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848章 伪军

时间:2017-12-09作者:七帅

    最后他说道:“陈继,你在圣旨的最后写几句激励诸将士奋勇杀敌、报效国家的句子。圣旨拟好后,拿来朕御览。”

    陈继很快将圣旨拟好,送给允熥过目后盖上大印。

    将此事吩咐完毕,允熥长出了一口气,对朱橞等人笑道:“多邦城被攻破,红河平原已经向大明敞开了大门,对安南之战很快就可以结束了。”允熥十分乐观。

    不过其他人可不像他这样乐观。依据前几日传来的消息,何荣率领的左军仍旧漂在海上没有登陆,这意味着胡季犛随时能够南逃,即使7守不住乂安,他们也能撤到更南边的河静、广平、广治,甚至广南。至于原安南国最南端的领土、今年春天刚刚从占城割来的广义省,已经在暹罗、真腊、彭亨等国军队的辅佐下,由占城重新夺了回来。

    不过占城人的进展也就到此为止了。不论占城还是暹罗等国,军队战斗力都十分可疑,占城军队因为是收复失地总算有点儿士气,暹罗等国的军队完全就是应付差事,要不是还有大明派过去的将领在军中,他们恐怕能一直维持‘静坐战’。

    就连占城自己虽然军队还有士气,但上层统治者想的是如何能够避免折损军队,打仗也不积极,之前一直是在等着大明的军队打胜后捡漏,在隐隐约约听说何荣打了败仗后才有些着急主动出兵。

    所以其他人是在不能太乐观。朱橞还在斟酌,陈继就说道:“陛下,虽然会宁候率领的大军有了进展,但巨港侯所部仍旧在海上尚未登陆,胡季犛此时南逃根本无人阻挡,若坐视他逃到南方,则此战迁延日久,于国于军都不利。”

    “另外占城等诸番国的兵十分懈怠,几乎没有与安南军队交战,若对这样的事情不制止,那陛下征召番国之兵的意义何在?”

    “臣以为,应当使巨港侯迅速在安南沿海登陆,堵住胡季犛南下之路;同时传旨给占城等番国,让他们马上进攻广南,若不听号令则给予处置。”

    ‘陈继还真是一个传统的读书人,这样暗含指责朕的话都能脱口而出。’允熥听了他的话首先感想到。

    随后允熥出言道:“陈卿,术业有专攻,何况大军征战时却有人在千里之外‘遥控’是兵家大忌,朕以为何荣一直没有派兵登陆应当是有自己的考量,贸然干涉恐怕坏了何荣的谋划,还是不要干涉的好。”

    “不过,还是将张温的奏报转过去一份,何荣自然就会知道该如何做。”

    “至于督促占城等番国的军队确实应当。胡俨拟旨,派人前往占城国都,向占城王传朕的旨意。旨意的内容写的简单点儿,但一定要让他明白朕的意思。”

    胡俨马上坐下来开始拟旨;陈继的进谏虽然只完成了一半,不过他想着何荣看了张温的奏报后多半会着急起来,也就罢了。

    可这时刚刚将张温的奏报看完的朱橞忽然说道:“陛下,有一事也要马上安排为好。”

    “陛下,攻打多邦城时,虽然主要功劳在常继宗带领先登军入城扰乱城内,和张辅带兵与浴血安南人拼杀,但投诚的安南人功劳也不小。”

    “阮氏三兄弟深明大义,弃暗投明,使得先登军能够毫发无伤地进入多邦城,又配合常继宗、林育容等人,陛下应当嘉奖。”

    “甄伟瞳虽然是在被大军包围后才投诚,但为攻克升龙城也立下了汗马功劳,陛下也应当嘉赏与他,以安其心。”

    “朕也没有说不会封赏他们,只是暂且先不封赏,而是等到,”说到这里允熥忽然明白了朱橞的意思:“你的意思是他们刚刚投诚我大明,心下仍旧不安,朕应当马上接纳他们以安他们的心?”

    “是,陛下。”朱橞道:“臣在南洋,每当有蛮夷之兵投诚我藩,臣定然马上封赏他,赐予官职、土地财帛等,即使自己不能马上召见也要下王诏安其心。安南之事臣以为与此类同,所以这样建言。”

    “是朕疏忽了。”允熥想了想觉得朱橞的话是对的,毫无不满的坦诚了自己失误,笑道:“果然还是你们久在南洋,对如何安抚蛮夷经验丰富。”

    “胡俨再拟旨,莫氏莫远赐正三品冠带,莫氏莫迪、莫隧赐从三品冠带,各赏赐黄金百两、玉器十件、上用绸缎十匹,仍旧统辖所部,编入右军管带;甄伟瞳赐予从三品冠带,赐黄金百两、上用绸缎十匹,统辖原部,编入中军管带。四人所部以五千人为限。最后多写几句褒奖他们几个的话,一定要让他们对大明感激涕零。”

    “陛下!”陈继有些惊讶的喊道,不仅是他,其它几人虽然没有叫出声,但也都很惊讶。

    允熥的封赏太出乎预料了。他们本以为允熥依照从前封赏阮勋的例子封赏莫远等人,可谁知封赏竟然比对阮勋还要丰厚。

    其余的也就罢了,大明也不缺这些东西;但这一句‘四人所部以五千人为限’就不是众人能够想到得了。

    他们四个现在统兵最多的莫迪所部不过是两千多人,最少的莫远所部现在只有五百多人,四人,即使再算上之前带兵投诚的阮勋所部约两千人,总数不过六千多人,相对于大明近四十万大军只是九牛一毛,纵使叛变也影响不大。

    可现在允熥允许他们所部以五千人为限,等于是允许他们自己扩兵,他们四人的总兵力就将达到两万之众,虽然仍旧远远比不上明军,但也不可小觑了。

    朱橞马上就要进言;可没等他的话说出口,就听允熥又道:“之前投诚大明的阮勋,也允许所部以五千人为限,写入圣旨;在多邦城、升龙城俘虏的安南将领,若是有愿意为大明效力的,允许召被大明俘虏的安南士兵建立军队,所部仍旧为五千人。”

    “陛下,”等他说完了,朱橞马上说道:“陛下,允许他们自行召兵不妥。安南尚未归附大明,这些投诚大明的安南将领也不可全部给予信任,既要用也要防,允许统辖原所部已是为了表示对他们的信任而不得已为之,怎好再行增加他们所辖士兵?”

    “允许愿意为大明效力的安南将领统兵倒是正理,但也要打散了,不能让他们统辖原部,并且一部的士兵最好不超过千人,配属给大明的卫所。”

    朱模、曹行也纷纷出言劝阻;反倒是陈继,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不知怎样更好,没有说话。因为大家都对此委婉的劝谏,胡俨拟旨的动作都停了下来,上好的狼毫笔停在半空。

    允熥马上对胡俨道:“继续拟旨。”然后扫视了朱橞等人一眼,说道:“怎么,你们不明白?安南与其它所有的南洋番国都不同。你们在南洋封藩的经验,不可套用在安南身上。”

    安南,后世又名越南,是全世界和中华最像的国家,还在朝鲜之上。朝鲜长存在世家大族——所谓‘两班’贵族,国君长期大权旁落,并没有建立起来真正的君主专制制度,军事上又极度依赖中原王朝,感觉像是中原文化与当地文化交融后形成的一个带有残疾的婴孩。

    而安南不同,安南虽然刚独立时国内的世家大族势力很大,但历朝历代的君主都在努力削减世家的势力,到陈朝君主的权力已经很大了;军事上又一向独立自主,从来没有巴望过中原,甚至敢于和中原王朝开战,双方敌对的时间远远大于和睦的时间。

    但这正代表了安南与中华相像。中华的传统就是独立自主,只要将国内的事情搞好了什么都不怕,安南就继承了这一传统,虽然这样对中原并不是什么好事。

    所以对付安南不能套用对付南洋其它番国、番民的手段。此时的大明官民并不知晓如何有效对付这样的地方百姓,但允熥知晓,他只要将历史上满清对付大明、扶桑对付光头的手段拿出来就行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