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爱的人皆似你 第36章 放火

时间:2019-05-26作者:平生欢

    凌晨1点,医院静悄悄的,只有走廊上几处灯光亮着。

    温知夏轻手轻脚地从病床上下来,沉着脸看了一眼在沙发上熟睡的宋时清,顿了一瞬,转而开门离去。

    半夜的医院门口停着熙熙攘攘的出租车,温知夏随手拦了一辆,道:“滨海别墅。”

    夜晚的海岸线别有一番风味,温知夏看着窗外无知无觉,她心口有一把火在燃烧,越靠近那个地方,就越难受!

    她二十多年忍得还不够多吗?忍到余红登堂入室,忍到温琳在她头上作威作福,忍到被赶出家门,结果呢,他们没有打算放过她!觊觎她母亲留下的遗产,算计她差点身败名裂,毁了她的婚礼,杀了她的孩子!这一切都是他们做的!

    她一个都不会放过的!去他的忍耐,去他的谋划,她要用最直接的方法,拖着他们一起下地狱!

    出租车平稳地停在温家别墅门口,温知夏从车上下来,看向黑洞洞的别墅,毅然决然走了进去。

    温家别墅车库的门很少上锁,温知夏从侧面车库进去,她在车库里找了几根铁索,直接将别墅出口锁死,乒乒乓乓的声音吵醒了温博远和余红,两人从卧室下楼,透过玻璃看见温知夏正在锁门。

    温博远脸色蓦然一变,急忙跑到门口,使劲儿拉门,打不开。

    “温知夏!你发什么疯!”温博远企图打开窗户,却发现窗户也被锁住了,他只能隔着窗户朝温知夏大吼。

    余红紧跟在温博远后面,她的手上包裹着一层厚厚的纱布,还沉浸在失去小手指的惊恐中,余红焦虑地看向外面:“老爷,她……她要干什么?”

    温博远尝试了所有的出口,无一例外全都被封起来了,他使劲拍打着窗户,吼道:“温知夏!你到底要做什么!把门打开,放我们出去!”

    听到温博远害怕的嘶吼,温知夏抬起头看向他们,诡异地笑了,她站在黝黑的院子里,脚边放着从车库里拿来的两桶汽油,海风吹散了她的头发,喉咙里溢出骇人的轻吟,带着致命的清晰:“我要你们死!”

    哗哗——

    汽油不断地冲击在别墅墙上,混合着海风的腥味,刺激着温知夏的神经,她疯狂地不断泼着,双眼变得猩红,丧失理智,嘴里疯狂地大吼:“去给我的孩子作伴啊!尝一尝地狱的滋味啊!”

    温博远和余红的脸变得煞白,他狂躁地大吼阻止,可是已经疯魔的温知夏根本听不进去,温博远带着余红跑到二楼,同时报了警,他站在室外阳台上,焦急地低头观察。

    不一会儿,两桶汽油悉数倒尽,咚一下,温知夏将汽油桶狠狠砸在墙上,接着拿出口袋里的打火机,咔哒一声,像催命符,火苗幽幽的光照在她脸上,惨白又渗人。

    这个时候温博远终于明白她想干什么了!她居然想放火烧死他们!

    “温知夏

    !你住手!你疯了吗!给我停下来!”温博远声嘶力竭地大吼,眼睛死死地盯着她手里的打火机,浑身都颤抖起来。

    余红此额头上全是冷汗,她死命爬在栏杆上,大声叫道:“温知夏,你这个疯子,停下!”

    外界的一切仿佛都停止了,温知夏听不到声音,定定地看着前方,眼中只有火光,忽地,她一步一步缓慢地往前走去,胸腔里充斥着悲痛,心里仿佛沙漠一样,万物皆死。

    打火机脱手而出,温知夏将它往前面一丢:“宝宝,我让他们来给你赔罪了,你等我,我很快也来了。”

    轰——

    火光四起,汽油迅速地燃烧起来,沿着建筑往上攀爬,夹杂着海风,火势越来越猛烈,温博远和余红在二楼嘶吼着求救,温知夏讷讷地勾唇一下,往前向着火光走去。

    突然,一个黑影快速跑过来,猛地拉住已经魔怔的温知夏,急速脱离危险地带。

    “温知夏,你给我清醒一点!”宋时清面目狰狞,完全没有了往日的冷静和霸气,心脏急速收缩着。

    从医院醒来,他发现温知夏不见了,找了一圈都没见到人,正要去看监控的时候,方齐打电话来说温知夏在温家别墅。

    他连闯无数个红灯,一路飙车过来,一下车就看到了这骇人的一幕,刚刚他眼睁睁看着温知夏要走进火里的时候,心中升起无限的恐惧,用了平生最快的速度,生怕慢一步,人就没有了。

    “温知夏,你看着我!你看着我的眼睛!”宋时清抓着温知夏的肩膀,强迫她看着自己,声线颤抖着,“你知道你刚刚在做什么吗?”

    温知夏怔楞了一瞬,突然发起狂来,拼命挣扎,反抗道:“他们该死!他们全都该死!如果没有他们,妈妈不会死,孩子不会死,我巴不得他们下地狱!”

    宋时清紧紧抱住拳打脚踢的人,心疼一阵一阵袭来:“是,他们该死,可是你为什么要用你的命去换!你刚刚差点死了,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糟蹋自己的命,你妈妈知道了不会原谅你的!孩子也不会原谅你的!”

    倏然,怀里挣扎的人停了下来,低着头一动不动,宋时清小心翼翼地弯下腰,贴近温知夏的额头,低沉的声音徐徐传来:“你不能这么伤害自己,你要他们一个一个付出代价,就要站在最高处看着他们生不如死。温知夏,你做得到的。”

    最后一句说得很轻,却细细地跑进了温知夏心里,将失去神智的人拉了回来。

    微弱的哽咽声传来,渐渐呜咽越来越大,温知夏骤然大哭起来,她抓住宋时清的胳膊,泪流满面,上气不接下气:“时清,我……我做不到,我真的……做不到,我连自己的保护不了,也没办法保护孩子,那是我们的孩子啊!我好痛,我觉得好痛!”

    宋时清悬着的心蓦然放了下来,松

    了一口气,这些日子看着她像没事儿人一样,不哭不闹,他从来就没有放心过,现在能哭,压抑的情绪总算发泄出来了。

    将哭得悲痛欲绝的人揽进怀里,宋时清拥着温知夏,柔声道:“没事了,放心,我在,我会保护你,以后也会保护我们的孩子。”

    温知夏嘶声力竭地哭着,泪水从眼眶里不断地涌出来,她心碎成一片一片,愧疚懊恼失望,各种情绪在一瞬间全都从身体深处喷发出来,哭声凄惨凛冽。

    宋时清不言不语紧紧抱着她,眉宇间俱是难耐,大手在女人背后一下一下的安抚,忽地,怀中人哭声戛然而止,竟然直接晕了过去,宋时清脸色大变,一把打横将人抱起,急忙往外走。

    迎面撞上了带着人来的方齐,他急忙赶到宋时清面前,问道:“先生,怎么办?”

    宋时清扭头看了一眼烧得噼里啪啦作响的大火,温博远和余红在二楼嗓子都要喊哑了,周围的人已经被吵醒,陆陆续续围了过来,还有人拿着手机正在录像。

    宋时清黝黑的眸子沉下来,再看了看怀中完全没有反应的温知夏,他不能让她背上纵火犯的罪名,随即抬头对方齐沉声吩咐道:“救火,救人。”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