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875章 胡朝的末路——遇袭

时间:2017-12-23作者:七帅

    “既然清化和乂安都已经被明军占领,咱们就沿着朱江逆流而上,于蓝山渡河,走深山老林绕过清化、乂安前往广平省。”胡季犛说道。

    此时安南除了红河平原一带以外,其它内陆地区的开发程度很低,基本上都是沿着河流溯游而上,没有河流的地方就抓瞎了。已经在这里发展了数百年的越人(安南民族名称)都如此,更不必提刚刚来到这里的汉人了。他们走山林之地绝对不会遇到明军。唯一可虑的是,山野之民大多渔猎为生,不服王化,路过他们的地方安全很成问题。但胡季犛此时身边总还有几百人,倒不必太过担心。

    算计已定,胡季犛让坐在地上休息的将士们起来,转而向西去蓝山。

    可将士们不乐意了。他们差不多两天没有休息了,此时非常疲惫,只想躺下睡觉。若是前往清化城,或许还有动力起来,可听到要去蓝山,就懒懒的不想动;将校们去催,士兵们的屁股好像和泥土黏在了一块似的,就是不起来;有的将校十分不耐烦的要把他们从地上拽起来,士兵们脸上露出愤怒的神色,有些人的手还有意无意的放在刀剑旁边。

    胡季犛顿时就意识到了不好。普通士兵本就是为了吃皇粮才当的兵,谈不上多少忠诚,即使是精锐也一样,也就待遇最好的‘御林军’还强些。现在这三四百人只有一百多号是御林军出身,其余都是普通精锐,现在他穷途末路,一味逼迫他们恐怕会闹起哗变。

    胡季犛马上下令制止了将校的做派,好言安抚士兵,又下令亲信侍卫将好不容易剩下来的腌肉和上好的大米做成的干粮拿出来分给士兵们吃,将他们的怨气平复下去。

    众人又歇息了足足半个时辰,才起身向西走着。

    胡季犛就这样,以白名京为向导,穿行山林中的崎岖小路向南边走着。其实在走了几天以后,他已经不知晓屯兵南方的从是否已经投降、是否已经被消灭了,但他不愿投降明军:毕竟是当过皇帝的人,虽然是个自娱自乐的皇帝,那也是皇帝,岂能投降明军?更不必提明军征讨安南的名义就是为陈朝报仇,他即使投降了也多半不得好死。所以他就抱着渺茫的期望向南方前进。

    正月十二,他带兵穿过蓝山,转而向南奔茶麟而去;正月二十一来到茶麟,使人探知茶麟城守将已经投降明军,再次转而向西,从西面绕过茶麟向南行进。

    正月二十三日,他们来到河静省。胡季犛吩咐亲信去打探消息,得知明军占领乂安后没有派多少士兵南下进攻河静,此地此时还在安南的手中,顿时精神一阵,对将士们说道:“将士们,新平城还在我大虞手中,诸将士赶快起来继续前行。等到了新平,就可以彻底放松下来休息了。”

    大家听说新平还在控制之下,也提起精神,勉强站起来继续前行。

    可就在此时,忽然从西面传来一声凄厉的嚎叫,听起来完全不像是人发出来的声音。

    可胡季犛顿时脸色一变!在休息的时候他在四面都会放出岗哨,而这个声音传来的方向正是他派出放哨的人所在的方向。

    “快,西面有敌人,赶快准备打仗!”白名京也大声喊道。

    士兵们马上从腰间抽出刀剑,行成阵势面向西方,紧张的准备与敌人搏斗。

    可士兵们等了一会儿却并没有人从西方走出来,正有所懈怠,忽然从北面又响起惨叫声,众人忙转向北面,就见到数百个衣衫简单的人手持刀枪从山林中窜出来,跑在最前面的几人刀上沾着血迹,脚下踩着几具身上插有箭矢的尸体,向这边扑了过来。

    胡季犛马上认出他们是西面哀牢国的人。安南常年与哀牢国征战,他自己也曾多次带兵征伐哀牢,十分熟悉,可以一眼认出。

    “这是怎么回事?哀牢又不是明国的藩属,他们怎么会在我大虞国内?”胡季犛有些惊讶的想着。

    但此时不是想这个的时候,胡季犛念头不过是一闪而过,随即大喊道:“诸位将士,奋勇杀敌!”

    “将士们随我杀敌!”白名京也大喊一声,带着亲信部众就冲了上去。

    哀牢人出乎预料从北面进攻,让他们结成的阵势没起到作用;不过哀牢人的偷袭也功亏一篑,双方半斤八两谁也没有占到便宜,顿时双方上千人混战在了一起,互相厮杀。

    胡季犛本来打算等杀退了这股哀牢将士后再继续前往新平城,可忽然哀牢领兵的将领嘴里响起呼哨声,胡季犛马上分辨出来他们这是在招呼附近其它的哀牢士兵,顿时着急起来,让并未与哀牢人厮杀的几十个护卫护着他向南面逃跑,正与哀牢将士厮杀的人已经顾不得了。

    他这一跑不要紧,正在奋战的安南将士顿时也开始撤退,很快在哀牢人的追击中完全溃败,三五成群在山林中四散奔逃,哀牢人在后面穷追不舍。

    一直到天快烟了,哀牢将领害怕夜晚吃亏,四下里响起哀牢将领招呼士兵的呼喊声,他们才停止追击与将领会合。返回的士兵大多面带笑容,手里拿着从被杀的安南将士身上搜出来的金银财帛、刀枪剑戟,思考着手里这些东西能值多少钱。

    其中一人手里拿着一块玉佩,对身边的人说道:“你看这块玉佩,我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通透的玉,肯定很值钱,说不定值好几块银饼子。”

    “你这算什么,我看到一个越人腰上别着一块玉佩,比你这还好。”另外一人说道。

    “我看看?”

    “我也想给你看,但是那人的身份好像挺贵重,没能抓到他,让他跑了,玉佩当然也没能拿到手。”

    “那你说啥,没拿到手有啥好说的。”

    另外那人语塞,生硬的转变话题道:“这次来到安南抢东西好像容易了许多,很多地方都没有人守着,今天还是头一次遇到安南士兵。”

    “听说北面一个大国正在和安南打仗,安南人将士兵都调到北面打仗去了,所以没人守着。”

    “那等仗打完了不就又不能这么顺利的抢东西了?这次可一定要抢个够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