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798章 广州人的反应续

时间:2017-11-05作者:七帅

    “冯哥,您可是咱们衙门的长官,让食堂给您再单独预备一份饭。食堂肯定有多于的菜蔬和肉。所谓厨子不偷五谷不收,您就算不吃饭这些东西也让他们带回家,省不下官里什么。”唐有财说道。

    冯德林犹豫了片刻,说道:“还是不了。”现在和在天高皇帝远城外不同了,凡事还是依照规矩来办的好。

    唐有财大概明白他在担心什么,说道:“那冯哥,要不我陪您再吃一顿?”

    “不用了,”冯德林知道他的意思是请自己一顿:“你要不想自己的肚皮被撑破了就打消了这年头。我也不缺这一顿饭钱,你要有心,以后再一起吃饭也是一样的。”

    冯德林又和他说了几句,换了一身普通警察的离开分署。

    此时是下午未时,广州城正是热闹的时候,虽然比不得京城,但仍在两个市舶司之上。

    冯德林走在路上,看着道路两旁或行走、或叫卖的百姓,心里感叹:‘圣上的胥吏改警察确实对百姓有好处,有了警察维持秩序,广州城内街面上的秩序好多了,完全不像之前那样经常可以看到沿街乞讨,甚至唱莲花落强行要钱的乞丐,做个小买卖的百姓方便多了。’

    不过他正感叹着,就看到一个膀大腰圆的人正在欺负一对中年夫妻。那人一边扔着人家的东西一边说道:“我告诉你,这里的派出所所正可是我家族人,你去找也没用。去广州警察总署衙门告当然可以,但我不过是打一顿板子的事儿,等好了天天来折腾你!”

    他正狂着,见到穿着普通警察衣服的冯德林走过来,住了手,向他一哈腰。

    冯德林心里不舒服。虽然他之前也不是什么好人——能在江岸当警察的没有好人,但此时身为警察,还是有品级的官员,对此很不高兴。

    但他只是说说这人就过去了。正如那人所言,依照《大明律》,这样的事情顶多是打一顿板子,还不会超过二十板子,警察也不会用心打,过两天就好了;但等他好了之后仍旧可以过来折腾这对夫妻,治标不治本。他也不可能天天过来盯着。

    ‘等去这附近的荀安坊派出所的时候,和所正说说此事,让他管管自己的族人。’冯德林想着。这样的事情只有这一片的派出所管了有用。

    只是,‘城内的家族对族人的权势太重了,说了也未必管用。’他又想到。

    冯德林本人很不喜欢家族。他父亲原来一直受几个兄弟的欺负,辛辛苦苦打鱼赚来的钱还得被他们分去一半;一直到自己长到十七八岁,与街头结识的几个兄弟将自己一个叔叔的儿子吊在树上抽了一顿,又用街头混混的手段整治了他们一番后,自己家才不受欺负。

    所以他从小就没有什么家族观念,和自己最好的除了父母、一个姐姐外就是‘兄弟们’。

    ‘广州城内有千般好,就是这家族权势太重不好。’他想着。

    不一会儿,他来到一间牌匾上写着‘祥福茶居’的地方,走进去还没找地方坐下,就说道:“小二,来一壶好茶。”

    店内正有一位小二忙活,见到他走进来,马上凑过来说道:“哎呦,冯大人,什么风把您吹过来了?”

    这家店不大,一共只不过十来张桌子,此时只有三张桌子有人,其中两桌都是几个卖苦力的大汉围坐在一起喝茶吃饭,只有一桌是两个读书人模样的在喝茶。这两个人在冯德林走进来的时候还看了他一眼。

    冯德林也没在意:他虽然没有穿官服,但这一身警察的衣服也与众不同,被人多注意几眼很正常。他挑了一张空闲的桌子坐下,笑道:“今日从早忙到现在才得了空闲,过来喝口茶吃点儿东西垫吧垫吧,晚上再正经吃饭。”

    “冯大人升了官果然是贵人了,瞧着这个忙碌劲儿,看来按察使大人和知府大人都很赏识大人您,早晚能升到正六品的通判上去。”小二说道。这个茶居是冯德林经常来的茶居,在他升官之前就有空就过来喝杯茶,所以掌柜的和小二和他都很熟悉。

    “这话可不敢说。”冯德林马上说道。但眉眼间那高兴的样子是怎么也掩饰不住的。

    掌柜的此时也看到了冯德林,要过来攀谈几句;就在这时,忽然从外面跑进来一个人,完全没有在意其它人,跑到掌柜的面前说道:“爹,街面上贴出来告示,说了采生折割案和巫蛊大案的事情。说采生折割案明日在广州警察总署进行什么公审,整个广州城所有的百姓都可以去看;三日后问斩人犯。”

    他这话一出,原本还算安静的茶居马上就炸开了锅。“采生折割案官府已经审完了?这么快?不是从挖出尸首到今天才十天?”

    “这还不是皇上在广州,这个案子也和巫蛊有关,广州上上下下的官员都十分在意,所以破案这么快;你试试要皇上不在广州,他们还指不定几天审问完案子呢?”

    “这种时候说这些干嘛?赶紧问问这些丧天良的人都做了什么吧。我听说他们不仅是采生折割,还炼制生魂搞什么妖术?”

    “没错,就是在搞妖术!”一个此时又从店外走进来两个食客,其中一人听到这话压低了声音,故作神秘道,“听说陛下都着了道,几乎一病不起,后来还是从武当山来的张真人来才攘解开的。”

    “武当派的张真人?你扯吧?我虽然不知道武当山在哪,但肯定不在广州城附近,怎么可能这么几天就把张三丰张真人叫来?”一个大汉怀疑到。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人家张真人是正好云游到,不,人家是算准了皇上出京之后会有此一难,所以特意从武当山赶来广州,就等着为皇上解开妖术。”那人又道。

    “据说还收服了一个小鬼,我二姨家的三兄弟的表妹的小叔子是行宫外院的下人,他说得。”

    “我听五仙观的程道长说,这伙人不仅是要害皇上的命,更是想来坏了大明的气运!”

    “大明的气运是那么好坏的?假的吧,你那程道长连个道牒都没有,说的话能当真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