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爱的人皆似你 第30章 落跑新娘

时间:2019-05-26作者:平生欢

    温知夏住进了宋家老宅,明天就是她的婚礼。

    那天宋时清脸黑得不能再黑了,发怒着差点砸了家,但她毫不退让,咬死了这个条件,当她以为最后宋时清肯定要临时换人的时候,他居然答应了。

    接着,她就被送到了宋家老宅,新娘要从娘家出嫁,温家肯定是不会回去了,没想到宋老爷子直接通知他们,让温知夏从宋家老宅出发,这下,宋家的人都震惊了。

    就在温知夏暂住的两天时间里,宋家另外两个孙子宋少泽、宋方宇借着回来跟宋老爷子吃饭的名义,跑来打探虚实。

    终于吃完最后一顿如坐针毡的晚饭,温知夏回到二楼的房间休息,没一会儿,门口传来咚咚的敲门声。

    “进来。”

    温知夏以为是佣人送消食的糖水来,没想到来的却是宋振庭。

    “丫头,明天出嫁,我陪你走红毯,怎么样?”宋振庭杵着拐杖,笑眯眯地看着她。

    温知夏平静的眼睛里掠过一丝计较,这两日住在宋家,她也算是明白了,宋时清的处境并不如外人看到的这么轻松。

    在宋家,宋时清排行老大,接下去依次是宋少泽、宋子言、宋方宇,如今宋子言子动退出继承人竞选,只剩下三个人,宋少泽和宋方宇都是公司的副总,一个负责财务,一个负责人事,两人都不是省油的灯。

    微风从窗外吹进来,九月份的天气,开始变凉了。

    “爷爷,你这么厚待我,时清的处境不是很危险?”温知夏微微一笑,轻描淡写地点出了要害,这么多双眼睛盯着,宋老爷子越是对她好,释放的这些信号,会让其他人对宋时清更加戒备,这并不是什么好事。

    宋振庭闻言哈哈大笑,道:“如果他连这点事情都解决不了,还做什么继承人?”

    果然是!温知夏眼眸一凝,宋老爷子就是故意的,故意将战火转移到宋时清身上,难道他这是认定宋时清做继承人了?

    宋振庭仿佛知道温知夏在想什么,笑罢背着手往外走,边走边道:“丫头,世事无定数,我老头子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哼,要不是你跟她长得太像,我才懒得管,那个臭小子还真敢开口……”

    宋振庭越走越远,关上门后面的话听得不是很清楚,温知夏听着宋振庭得话,眉头皱成了川字,老爷子刚刚她跟谁长得像?宋时清又开了什么口?

    她怎么觉得好像还有很多事情都不知道呢?

    心烦意乱的一夜过去,结果就是第二天一大早眼睛下青黑一片,温知夏对着镜子深深叹了口气,拿着手机看了看时间,早上6点,她被佣人早早地叫起来,服装师、化妆师都已经就位,就等着今天的女主人公了。

    六点半,温知夏坐在了化妆间内,宋振庭专门让人收拾了一间房,放置温知夏今天要用的东西,婚纱、头纱、捧花,全都有序

    地摆放在宽阔的房间里。

    九点整,温知夏一切准备就绪,这时门外也传来了呼喊声,本来平静的心突然漏了一拍,温知夏调整呼吸,她知道,宋时清来了。

    宋家老宅前,聚集了一大批人,这些人全都是来参加婚礼的,到场的几乎是东港市的各界掌门人。

    等会儿他们还要移动到海边的教堂,婚礼现场在那边,只不过大家都不愿错过宋时清接新娘的戏码。

    此时,人群中一个高大英俊的身影格外亮眼,宋时清穿着一身剪裁精致的西装,坚硬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柔和,他看着古朴的大门,竟然有些紧张。

    站在一旁的宋子言见状,笑了一声,道:“哥,你还真是有心,跟爷爷提要求,让他送温知夏出嫁,给嫂子做了好大一个面子。”

    宋时清瞥了一眼宋子言,道:“这不仅是她的面子,也是我的面子。”

    宋子言撇了撇嘴,没有回话,宋时清也不再说话,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前方。

    吱嘎——

    大门开了,新娘缓缓出来,这一刻,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温知夏微微低着头,头上盖着的白纱笼罩住整个人,如梦似幻,宋时清情不自禁的勾起嘴角,笑意从眼睛里溢出来,他缓步上前,小心翼翼地牵过温知夏的手,轻声赞美道:“宋太太,你今天真美。”

    温知夏脸色发红,她抬起眼角看向宋时清,整个人都融化在宋时清温柔的目光里,莫名的心悸破体而出,真希望这一刻就这么停止!

    一列车队浩浩荡荡地向着海边教堂出发,由于这次婚礼没有邀请媒体,东港所有的记者都蹲守在沿线,企图获得第一手资料,导致半个东港市的交通都陷入了瘫痪。

    好不容易到了教堂,温知夏被带去侧面的化妆间补妆,宋时清则留在外面应酬。

    今天的婚礼没有伴娘,本来温知夏是打算找叶帆,可是被宋子言一口回绝了,怎么也不答应,温知夏气不过,差点把他叫来宋家老宅揍一顿!

    补完妆发,温知夏肚子咕噜叫了一声,她尴尬地冲着化妆师道:“你能帮我拿点吃的东西进来吗?太饿了……”

    化妆师笑了笑,道:“好,你等等啊,再过半小时婚礼就要开始了,我去给你带些小点心。”

    温知夏点点头,乖乖坐着等吃的,她看着镜子里的人,脸上浮现出微笑,轻言细语道:“宝宝,妈妈会保护你的,以后你就跟妈妈一起生活,好不好啊?”

    叮咚——

    放在化妆间上的手机响了一声,温知夏拿过来,看到屏幕上的字,笑容顿时凝固在脸上,哐铛一声手机掉在了桌上。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温知夏哽咽着喃喃自语,手足无措地快要哭出来了,脸上满是焦急,“不行,我得去!”

    说完温知夏噌地一下站起来,撞倒了桌面上的瓶瓶罐罐也没发觉,快速

    打开门往外面跑去……

    十二点整,婚礼正式开始。

    结婚进行曲响起,宋时清站着等待自己的新娘,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着门口。

    然而,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没有人出现,连宋老爷子都不知道去哪里了,宋时清笑容挂不住了,脸色一点一点地沉下去。

    当音乐开始第二遍的时候,化妆师匆匆忙忙跑进来,焦急地大喊道:“不好了,新娘不见了!”

    哐——音乐声戛然而止,宾客出现了骚动,宋时清黑着脸从台上走下来,抓住化妆师,咬牙切齿地问道:“人在哪里不见的?”

    “教……教堂侧面第二个化妆间。”化妆师战战兢兢地回答了问题。

    接着眼前一黑,刚刚还站着的人风一半走开了,宋子言紧跟在他身后,宋少泽、宋方宇也跟了过去,而一直在角落观礼着的林墨见势不对,也默默跟在后面。

    宋时清砰一下推开化妆间的门,屋子里没有什么异常,他愤怒地走过去走过来,他都已经答应她的要求了,为什么还要临阵逃脱?跟他结婚就这么难?

    “哥,怎么回事?”宋子言从门口进来,满是担忧。

    宋时清冷冷地一笑,心口的情绪一点一点累积着,正要爆发,忽然瞥见了桌上温知夏的手机,他三两步走过去,拿起手机一看,霎时间愣在当场。

    “宋子言,你的人呢?”宋时清眸子里凝聚着可怕的愤怒和担心,对着宋子言冷冽地吼道,从小到大他没有说过这个弟弟半句重话,但是今天不一样了。

    宋子言不明所以,回答道:“在我家啊。”

    啪一声,宋时清将手机扔在了宋子言面前,宋子言急忙接住,低头一看,顿时僵住,是叶帆发给温知夏的短信,只有短短两个字——“救我。”

    宋子言马上拨通了一个电话,没多久又挂掉了,打了许多次都没有人接,他的手软软地垂下来,转过身,看向宋时清,神情凝重,颤着声道:“哥,出事了。”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