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披着马甲的我被当做美强惨 第121章 诱导蔷薇

时间:2022-07-29作者:radiate

    _:披着马甲的我被当做美强惨 第121章 诱导蔷薇

    “绞肉机, 是指你昨天端了gss据点之后,传出来的名号吗?”

    调整一下自己的心情,森鸥外挂起惯常的笑容, 一步踏进废墟之中, 毫不在意尖锐的石砾和满场的不明液体沾到整洁的西装裤脚上。

    “那可真不是个形容淑女的好词, gss内部就没有什么像样的绅士, 不是吗? ”

    尽量放松自己的身体,森鸥外尽力让自己像往常一样轻松,温和的话语夹杂一些促狭调笑,步履平稳地靠近站在正中央的女孩——就像往常一样。

    他的确想把瑟芙洛紧紧握在手上,但是这不代表他要刺激到这朵刚刚发狂过的蔷薇,说实话,刚刚完成一场酣畅淋漓狩猎的野兽,谁也不想试探它到底吃没吃饱。

    他也不想让自己成为这朵嗜血蔷薇盯上的下一个猎物。

    瑟芙洛杵着镰刀撇嘴,对森鸥外小心翼翼的心思一无所知,只是一个劲地抱怨着外面的传言

    “我也这么觉得,对于一个小淑女, 这些人在传什么过分的传言嘛!”就好像杠杠的战斗还没有那些比风还轻的话语重要呢。

    不过瑟芙洛是个孩子,谁也不能要求一个孩子重视手上的核弹按钮超过重视桌子上摆的糖罐, 不是吗?

    森鸥外站在距离瑟芙洛几步之遥的地方仔细打量她的双眸,确认里面是一望无际的清澈海洋后, 狠狠松了口气。

    呼——好像从热血上头的兴奋状态冷静下来了。总感觉不好好安抚小瑟芙洛的情绪的话, 终有一天会发生什么不忍直视的事呢……

    “没关系,小瑟芙洛。”

    他三步并做两步走近,蹲下i身, 那双总是充斥着数不尽算计比较的精明双眸, 此刻什么负面感情也没有。

    如果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的话, 那么瑟芙洛透过面前这扇瑰丽的紫色窗户看见的,只有自己清晰的倒影。

    瑟芙洛毫不怀疑,如果森鸥外想,他甚至能通过眼神来传递所有他想传递的信息。

    “如果外界总是有人诋毁你的话,那是因为你比那些人优秀得多,你处在他们花一辈子也到不了的高处,居高临下俯视众生。”一双骨节分明的大手伸出,带着坚定的力道把她散乱的头发重新拢好,指腹间的茧子蹭得她痒痒的。

    但是森鸥外却很认真。

    “他们到不了你的位置,但是他们的目光,他们不怀好意的声音可以,”他指了指她的耳朵,“这些声音你无须在意,等你坐上最高的那个宝座,成为自己,不再是别人手中的刀刃时……他们自然而然地就会像追逐着骨头的狗一样,追逐着你降临在地上的影子。”

    ……

    这一番话,吓得886直接启动闹钟程序,把浅寐的荒川依奈叫起来了。

    救救救救救命宿主!他想给你洗脑!

    ……嗯嗯?

    森鸥外依旧在说些什么,荒川依奈仔细观察了一会儿他的神态发现——与其说是他在给[瑟芙洛]洗脑,不如说,他是在阐述自己的理念,并且把这些含着毒药的蜜糖悄无声息地藏进他的话里,企图灌输进刚结束战斗的瑟芙洛脑子里。

    “武力固然强大,移山填海,让敌人俯首称臣都不是什么难事。可是作为一个首领,光有强大的武力是做不长久的,”他颇为爱怜地揩掉她脸上的血珠,试图把这些和她的常识违背的话灌进她的脑袋,“打手可以任性使用自己的力量,可首领不行。”

    “为什么不行?”被摩挲的伤口隐隐刺痛,瑟芙洛皱眉,“啪”一下子打掉森鸥外的手。“有人不服,就打到他服,如果有人想找我的麻烦,就先要做好被切碎的准备!”

    简单直接,却又粗暴得可爱。

    森鸥外手痒得厉害,忍不住伸手,把瑟芙洛闪着粼粼金光的头发揉搓得一团乱。

    顺便得到金发萝莉的白眼一枚。

    “哈哈哈,小瑟芙洛,你可真是直白得很啊!”

    话虽如此,眼角带笑的森鸥外却没反驳她。

    一个孩子,如果生来就有超出常人的力量,那么她的下场无非两个——

    成为握在当权者手上好用的刀。

    或者成为握在一群野蛮人手里的刀。

    哈哈,不然呢?

    一个孩子,就算掌握着强大的异能力,孱弱的思考能力也不会让她做出什么反抗。反正都是打架,为谁打不是打呢?

    鉴于这么多年,森鸥外的情报网从来没收到过关于“异常强力的异能者孩子”的消息,他有证据怀疑,在瑟芙洛到横滨杀掉二十四个人之前,她还是待在一帮没什么野心的人手里的尖刀,是用来加热食物的□□,是用来打蚊子的高射炮,肆无忌惮地挥霍自己的天赋。

    一想到这些,森鸥外简直痛心疾首到无法呼吸。

    多么好的一个孩子,多么强力的异能力!

    如果她没能到横滨的话,自己岂不是会和这么可爱,关键是战斗能力这么强大的一只萝莉擦肩而过?!

    而且,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他估计现在老首领已经是强弩之末,撑着一口气不肯散掉,和死神在玩无聊的竞速游戏呢,没有了作为继承人的瑟芙洛,那个宫城空知可不是什么好相处的人!

    森鸥外嘴角勾起。

    “森医生,笑得好像变态哦。”

    瑟芙洛毫不留情地吐槽

    “我就算再直白,也总比森医生这种坏到骨子里的黑心医生好吧?”

    “哈哈哈哈,这可不一定哦小瑟芙洛,”森鸥外爽朗大笑,“比起笑眯眯的医生,人们更害怕孤身一人就能毁掉一整个建筑的异能力者,不是吗?”让人恐惧很简单,让人心甘情愿地跟着恐怖走,才需要耗费心思伪装。

    “哼,那是那些人不知道笑眯眯的医生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大怪兽而已啦!真没眼见,瑟芙洛大人有大量,才不会对弱小的居民们下手呢!”

    “……”不会,下手吗?

    森鸥外一愣,继而沉默。

    “怎,怎么啦?”

    “没事……”

    看来,瑟芙洛可能异常适应站在横滨高处俯瞰人们的视角呢。

    森鸥外若有所思地问“那么,那些诋毁你,趴在地上也看不到你的脚跟,那些肆无忌惮传播谣言的人呢?小瑟芙洛其实还是挺在意的吧?”

    瑟芙洛小大人似的长叹一口气。

    “呼——就算不登顶权利的巅峰,我依旧不怕这些人,如果有人说我的坏话,打回去就是了,打疼了他们,忙着舔自己的伤口的话,他们自然就没有心情传坏话了。”

    “那要是太多的人都在传,你根本打不过来呢?”森鸥外饶有兴趣地追问。

    “……”瑟芙洛丢给他一个“你的问题真的好多”的嫌弃白眼,“那当然是把会眯眯笑的医生丢出去,让他们好好感受一下什么叫做真正的‘宽容仁慈’啦。这种小事,根本不用我操心嘛。”

    说着,她转过头,朝森鸥外装出一副乖巧的样子,眨了眨眼睛,微微笑起来。

    “还是说,森医生宁愿让流言在外面流传,伤害可爱的小瑟芙洛脆弱的心呢?”

    金发蓝眸,女孩笑起来像个天使。

    森鸥外看了看她萌萌的微笑,又看了看她在镰刀长柄上轻划的手指,无可奈何的心情溢满心脏。

    如果我现在说一个“不”字,那柄镰刀是不是就会落到他面前,礼貌地请他三思而后行呢?

    呵,有时候,武力也不是不能统御聪明人,不是吗?

    “不……”

    瑟芙洛眼神一利。

    迎着她锐利的目光,森鸥外慢慢悠悠地改口。

    “当然不会让可爱的小瑟芙洛伤心啦,每个会伤害到可爱萝莉的坏蛋都必将会受到严厉的惩罚,你说是不是,小瑟芙洛?”

    瑟芙洛满意地收回目光“这还差不多……对了。”

    她想起什么似的问“你现在不是应该在老首领身边当好好医生吗?怎么现在就回来了,他们终于肯给你放假了?”

    这个007全天无休的活儿到现在还没让他猝死,瑟芙洛也是很好奇的。

    “没有,如果哪天我被通知可以休息,那一定是横滨港又缺‘人手’去填海了。比起这个,我还是再加几天班比较稳妥,省得老首领认为我是个不务正业的医生,然后毫不留情地把我塞到横滨港去填海。”

    森鸥外耸肩,就好像他真的对港口afia没一点办法,只是个随波逐流的医生似的。

    瑟芙洛朝他一个劲吐舌头。

    森鸥外大笑。

    “哈哈哈,好了……这些东西也不是很重要,如果有了超乎常规的武力,用暴力统御下属也不是不行——毕竟是崇尚暴力的afia嘛。”

    “对了,好姑娘,”森鸥外用了一个让瑟芙洛恶心地抖了抖的词,但他不在意,“现在我们有个好主意,能让那些说你坏话的人停下,并且发自内心地赞美你歌颂你,想不想听?”

    反正他们相处的时间还有很多,有的是机会把这些道理慢慢告诉她。

    森鸥外叹息,暗中下定了决心。

    瑟芙洛挑眉,刚想说“不想”和森鸥外较较劲。但是话还没说出口,就被森鸥外截断。

    “好了好了,小瑟芙洛,现在无疑我们没有选择的权利了,知道吗?”

    他毫不留情地收回了瑟芙洛的选择权,把唯一的一个选择放在她面前“现在有两个选择,小瑟芙洛——是,或者……yes。”

    “???那不都是一样的吗?”

    瑟芙洛疑惑的问题显然逗笑了森鸥外。

    “哈哈哈哈哈哈,小瑟芙洛,这就是我要告诉你的第一件事。”

    他拍拍下摆站起身,拉着她的右手把她拽起来,让她□□着脚站在他的鞋子上,远离肮脏的地面。

    瑟芙洛无不可地照做,反正踩疼了也不是她的错。

    “有什么话快说,我还要回去睡觉呢。”

    见状,森鸥外眼角笑意加深,他故作庄重咳咳嗓子,却在瑟芙洛无语的小眼神下绷不住地发笑。

    真是个骄纵的孩子呀。

    “哈哈哈,所谓征求别人意见,就是在你指定的范围内,给他几个无关紧要的选项,”他朝她眨眨眼,笑得像只狡猾的狐狸,“只要他自以为是地做出了选择……不论是选项里的哪一个,那都是制定选项的你赢了~”

    简单来说,就是双赢。

    自己赢两次的那种。

    明白了腹黑医生的意思,瑟芙洛实在忍不住,又朝他翻了个白眼“还是把你抓走填横滨港比较划算。”

    “呜哇!小瑟芙洛想把我灌到水泥里吗?!可惜,那是首领才能做的事情哦~”

    脸上装作可怜兮兮的样子,森鸥外却紧紧抓住瑟芙洛的手,成年人的力量,甚至让踩着他的瑟芙洛感到紧紧的束缚感顺着手腕传来。

    “我总有一天会把你绑上绳子,丢进海里的!!”瑟芙洛用脚用力踩他的鞋子,可惜由于人小体重也轻,收效甚微,气得她小脸酡红,恨不得张嘴咬死这个无良医生替天行道。

    听见女孩跳脚的恶言恶语,森鸥外低头,朝紧皱眉头的女孩宽和一笑——

    披肩的黑发散落,露出男人优秀的眉眼。

    此时此刻,那双眼睛中流露出的光彩熠熠生辉,一时间,瑟芙洛竟然不敢和那双瑰丽的紫色眸子对视。

    “好,那就当上首领给我看。”

    恶毒的医生温柔地笑。
小说推荐