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披着马甲的我被当做美强惨 第17章 港口Mafia来袭!

时间:2022-03-27作者:radiate

    贫民窟诊所。

    荒川依奈趴在书房新加的沙发上,双手托腮有一搭没一搭的翻着书,在脑海里和886聊天。

    886愤懑:

    荒川依奈懒懒翻了一页书,十分平静的回答。

    如果哪一天他好感像其他人一样稳定,那他就不再是他,她反倒要奇怪了。不过不代表她对这种耍人玩的情况表示原谅。

    联想到系统面板上辻原曜过往经历,886乖乖闭了嘴,心里反倒有点同情太宰治了。

    摊上这么个狠心的女人,就是他干了这么多坏事的报应吗?

    “哦呀,太宰君去找了那个人吗……?”

    书房里,森鸥外一边翻看信件,一边惊讶出声。

    闻言,身旁趴在在破旧沙发上看书的瑟芙洛瞥了他一眼,懒懒晃了晃悬空的小腿,挂着可爱的蕾丝袜的白皙小腿无聊地一晃一晃,格外吸引眼球。

    太宰治那个讨厌鬼去哪了,她一点都不在乎,现在她只想好好恢复力量,等待一个一雪前耻的机会。

    自从她被打晕之后,本以为会就此被森鸥外杀掉的她,睁眼却是在那个熟悉的破旧诊所。

    飘飘荡荡的蓝色帘子占满视野,身下硬邦邦的床板——正是前间用帘子隔开的病床。

    甚至连身上的裙子都是换好了的。夸张的裙撑,层层叠叠的蕾丝,繁复秀丽的刺绣……

    当即瑟芙洛就黑了脸。

    这熟悉的裙子……

    不正是她早上离开的时候还摆在床头的那一件吗!

    某个罪魁祸首正站在床边,微微仰头调试着点滴的玻璃瓶,仰躺的瑟芙洛只能看到骨节分明有力的手执着注射器,将一节透明药水推进点滴瓶里。

    当即瑟芙洛就要暴起。

    一番鸡飞狗跳之后,森鸥外顺利连恐吓带安慰搞定了虚弱的女孩,不可否认其中药物的作用不可或缺。

    总而言之瑟芙洛现在暂时在森鸥外这里落脚,也不再每天想着怎么杀掉这个可怜的监护人了。

    不知道用了多少心思的森鸥外终于松了一口气。

    “爱丽丝要吃蛋糕,笨蛋林太郎快去买!”

    爱丽丝推门而入,娇艳明媚的脸蛋盛气凌人,披散的大波浪金发耀眼无比。

    她小跑过来,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叉着腰对森鸥外颐气指使。

    “啊,爱丽丝,你来啦。”

    随着爱丽丝坐下的动静弹了弹,瑟芙洛干脆利落地合上书,双手一撑起身,和爱丽丝并排坐在一起。

    看着森鸥外,爱丽丝眨了眨眼睛。瑟芙洛慢半拍地偏头,有样学样也眨了眨眼睛。

    当两个金发蓝眸的可爱萝莉并排坐在一起,用同样天真无邪(至少看起来是)的眼神期待地看着你,还会调皮眨眨眼。

    试问谁能拒绝她们!

    反正他自问不行。

    森鸥外只觉得一支箭射进心上,他捂着心脏幸福地向萝莉们屈服。

    “爱丽丝酱~小瑟芙洛~真是太可爱了~”

    森鸥外放下笔,一脸荡漾地飘出去,亲自去给可爱的萝莉们买蛋糕了。

    注视那个脚步漂浮的背影消失,爱丽丝嘴角微笑一顿,在瑟芙洛察觉之前迅速掩饰好。

    “呼——烦人的林太郎终于走了,”爱丽丝夸张地拍了拍胸口,牵起瑟芙洛的手一下子跳下沙发,“刚刚看到附近有人,小老鼠一样好玩,咱们去看一眼~”

    “诶?是吗?”

    瑟芙洛双眼一亮,像是发现新玩具的好奇猫猫,化被动为主动,反手拉住惊讶的爱丽丝,敏捷地推开门闯了出去。

    正好她无聊得很。

    “诶诶诶瑟芙洛你太快了,等等我呀!”

    爱丽丝被一股巨力拉着踉跄着前行,金色卷发剧烈动作间挣扎着翘起,像一只狂风中凌乱的绵羊。

    “噗、哈哈哈!”接受到爱丽丝哀怨小眼神,瑟芙洛连忙双手合十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爱丽丝,原谅我嘛~”

    阳光打在瑟芙洛卷翘的睫毛上,在清澈的蓝眼睛中投下一片颤动的阴影。带着婴儿肥的脸蛋圆嘟嘟,丰盈的脸蛋间挤出可爱的粉唇。

    爱丽丝一愣,继而掩饰什么般伸手去挠瑟芙洛的痒痒。经过这几天的相处,她发现瑟芙洛意外的是怕痒体质。

    瑟芙洛讨饶地“咯咯”笑了笑,金色的双马尾随着动作一跳一跳。

    “好啦,好啦,原谅你啦。”

    两个人互相打闹了一会,脸蛋因为热意都红扑扑的,可爱极了。

    就这一会的时间,两个女孩已经打打闹闹间跨出了诊所大门。靓丽的颜色在整体基调昏暗的贫民窟无比显眼,天真快乐的神情更是深深刺痛了一些人的眼睛。

    为什么!为什么同样是生活在这个地狱里,你们却能如此惬意!

    角落里,一个衣着破烂的孩子神情紧张,又隐隐透露出疯狂的快意。

    他(或者是她?)紧紧捏着手上的面包,透明的塑料包装“哗哗”作响,微褐焦黄的面包轻轻在里面晃动,散发诱人的光泽。

    瘦弱孩子的身后,站着一队全副武装的精英队伍,身穿黑色西装,戴着整齐划一的墨镜。

    打头的是个头发花白的中年绅士,衣着整洁得体,挂着长长的棕色围巾。手上一双整洁的白手套,戴一只金框单片眼镜,垂落的镜链划出优雅的弧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