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837章 多邦城——继续猛攻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听到这些惨叫声,堵在城门口的火枪兵大笑起来,将手里的火枪装填完毕,就要冲进去。

    徐景昌马上大声喊道:“慢!”可他的喊声却迟了,六个士兵已经从两扇城门中间稍微打开的口子走了进去。本来还有一人要跟着他们一起走进去,可听到了徐景昌的话后迟疑着停住了脚步。

    这六个人走进去的同时,城门内响起了“嗖嗖”的声音,他们几个全都躲闪不及被箭矢射中。因为安南人预估会有许多明军要冲进来,刚才一共射出了超过一百支箭,这六人每人身上都中了十几支箭,其中一人就倒在城门处,一支箭射中了他的肺部和身上许多地方,他一边叫着“娘亲”,一边“哇哇”大哭起来。

    刚才停下脚步那人马上一边喊着“得贵!”,一边跑了过去,死命将他拖出来,并且大声喊道:“医师!”

    “别喊了,这次登陆的人没有医师,所有的医师都在船上。”徐景昌说道:“并且他的肺被扎穿,就是有医师在也救不会来。”

    “可是,”这人带着哭腔说道:“刘德贵他今年才十七岁,去年刚刚达到当兵条件入伍,可现在就要,就要,死在战场上了。”

    徐景昌侧头蹲下身子看向正在地面上躺着不断呻吟的士兵。虽然他此时满脸油污,可仔细看的话仍旧可以看出他的年纪还不大,面孔还十分年轻。

    他又直起身子看正在他面前低低啜泣的士兵,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三洲,你是头一次上战场,以后要记住,这就是战场的常态。看见好友战死也不要哭泣,只要记得过一会儿替好友报仇就行了。我允许你杀光所有城门洞的安南士兵。”

    “我一定要替得贵报仇,杀死射杀他的人!”李三洲擦了擦眼泪,咬牙切齿的说道。

    他们二人说话的时候,城门处也动静不断。大明的将士此时不敢向里冲,但也不会让安南人关上城门或者冲出来,每当城门有响动的时候就向里面扔几枚手雷,安南人被炸了几次后也学乖了,就守在门洞内,随时准备射杀要从大门进来的明军;明军却也不向里面冲,双方围绕着城门行成了奇异的平衡。

    徐景昌见状,大声喊道:“快,跟着我去旁边的树林砍几棵树!攻城的器械运不上来,咱们就自己造!”他嘱咐羽林左卫的一个指挥同知代替他指挥,自己带着几十名士兵冲向一旁的树林。

    其实依照常理来说,徐景昌自己只是指挥佥事兼任千户,官位在指挥同知之上,此时桑敬正忙着指挥其他千户,本来就应该指挥同知负责指挥城门洞的这些士兵。但刚才一直是徐景昌在指挥,没有任何人感觉不妥。

    就在徐景昌带领自己的千户围攻城门的时候,其他地方的明军也没有闲着。桑敬集结起羽林左卫四个千户,分别安排在北城的东、中、西三个方向,分为三段不停的向城头发射弹丸。因为火枪无法抛射所以在射击城墙上的时候射程比不上弓箭,但因为它强大的穿透力,打在城头上的弹丸不断溅起飞石,不时有守在城头的安南士兵被飞石射中,即使没有伤到要害,也更加小心不敢离着城头太近。

    正在攀爬云梯的明军也解开腰间的手雷向着城头扔去。他们扔的手雷就不是以杀伤为主了,而是以各种辅助功能为主。曾经在擒拿满者伯夷来的巫师时取得成效的烟雾弹此时被不断扔上城头,其它种类的手雷也不时在城头上炸开。

    安南士兵不断对城下和云梯射箭,操纵大炮的人也一刻不停的在使用着大炮,以最快的速度向城下发射散弹。虽然明军有火枪相助,还是比不得大炮,每次有箭雨或石头雨铺面而来的时候,明军就成片成片的被击倒在地。

    但此时明军也发了狠,一定要攻下多邦城,仍旧嗷嗷叫着冲到多邦城下,手脚并用向上攀爬。

    很快,有士兵沿着云梯爬到了城头。虽然这头一个爬到城头的士兵马上被安南人用刀砍死了,但是爬上的人愈来愈多,还有的火枪兵也爬了上来,将弹丸发射出去后就把火枪当做铁棍,挥舞着与安南人打了起来。还有一些火枪兵在被砍了数刀眼见就要咽气前点燃了身上的手雷,与安南士兵同归于尽!这些使得安南士兵越来越混乱。

    随着登上城头的明军越来越多,到处都出现了缺口。一个千户猛得跳上城头,一刀砍断了一名安南士兵的长枪将他刺倒,转身又砍倒了另一个扑上来的人。两个拿着长矛的安南人在他挥刀乱砍的气势下居然连连后退。

    渐渐的他身后上来的大明将士愈来愈多,千户的胆气愈壮,猛冲几步,将已经溃不成军的安南士兵逼退,从后背解下国旗伸手拔出安南人的旗帜就将它插到了旗洞里。城上城下的明军同时士气大振,发出激烈的嚎叫声,舍生忘死的冲向这里;而安南士兵的胆气越发低落,甚至有人丢下武器转身要跑。

    甄伟瞳见此情形,额头马上就冒出汗来。与守城相比,他更重要的职责是保住这些大炮不被明军夺去。他马上下令扔下一门大炮继续发射散弹,其余的大炮由炮兵抬到炮车上,就要顺着走马的坡道下城。

    已经登上城头的明军见炮队要跑,马上嚎叫着要冲过来,却被仍在抵抗的安南士兵挡住。若是平时他们早就投降了,可刚才张辅等武将先后呼喊“劫掠三日”、“杀光”等话语的时候被他们听到,他们之中也有懂点儿汉语的,又都是多邦城本地人,为了保住自家的财产也要死命挡住明军。由于他们的阻拦,竟然让甄伟瞳带着大炮从城头上撤走了。

    但随着大炮逃跑,压制城下明军的火力降低,越来越多的明军登上城头,他们即使作战意志再坚决也要挡不住了。正在城头上指挥的桑敬脸上不禁露出了笑容。

    可忽然从甬道上冲上来无数安南士兵,他们嚎叫着冲向明军。原来甄伟瞳虽然更加在意炮队,也没有忘了北城的防守,派出人手去通知阮仁烈北城城头快守不住了。

    阮仁烈本来正指挥属下的士兵与常继宗率领的明安联军作战。常继宗在用计失败后也没有什么失落,马上开始指挥将士们强攻。常继宗以弓箭手在最后不断抛射,火枪兵在中分为三段平射,其它士兵则搜集来了所有能搜集到的能挡住弓箭的物品,利用这些东西向前推进。阮仁烈有些阻拦不住,不得不又叫了一支兵过来协助防守。

    他听到甄伟瞳派人过来传的信儿后有些惊讶:北面的明军在看到大火逐渐熄灭竟然仍旧士气十足的冲了上来,还即将要攻陷北城城头。

    阮仁烈咬咬牙,大声吩咐传令兵将正在城内维持秩序的军队全部调到北城城头,同时下令其余之前不许出营的军队出营作战。他本来不信任这些军队,怀疑他们之中还有潜伏着暗通明军的人,但此时也顾不得这许多了。要是北城城头被攻陷,多邦城必失。

    之前被他允许在城内活动的军队都是比较受信任的,也是比较忠于胡家父子的,面对明军的士气也比较高,所以来到北城城头后马上嚎叫着冲了过去。

    残余的安南人见到援军到来一时间士气大振,而明军的士气有些回落,再加上此时拼杀的时候不短了力气有所下降,一时间竟然又被压回去了。

    被阮仁烈委派过来指挥他们的陈源站在战线的后面,看着面前的战场,不时做出些指挥。他看着此时又变得势均力敌的双方,大声喊道:“大虞的将士们坚持住!对面的明军只有这么多,只要将他们赶下城头,明军就不可能夺下多邦城。明军在攻陷多邦城后必然会屠杀三日,为了你们的金银财帛能够保住,妻儿老小都能活下来,一定要奋勇作战!”

    随着他的话语,安南士兵的士气又有所上升,拼杀的更狠了些。

    张辅此时也已经上了城头,见到这样的情景也没什么好办法,只能暗自焦急。若是刚冲上来的时候还能用手雷清场,此时双方绞杀在一起,就连弓箭的用处都不大了,火枪更是被相当一部分人当做了肉搏兵器,枪管都有所变形。张辅拿起一杆枪就要冲上去,被侍卫和桑敬死命拦了下来。

    可忽然张辅看到,有一部分在后面的安南士兵转身退出了战场,沿着甬道向下跑去,陈源身旁拿着鬼头大刀的督战队也有阻止。

    张辅瞪大了眼睛说道:“这是,有将士从他处打进了城里?”

    “大人,多半是徐景昌所部攻进了城里!刚才我看到他们正在猛攻城门,现在应该已经打了进去。”桑敬说道。

    “不管是谁打进了城里,此时都是一个好机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