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披着马甲的我被当做美强惨 第52章 不自量力

时间:2022-03-27作者:radiate

    荒川依奈拎着渗血的镰刀回来的时候, 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堪比欧美恐怖大片的屠杀现场,尸体十分整齐地摆放在地上,绽放一朵朵的血花。

    脚下用力, 轻盈跳跃到站在尸体山上, 瑟芙洛肩上扛着镰刀, 斜着眼神看着纤细的小腿上沾到的血迹, 撇了撇嘴。

    真讨厌, 新换的蕾丝玻璃袜, 好不容易找到的简单款式, 又弄脏了。

    “喂,我说, ”穿着新换的玛丽珍鞋,瑟芙洛脚尖嫌弃地推了推脚下软绵绵的尸体,抬头不满地直视芥川龙之介, “不是让你留一个活口吗,这一堆歪七扭八拼在一起的东西好像都不是我想要的那种……”

    带着蕾丝手套的手指挑剔地隔空指着脚下, 瑟芙洛歪头想了一会,终于从脑袋里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形容词:“啊对了, 想起来了——能说话的那种。”

    别说能说话了, 就连能勉强看出来还是个人形的都寥寥无几,更多的是几只手脚零落地码放在一起,像是什么超现代艺术作家的人体拼图……还是碎了几十块的那种。

    这下子,混在一起的线索不就更加寥寥无几了吗?

    要不是荒川依奈看过原著, 知道芥川就是这样一个打起架直来直去的人, 她肯定会怀疑芥川是不是对面组织派来的间谍——

    眼看形势不对直接心狠手辣灭口的那种。

    “……抱歉。”

    自知理亏的芥川龙之介垂下眼睫, 长长的鸦羽倾覆, 在眼睑下垂落密密的阴影。

    !糟了, 是美色攻击!

    谁能拒绝清冷美人的失落攻击!(大声)

    “……算了算了,你没留的话也没什么,我剩了几个,大不了让那个绷带精来一趟。”

    说完,瑟芙洛不甘心地切了一声,小声嘟囔:“要不是我对审讯一窍不通,根本就用不着那个绷带精……可恶!要不然还是把他们交给mafia审讯部好了。”

    当然,瑟芙洛自己也知道,这话也就是说说过瘾。

    留了几个活口当然要交给森鸥外……她又不是真的属于港口mafia的武装!

    “那,在下可以离开了吗?”芥川龙之介出声询问。

    天色实在是已经不早了,银和伙伴们还在等着自己。

    “走吧走吧,带上你妹妹。”

    瑟芙洛不在意地挥挥手,目送着那个瘦削的身影迫不及待地转身走远,渐渐消失在拐角处。

    “啊,真是麻烦的收尾工作。”

    手一挥,肩上的镰刀应声消散,几粒血珠失去凭依,从空中落下。

    瑟芙洛嫌弃地挥了挥手,驱散身边浓厚的血腥味,脚下用力,从尸体堆上面轻飘飘地跳了下来。

    金红色的小裙子蓬蓬软软,在空中弹跳两下,红色似火金色耀眼,成为这幅红黑主调地狱画卷里唯一的艳色。

    “喂?废柴森医生吗?”

    衣服被搞脏,心情十分不爽的瑟芙洛拨打了森鸥外的电话,语气很差。

    ?

    生气了?为什么?

    心思一转,森鸥外很敏锐地从转换的称谓中意识到了什么。

    森鸥外转头确认,窗外的确夜色深深,月亮躲在厚厚的云层下,比起明亮的屋内,外面肉眼可见的黑暗。

    这么晚了,平常小瑟芙洛早就睡了,现在反常找自己肯定是关于敌人的事情要汇报。

    他放下手中的文件,揉了揉眉心:“小瑟芙洛?敌人已经出现了吗?你又把他们全歼了?”

    这个“又”字就很传神。

    手机里面传来女孩清脆的抱怨声:“笨蛋森医生!我留了几个活口给你啦!不就是上次打架的时候一不小心把他们全都弄死了吗……至于每次都用这种话惹我生气吗!”

    语气中的愤怒和心虚几乎透过听筒满溢出来。

    为了自己的听力着想,森鸥外把手机稍微拿远了一点,眼前已经浮现出了女孩恼羞成怒的样子:“没有,我就知道小瑟芙洛一定会记得留下一些活口给我的。”

    不是他非要惹小瑟芙洛嫌弃,但是不提醒的话真的不像女孩自己说的那样,能在打上头的时候还记得留几个喘气的给他啊!

    一打起来就不管不顾,虽然很可靠,从来没有输过一次,但是也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完、整、地、从蔷薇花瓣里出来。

    “哼,还不是森医生每次都在抱怨,像一个哀怨的老婆婆一样罗里吧嗦,我的耳朵都要起茧子啦!”

    瑟芙洛可不想再尝试森鸥外的怨妇眼神攻击了,肉i体伤害不强,精神伤害极大。

    “……好了,只要小瑟芙洛记得,我就能够放心了。”

    森鸥外眼角一抽,实在是不想知道自己在瑟芙洛的视角是个什么糟糕形象。

    “要不要我派人接你?”

    “啧,好吧,我的新衣服都湿了,把我接回去也好。”

    “嗯,小瑟芙洛先在原地等会,接你的人马上就到。”

    “快点哦。”

    “知道,绝对不会让小瑟芙洛等太久的。”

    含笑挂断电话,森鸥外把手机放到桌面上……妖紫色的眸子静静盯着黑下去的屏幕。

    珍贵的珠宝,是不能放任在外的……就算是被派出去执行任务,离开得太远,太久,都有失去的可能。

    “唔,唔唔,唔唔!”

    模糊又急切的声音把森鸥外从沉思中唤醒,他抬头,忽然想起什么似的。

    “啊,差点忘了你,”

    森鸥外嘴上挂着抱歉的微笑,但是眼中的冷凝却足以冻死人。

    总有一些看不清形势的蠢货自作聪明,连具体的情报都不好好调查,得到小瑟芙洛离开□□的消息就被兴奋冲昏了头脑,连最基本的判断都没法做好。

    哼,这种人,留着也是给横滨拖后腿。

    书房里,暖黄的灯光洒落,烫金的书封和纯黑的钢笔散乱摆放在深色书桌上,森鸥外撑在桌子上,十指张开相对,眸子里闪烁着神秘的光影。

    狼狈跪倒,脸紧紧贴在厚厚地毯上,俘虏被五花大绑。

    “看来你是不愿意再开口了……啊,真让人苦恼,拿不到证据什么的。”

    森鸥外微微蹙眉,脸上装模作样的充满烦恼。

    “既然你不愿意说,自然也有办法招待招待你,就是不能亲自来了,毕竟——可爱的小瑟芙洛还在半路上,等下要是回来等不到我发脾气了……”

    森鸥外若有所思地低头,瞄了一眼手机,地图上移动闪烁的红点正在往逐渐靠近诊所的方向移动。

    “相信我,虽然你可能见不到那样的情景,但是绝对不想惹一朵带刺的小蔷薇生气呢~”

    语气里的炫耀都要溢出来了。

    刺杀者:???

    虽然我不是人,但你是真的狗。

    “切,森先生还是一如既往的不靠谱。”

    站在角落里的人突然出声,拯救了逐渐滑稽化的气氛。

    暗杀者身体一颤。

    就是这个声音,他的眼前只能看到一角黑色风衣,这个声音的主人他永生难忘。

    他接近的时候原本以为是个普通的男孩,满怀信心准备下手解决的时候才发现,这tm就是个活阎王套了个男孩的皮!

    俊秀精致的皮里面包裹的是深不见底的深渊……是不详,是灾厄……是看透人心的怪物!

    “啊呀,在发抖呢,”森鸥外拄着腮帮饶有兴趣,“在害怕吗?害怕太宰君?”

    真是无用的下属,就和他的组织一样无用。

    太宰治无聊地打了个哈欠,连个余光都没分给地上死鱼一样脸色青白的刺杀者。

    无聊,他现在只想干一件事——那就是早点完活走人,省的一会儿金发暴力狂回来和他碰个对面,他可不想看森先生和她演什么深夜父女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