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成了一条锦鲤 第0408章 毕业音乐会

时间:2019-09-12作者:丹尼尔秦

    大家都看向张琛,他眼皮一跳。

    “我就是觉得高处不胜寒啊,有时候就是这样的,大家都觉得你应该要怎么怎么成功,但是实际上却更愿意看到你掉下来——毁掉一个标志性人物,不是很过瘾么?这种时候,要么急流勇退,要么容忍自己渐渐回归平凡,像张国师那样的——可能他们自己觉得还是在做自己的事情,但外人就会觉得他们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盛极而衰?”林冉总结了一下。

    这是个很大的问题啊。

    周西宴想了很久,才苦笑了两句:“现在看来你转换跑道,还是挺明智的?毕竟音乐剧这一行在国内,还处于拓荒期。你要进去了,弄个什么,历史定位还是可以的。”

    哈哈。

    季铭才21岁,都要开始考虑去新地图找历史评价了。

    “杨姐都说了,日子怎么过还是怎么过,总不能因为别人吹了你一顿,然后你就手忙脚乱了吧?”季铭给热血上头的小伙伴儿们泼了一瓢冷水:“很多时候,他们的讨论跟我已经没有太多的关系了,而我这个具象人物,被提炼出了抽象的话题,然后我就可以三鞠躬谢幕了。我要是把这个背在身上,那就真是完蛋了。”

    周西宴挺忍不住的:“你就真一点儿不放在心上?”

    “那怎么可能?老子都想要开微博跟他们一块讨论呐!!感觉有好多论文素材被错过了!还有好多人明显讲错了都,说我什么走上层路线……我压根也没有认识几个上层人物啊,我感觉我的努力被忽视了很多,话题一大,我就显小,其实我不小的。”

    “……”

    好嘛,至少季铭还是那个季铭,骚气十足,三里之外都闻得见。

    “说起来,要是上头没人说话,一气儿把梅花奖和文华奖都拿了,也不是特别可能啊,真的没有?”

    “那跟我就没关系了,我又没接触过,还有——”季铭看向这帮人:“不要当着当事人的面,谈当事人的八卦,还要问当事人是不是真的,很过分。”

    一群人挤眉弄眼,他们也会好奇的呀。

    “行了,别杵在这儿一脸凝重地摸鱼了,感觉好像我不知道你们在摸鱼一样,赶紧该干嘛干嘛去。”季铭挥挥手:“杨姐,文化广场的张洁稍后会过来,你代我招待一下,晚上我请她吃饭。”

    “那我去跟《gq》了,《vogue》那边,本部的戴总监在处理,让小李接一下,跟我汇报。”唐凡简报一下自己的工作,赶紧忙去了,是真的忙。

    “我?”林冉晃了晃自己的手机微信界面:“我进来的时候是满格的电,现在只剩下18%了,我一下都没碰它,全是消息进来消耗掉的,唉。我还得一个一个去处理。”

    周西宴和杨如意也没跑,能找到她们俩的,都算是有头有脸的了,都得回应。

    “久违了啊,自从季铭被封为‘娱乐圈大和尚’之后,这种轰炸式的消息,就没怎么见过了。”——娱乐圈大和尚不是个正式封号,就是私下里,说他绝情寡欲,不爱钱又不要曝光度,约访嘛约不到,拍照嘛拍不到,捧着钱来找他代言,三挑五捡还要观察好长一段时间,看你品牌有没有黑点,如何应对舆情,大陆地区之外的品牌,更是慎之又慎,宁缺毋害。

    跟李宁的合作渐入佳境,ming品牌的销量一直在快速增长,日光之舞后,也出了一款休闲鞋,一款篮球鞋,反响都不错。目前李宁方面正在考虑独立ming的电商渠道,开天猫旗舰店之类的。

    菲拉格慕则已然彻底把季铭当做全球代言人了,尤其是欧亚国家,他的物料贴满了菲家的门店。

    从这俩代言就看得出来,季铭是喜欢走深,而不是摊大饼的。

    对自己的深度缺乏信心的品牌,或者不愿意在代言人上有太多不确定性的品牌,就不会那么热衷地联系季铭了——但现在,尤其是一些经典的品牌,比如万国表、爱彼这几家钟表品牌,就格外活跃。

    “忙吧,有的忙总比闲着好。”

    季铭很赞同,给杨如意竖了大拇指。

    杨如意一言难尽地看着他的大拇指:“所以我们忙去了,你就去看女朋友拉小提琴?”

    噗。

    ……

    初晴的毕业音乐会在央音教学楼演奏厅举行。

    地方不是特别大,但人很多,而且没有什么遮挡,季铭从前门进来的时候,众目睽睽——其实除非他不来,不然肯定会有这个状况的。当初杨教授的音乐会,仅仅有初晴参与一段,季铭都被拍到了后脑勺,更别说,现在是初晴的毕业演奏会了。

    有心理准备,所以笑容也比较自然。

    “大明星就是不一样。”

    跟他一起进来的,有央音教授,在沪上艾萨克·斯特恩大赛上结识的徐惟聆女士,当然,还有初晴的恩师吕大师亲至,还有一些央音的领导——尹宁跟赵成光他们先进来一步,现在坐在那儿看着大家给自己儿子鼓掌,因为他来看自己儿媳妇毕业演奏。

    尹宁忍不住笑,季铭大将之风地混在一帮中老年群体里,还挺和谐的。

    “哎呀你看看,得系主任陪着来了,这也就是在我们央音,换一个差一点的,院长都得亲自出马。”赵成光跟尹宁说笑:“你这个准婆婆有什么感想啊?”

    不知道是听到了还是怎么地,坐前头的一个小姑娘回头看了一眼,尹宁温柔地笑了笑,她也笑了一下又转过去了。

    赵成光一脸深入敌后的表情。

    季铭是一身便装过来的,短袖牛仔裤棒球帽,跟大家招招手,示意台上才是今天的主角,就落座第一排了。

    后头一直窸窸窣窣的,到初晴正式开始,系主任貌似往后面看了看——于是万籁俱寂。

    怕老师这事儿,大概得是绝大部分学生的共识。

    “曲目你知道?”徐惟聆问季铭。

    季铭一脸您是不是在搞笑,您是评审老师哎,问我——但老婆在人家手上,还是得乖乖配合:“上半场是门德尔松的那支协奏曲,下半场是几支小品,德彪西的《月光》,巴奇尼的《小精灵回旋曲》……”

    “倒是挺齐全的,不拉《悲喜同源》么?”

    这是初晴在斯特恩大赛夺冠的协奏曲曲目。

    季铭摇摇头:“曲子是杨教授和吕老师选的,大概还是希望她拉一点更广泛的作品吧,毕竟毕业音乐会,考核一下整体能力,单一作品表现不是重点。”

    徐惟聆了然。

    ……

    尹宁前头那位小姑娘,其实并没有听到什么准婆婆,只是旁边的同学,跟她说后面有个姐姐特别有气质,跟赵教授认识的。她就找机会转头看了一眼——果然很温柔很有气质。

    因为没有发现,所以现在讨论起人家儿子来,也是没有任何负担的,尹宁就凝神偷听。

    “季铭跟徐教授好像很熟悉啊。”

    “哎,他们那个层次的人,兜兜转转都认识,不奇怪。”

    “季铭真的好帅,听说他钢琴弹得特别好,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别犯花痴了好不好,人家俩人都才貌双全的,不是咱们一般人,怎么着?你还想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女孩同学明显比较现实啊:“能有机会,偷偷摸摸地那啥一次,就已经很不错了好么。”

    “噫~~我就不信,到时候你不会借机上位。”

    “我肯定不会,唉,就是没机会啊,都说男明星喜欢乱搞,怎么季铭就不喜欢呢?还是我们的圈子太小?”

    “别带上我……要不联系个跟中戏的联谊?”

    尹宁差点忍不住笑出来,她也是从那个年龄走过来的,女孩儿们嘴上厉害,真要去做什么,一个比一个怂。

    而且作为一个母亲,听着这些话,很难生气啊。

    一直到初晴正式开始,这些细碎声音才彻底安静下来,央音观众听音乐会的素质还是很高的,踩点非常准。往往一段高级炫技之后,或者是华彩过后,都适时适度地送上掌声。

    季铭也不再跟徐教授、吕大师闲话了,就坐在那儿听初晴演奏。

    他最早听到初晴的琴声是在三里屯,他们初见的时候,然后是他五十个试炼角色的还愿任务,初晴在他还没法儿自我锚定的时候,充当了他在现实世界的坐标,号称人形镇魂曲,也是那个时候,他们的爱情从“见色起意”,走到了更深处……接着就是他们住一块之后,常常在日常记忆里响起的小提琴钢琴二重奏。

    进步很大。

    不论是四大协奏曲之列的,门德尔松《e小调》,还是炫技之作,巴奇尼的《小精灵回旋曲》,都非常考验一个演奏家的整体素质。初晴这三年的心血,日复一日的练习、思考,当然还有杨教授和吕思清的教诲,形成了坚实的基础——现在,都一一表现了出来。

    台上那个穿着香奈儿小礼裙的女孩,其实也在成长——小礼裙是季铭送给她的战袍,但今天的演奏却没有太多季铭的参与,没有《love story》,甚至《梁祝》也没有,全是经典之作,展示的是跟季铭没有交叉的那一部分初晴。

    很新奇。

    季铭很少看见这样的初晴,好像换了个女朋友——刺激。

    整场结束之后,褚青青给初晴送上捧花,季铭除了站起来鼓掌,并没有做更多。有老师提议说让季铭登台合奏一曲,一堆学生一起起哄,几位大佬也是笑吟吟的,还是被季铭婉拒了。

    有时候,她只想我能看着她独自美丽,就如同很多时候,她会注视着我一次一次获得成功一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