这次与上次还不同,这次一来案子更加引人注目,二来现在还是正月,就算广东正月也不种地,四里八乡的农户都进城来看审案,使得人更加多了。

    当然,即使‘观众’多了,钱明林和许博远也不会将问案的地方改在更宽敞的屋子。相反,钱明林还调了更多警察来维持秩序,保证每隔三丈最少有一个警察站岗。

    辰时正,许博远穿着正六品的官服走出来,对着下面乌泱泱一片的百姓,听着房屋外面杂七杂八的喊声,大声说道:“带人犯上堂!”

    现场的警察答应一声,一闪门被打开,许多被带着头罩的人被警察们拉出来,来到让被告站的地方,待他们站直了掀开头罩。许多人从天还黑着的时候起就被戴上了头罩一直不曾摘下来,现在蓦然被摘下,太阳的照射的光线从东面的窗户照进来,让他们都不得不低下头躲避。

    后面站着看问案的百姓则响起一阵惊呼声。其他人还罢了,高家过去是广州城数一数二的家族,身份地位极高,普通百姓不要说和高家主人说话,就是和他们家的下人说话都算高攀,可现在却见到高家人穿着破烂的衣服蓬头垢面的站在前面,不少人都十分惊奇的看着他们。尤其是高景德的一个小妾也出庭了,许多人见到这个虽然同样蓬头垢面但仍难掩其姿色的女子,更是将眼珠子定在了她身上。

    “啪!”的一声响,许博远敲了一下惊堂木,两旁的警察也大声喊道:“肃静!肃静!”才让现场安静下来。

    许博远又咳嗽两声,宣布开庭。

    首先当然还是警察宣读公诉书。一个身材高大声音洪亮的警察站起来,先是对许博远行了一礼,随即大声诵读起来。

    整个案子,从高景德试图服用‘大药’延年益寿、从而招揽懂得采生折割的人开始说,到靳榕巫师被他招揽,到今年八月乌德巫师主动来到他家,到乌德逼迫他协助自己招呼人手采生折割,再到乌德使用尸首布置‘阵法’,最后漏了马脚,被官府发现生擒的整个经过。

    这其中关于如何对允熥施法的过程略过不表,只是提了提有这么回事;张三丰如何救治的过程也没有细说,但用了较多的笔墨来书写。

    允熥觉得,张三丰法力高深、佛道两家确有‘法术’的事情还是要提一提的。虽然这些在后世被一概斥之为封建迷信,但在科技水平比较低的古代还是有用的。老百姓真的相信了鬼神的存在,日常行事就会有底线,社会风气也会更好一些。虽然十字教是邪教,但凡是信教的人多的地方社会秩序都会有明显好转。

    来旁听的百姓,不论是否信奉道教,听到张三丰的行事后也瞪大了眼睛,十分好奇的听着。

    不过后面这些话,坐在后堂旁听的诸位番国使者却完全没有听,他们的双眼都盯着满者伯夷国来的使者——当然,满者伯夷的这个名叫苏曼利使者没有盯着自己,他双眼无神的看着正前方,像是大脑接收到了无法处理的信息而宕机了一般。

    在朗读张三丰救助允熥之前,诵读的警察说道:“……,高景德交待道,他招揽的靳榕与不请自来的乌德二位巫师自称来自满者伯夷,……”

    普通百姓对此没什么反应。对他们来说,除了安南、朝鲜、扶桑、蒙古以外的其它番国都没什么区别,名字也不值得记住,听过就算;可对来旁听的番国使者尤其是南洋来得人来说,意义却完全不同。

    大明的公审公开提出最重要的案犯来自满者伯夷,绝对不是这么说过就算,大明皇帝的脸面不会这么被人扇了一巴掌就算了。许多使者盯着满者伯夷的使者,心想:‘大明不会又要出兵攻打满者伯夷吧?’

    他们正想着,忽然原本呆愣愣的坐在原位上苏曼利跳起来,大声喊道:“大明的皇帝陛下,大明的诸位大臣,即使乌德与靳榕二人确实来自满者伯夷,也绝对和我国朝廷无干,是普通百姓私下里的举动,陛下明鉴啊!”虽然允熥此时并不在这里,但他还是不停的说着,声音都从后堂传入了前堂,引起正在看审案的百姓和现场维持秩序的警察的好奇与不解:他们听不清楚苏曼利的声音。正在诵读公诉书的警察停了下来,看向许博远。

    许博远脑门上马上露出了汗水。他就知道让满者伯夷的使者在后堂观看肯定会出意外,当时就提出了异议,但允熥没有接受,他也就只能接旨。

    “快,让警察把那人的嘴堵起来!”许博远吩咐道。

    待苏曼利的嘴被堵上、绑在椅子上后,许博远示意警察继续读公诉书。

    又过了半个时辰,公诉书被读完,许博远大声询问道:“堂下人犯,可认罪?”

    “大人,小人招揽靳榕、行采生折割合‘大药’确为实情,但并未参与巫蛊大案啊!”高景德马上叫喊道:“小人的口供从未交待过参与了巫蛊大案,若是其他人诬陷小人,还请大人明察!”虽然采生折割案也是死罪,多半要凌迟,但大多数家人可以活命;可若是掺和进了巫蛊大案,那可是满门抄斩的罪过!

    刹那间,在场的所有高家人都叫喊起来,大声说自己对此并不知情,请大人明察之类的话语;现场除乌德和苏冬里以外的其它人也都这么说,场面又重新变得混乱起来。

    “啪!啪!啪!”许博远连续敲击了数下惊堂木,又有警察维持,才让现场的秩序重新恢复。

    他随即说:“此事本官定然会详查,人犯休得罗唣!”又对着乌德问道:“你可认罪?”宗明天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