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爱的人皆似你 第109章 亲亲就不难过了

时间:2019-05-26作者:平生欢

    宋时清抱着小温安怒气冲冲地出了门,上车之后丢下一句“去医院”就不再说话,车内气氛严肃得很。

    脸上还沾着点心渣的小温安悄悄看了宋时清好几眼,战战兢兢地乖巧坐在一边没说话,这种时候他还是很会看眼色的。

    “你妈妈没教过你不准随便跟别人走?”宋时清见小团子默默地往车门那边挪,皱巴着小脸很是纠结。

    宋时清语气有些重,顿时小温安就苦了脸,撇撇嘴:“那个老爷爷你不是认识么,而且方叔叔也答应了,不可以怪我的呀,而且还有好吃的。”

    当然后面这句小温安只敢小声嘟哝,他也知道为了吃的丢掉还在医院的妈妈,是很不好的。

    宋时清目光扫了一眼小温安,小温安立刻转头看窗外的风景,假装什么都没说过。宋时清忍不住想笑,刚刚内心的郁结好了很多,这个鬼马精灵,怎么会养成这个活宝性格。

    这时,前排的方齐出声提醒道:“先生,上次因为温小姐推掉了复诊,你明天必须得去了。”

    “知道了,你安排一下。”宋时清淡淡回答道,最近几天发生了这么多事,他的情绪越来越难以控制,头疼发作的次数也越来越频繁,到了晚上,视力愈发减弱,是得去看看了。

    “喂。”

    宋时清放在一边的手突然被一个油腻腻的小爪子握住,他低头一看,小团子不知道什么时候从边上凑了过来,抬头眼睛圆溜溜地看着自己。

    “你刚刚很难过,对吗?”小温安奶声奶气地问道,从宅子里出来之后,宋时清气压一直就很低,连反应一向迟钝的小团子都感觉到了。

    “我没有。”宋时清否认,他生气、他恨、他不原谅,唯独不会的就是难过!

    忽地,啪唧一下,小温安站在座椅上,凑上去亲了宋时清的脸一口,宋时清顿时愣住,不可思议地看着嘴上的油还没擦的小团子。

    小温安腰一弯,顺势从他手臂下面钻到怀里,眨巴眨巴眼道:“妈妈说,难过的时候,安安亲亲一下就好。还说抱着安安就不会难过了。那现在你好点了吗?”

    小小的人儿团在自己面前,像个小猫儿一样,柔软的、可爱的,宋时清的心蓦然被什么填满了一角,这个时候,就算小团子说要天上的星星,他也给弄来。

    撕拉一声,宋时清打开放在后座的湿纸巾,抽出一张缓缓给小温安擦脸,边擦边说:“下次不准这样,我会给你买好吃的。”

    小温安窃喜,又有好吃的啦!察觉到宋时清的愉悦,小温安也一动不动任由他给自己擦脸擦手,虽然之前很想自己舔干净来着。

    “方齐,以后车里的湿纸巾全部用婴儿的,这个太硬了。”宋时清突然觉得自己用了好几年的湿纸巾太过粗糙。

    方齐从后视镜看了一眼和睦的父子俩,心里暗自高兴,老爷子这

    次算是歪打正着了,他回答道:“好,明白。”

    车子一路顺利地抵达了医院,短短的车程里,宋时清和温安的感情急速升温,俨然父慈子孝的样子。

    所以当宋时清抱着温安出现在病房门口的时候,温知夏被狠狠地打击到了,自己儿子乖顺地搂着宋时清的脖子,挥着小手对她叫妈妈,但是没有一丝要她抱抱的动作。

    “温安,你给我下来!”温知夏有点生气,一来是气小团子随随便便就跟别人走,二来是这一大一小和谐温馨的画面,怎么看怎么刺眼。

    小温安委屈地扭了扭身子,转头看了宋时清一眼,悄悄咬耳朵小声道:“等会儿你要保护安安哦。”

    宋时清点点头,然后才把他放到地上,刚刚来的车上这小团子就跟他讲好条件了,要在温知夏发火的时候保护他,据说他妈妈生气起来太可怕了。

    温知夏见状更是气不打一出来,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小温安一步三回头地走到病床前,温知夏脸色很不好看,她虽然很爱这颗小团子,但是她从来不溺爱,错了就是错了,得惩罚。

    “把手伸出来。”温知夏严厉道,平日里小温安没有少闯祸,只要错了,她就要打手心,毫不留情。

    小团子最怕这个,嘴巴一撇,眼睛就红了,温知夏心疼,但是不准备手软,训斥道:“知道哪里错了吗?”

    “安安不应该随便跟人走。”小团子低着头,认错。

    啪一下,温知夏伸手打在小手掌上,小温安顿时眼泪汪汪,但是他没哭出来,温知夏收回手,道:“记住,下次不可以。”

    小团子抽了抽鼻子,点点头。

    “行了,打也打了,教育也教育了,人也回来了,你就别气了。”宋时清这才走上前,刚刚温知夏在教训小团子,他也没阻拦,毕竟她有她的方式,他不好插手。

    温知夏拉过小团子,冷冷地看着宋时清,道:“既然如此,那宋先生你也请回吧。”

    宋时清脚步一顿,无奈道:“你还真是,过河拆桥。”

    “如果不是你,安安根本就不会被带走,怎么算过河拆桥?”温知夏一点也不肯退步。

    气氛顿时紧张起来,温知夏本以为宋时清会发火,会摔门而去,但是他没有,他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周身充斥着孤独。

    过了很久,才听到宋时清说出一句话,带着淡淡的哀求:“知夏,你就不能回来吗?”

    这话轻轻地敲击在温知夏心上,回来?她也想啊,这里是她从小生长的地方,这里有太多割舍不去的人和物,但正因为如此,她不能让安安在这样的环境里长大,她想让孩子,单纯快乐地长大。

    宋时清从来没有做到这个份儿上,对谁都是冷漠无情的人,唯独对这个女人,底线一降再降,就差把心挖出来给她。

    温知夏定睛看着几步远的宋时清,他

    依旧高大帅气,岁月变成气质沉淀在他身上,越发迷人,他就站在那里,那面前却是一个无法逾越的鸿沟。

    “宋时清。”温知夏轻声却坚定地道,“我们回不去了。”

    回不去了。

    宋时清心脏快速收缩,瞳孔放大,眼前忽然模糊一片,什么都看不清楚了,只感觉到身体的每一处都是疼的,疼得喘不过气。

    “你走吧,如果你想看孩子,随时可以来。”温知夏刚刚看到这父子俩出现在门口的时候,心里一悸,是不是她不应该剥夺安安有爸爸的权利?

    “但是你要知道的一点是,安安是我的,谁都不能抢走他。”温知夏还是追加了一句,这时她的底线,不容践踏的原则。

    好半晌,宋时清都一动不动,温知夏正觉得奇怪,方齐突然从门口进来,站到宋时清身后,实则扶住他,道:“先生,公司有急事,需要你马上处理。”

    “好。”宋时清从容答道,接着转过头,看向温知夏和温安的方向,“我明天再来看你,你等我。”说完便转身走掉了。

    温知夏眼神暗淡下来,心里很不是滋味,孩子难道不是大事吗?当初为了继承宋氏集团,他没有出现在她身边,现在为了宋氏集团,连孩子都没空理。果然到底在他心里,没有什么比宋氏集团更重要了。

    刚刚关上病房门,方齐赶紧扶住宋时清,焦急道:“我联系了眼科,他们已经准备好了。”

    “回去。”宋时清额头上已经开始冒出虚汗,抓住方齐的手阻止道,“不能在这里,万一她发现了怎么办?让医生去家里。”

    “可是……”方齐还想劝阻,但是被宋时清一口呵斥住:“没有可是,马上办。”

    方齐咬咬牙,只能点头:“好。”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