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882章 终于要解决这个久拖不决的案子了

时间:2017-12-26作者:七帅

    (前文的时间略有修改)

    正月二十二日,广州的允也知晓了胡季被生擒之事。

    允看到这份奏折的时候正在和熙怡、李莎儿一起用膳,忽然守在外书房的宦官跑来奏报有从安南安城传来的六百里加急奏折,请他阅示。

    允打开奏折,只看到第一句就心中震动,大笑道:“哈哈,胡季被生擒了,战事就要了解了。”

    正侍立在一旁的王喜马上跪下说道:“恭贺陛下。”所有的下人也都纷纷跪下道:“奴才(奴婢)恭贺陛下。”李莎儿和熙怡也站起来恭喜他。

    “都起来吧。既然是恭贺朕,何必跪着。”允笑道:“传令下去,命膳房的大厨多做些好菜,今日行宫内所有的下人都加菜一道。”

    “奴才代奴婢们谢陛下天恩。”王喜又跪下说道。

    “起来吧。”允又笑道。

    待王喜退下去吩咐此事,允也重新坐下吃饭,李莎儿忽然问道:“夫君,您可会去安南?”

    “夫君确实打算去安南一趟,”允说道:“一者,看看安南的风土人情,与中原有何异同;二者,朕之前答应过将士们要举行庆功宴为他们庆功,也不好食言,但是朕又想着检阅一番立下大功的部队而不仅仅是个人,将他们全部叫到广州靡费太大,所以只能朕去安南了。”

    “那,夫君,臣妾也想跟着一起去安南。”李莎儿道。

    “怎么,你在安南还有熟人不成?”允笑道。

    “熟人自然是没有的。”李莎儿马上辩解道:“但臣妾也和陛下说过,妾从前年纪小的时候和兄长一起来过安南,南定城外的港口、安城外的港口都去过,恍惚记得有几家饭馆烧的菜很好吃,当地有几种特产的水果蔬菜风味也与它地不同,所以想去安南。”一边说着,她脸上露出怀念的神色来。

    允觉得她应该是有些怀旧,想去看一看自己小时候待过的地方,毕竟她很可能不会再有下一次去安南的机会了,也就不拒绝,说道:“既然如此,朕就带你过去。”

    “夫君,臣妾也要去。”熙怡听到他要带着李莎儿一起去,也说道。

    “那就都去。”允答应。

    “夫君最好了。”熙怡高兴地说道。允哈哈一笑,调笑她几句,惹得她脸红放下碗筷回去了。

    允此时也已经吃完了,将筷子放到碗侧,对李莎儿吩咐几句,起身前往外书房,同时对身边的小宦官说道:“你去找宋亮,让他派人将广布政使杨任、广按察使李得成、广州警察总署掌刑通判钱明林、广州知府刘重楼、广州府问案通判许博远他们五人叫来,让他们到外书房。”

    他旋即又对另外一个宦官道:“你去将陈继、胡俨他们也叫到外书房。”

    两个小宦官马上领旨小步快跑着传旨去了,允站在原地,又想了些什么,起身前往外书房。

    等他到了那里,陈继他们两个都已经到了。他们的住所本来离着外书房就很近,听到小宦官的吩咐又快步走过来,所以还在允之前。

    他们见到允就赶忙行礼,完毕之后陈继就马上问道:“陛下,今日已是正月二十二,下月初八就是今年的会试,陛下现在还不返回京城的话,则无从亲自审定名次,更无法举行殿试,不知陛下打算如何处置?”

    陈继对此事很关心。他虽然不是科举出身,但食君之禄忠君之事,也十分关心会试,所以提醒允。

    “朕已经派人前往京城,下旨今年的会试推迟一个月。”不用他提醒,允自己也记挂着这件事呢。会试和殿试如此重要的事情,他可不会假手于他人。

    说过此事,允马上对他们说道:“刚刚从安南传来的折子,胡季已被生擒,征伐安南之战即将结束。朕决意前往安南举行庆功宴,为立功的将士庆功。”

    “胡季被生擒了?这太好了。他被生擒,仍在抵抗的安南将士必然会动摇,大多数人会投降,此战就可以结束了。朝廷也不必靡费军费了。”陈继马上高兴地说道。

    ‘但其实这次出征安南耗费的军饷远在之前几次征伐番国之下。’允在心里想着。今年因为设立了随军商人,大军开支少了不少,又将许多东西贩卖给他们,虽然仍旧弥补不了开支,但也少了许多。

    随后允吩咐他们参考往年的惯例看看这庆功宴如何安排,拟定一个条陈出来;同时对张温等人奏报的立功将士草拟如何封赏。

    将这些事情吩咐完毕后,杨任等人也已经到了行宫,允与他们行礼完毕后说:“正好朕要说到与你们有关的事情了。”

    “虽然朕已经决定前往安南举行庆功宴为将士们庆功,但在这广州城,还有一件事尚未了结,朕要在此事了结以后再前往安南。”

    “杨爱卿,钱爱卿,朕之前吩咐在城内散布巫蛊大案与撒马尔罕奸细案的消息,可依照朕的嘱托散布了?”

    “陛下,从正月初九开始,臣就命人在广州城散布这两个案子的消息,因为此事涉及十分神秘的巫蛊,所以百姓都很感兴趣,每日闲下来就在茶居等处与或熟悉或不熟悉的人谈论。当然,百姓并无诽谤君上的话语,臣也就没有立刻向陛下禀报。”

    “无妨,这样才好。”允说道:“朕原本想着月底审问这两个案子,但不曾料想胡季这么轻易的被生擒,审问案子的时间也只能提前了。”

    “你传下去,三日后二十五日,还是在审问采生折割案的地方,还是那一套程序,举行对巫蛊案和撒马尔罕奸细案的审问。这两个案子因为互相关联,所以一同审理。”

    “是,陛下。”杨任等广州地方官员马上躬身答应。

    “胡俨,不是有几个番国来朝贡的使者已经想要告辞离去了?你告诉他们,三日后要进行一次公审,要他们不得离开,全部到现场听审。”允又吩咐道。

    “是,陛下。”胡俨答应。

    允又细细嘱咐审案的许博远和公诉的钱明林几件事情,尤其让他们注意人犯的供词中有关广州城内其它大户人家的话语,趁着问案前这三天时间再细细挖掘一番。他们二人一一答应。

    将此事吩咐完全后,允让他们退下。在他们离开外书房后,他抬起头看向不远处的山林,自言自语道:“这样做下来,就算不能一举解决广的所有问题,总能够解决一部分问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