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821章 战安南——断后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这些人说到这里,忽然听胡汉苍说道:“我军是无法全歼明国左军的。若是给他们一夜时间,他们就能够立起足够十五万大军歇息的营寨,到时候即使有火油、大炮,也不可能将他们一击而垮;而现在天色已晚,为了安全何荣今晚不会再让其余的士兵登陆,所以只能现在就攻打这些明军,以求全歼。”听到这些马屁胡汉苍虽然有些陶醉,但还有基本的分辨能力,对于完全的胡说八道还是不会接受。

    何况,现在大虞主政的是他父亲,他虽然当着皇帝,可与儿皇帝的差别也不大,若不是现在大虞面临生死威胁,胡季犛多半不会允许他单独离开都城领兵。

    众位正在拍马屁的人忙住了口,其中或许有人想到了在西都城还有太上皇胡季犛,也不敢再吹捧胡汉苍。

    况且胡汉苍此时也顾不得听他们的马屁了。安南精锐已经走到大明军队那矮矮的栅栏前,胡汉苍从乂安城下临时拉过来的十二门大炮已经开始轰鸣,他双眼紧紧盯着明军的营寨,一刻不曾错开。

    安南毕竟是个小国,大炮又是从去年起才开始研制,所以炮管、炮弹都不多,那些正在轰鸣的大炮也没打几发就停了,随即,五千安南精锐从破开的缺口冲了进去。

    ……

    ……

    北鼻元信与楠木方泽带领着自己最信任、十多年前就跟随在自己身边的武士围着我来也,神色十分难看的听着面前之人正在说的话。

    “我来也佥事,曹指挥军令,扶桑军马上去堵住东面的缺口。”曹泰身边的一个侍卫对被保护着的我来也说道。

    我来也与楠木方泽、北鼻元信同时看向东面。那里因为之前被烧着的栅栏和木头较多,是安南人选择冲进来的地方。

    刚才驻扎在那里的士兵是色目人,曹泰在发觉安南人选择东面冲进来后已经用最快的速度要将色目人组织起来,可之前那里火烧的太旺,至今没有完全扑灭,之前又被大炮轰击,残存的色目人,用游戏的术语说就是组织度极低,当安南人冲进来后大多数人一触即溃,大多数人被杀或者投降,只有极少数士兵坚持抵抗。

    曹泰只能寻找其他能够阻挡一下,撑到接他们撤退的船只返回时候的军队。虽然此时驯象卫已经基本恢复了秩序,但他还是不愿意用汉军殿后。

    这个时候他发现了同样队伍十分整齐的扶桑军,于是派出自己身边的侍卫来传令。

    他们三个都明白,此时阻挡安南人即使能撑到那些船回来也不可能撤到船上,等于是在殿后,为整个大军殿后。

    我来也低下头去,沉默不语,没有答应侍卫的话。那侍卫马上说道:“怎么,我来也要抗命不成?”

    “你……”楠木方泽大怒,刚要出声斥责这个侍卫,只听我来也说了一句日语,他就低下头去不敢再说。

    我来也随即对面前的侍卫说道:“我知晓了,请曹指挥放心,只要我扶桑军还有一人未死,绝不让任何一个安南人靠近海边。”

    “拜托佥事大人了。”那侍卫从我来也的目光中看出他的话不是随便说的,不由得躬身行礼道。

    我来也还礼,又道:“我只希望当救援的船只赶来后,若到时我扶桑军还有人活着,曹指挥能够派出其余军队殿后,救回我们最后的这些骨血。”

    “佥事大人放心,曹指挥到时候一定会救下你们。”那侍卫知道曹泰起码会把我来也救走,所以这样说道。

    等传令的士兵走了以后,我来也转过头对北鼻元信和楠木方泽说道:“本想带领你们在安南立下大功,不求大事得成,起码让你们几个后半生锦衣玉食,现在看来,是不能了。”

    “主上不要这样说。为主上献身,是我等武士的荣耀。倒是主上,您的安危还在我们所有武士的性命之上,还请主上待救援的船只赶来后马上登船。”北鼻元信和楠木方泽说道。

    为主上献身,是我等武士的荣耀。主上的安危在我们所有武士的性命之上,还请主上待救援的船只赶来后马上登船。”所有听到他们二人话的武士异口同声的说道。

    我来也正要再说些什么,笑道:“色目人已经完蛋了,是我们扶桑武士表演的时候了。这是我们扶桑武士自从七百多年前在朝鲜半岛帮助新罗抵抗唐帝国侵略后第一次在海外打仗,一定要让明国人和安南人知道扶桑武士的厉害。”

    “方泽,你可还记得你家先祖楠公尽忠之前与季公所说之话?”

    “记得。”楠木方泽说道:“人間は死ぬときの一念で生まれ変わるという。そなたは何を念ずるか?”(据说人以临终之念转生,汝所念为何?)

    “七回まで人間に生まれ変わり、朝敵(足利氏のこと)を滅ぼしたいわ。(惟愿轮回七次生于人间,铲灭朝敌(足利氏),报效天皇。)”北鼻元信接道。

    “罪深いことだが、わしも同じじゃ。(虽罪孽深重,我亦有此愿。)”楠木方泽最后大声喊道:“?しちしょうほうこく!”

    所有的扶桑人也都大声喊道:“しちしょうほうこく!”随即他们手持武士刀,冲过去与安南士兵厮杀在了一处。

    ……

    ……

    胡汉苍刚刚来到十分靠近战场的观察点的时候,就注意到了扶桑军。这支军队衣衫破烂,完全不像是大明的正规军;可他们手上的刀十分精良,一看就不是普通货色,就连大明的士兵都没有。他一直在猜测这是什么人组成的军队。

    等听到他们的那一声呐喊,胡汉苍十分惊讶的说道:“他们说的是汉话么?怎么我听不懂?是哪里的方言?”

    胡汉苍本来只不过是自言自语,谁知就在他身后拍马屁的那些人中有人说道:“陛下,他们说的不是汉话,是扶桑语,含义是七生报国。”

    “扶桑语?七生报国?”胡汉苍转过头来疑惑地问道:“什么意思?”

    “陛下,这是扶桑国的一个叫做楠木正成的人临死前说的话。楠木正成是数十年前扶桑国一位有名的忠臣。此人忠心扶保扶桑后醍醐皇,国王,在其国内大臣仿效董卓行废立之事时起兵勤王,……,在最后一战前,楠木正成明知此战必败,但为了回报扶桑后醍醐国王的恩典,决心死战到底。最后所部不足百人,被叛军团团围住。”

    “依照佛经所说,一共有佛界、菩萨、缘觉、声闻、天上、人间、修罗、畜生、饿鬼和地狱共九个世界。楠木正成此时问胞弟正季道:‘人的一生是按临终时的一念来解脱的,九界(不含佛界)当中你希望转生到哪一界?’”

    “‘我唯一的愿望就是轮回七次都生于人间,消灭朝廷的敌人,报效天皇。’正季哈哈大笑着说道。”

    “‘罪孽深重的你我都这样想呀!那样的话,让我们一起更换生世来实现夙愿吧!’正成神色非常高兴地说道。”

    “兄弟两人随即互刺而死。接着楠木正成一族十三人和部下六十人都相继自尽。叛军也对正成的行为十分感动,派人将其尸首送回老家安葬。”

    听完了这人的话,胡汉苍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说道:“果然是忠臣。若是朕的臣下都能如同这楠木正成一般忠心,何愁我安南不是明国的对手?即使明国人口为我安南十倍,朕岂会害怕?”

    “臣等对陛下的忠心,绝不会差于楠木正成。”所有的大臣都跪下说道。

    “朕知道你们的忠心,都起来吧。”虽然胡汉苍对于他们的话是半点也不信,课还是和蔼的说道。

    等他们都起来了,胡汉苍又与他们说了几句话,转过头看向战场。

    此时战场上,扶桑军正与安南士兵激烈的交战。经过与色目人的一场厮杀,这些安南士兵虽是精锐,可阵型也有些散乱,被在大明待了几年学会军阵之法的我来也抓住机会,切入安南人的阵势中。

    这下子,战争就被拖入了扶桑人更加适应的节奏。扶桑因为本土面积狭小,社会结构又类似于西方,所以每次打仗双方出动的兵力都不多,几千人互砍已经是大战了,数万人打仗除非是蒙古入侵这样的大事能把全国的武士都集合起来,否则不会出现。

    所以这种数千人之间开片的仗儿是扶桑人最适应的,再加上从小练武单人战力在安南精锐之上,虽然人数略少,一时间竟然占到了上风。

    胡汉苍只见一个衣甲齐整的扶桑人挥舞手里的大刀,一劈一砍已经杀死了两个安南勇士,又挥舞着刀冲向第三个人;这时一个安南士兵恰巧在他背后,挺起长枪就要扎进他后背。

    可就在这时,另外一个扶桑人大喊一声,从地上捡起一把短刀,就向那个安南士兵投过来;安南士兵一错身躲过了短刀,可随即被回过身来扶桑人一刀劈成两半。

    这时胡汉苍注意到,这些扶桑人的武艺都差不多完全一样,所有人手里拿的都是三尺长的大刀,样式也都差不多,基本上都是劈砍,经常一下就砍下安南士兵的半个身子,场面甚是血腥。可这些扶桑人都此混不在意。

    “这些扶桑人都是什么人?若非朕挑选出来的都是精锐,恐怕此时已经承受不住这样的情形全军崩溃了;可即使不崩溃,仗着人多消灭了所有的扶桑人,还能剩下几人?”

    胡汉苍的心都在滴血。这五千安南士兵可是他和他父亲胡季犛精挑细选出来的精锐,平时吃穿用度比一般的官员还好,若是这些士兵都战死了,他们想要从头练出这样一支兵没有五六年的功夫出不来。可是现在,在这里,他们竟然差不多与扶桑人以三比二的比例在消耗。

    “快,还没有查到搜集到的情报中有关于扶桑人的?”他又转过头对一人说道。

    “陛下稍待,陛下稍待。”这人满头大汗的翻检着手里的各种文书。

    胡汉苍一边痛苦的看着战场上正在搏杀的数千士兵,同时不停的回过头催促这个人;很快他就变得不耐烦起来,正要将那些文书都抢过来自己看的时候,这人拿起一份文书大声说道:“陛下,臣找到了。”

    胡汉苍一把从他手里将文书抢过来,翻开来以一目十行的速度将整个文书看了一遍,失声道:“明国将领竟然认为,两千多明国士兵能够打得过两千多扶桑人?这些人脑袋被驴踢了吗!”他手里的这些精锐不比明国的精锐士兵差多少,比明国的普通士兵更是强得多,若一对一都不是这些人的对手,他们竟然这样认为。

    “等撑过了这一战,朕也要派人去扶桑招募武士。”胡汉苍又道。这些扶桑武士如此能打又如此忠心,他也心动了。

    不过现在最要紧的是打败他们,他马上又放下文书,注意起战场来。

    “虽然他们十分厉害,但终于该打赢了,眼看着就能全歼这些扶桑人。不过,若是能劝降几个就好了。”胡汉苍这么说了一句,脸色刚刚有所缓和,忽然一眼瞥见海面,顿时脸色又变得难看起来。

    ……

    ……

    胡汉苍说的不错,虽然扶桑武士们奋勇作战,但毕竟人少,即使一开始能以二比三的比例交换,但随着人越来越少,能同时围杀一个扶桑人的安南士兵也越来越多,从一开始的两三个人对一个人,变成了四五个甚至六七个人对付一个人。

    楠木方泽奋力杀死围攻自己的十多人中的五个,又逼退其余的人,与北鼻元信等人重新聚在一起。

    “主上,咱们只剩下不到五百人了,安南人还有近三千,已经支撑不住了,主上赶快突围而走吧。”楠木方泽大声说道。

    “突围?向哪里突围?”北鼻元信说道。

    “向海边汉人聚集的地方!主上,咱们已经支撑了这么久,救援的船也该回来了。臣下与元信召集残余的武士,为主上杀出一条血路!”楠木方泽焦急的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